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六十五节 与省纪委的亲密接触(1)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六十五节 与省纪委的亲密接触(1)

    陆为民摆摆手,不在意的笑了笑,“欲速则不达,咱们也别奢望太高,没准儿咱们俩还得背一个处分也不一定,至于说经济技术开发区,我想迟早要解决,孩子已经落地,难道还能塞进肚子里?还不如好好考虑一下,在制定规则的时候怎么来切合实际情况是正经。”

    陆为民的话让宋大成颇为赞同,“陆书记,真要给咱们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批下来,挨个处分也值了。我想通了,为官一任,总得要做点儿对得起一方水土一方百姓的事儿才行,这个经开区就算是你我给阜头留下的一个印记吧,日后总有人记得我们俩,哪怕只说一句姓陆的和姓宋的还是做过一些事情的,就够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为民默默点点头,省里边迟早会批的,关键是会拖多久?拖上十天半个月,问题不大,如果拖上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三五个月,那可就摊上大事儿了,自己和宋大成都得要去省政府那边跪着求爹爹告奶奶喊放一马了。

    “算了,大成,不说这事儿了,也不是我们能解决的,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到家了,总会给咱们一个说法不是?”陆为民收拾了一下桌案上的东西,“晚上你代表我多敬袁总两杯,你们好歹也还是老乡不是?我能回来肯定会尽量赶回来,但我估计赶不回来了,这个时候才通知,过去都得四点了,有点儿啥事儿一耽搁,赶不回来了,别等我,让老康和佰达那边多和美佳接触一下,有好处。”

    行署的电话,却又没说开什么会或者谈什么事儿,陆为民有些纳闷儿,陶行驹要和自己说事儿,难道是说这违规占地的事儿?陶行驹不至于这么恶行恶相吧?就算是阜头栽筋斗。那丰州地区也脸上无光,就算是你陶行驹内心喜欢,也不至于还得要把自己拉到面前羞辱自己一番吧?

    想不起什么事儿,陆为民也就懒得想。叫上司机和秘书,直接把自己送到地委那边,也不知道陶行驹平时都在行署那边,很少到地委这边来,怎么今天却要在地委这边说事儿了。

    虽然丰州地委行署都在沿河的滨河大道上。遥遥相对,但是两边从各自新大院建立起来之后来往就并不算多,无论是两巨头还是他们各自的副手,没有特殊事情,一般都不会到对方码头上去,很多事情要么是下边具体部门,要么就是地委办行署办在电话上就把问题解决了,这也是各地的通病。

    当然地委会议这个特殊时段,行署专员还是要过来参加的,要不就是两巨头的碰头商量事情。一般还是到地委这边来,谁让行署专员挂着地委副书记的头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行署专员到地委这边来也算是回半个家。

    汽车停在地委大院停车场里,陆为民下了车,让何明坤他们自己找个地方先歇着,这没有说具体什么事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谈完,这就是领导风格,让你琢磨不透,保持神秘感。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揭开盖子,陆为民一边腹诽着,一边踏进了地委办公区。

    之所以没有让纪委这边通知,萧明瞻也振振有辞。陆为民头脑很好用,万一觉察到什么端倪,做了准备,那就不好了,由地委这边来通知最合适,不说什么事情。只让他来见面谈,来了之后在打开天窗说亮话。

    陶行驹显然也不愿意接这“活儿”,但萧明瞻说得也有些道理,万一打草惊蛇,在这最后关头,反为不美了,反正今儿个把陆为民弄来,自己和陆为民这层关系只怕都要撕破了,也就索性大方一些,自己来办这事儿吧。

    地委大院的布局很有点儿像古代官衙的格局,只不过少了一些封建时代的威严气息,演变为庭院式的宜人味道。

    迎面而来的是大厅很宽敞,阶梯也不高,几步就能踏上去,停车场都安排在两边和后边儿,清一水儿的绿栅栏带小灌木,在绕出几个花式来,形成了相当雅致的绿化带,再来上点缀的小乔木和矗立在绿地里的移植来的小叶榕,顿时就让这个庭院变得生机盎然起来。

    效仿省委的格局,整个地委大院也分成了几片儿,从大厅进去左边是地委办,右边是统战部,延伸出去的两个小院,一个是政法委,另一个是宣传部,纪委和组织部的院落略大,基本上就算是把所有党委序列的部门囊括进来了,最大的莫过于地委办那一头,林林总总,找不到归口的部门单位都得算到那边头上。

