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五十八节 我自前行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五十八节 我自前行

    “田书记刚休息,嗯,还没有休息,老孙,很急么?”周少游见孙震脸色不是很好看,随口道:“出来了,家里事情就交给陶行驹。”

    孙震轻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秘书长,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啊,我也想好生轻松一下,可家里那一摊子破事儿,老陶才去不久,有些情况不了解……”

    听孙震简单把事情介绍了,周少游脸色郑重起来,“老孙,这事儿好像有点儿复杂啊,阜头,是陆为民,陆为民在那里当县委书记,今年前八个月经济增速已经达到八分之一百九十八,田书记印象很深呢。”

    孙震也笑了起来,“秘书长,你也有印象?嗯,前八个月经济增速的确很快,关键在七八月他们招商引资的情况非常好,陆续有电缆、汽车电器、通讯电子、电力器材等十多个项目签约,投资额度超过六千万,就在这一段时间要陆续进入工业园区,陆为民担心这件事情影响到他们县的发展,所以十分着急。”

    周少游点点头,丰州今年经济增速相当快,尤其是从第二季度开始,作为从昆湖市委书记的他,对每一个地方经济增速了如指掌,同时也对经济发展较快和较慢的地区也做过仔细分析研究,丰州地区的经济发展主要由阜头和古庆两个县带动,古庆经济总量大,占到全地区四分之一以上,虽然增速不及阜头,但是经济增速带动效果很明显,阜头经济总量小,但是经济增速相当惊人,从二季度开始几乎每个月经济同比增速都在百分子一百五十以上,这两个县带动了丰州经济增速的提升,今年前八个月丰州地区经济增速跃居全省前三,主要得益于这两个县的增长。

    陶行驹和邵泾川关系密切不是什么秘密,在陶行驹到丰州地区担任行署专员问题上,省委常委会也有过争论。主要是认为陶行驹在工作作风上有些质疑,认为他性格过独,不善于团结同志,在财政厅里评价就不是很好。但是陶行驹的确也有其强项,工作能力强,善于抓经济,财政工作尤为精通,最终陶行驹过关。这也得益于邵泾川的一力支持。

    并不出所料,陶行驹才去丰州两三个月,就显现出本相,和地委书记孙震关系处得不好,省委里边已经得到一些反应,但是毕竟陶行驹才去丰州不久,究竟是孙震的原因还是陶行驹的原因,现在也还不好下定论,但陶行驹去丰州这几个月,丰州经济发展相当快也是事实。所以在这个问题山,省里并未多作评论,只是希望孙震和陶行驹能平稳度过这段磨合期。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有些理想化了。

    周少游对陶行驹印象并不好,倒不完全是因为他和邵泾川关系密切,而是他觉得陶行驹去丰州再怎么也得要安稳几个月,孙震不是那种得寸进尺不懂分寸的人,这一点周少游还是很清楚的,也不会不清楚你陶行驹背后站着谁,但他是地委书记。你作为行署专员如果过分,他都不做出反应,那么他这地委书记也就别当了,直接让给你来当好了。所以在这一点上,周少游是很看不上陶行驹的胸襟气度的。

    “老孙,你觉得这个问题很急么?”周少游沉吟了一下,提醒孙震道。

    对于周少游来说,这个问题算不上大,省政府派个督导组下去。就算是有针对性的调查阜头违规占地的问题,但是这件事情有前因后果,地委行署前期违规开口子在先,阜头县委县府后边违法乱占土地在后,这是一个连续性的事实,就算是要打板子打到丰州地委行署头上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看样子孙震是担心这板子打到陆为民身上,对阜头对陆为民有影响,所以他要提醒一下孙震,为陆为民的事情,是不是现在马上就要向田书记汇报,那也许会给田书记留下一个你孙震有点儿沉不住气的感觉。

    孙震自然明白周少游的好意,他犹豫了一下,陆为民在电话里也说得很明白,问题摆在那里,再怎么遮掩也不可能,但是单就这个问题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顶多也就是他和宋大成背个处分,问题在于这对打断阜头发展进程影响极大,他关心的是这一点,他不怕省里雷厉风行的处理,就怕省里给你来一段时间调查,然后让你冻结暂停,拖上三五个月,阜头就别想发展了。

