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九十六节 拉皮条拉床上去了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九十六节 拉皮条拉床上去了

    当甘哲、陆为民和梁炎吃完晚饭从豪门夜宴停车场驾车出来时,很“凑巧”的遇上了虞莱一行人。

    还是那辆夏利,奔驰和夏利险些撞在一起,时间设计得恰到好处,“愤怒欲狂”的虞莱跳下车来一阵大骂,两个女士从车后下来劝解,这个时候陆为民和梁炎才发现是“熟人”,于是,一切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如果要说真正的享受场合,翡冷翠之夜无疑是昌州城里现今最耀眼的一颗明珠,座落西郊采珠湖畔的翡冷翠之夜集餐饮、住宿、酒吧、KTV、洗浴桑拿和健身为一体的综合性俱乐部,占地三百六十亩的盘子包括一幢六层楼的主楼和两栋副楼,外加一个温泉游泳池馆和一个大型高尔夫练习场,让整个俱乐部显得鹤立鸡群。

    翡冷翠之夜的KTV条件在全昌州乃至昌江省也是最好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略显奢侈的环境和音响条件,对于普通唱歌喝酒的客人来的确有点儿华而不实了,不过既然要到这里来消费,自然也就是不在乎价格,所以这种华而不实的环境反而更吸引客人们蜂拥而至,至少陆为民他们到这里时,上座率至少已经在七成。

    几杯酒下肚之后,气氛很快就在梁炎和另外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刻意营造下起来了。

    不能不说虞莱选的人很准,一个二十六七,一个三十出头,相差五岁左右的年龄,让略显年轻那一个活泼娇俏又不失甜美,而年龄略长这个却是柔媚娴雅,楚楚动人。

    气氛一旦起来,人就很容易融入到环境中。

    甘哲的歌声陆为民很清楚,他陪甘哲在昌州也在丰州唱歌,不能说五音不全,但是绝对是等下品,但是今天晚上也许是酒兴。也许是心情好,甘哲居然也能飚了两首,一首《便衣警察》,一首《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还真有点儿范儿的味道了。

    梁炎和甘哲也认识,但是并不算太熟,在丰州这片土地上混饭吃,无论你是哪来的强龙,也得要和地头蛇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他和甘哲在一起吃了几顿饭,但没有什么交道。

    陆为民没有瞒梁炎,很坦率的告诉梁炎,他需要和甘哲搞好关系,有些人事上的调整他需要甘哲的支持,具体情况陆为民没说,梁炎也没有兴趣知道,官场上那些事儿,他闻一闻也就能知晓个大概。

    相反虞莱的脸色却一直不算好,让陆为民也是心里忐忑不安。生怕虞莱说不定啥时候爆发,好事儿办砸了,虽然这不算什么好事儿。

    好在虞莱虽然心情不好归不好,却也没有给陆为民出难题,只是一个劲儿的喝着闷酒,马爹利和朗姆酒,左一杯右一杯,让陆为民看得叹为观止。

    “莱子,别喝了。”看得虞莱既不唱歌,也不说话。只顾着喝酒,陆为民也有些心疼,这丫头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但照理说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不该这点城府都没有才对。

    “不喝酒干嘛?唱歌?你没看人家卿卿我我,正入戏么?”虞莱瞟了一眼陆为民,双颊已经泛起了一抹酡红,只是神智依然清醒。

    入戏?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也许都是在演戏,只不过大家都入戏可以忘记一些不愉快的东西。

    甘哲看样子心情相当好。和那个古姓女子的联唱,和谭姓女子跳舞,可谓相当尽兴。

    “你从哪里找来这两个女人?”陆为民觉得这两个女人不敢说是天姿国色,但是绝对算是上品货色了,不但是姿色,哪怕是演戏,也绝对一流。

    “怎么,你感兴趣了?”虞莱斜睨了陆为民一眼,“霜婷怎么会觉得你这种男人值得信赖,我看她也是昏了头。”

    陆为民苦笑着耸耸肩,这女人现在全身是刺,谁碰谁被扎。

    “这年头,哪儿找不到?漂亮怎么着?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也不是千金大小姐,生个穷命贱命,难道还能不吃饭?……”

    “企业下岗,就业无路,难道还能一辈子赖在家里?没那个当少奶奶的命,就只能自己去找饭吃,社会就是这般,生个好脸盘子好身段,你还能趁着青春找几个钱,找不到好姻缘,也许能为自己下半辈子找个好依靠不是?……”

    “女人,又有几个不喜欢虚荣的?谁不想吃好穿好,谁愿意八个小时运转班上得你晕天黑地?你以为都是王宝钏,能甘守贫寒葳蕤自守?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有那份好本事能自己创业闯出一番事业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在残酷现实下碰的头破血流,她们会发现也许她们唯一能让人看上的就是自己还算靓丽诱人的身体!”

