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五十一节 典范,标杆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五十一节 典范,标杆

    泳池里只剩下孙震和陆为民两个人时候,两个人换到了那个温度更高,但是坐在里边更舒服的小池子里。

    董昭阳和贺锦舟是同时离开的,董昭阳是让人送上来的,所以就顺带着作贺锦舟的车离开了,何铿陪着祁战歌回到别墅中品茗,或许是知道孙震和陆为民还有话说。

    “为民,锦舟部长对你印象极佳,方才走的时候对你赞不绝口,看样子你算是把锦舟部长忽悠住了啊。”

    孙震身体保持得还算不错,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和身份变化,原来还经常锻炼的他因为工作的繁忙,起居规律的不定而渐渐也有了一些赘肉,这一度也让他唏嘘感叹不已,看着对面陆为民一身板结厚实的肌肉,还真看不出这个家伙还练就了一身匀称扎实的身材。

    “孙书记,那能叫忽悠么?贺部长那样的人,谁能忽悠住他?随时随地都要下来看的,你稍微说点儿过了的话,他就能给你挑出毛病来,在他面前我介绍情况都是实打实不带半点水分,甚至还自我压缩一些,免得被人挑刺儿。”陆为民双臂仰靠在池边上,很自然的道:“我看贺部长和董部长配合挺默契啊。”

    “唔,那是董部长眼界宽胸襟阔,贺部长懂分寸知进退,这两个领导走在一块儿了,都有水平,说实话,我在省里干了那么多年又下来,组织部想这么和谐默契的,之前还没有过,陶部长算是处理得比较好的了,都没有董部长和贺部长这么融洽。”孙震不无感慨的道:“这大概就是眼界决定境界,定位决定地位吧,嗯,这话好像是你说的吧?”

    陆为民有些汗颜,这话他是在孙震面前随口说过,后世网络上的神侃言语,居然也能被认为是提炼出来的真谛了。

    “嘿嘿。孙书记,那是我瞎诌的,……”陆为民下意识的挠了挠脑袋,有些惭愧。

    “我总觉得这两句话还有点儿意犹未尽的味道。是不是还有一些?”孙震咀嚼了好一阵之后,突然问道。

    陆为民无奈,只能含糊其辞的道:“呃,思路决定出路,没了。”

    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这句话陆为民还是没敢说出来。这虽然应该是最经典的一句,但是在孙震面前说出来,有些不合时宜。

    孙震又拒绝了一阵,才意犹未尽的点点头,“为民,这些言语偶尔发挥一下可以,不宜自我标榜,你身份不一样,不是党校讲师团的教授,也不是时政评论员。你是县委书记,要对自己形象负责。”

    “我明白。”陆为民点点头。

    “锦舟部长很关心你的成长,也很关注阜头的发展,估计他也问了你阜头这大半年的发展情况,方才我也和他谈了一谈,也把我的一些意见想法和他沟通了一下,锦舟部长对我们丰州的情况洞察秋毫,哼,有些人自作聪明,不明白有句老话。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孙震话语的语气很寡淡,但依然掩饰不住那份轻蔑。

    这也是陆为民见到孙震最为出格的语气了。平时批评人孙震虽然语气严厉,但是都是就事论事,很少夹杂有个人感**彩在其中,但今天陆为民听出了孙震语气中的不屑轻蔑,显然陶行驹的言行对他还是有些刺激,虽然他力图表现出自己的大度。也想在省里领导面前展示他的驾驭能力,但是陶行驹的强势仍然给外界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印象。

    孙震还是有些着相了。

    在陆为民看来,孙震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看重这件事情,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你是地委书记,你担心什么怕什么?

    无论是古庆还是阜头,抑或是双峰大垣,干出的成绩难道还能少了你的一份儿功劳?前期孙震表现得相当出色,半点烟火气都看不出,陆为民还真以为孙震的心境已经修炼到了古井不波的境界了,没想到这泥石人儿都有几分火气,陶行驹的咄咄逼人以及省里边的一些动作,让孙震心神还是有些乱了。

    也许陶行驹就希望你孙震心神大乱,走出昏招。

    “孙书记,其实没有必要,我觉得魏宜康今年的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吧,陶专员那么扶持古庆,鼓捣出那么大的动静,如果古庆都拿不出一点成绩来,我觉得他也无颜见陶专员了,孙书记也应该鼓励加激励,让古庆应该再上一层楼,毕竟古庆是咱们县的头名状元嘛,肩负着咱们丰州地区日后冲击全省十强县的重任呢。”陆为民语气平淡的道:“相比之下丰州市的表现反而让人担心了,孙书记倒是需要多督促一下丰州市才是。”

