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零九节 作风问题(目标300,冲锋!)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零九节 作风问题(目标300,冲锋!)

    天气渐渐冷了起来,进入十二月,天气骤然一变,从十一月的凉爽宜人一下子就过渡到了浸骨头的冷意逼人,很多人都难以适应,更有不少人因此感冒。

    陆为民一直坚持着早晨起床锻炼的习惯,他运动量不算大,只要微微出汗为目的,运动方式也很简单,慢跑加体操,把身体跑开,再把关节筋腱活动活动,就算是达到目的。

    陆为民跑步的路径都比较固定,从后门出去,走探花街一直斜插到阜河边上,沿着阜河河堤慢跑,跑出一千五百米左右,就在河堤上活动活动身体,然后慢跑或者快走回来,这一年基本上都是如此。

    阜河河堤有些颠簸不平,但是这个老河堤据说已经抗击了多次重大洪水的袭击,成功的证明了它绝不是豆腐渣工程,值得信赖。

    在阜河边上锻炼的人不算少,但是进入冬季之后,这里人就开始少了起来,这对于陆为民来说更自在。

    最初何明坤还能跟着陆为民锻炼,但是在陆为民表示无需因为自己的爱好而改变各自的生活习惯后,何明坤“从善如流”很快就不再跟着陆为民锻炼了,对于来说冬晨睡个懒觉的哪怕只多半个小时都是幸福的。

    独身带来的生活既有方便之处,自然也就有不便之处了。

    作为28岁的男子,虽然已经过了青春之火最旺盛的年龄段,但是也许是二世为人,陆为民发现自己某些方面的**超乎寻常的强烈炽热,否则难以解释自己怎么会时不时出现遗精现象。

    照理说像自己这样已经有性生活的男子是不易出现这种情况的,但是性生活的不规律和外界的刺激大概是罪魁祸首。

    和杜笑眉见过面当晚,这种情形再度发生,一夜春梦,陆为民已经想不起梦境中的女人们是谁,但是毫无疑问杜笑眉是其中主角之一,他甚至能够回忆起梦中自己怎么肩扛手举的与那个女人共效于飞。

    这什么也不能说明。只能说明自己需要一个稳定的家庭,嗯,或者不需要稳定的家庭,但最起码需要有比较稳定的“家庭生活”。

    也许有了稳定的“家庭生活”。自己也许就不需要这么早就起床来阜河河边上发泄过剩的精力了吧?陆为民望着处于枯水期的阜河河面闷闷不乐的想道。

    人的情绪很难说得清楚,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情绪不高起来了,魏宜康升迁为副专员事实上对自己的情绪并没有多少影响,因为这是一两个月之前就已经明确的事情。

    虽然大家都说不到文件下来那一天都还有变数,但是陆为民却清楚孙震和陶行驹共同形成的地委上报意见就决定了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潘晓方也如愿以偿的就任古庆县委书记。等待他的将是与古庆县那些地头蛇的斗智斗勇,魏宜康用强势的经济表现压倒了那些个地头蛇,而他恐怕没有那么好运,就得凭自己的手段手腕来分化瓦解拉拢对手了。

    曹刚听说心情很不好,据说不是因为在副专员争夺战中败下阵来,而是因为他自己太早从争夺战中败下阵来。

    在他看来他最起码应该是在最后一关与魏宜康的终极PK中败下阵来才“不辱使命”,没想到却是先于陆为民入局,这让他很是愤懑。

    虽然最终结局都是出局,但是谁都清楚孰先孰后这很有讲究,在下一次提拔推荐上。陆为民将会成为首选,而自己极有可能扮演这一次陆为民扮演的角色。

    这也意味着原本是在双峰给自己当配手的陆为民有可能先于自己提拔,甚至成为自己的领导,而这样的结果发生在短短三四年间,无疑会让自己很难堪。

    副专员,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有无数人纠结于这一次的竞争啊,邢国寿不就为自己未曾进入大名单而黯然神伤么?也许下一次他可以吧。

    至于秦海基,只怕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可以接受地直机关某个分量比较足的一把手位置了,他不可能再在南潭县委书记上干下去了。在陆为民看来,那是对家乡人民的一种犯罪,不作为也是犯罪,贻误了南潭的发展。被周边地区超越,那就是犯罪,相信地委也应该看得见才对。