    应该说丰州地委和行署大院的设计都是相当超前的,这也让当初的夏力行承担了不少压力,不少人也在指责像丰州地区这样一个落后地区,把办公区修得像个花园式的奢华,完全是满足领导一己之私,违反了党提倡的艰苦朴素的作风。

    夏力行也没解释,毕竟这事儿见仁见智,在他看来与其修了十年八年之后又拆了重建那种浪费,还不如一次到位,不求奢华,但求实用而且具有特色,让日后的继任者们就算是觉得这一院建筑就算是老旧了,但是也别有风味,舍不得拆,让它保留下来。

    在地委大院后边也有一个小院落,这是地委专门安设的主要是用于在防汛抗洪或者紧急情况下地委领导和机关干部统一值班留守的值班室,平时也作为地委领导有时候中午需要休息时所用,不过地委领导们似乎都没有享受这个“特权”,倒是像地委秘书长们有时候会来用一用。

    陆为民并没有注意到陶行驹秘书小米似乎脸色有些比平时更苍白,在大厅里见了他之后,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就小声请他走后院。

    陆为民也没有太在意,陶行驹和他接触不多,史春林也是一个摇摆人,原来和苟治良走得近乎,后来也搭上了李志远,李志远一走,又主动向陶行驹靠近,在政治上没有任何自己的见解看法,完全是为了逐利而去,陆为民内心深处很看不上这种人。

    这种人很难真正在哪个领导心目中获得认可,也许抛一两根骨头给你尝尝可以,肥肉是永远轮不到你的。

    所以他对这位即将成为史春林乘龙快婿的小米也不怎么注意,也不需要他注意。

    米剑锋都觉得自己背上冷汗淋漓了,巨大的压力让他几乎要失态了,如果不是迅速扭过身咬住嘴唇,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走形。

    当老板脸色凝重的和纪委萧书记以及省纪委一帮人商量了好一阵之后才出来,最后都到了后院里查看了好半晌之后,米剑锋就隐约觉察到了这是针对哪位干部的布置了,内心惶恐中夹杂兴奋,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证这种事情,但没想到最终却是老板让自己给阜头县委书记陆为民打电话。

    陆为民?!阜头县委书记陆为民?这可能么?知道老板和陆为民不对路,但是不对路和这种事情是完全两个概念的,米剑锋不相信老板会用这种手段来解决私怨,这只能是上边儿的动作,但毫无疑问老板会背黑锅。

    不过这不是他考虑的事情,老板既然这样安排了,他只能照做,打了电话,还得要把陆为民带到后院,米剑锋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给鬼子带路的小八路,陆为民在背后的龙行虎步,带来的巨大压力,那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多年难忘。

    陆为民到了后院,没有见到陶行驹,却看到了萧明瞻表情淡然的在里边抽着烟,看到他来了,这才点点头,把烟蒂丢进内里小天井的花台中,“为民,来了?”

    “萧书记也在这里?陶专员让我来这里说一说事儿,陶专员还没来?”陆为民有些讶异萧明瞻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陶行驹找自己要谈事儿么?难道还和纪委那边有关?他仍然没有想到自己会和纪委那边联系起来,加上孙震不在,就更想不到那边的事情了。

    “哦,陶专员啊,他有事儿就不过来了。”萧明瞻很随意的道:“由我来和你谈一谈。”

    陆为民一愣怔,萧明瞻和自己谈?在看到另外有几个陌生的面孔以及两个地区纪委的干部出现在隔壁房间里,陆为民约摸明白过来,多半又是有什么事儿给栽在自己头上了。

    他略略松了一口气,这是预料中的事儿,像他这样风头正劲的人,也伤害到很多人利益,如果不遭遇这些事儿,反而不正常,前世中自己不也一样遭遇过么?不过这个时机的确不太好,对于阜头来说,这个时候自己如果被限制人身自由,而阜头那边又不知道底细,那肯定就会有很大麻烦了,尤其是在省政府督导组那边也还在开展工作的时候。

    难道是两边都协调好了的,接踵而至,那这里边味道就有些不一样了,陶行驹选得好时机啊,真想一击毙命啊,在被纪委的人带进房间里时,陆为民不无恶意的想道。

    努力码字,认真求票,目标900!(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