    孙震心绪被陆为民一点之后,瞬即冷静下来,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段时间精神上压力比较大,但又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来探讨倾泻,今儿个特殊情况下,孙震觉得自己先前说那些话都有些出格了,好在陆为民也看出了这一点。

    “唔,为民,你提醒得好,丰州市和古庆相比,差距越拉愈大,老郭不会没有压力,这没有一点动作应对,说不过去。”孙震吁了一口气,自我调节了一下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你那边得给我稳住,陶行驹很想在今年拔头筹,就算是我不介意,你也不能堕了自己的锐气。”

    陆为民心中有些好笑,孙震说是不介意,但是能不介意么?这种打擂台的架势已经摆起,孰胜孰败就算是不能影响大局,但是至少对各自一方的士气都有影响的,陆为民也不得不承认,陶行驹是个人物,才来两三个月,就能折腾出这副阵势来,愣生生让人觉得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二把手,他就是丰州另外一个群体的顶梁柱了。

    竖起大旗,便可招兵买马,陶行驹这一手相当高明,不管这擂台打下来孰胜孰败,对他都只有好处,败了,他是专员,而且才来,也没什么好说的,倒是让大家见识了他的本事能力,胜了,那还用说么?只怕孙震都要无法淡定了。

    这胜负之数演变到现在这种态势下,倒还不是经济增速那么简单了,行署里边已经有声音出来,古庆要力争三年之内闯入全省经济十强县,这口气倒是不小,现在古庆GDP不过刚突破十亿,按照目前态势,全省经济十强县最低也是在二十亿左右,而且你在发展,别人也在发展,倒不是说古庆就全无机会,只是这种发展不是一年两年的高增长就能赶上的,这需要连续多年的追赶型发展。

    行署里边抛出这个话题无外乎也就是打压阜头的经济高增长,提醒阜头的经济高增速是建立在低基数之上的,这一点倒也是实话,陆为民也无所谓,按照他自己的观点,现在要以成败来论英雄也还早了一点,阜头的基数的确很低,无法和古庆比,但是他有信心三年后可以和古庆来一回华山论剑,当然这话也只能自己腹诽一番了。

    “孙书记,这锐气我是不会自堕的,但孰胜孰负这一说就不太好说了。阜头现在的经济总量和人均GDP都远无法和古庆比,这是事实,古庆这一年经济增速也的确很快,也是事实,当然我们阜头发展速度摆在那里,估计古庆也不会愿意和我们比这个,这见仁见智,我的意思是我们阜头不会去和谁刻意比什么,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自个儿称量去吧,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陆为民手在水里拨弄了几下,掀起几重小小的波浪,“还有您,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去多关注我们阜头和古庆之间的争斗,嗯,让陶专员去关心吧,您的心思还得放在南潭和淮山这些经济增速明显放缓的县份,要不也应该落在经开区、双峰、丰州市这些更有潜力可挖的县市区上,您是地委书记嘛,没必要和谁去斤斤计较什么,一个是天,一个是地,这看问题的角度也就要站在不一样的高度上去嘛。”

    孙震笑了起来,其实当他心境平复下来,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没有必要去和陶行驹一般见识,更不需要跟着他的关注点去旋转,他提他的想法意见观点,自己只需要按照自己既定的路径推进便可,当然这需要更进一步加强对地委的掌控力,而今晚的重要目的之一也在于此。

    虽然董昭阳和贺锦舟并没有给自己任何承诺,甚至连明确一点的说法都没有,但其实他们来参加这个饭局也就意味着什么,不需要口头上有什么言语,姿态代表一切,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来安排这个地委班子成员构成,如何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持自己在地委中的核心运转作用。

    “嗯,为民,你的心意我领了,阜头这边我不会多过问,我信得过你,不过我的想法是阜头应该要成为一个模范典型,因为阜头原本是我们丰州地区各方面条件都最平庸经济也是最落后的一个县,如果能够在你的手上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指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发展,而且更重要的是要让上边能够看到了解为什么阜头能够有这样大的发展变化,是因为阜头县委规划制定出了一条适合阜头发展的路径和和行之有效的制度规则体系,这才是关键,我觉得你已经在阜头开了一个好头,政务公开,金融信用评估体系的建立,进一步加强法制建设,确保司法体系不受干扰独立履行职责,这几个举措我觉得都相当好,我希望这些举措能够在阜头营造出一个发展典范环境,树立一个标杆,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我想要的月票,还有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