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一十一节 余波袅袅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一十一节 余波袅袅

    见陆为民情绪不太好,焦挺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事儿是陆为民单独交办给他的,和他把情况一说,焦挺之便知道什么事儿了,暗自心惊的同时也有些感慨,袁志河这一次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冯西辉是陆为民看好的人,你也敢设局构陷,虽说这算不上构陷,但是绝对算是一次暗中狙击了。

    袁志河与宋大成和田卫东关系都相当密切,这会不会影响到陆为民和这二人关系还不好说,但是焦挺之估计宋大成和田卫东不太可能支持袁志河干这种事情,到现在这一步,也许就是袁志河自己要承担后果了。

    “挺之,这事儿过了就过了,就你我知道就行了,不扩散。”

    陆为民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也想通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不是你冯西辉打铁自身不硬,袁志河就是想要狙击你,他也找不到靶子,也幸好冯西辉在经济上还算干净,没有留下给人攻讦的把柄,否则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袁志河要谋这个位置的心情他也能理解,他也不打算怎么着袁志河,但是袁志河要想在自己手上获得机会就别想了,还是等到日后到宋大成手里去争取吧。

    陆为民倒是并不太相信宋大成和田卫东会掺和到这种事情里来,以宋大成和田卫东的政治头脑和经验,不太可能支持袁志河玩这种拙劣的把戏,一旦穿帮,那后果可虞。

    “我明白,陆书记。”焦挺之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你自己的事情,恐怕也要鼓把劲儿,时日无多,我也不多说。甘书记和祁部长那里我已经向他们推荐了你,这一次机会不少,你自己也要好好把握才行。”

    陆为民声音沉稳,目光沉凝。盯着焦挺之。

    他也知道焦挺之也再找路子,焦正喜和焦挺之虽然不是一个地方人,但是论辈分两个人还是排得上的,焦挺之通过各种渠道已经找到了焦正喜那边拉上了关系,前两天焦正喜已经不经意的透露出来了这层意思。陆为民当然也很愿意配合。

    “谢谢陆书记的关心,我知道。”焦挺之干巴巴的道。

    自打陆为民把这个情况告诉他,表示有意让他接任麻无忌的政法委书记之后,焦挺之就陷入了一种亢奋的状态。

    这一段时间中无论是什么工作焦挺之都觉得甘之如饴,当然,他也知道这个政法委书记不是光凭工作干得出色就能到手的,除了焦正喜这边疏通外,地区政法委这边也是一个必须要过的坎儿。

    从程序上来说县委的政法委书记任命是由县委来决定,但是有一个理论上不是必须的但是实际上却是从无例外的前提,那就是自己要进县委常委。

    还没有听说过那个正经八百的政法委书记不是常委。而不是常委的政法委书记要么是过渡等待常委任命下来,要么就是准备卸任。

    县委任命政法委书记一般说来还需要报经地区政法委批准,这个程序很多地方没有严格执行,有些地方则是在2000年后才开始执行,但是这一程序基本上是一个报备性质的程序,基本上地区政法委也不可能否决县委的决定。

    “甘书记和祁部长那里问题不大,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做得更细一些更稳妥。”陆为民淡淡的道。

    对于麻无忌接任组织部长这件事情基本上已经敲定了,按照祁战歌的说法,陶行驹那边估计也是有人打了招呼,这个阜头县最大的变数基本上就敲定了。

    至于蒲燕担任副书记之后的常务副县长。却还没有敲定下来。

    陆为民原本想为田卫东运作,但是难度不小,反倒是丁贵江的人脉颇厚,尤其是连孙震都问起了丁贵江。这让陆为民不得不考虑一些,也许让丁贵江直接出任常务副县长更符合上边的意图,只是田卫东这边却如何安排?

