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九十二节 除了人选,还是人选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九十二节 除了人选,还是人选

    听得陆为民说到“骗吃骗喝骗玩”的不少,祁战歌忍不住大笑起来。

    阜头青云涧风景区虽然还在开发期间,但是名声炒作却是早已经甚嚣尘上了,这也引来了外边无数人来参观考察。

    阜头县委县府为此叫苦不迭,这几个月的接待费一路飙升,县政府已经把报告打到了行署,要求行署接待办要予以解决部分,因为不少接待都是行署办那边直接转交过来的。

    这些来参观考察的,大多都是借此机会来放松休憩,哪有那么多考察参观?这来一趟便是陪吃陪喝陪精力,弄得县里也是疲惫不堪,这叫苦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笑过之后,两个人之间先前原本就有一点的相知相得又密切了一层,祁战歌也端起茶盅抿了一口,“为民,老王当秘书长了,行署那边副专员位置马上就要空出来了,怎么,没一点儿想法?真的就觉得你们阜头是块风水宝地,舍不得离开了?”

    陆为民笑了起来,“祁部,这事儿由得到我想或者不想就能遂我愿么?我当然想,但是这得看省里和地区怎么考虑才是,魏宜康和潘晓方,现在还有曹刚都摩拳擦掌,虎视眈眈,这个副专员我看是丰州建立地区一来竞争最激烈的一次吧?”

    祁战歌摇摇头,“哪一次竞争不激烈?或明或暗而已,这一次省里已经明确是在丰州地区自行推荐产生,不需要和省直机关或者外地的候选者竞争,在这方面就减轻了很多暗面上的竞争,就你们几个摆在明面上的竞争者了。”

    “那祁部觉得我的胜算有多大呢?”陆为民也收敛了笑容,静静的问道。

    “我无从判断,但为民你自己内心应该最清楚。”祁战歌很坦然,“孙书记和陶专员估计现在也在为这事儿考虑,但我估计这一次这个人选,大概最终还是由省里来定,孙书记恐怕都要接受省里的意见。”

    陆为民心中有些叹息。

    祁战歌的消息肯定是相当准确的。花幼兰是田海华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祁战歌和花幼兰关系密切,这么说肯定是听到了一些消息,才会这样暗示自己。

    孙震都做不了主。那意思肯定是即便是孙震全力支持自己,只怕这一轮自己都没有希望。

    虽然心里边早就有思想准备,知道这一次自己机会不大,但是听到这个消息透给自己,陆为民还是有些说不出酸涩和遗憾。

    看见陆为民脸色有些黯淡。祁战歌心中也有些感慨。

    应该说陆为民和魏宜康都相当优秀,相比之下曹刚和潘晓方都平庸了一些,孙震一力想要推陆为民,但估计孙震也了解到了上边的意图。

    陶行驹一直在埋怨行署里边没有能帮他的人,意见很大,认为这很大程度影响到他开展工作。

    这个情况只怕他也早就通过各种渠道反映到省里边,省里边也需要考虑一下头陶行驹的想法,尤其是有邵泾川在帮他使劲儿的情形下,陶行驹的意图应该能得到满足,这也算是他隐约听得花幼兰提点了一下揣摩出来的。

    现在省里边田海华和邵泾川之间的关系相当微妙。大家都知道田海华可能会在明年就要离开昌江省,去哪里还不太清楚,但是田海华年龄不算大,按照正常情况下,他有可能回到一个更为重要的省份担任省委书记,当然也不排除到中央一些重要的部委担任主官,但他肯定会走。

    不过什么时候走,也还存在一些未知数,明年十五大召开,十五大之前会有以一些人事调整。十五大之后也会有一些人事调整,就要看中央的意图了。

    丰州一个副专员的个别调整当然还不注意上升到影响两大佬关系的地步,但是在明年十五大之前,省里边肯定还会有一轮比较大的人事动作。在此之前的这些个案,两大佬都会很小心翼翼的处理,不愿影响到大局,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田海华的让步肯定会显得更主动一些,这大概也是孙震和祁战歌得到的消息。

    陆为民心中默默掂量着。希望不大,但是却并非毫无一搏之力。

    一个副专员而已,真的有那么大影响么?更何况后面还有萧明瞻的动向。

    “前段时间常书记过来,我听常书记说他身体现在不太好,有些想下来的意思啊。”陆为民不动声色的道。

    祁战歌摇摇头,“常书记的确有可能要下来,据说是他自己主动和省里提出来的,他大概想回黎阳去,他家还在那边,省里还没表态,但估计问题不大,萧书记能不能接常书记位置暂且不说,这纪委书记从咱们地区产生的可能性不大,为民你是不是听到老韩和章丘育想搞个三角轮换的风声?”

