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四十七节 混沌局面的破局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四十七节 混沌局面的破局

    每一个地方都不会是云淡风轻,对这一点祁战歌倒是早有心理准备,只是丰州局面的怪异还是让他有些惊讶。

    陶行驹才来丰州没两天,就能搅合起这么大的风浪来,这让祁战歌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看不惯,不管怎么说,孙震是地委书记,你陶行驹是副书记,只要孙震没有伸手过界过分插手你行署那边的事情,你陶行驹就得要懂分寸。

    但现在看起来,孙震相当克制,但陶行驹却有些过分,祁战歌也知道陶行驹放肆背后的依仗,无外乎就是仗着他和邵省长的关系不一般,但是在祁战歌看来,这恰恰是一种不太明智的表现。

    挑战一把手的权威来树立自己的形象不是不可以,但是得选择好合适时机,能坐上地委书记的位置,你还真把他当成了可以任人揉捏的面人儿?

    不过现在陶行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变换手段,像推出古庆来打压阜头的气势就是一个明显变化,对于这种手法祁战歌倒是没什么太大意见,最起码这也算是一种比较公平公开的手段,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至于说你想办法给什么支持,只要在合理合法的范围之内,都可以接受。

    在这一点上祁战歌倒是很欣赏孙震表现出来的大气,古庆那边这段时间也折腾得很厉害,像引入青煤集团、普煤集团以及洛门煤业兼并重组古庆的煤磷矿,作为地委书记真要在里边挑点儿纰漏问题打压一下,那太容易了,但是孙震没有,反而表现得相当支持,不同场合上表扬了古庆县委县府的主观能动性和前瞻性,祁战歌估摸着陶行驹大概也很有些气闷,这一拳击出,对手却很坦然的用太极推手给你化解了,这就是站在更高高度的不同。

    不过祁战歌通过这么久的观察。也知道孙震表现低调也并非没有原因。

    在地委中的控制力,孙震作为地委书记的确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当然这也需要时间,而这一点同样也被陶行驹看在眼中。两个人都在争这个时间差。

    孙震要用这段时间来稳定和巩固局面,提升自己的掌控力,而陶行驹却想要借助这段孙震尚未完全控制局面的时期来打开局面,争夺话语权和影响力,谁能在这一轮博弈中得分更多。现在还真不好说。

    陆为民觉察到这个他自认为关系还处得不错的地委组织部长似乎有些心事。

    今儿个这个小聚,也是陆为民发起的,何铿从香港回来,问了问他现在的情况,认为他可以在高层上边在加强一下活动,别只顾着在下边干事儿,却不让上边领导知晓,光是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的时代不合适了,就是千里马也得要有伯乐来点拨点拨,想要帮他把董昭阳约到一块儿在一起吃顿饭。

    陆为民本来也有意想要邀约一直对“三项活动”颇为青睐看重的贺锦舟一起坐一坐。只不过把这两位邀约在一起却得要看是否合适,但在陆为民登门拜访董昭阳时谈到了贺锦舟对阜头三项工作的支持时,董昭阳很主动的提到把贺锦舟邀约到一块儿,这也算是解决了陆为民的大问题。

    邀约到董昭阳和贺锦舟,陆为民自然也要考虑其他客人,孙震那里没什么问题,稍稍提了一提,孙震就流露出了兴趣,也对陆为民高看了几分,但在是否邀请祁战歌的问题上陆为民也是琢磨了许久。一直到孙震不经意提到祁战歌很有政治大局观时,陆为民才有些领悟,专程到祁战歌办公室邀请祁战歌。

    虽然陆为民和甘哲的关系也不错,但是陆为民能够感受到孙震对于这位地委的二把手并不信任。相反,作风粗犷经常放大炮的常春礼都比甘哲让孙震放心,而祁战歌似乎也正在润物无声的与孙震靠近,一如另外一位地委委员——地委政法委书记周培军一样。

    孙震就任地委书记之后与陶行驹的高调相反,显得十分低调和平静,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常春礼和萧明瞻这两位不是陶行驹能够轻易拉拢的,虽然孙震之前未必和他们关系有多好,但是作为地委书记的副手,这种天然的联系决定了他们跟多时候要和地委书记保持一致,只要不是直接触及到了他们的根本利益,一般说来他们都会站在地委书记的一方。

    相比之下,焦正喜、章丘育和蔺春生才是孙震最为棘手的,焦正喜不会轻易被谁拉拢收买,但是也是最容易被拉拢收买的,只要你开出足够的条件;而章丘育和蔺春生这两个李志远昔日的嫡系,仍然扎根于丰州地委中,这也严重的束缚着孙震的手脚,尤其是蔺春生这个地委秘书长。