    “青春年华就那么十来年,女人一过三十五,还能有几个留得红颜?不是说自古红颜多薄命,不许人间见白头么?……”

    虞莱犀利残酷的言辞在陆为民耳朵里也是听得如针刺一般,昌州的情况和宋州相似,拥有大量国企的昌州这几年也是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国企改革喊了多少年,但是面临几十万国企职工,加上他们的家属,如何来推进改革同时又要尽可能让他们的阵痛最轻最短,这也是当政者面临的最大问题。

    改革就有阵痛期,这已经是共识,不打破原有格局机制,就无法解决国企面临的难题,但当这个阵痛带来的冲击可能会影响到整个社会局面的稳定时,当政者就不能不考虑更多。

    当尽欢而散时,虞莱显然喝得有点儿多了。

    无奈之下梁炎只能送甘哲和两外两个女人各自回家,陆为民则去开虞莱的夏利,送虞莱回家。

    临行前梁炎不无善意的提醒,虞莱这种女人也许可以做朋友,但是性如辣椒,能不碰最好别碰,省得日后麻烦。

    *************************************************************************************

    把虞莱扶进房里时,陆为民觉得自己身上都有些微微汗意了。

    虞莱不轻,难怪她经常自我解嘲说自己是个胖妞,一米七的个头,却有一百二十斤,季婉茹一米七六的个头,却只有一百一十斤,所以虞莱无比羡慕季婉茹的身材。

    虞莱是丰腴到骨子里的女人,陆为民把虞莱扶上楼时,虞莱那对坚挺豪硕的**紧紧的挤压在陆为民肩头上,浓郁的幽香夹杂着一丝酒香萦绕在陆为民鼻间,让陆为民遐思无限。

    正如梁炎所说,虞莱可能是一个好朋友,虽然口舌犀利了一点,但是对朋友却肯帮忙。

    但是却绝不宜去招惹其他,作为男人,作为朋友,要说陆为民对虞莱一点兴趣没有,有点虚伪,但是陆为民想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把虞莱放在床上,替虞莱把鞋袜脱掉,陆为民犹豫是该这么一走了之,还是像那一日在季婉茹家中那样陪着,只不过那一日季婉茹是生病了,而虞莱只是喝多了而已。

    “上床来吧。”

    一句话把陆为民从犹豫中唤醒过来,陆为民目瞪口呆。

    躺在床上的虞莱已经把衬衣 纽扣解开,撑起身体呼啦一下啊脱了下来,紧接着就是解开黑色文胸的锁扣,顺手把文胸扔在了窗台上,明亮的台灯灯光下一双极具视觉冲击的**就这么毫无遮掩的浮现在陆为民面前。

    即便是虞莱重新躺下,由于重力原因,那对**依然无比坚挺的乳首向天浮凸有致,更像是西方女人的**,而不像东方女性那样如玉碗倒扣一般微微外放。

    没等陆为民反应过来,虞莱已经把滚筒长裤脱了下来,一条近乎于丁字裤风格的黑色底裤在整个鱼白色的**上显得那么妖娆而诱惑,蓬松的秀发抛洒在枕头上,当陆为民以为到此为止时,虞莱却很轻灵的一挺身体,双手拉住小裤的腰际,收腿蜷身,小裤边迅捷无比的脱落下来,饶是双腿紧闭,拿到腿缝中黑里透红的一抹依然让陆为民心动神摇。

    “还愣着干什么,上床都要人家请么?都是拉皮条的,那种龌龊事儿都敢做,难道上我的床反而怕了?”惑人心神的话语让陆为民热血沸腾,梁炎的告诫和自我的警醒早已经抛在九霄云外去了。

    “轻点儿!”当陆为民凶猛的贯入虞莱的身体时,饶是先前两人前戏做足,虞莱发现自己依然有些吃不消,“人家已经七八年没有过了。”

    虞莱没说假话,陆为民略感讶异,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多少心思想其他,只想尽情的冲刺,两只浑圆饱满的美腿死死的缠绕在他腰际,捧着对方丰硕光滑的臀瓣,紧窄火热的花径甬道阵阵抽搐,带来的快感让他欲仙欲死。

    更让他为之目眩神迷的是那对绝对堪称**的玉球,爱不释手的搓揉着,逐渐变成贪婪的啜吸着那顶端的殷红两点,而身下那张混杂着痛苦、挣扎、快活、释放和解脱表情的粉靥更是让他有一种醉生梦死的迷离感。

    补昨日更。(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