    三角轮换,就是指章丘育接任纪委书记,谭德凯接任宣传部长,再空缺一个副专员位置出来。

    “怎么,这是谣言?”陆为民沉静的问道。

    “据我所知,省纪委对各地市州的纪委书记人选的发言权越来越大,现在他们更倾向于异地交流或者上边下派任职,而不是从本地产生。”祁战歌耸耸肩,“章丘育要想接纪委书记,恐怕就得要异地任职,从目前来看,好像其他地区的纪委书记还没有需要交流的,所以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陆为民觉得自己是真的有点儿死心了,苦笑着摇摇头,“算了,这事儿不说了。”

    “为民你这么年轻,有的是机会,不要太看重一时得失,该你的始终是你的。”祁战歌也颇为理解对方,主动岔开话题,“为民,乔晓阳和你闹得很不愉快,他走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另一个正题儿来了。

    “不知道地委那边有没有其他考虑?”陆为民收敛起其他心思,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乔晓阳这一段时间一直在跑动,据说会调到地区交通局担任副局长。

    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职位了,他担任副书记只有一年时间,关键还是和县委主要领导有了冲突,有乔思怀在其中斡旋,到交通局这个好口岸担任副局长也算是一个安慰了。

    县委副书记出缺,候补人选一般是两个来源,一是县委班子里产生递补,二是地委下派或者外县官员升迁或者转任。

    阜头县委县府班子新组建只有一年多时间,照理说一般不会调整,但是乔晓阳这种情况,却不好说,算是微调。

    因为前期新班子组建,县委常委十一个成员,有四个都是外调,尤其是书记、分管党群副书记、常务副县长都是来自外边儿,所以地委也需要考虑本地干部的情绪,尤其是在今年阜头发展势头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地委也会更慎重。

    陆为民得到的消息是地委里边暂时还没有研究这个问题,祁战歌能够抢先一步提出来,实际上这是在暗示自己应该早作准备了,这让陆为民也颇为感激。

    “暂时还没有,主要是近期地委没有开会,甘书记又到省委党校学习去了,估计还有一个星期甘哲从省委党校学习归来,就要定这事儿,当然不仅仅是你们阜头,也还有一两个县和地直机关的班子要微调。”祁战歌在陆为民面前也没有隐瞒。

    “我们县委的想法是想让蒲燕接任乔晓阳的位置。”陆为民也不绕弯儿,也不解释,径直道。

    在祁战歌这里,也不需要多解释,他认可你,你不解释反而更见亲密,他不认可你,解释也是毫无意义,他也不可能来以这种方式来征求你意见了。

    “嗯,蒲燕这一年表现地委也是认可的,你和大成都没少说她的好话,一个女人家能得这样赞誉,不容易。”祁战歌细细的品着茶,眉宇间也有一抹思索的表情,“那听你的意思是常务副县长你们也想在你们县里班子产生喽?”

    “嗯,县里是有这个意思,我和大成商量过,具体人选上,我们考虑过田卫东和章明泉,另外丁贵江也是合适人选。”

    在确定谁为蒲燕接任人选问题上,陆为民和宋大成也是煞费苦心,颇为头疼。

    陆为民希望章明泉能到县府那边多接触一下行政工作打磨一下,但是于情于理于公于私,章明泉在目前这种情形下都不是合适人选,县委班子里边成员不说,丁贵江的存在就是一大难题。

    宋大成在这个问题上也和陆为民很坦诚的交换过意见,认为章明泉不太合适。

    “哦?三个?为民,你们县委意见分歧这么大?”祁战歌扬起眉毛,有些惊讶,在他看来这不应该才对,以陆为民对阜头县委的掌控力,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嘿嘿,祁部,这是我的错,觉得班子里边个个都优秀,个个都堪大任,哎,让我难以取舍啊。”陆为民一脸苦笑。

    祁战歌还能不明白陆为民这脑瓜子里的花花心思,瞪了陆为民一眼,“行了,你也在我面前装,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儿心思?”

    沉吟了一下之后,祁战歌才又道:“这一次也是孙书记和陶专员来之后的第一轮微调,的确有些位置人选,你们这里只是一个,嗯,你的想法我知道,你恐怕需要向孙书记做单独汇报,嗯,另外,甘书记那里,你要单独去汇报一下工作,他在省委党校学习,这是最好时机,我看人家都在跑,你却是姜太公稳坐钓鱼台啊。”

    十二点之后,求几张推荐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