    地委肯定有一轮调整,这是每一次地委主要领导调整之后的惯例,而这个调整力度以及多大程度体现现任地委书记的意志,就要看地委书记的本事了。

    陆为民这一次所做的,除了要巩固自己在董昭阳和贺锦舟两位领导心目中的地位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要加重自己在孙震和祁战歌心目中的分量。

    没有人会喜欢自己的下属和自己的上司有什么特殊关系,在人的自私本性角度来看,谁都希望下属只对自己一个人效忠,虽然这种可能性近乎于零。

    但不喜欢归不喜欢,当他们意识到这种关系的客观存在且并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时,聪明人就会接受现实,并考虑让这种关系为他们服务,或者说提供有利的一面。

    孙震早就清楚自己不会只是对他效忠,随着现代官僚体系的建立,这种个人对个人的效忠在现代官场中已经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个人与体系或者说个人与群体团体之间的隶属关系。

    这种隶属关系形成的原因很复杂,既有个人感情或者人格魅力的吸引,也有思想观念的投合,也有职务隶属带来的权力分配形成,当然也有某些利益交易。

    在陆为民看来,前两者属于较为高层次的,后两者属于低层次,而就目前来说第三种形成的依附关系最普遍,当然这四种关系的形成也存在相互影响和渗透。尤其是第三类和第四类之间的影响渗透最为普遍。

    陆为民不好判断自己和孙震之间的这种关系,如果是在前世中,自己和孙震的关系大概算是第一类和第三类的结合,但是今世中,或许因为自己所处的地位不同,倒有些像是第二类和第三类的混杂了。

    这种混杂形式不可避免的就带有一些利益互动的味道,在共同观点基础之上,孙震能为自己提供很多助力和支持,同样自己也能用工作上的成绩来回报他,让他通过这种方式来扩大他自己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归结起来就是掌控力和驾驭力。

    在这样的情形下,孙震对自己与董昭阳和贺锦舟的接触是并不是排斥甚至是乐见其成的,与董昭阳和贺锦舟保持较为密切的关系对自己有好处,间接的也对他有益,尤其是像今天这种情形,甚至会在某种氛围下,实现某种突破和意外收益,比如祁战歌这个还尚未真正踏入这个圈子中的角色。

    “贺部长也要过来?”祁战歌对于陆为民能把董昭阳和贺锦舟同时请到还是有些吃惊的,虽说他并不清楚董昭阳和贺锦舟之间的关系如何,但是部长和常务副部长之间按照常态上来说关系不太可能密切到可以共同出席一个私人饭局,这也是祁战歌对陆为民另眼相看的原因。

    “董部长那里是早说好了,贺部长那边,去年对我们阜头的‘三项活动’指导帮助很大,亲自在我们阜头呆了整整一个星期,可以说我们阜头‘三项活动’能起到如此效果,全靠贺部长的点拨督导,我向董部长汇报的时候也说到了这一点,董部长的意思是把贺部长请到一块儿,我也向孙书记那边汇报了,孙书记也是这个意思。”

    陆为民的话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过祁战歌却不介意,他知道有些话陆为民也不可能讲明讲透,他关心的是这个事实,能够把董昭阳和贺锦舟请到一起,就是孙震也未必由此能耐,陆为民能做到这一点,甭管其中有什么原因渊源,那都绝不简单。

    “贺部长是基层出身,在昌州、昌西、普明几个地市干过,作风扎实,不少人都有些怵他,为民,看样子你们阜头的工作很得贺部长的看重啊。”捧起茶盏抿了一口的祁战歌看了一眼陆为民,轻轻一笑,“据我所知,贺部长到几个地市搞调研,要想落个好评都难啊,至少我在青溪的时候就知道,我们青溪两个县都是挨了批评的。”

    陆为民也含笑道:“祁部,贺部长的风格你都知道,他不怕看到问题,关键是看问题形成的原因和解决之道,举个简单例子,阜头基层党组织年龄结构严重老化,极不合理,班子带头人思想僵化,缺乏开拓意识,贺部长也看到了,但问题是历史形成,我们阜头县委有对策有规划,有条不紊的在推动工作,贺部长就只是表现要关注,就没有多批评我们什么,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实事求是的做法,你不能因为客观存在问题就大发雷霆,而不管具体形成原因,这不是一个真正**人的态度嘛。”

    求两张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