    活动了一番身体之后,陆为民觉得自己身上有了一些汗意,开始疾步回走。

    “陆书记!”听见有人叫自己,陆为民就有些想皱眉头。他是最不喜欢在这种场合下谈工作的,而对方语气里称呼的味道却绝不是只是打个招呼那么简单。

    “老李。”看见疾步而来的男子,陆为民下意识的看了看表,七点三十八分,这么早?他心里一紧,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这家伙恐怕是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来找自己的。

    “陆书记,终于找到你了,我还是问了章主任才知道你在这边锻炼。”带着一副酒瓶底般的眼镜框,一件很普通的棉布夹克,胸前有一个金属铭牌,一看就知道多半是闽粤那边过来的产品,让这个男子显得更像是一个高中教师,而且是老学究那种高中教师,完全没有半点纪委书记的架势。

    但这只是给人的第一印象,如果你多接触几次,你就会慢慢感受到这位纪委书记的分量。

    陆为民和李峰的接触并不多,自打柯建设被“撵出”阜头之后,陆为民和纪委这条线的关系一直处于一种相当微妙的状态下。

    这有点类似于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也不完全是,毕竟县纪委也是在县委领导下开展工作,而地区纪委这对县委有着监督权,陆为民也和萧明瞻之间有了那么一次近乎于“和解”的饭局,所以双方的关系更像是和平共处向前看的味道。

    李峰来县里之后应该说还是颇得陆为民认可的,这位作风严谨却又不乏灵活的纪委书记和上一任的柯建设完全不同,在很多事情上都有他自己的独到见解,对于县委的意见也很尊重,这种情况让陆为民很满意。

    今天陆为民估计李峰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虽然他还不知道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麻烦,但看看李峰会在局里上班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不到的时候,就来到河堤上找自己,陆为民就知道肯定是棘手事儿。

    陆为民放慢脚步,把搭在颈项上的毛巾擦拭了一些额际的汗渍,尽量让自己的心境变得平和起来,告诉自己,若是没事儿,还要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干啥?

    “说吧,老李,我有心理准备了,又是什么烫手事儿?”陆为民很随意的问道。

    “是有一件事情,我想提前向你汇报一下,县纪委接到一些反应,反应冯西辉同志作风方面的问题。”李峰似乎也觉察到了陆为民语气里的疲惫和无奈,却依然很平静的道。

    “冯西辉?!”陆为民脚步稍稍一顿,但是又继续前行,但是脚步却已经放慢了许多,“作风问题?哪方面的作风问题?”

    陆为民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作风问题是指什么,当然不会是工作作风,只能是生活作风。

    陆为民不知道自己很欣赏冯西辉是不是源于自己和冯西辉某些方面有些相似。

    冯西辉工作很有激情,也很有创造性和想象力,在青涧区工作时也能和下边干部打成一片,很有亲和力,但是对他的反应也不少,其中攻击得最厉害的就是冯西辉的生活作风问题。

    冯西辉是离了婚的,还是在他担任青涧区委书记之前离了婚,但是他在担任青涧区委书记兼清涧镇党委书记期间,就有不少反应,据说他和清涧镇政府一个打字员夹缠不清,和清涧中学一个女教师也是来往密切,还和县国税局一个女干部有私情。

    陆为民来阜头之后也曾经听到过一些反应,但是并没有太在意,或许是因为自己在这方面就不太检点,所以对这方面包容性就大了许多,在他看来,只要是经济上过得了硬,其他问题只要不是太逾线,都可以容忍。

    更何况这些反应大多也是外界流言,当个区委书记,难免会得罪人,招来一些夹枪带棒的攻讦言论也可以理解,但他也为此提醒过冯西辉,宋大成就对冯西辉这方面的反应很是不满意,在让冯西辉担任县府办主任问题上,也曾经委婉的向陆为民提起过这方面的问题,不过在陆为民仍然支持冯西辉之后,宋大成没有再坚持。

    当然这并不代表陆为民在这方面就对冯西辉放纵了,在担任县府办主任之前,陆为民就曾经专门敲打过冯西辉,让他裤腰带勒紧,嘴巴闭紧,别自误前程。

    但是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在这个时候发生,这不能不让陆为民感到愤怒,这个冯西辉莫不是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巴?这个骨节眼儿上也要给自己找事儿!

    “我知道了,回去到办公室再说。”陆为民理解李峰的谨慎,有些事儿县委里边也是保不了密,李峰到河堤上来找你也就是想要避开一些不必要的影响,对这一点他很满意。

    求月票,今天继续努力!(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