    这让陆为民很是头疼。

    “陆书记,政法委周书记那边,我明天晚上想请周书记吃顿饭,嗯。请了地区公安处谢处长作陪,他说可以把您也请到一块儿,您看您……”

    焦挺之和谢长生的关系还算不错,而谢长生与周培军的关系也较为密切,这一点陆为民也知道。

    不过焦挺之却并不清楚谢长生和陆为民的关系,所以当谢长生说把陆为民叫上时,焦挺之也犹豫了一下,不过他也知道谢长生不可能无的放矢,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也有其道理。

    “行啊,好久还没和周书记一块儿吃饭了,也正好汇报一下咱们阜头的工作,谢处长也难得来我们阜头,这一年我们这边事情也多,要说也是我们有些失礼了,借这个机会陪陪罪吧。”陆为民很爽快的应承下来。

    焦挺之离开之后,陆为民才沉下心来慢慢琢磨县里的事儿。

    蒲燕和麻无忌的问题基本上敲定,而章明泉的去向虽然未定,但是离开阜头基本上也成定局,具体什么职位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商榷。

    孙震那里陆为民也专门去作了汇报,甘哲和祁战歌那里也沟通过了,陆为民还专门跑了一趟常春礼那里,常春礼要走了,也不愿意和谁为难,只说他不会对大家都已经认可的方案持有异议,也就是说书记碰头会上,他不会给谁设阻碍。

    问题就在常务副县长由谁来接替,这是个难事儿。

    虽然陆为民很看好田卫东,但是他不是孙震,也不是祁战歌,他只有推荐权,而当上边主要领导有了倾向性之后,再要不知趣的纠缠不休,那就是自寻烦恼了。

    丁贵江找了什么路子陆为民也不想过问,就像焦挺之走了焦正喜的路子他也装作不知道一样,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果丁贵江真的要接任常务副县长,那么田卫东怎么安排?

    这是一道难题。田卫东这一年来的表现可圈可点,尤其是在争取中昌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这个项目中出力甚多,可以说前面牵头是陆为民,后续的具体落实推进都是田卫东在操办。

    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对龙飞是有些看法的,在他看来,龙飞本可以承担起更多的工作,但是龙飞的表现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懒散。

    实在想不到合适的位置就只有暂时不动,与其调整到一个不合适的位置,还不如静待时机,只是这边自己还得要和田卫东好好谈一谈,免得冷了田卫东的心。

    糜建良担任县委办主任,至于经济技术开发区这边的工作陆为民有意让巫嗣润来扛起,也还可以再让巫嗣润暂时兼一段时间的阜城区委书记,以便能更方便的平衡协调经开区和阜城区这边的工作。

    陆为民太希望这场调整能够快一点,这样一直拖着对全县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影响,很多干部心神不宁,都盯着谁会动,谁动了又会空出什么位置,这种心思在很多干部心中都有,而像存着袁志河这样心思的干部只怕也不少。

    *************************************************************************************

    “愚蠢!”宋大成怒发如狂,如暴怒的狮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忍不住扭开一颗纽扣,看着一脸灰白低垂着头的袁志河,宋大成恨不得一脚把这个家伙给踹出去!

    “你脑子里装的是屎么?这点小把戏,你能糊弄谁?呵呵,把冯西辉搞下去,这个副县长就轮到你了?做你妈的清秋大梦!”宋大成很罕见的爆了粗口。

    听见书房里闹腾出这么大动静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端着茶水进来,曼声道:“大成,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有什么好好和志河说不行么?发那么大脾气干啥?”

    却被愤怒的男人一声怒吼:“出去,谁让你进来的?什么事情轮到你来插嘴了?”

    女人见丈夫这么不给自己面子,也变了脸色,倒是袁志河连忙低垂着头低声道:“嫂子,没事儿,我做错事儿了,让县长骂也是应该的。您先忙您的去吧,真的没事儿。”

    宋大成解开两颗纽扣,吐出一口浊气,恶狠狠的目光在袁志河脸上逡巡良久,这才冷冷的道:“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冯西辉知道后,你们以后怎么处?就算是陆书记一年半载之后真的离开了,但是关恒呢?”

    “县长,一人做事一人当,其他我想不了那么多了,只要不连累你和卫东就行了。”袁志河也很光棍,虽然脸色晦暗,但是却没有丢了气势,“大不了把我发配到那个乡镇里去吧,教育这一块我也做得不赖,大家有目共睹,我就不信他陆为民能一手遮天,把我一撸到底!”

    “志河,你才四十五,急什么?本来陆书记对你的观感印象很好,不错,县府办主任之前我是想让你来,但是陆书记定了让冯西辉过来,我虽然不太喜欢冯西辉的脾性,但是我也得承认冯西辉的工作能力不赖,尤其是人家的创意点子不少,县府办这边的工作他也干得挺顺溜,本来他上副县长,这个县府办主任你过来也再无悬念,日后上一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现在倒好,你让我如何去和陆书记交待?”宋大成真有点儿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味道了。

    努力,求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