    “秘书长,我清楚这件事情的症结所在,问题肯定会得到解决处理,我是担心我们地区的经济发展受到影响,呃,说句不中听的话,我担心省里对这件事情采取冷处理的办法,压着不处理,淡化影响,这看起来是保护了我们,但是实际上是耽搁影响了发展,所以我宁肯明刀明枪,该谁的责任就谁的责任,该我孙震的责任我绝不推卸,当时我还是行署专员,行署会议也是我牵头,现在我是地委书记,更是责无旁贷,而且陆为民在向我汇报经济技术开发区未批下来之前他们牵扯到的项目用地,我也默许了,一切责任应该我来承担,但是我希望尽快处理,不要影响到阜头的发展。”

    孙震的语气很沉重而坚定,面色却平和淡然,周少游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我明白了,你稍等,我去和田书记说一声。”

    孙震是个人物,有担待,毫无疑问陆为民不可能把国土局那边停止审批用地之后还要请示孙震项目用地的问题,陆为民再是不懂事也不可能把这种难题上交给孙震,那是陷领导于不义,陆为民给夏力行当过秘书,又能爬到县委书记位置上,岂是这么愚蠢的角色?

    但孙震却把这个责任扛了起来,而且是义无反顾,这不但说明对方有担当,同时也说明孙震的分析判断力很准。

    作为一把手在这种事情上肯定有责任,但是这又有多大一个责任?放在县委书记头上,也许就是一个处分,但放在地委书记头上,那也许就是一个诫勉谈话了。

    而且这是为了发展经济,孙震很聪明,半句未提省政府压着阜头经济技术开发区审批报告一年没有答复,只是说地区和县里违规操作的事儿,而且言之凿凿的谈县里发展的迫切需要,这是在投田书记的胃口,谁说孙震软弱?以柔克刚才是至高境界啊。

    在孙震向田海华汇报了事情前因后果之后,看见田海华并无多少不悦的表情,周少游心中忍不住暗叹,孙震这一手太高明了。

    “我知道了,等待调查组的调查结果出来再说吧。”见孙震还欲再说,田海华微微一笑,“孙震啊孙震,你是地委书记了,不是行署专员,不是团省委副书记了,这点儿心境都没有,你怎么当好这个地委书记?我告诉你,让你当这个地委书记,不是田某人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省委为了平衡过渡,那是省委认为你能在这个岗位上发挥出最大能力,能够带领丰州六百多万老百姓谋发展!”

    田海华的声音骤然高了起来,目光明亮,直视着孙震,“作为地委书记,要学会站在更高的高度看问题,要有大局观,学会处理好宏观和微观之间的关系。地委的职责是什么,就是要把握好大方向,做好大决策,掌握好一支能贯彻执行地委决策的队伍,一切围绕中心工作的推进而动,……”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要相信省政府督导组的水平,也要相信你们丰州地委行署和阜头县委县府正对对待处理的心态!你这个同志要学会相信同志嘛。来投资的项目哪一个不是经过精挑细选才来敲定落户的,你以为人家投资者资本家真是钱多人傻,被你忽悠几句就往你这块土地上撒钱了,你随便吓唬两句,人家赶紧就拿起钱走人了?没有那种事儿!……”

    “眼光放长远一些,心境放开阔一些,**人,只要不是为自己谋私利,就没有什么不可以坦然相向,作为地委书记,怎么来团结班子一班人,你的立足点就不能和别人一样,有什么问题,敞开心扉,……”

    孙震心中震动不已,田海华的语气虽然不重,但是每一句无一不是击中他内心的担心和焦虑,这让他顿时心境一宽,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位掌握昌江六千多万人命运的省委书记,自己内心所想的一切早就在人家掌握之中,这么久来自己内心的憋气苦闷人家早就看在眼中了如指掌,寥寥几句话,就让孙震心情大变。

    走出田海华房间,孙震心中说不出舒爽愉悦,这几个月来所遭遇的种种似乎顿时变得那么可笑,此时他内心已经不再有怨气和不满,邵泾川也好,陶行驹也好,古庆也好,阜头也好,似乎都变得那么平静起来。

    天高路远,我自前行。

    前行,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