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一十九节 婚姻对象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一十九节 婚姻对象

    当陆为民终于挂上电话后,两个人才能真正温存缠绵起来。

    “是你姐姐?”隋立媛并不十分清楚陆为民的家庭情况,但是她知道隋立媛有兄有弟。

    “嗯,我在家排行老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陆为民并没有觉得在隋立媛面前说这些有什么,显得很随意,但是隋立媛心中却是微颤,如果这个男人只是把自己当作纯粹的肉欲玩物,是不太可能和自己说这些事情的,“他们都比我强,各有各的事业,我哥到沪上去打拼去了,估计今年要回来了;我姐你刚才也听到了,拼累了,想要歇息一下;我弟在京城打拼,外资企业,看样子也是不安分的主儿,当初人家说我们陆家一门四状元,结果有三个都不愿意要铁饭碗,要自己去打拼,就我最没出息,吃了公家饭。”

    “吃公家饭并不代表没出息,有没有出息应该看是不是在位置上做出了成绩才对。”隋立媛幽幽的道:“只要你自己喜欢现在的生活,那就好。”

    “喜欢?”陆为民愣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味现在的生活,“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但是总觉得在这个位置上就该要做出点事情来才对。有时候下去看到老百姓信任或者鄙视或者漠然的目光,就觉得有一种压力,想要督促自己抓紧时间干点儿实事,别辜负了别人的期望,也让那些对你不信任的人改变印象,其他好像也没有多想,就冲着这个去干。”

    隋立媛看了看陆为民,掖了掖被角,不动声色的挪动身躯,想让自己的身体离他远一点,心理却有些酸楚,“也许你天生就是该做大事的,你的确该好好抓住现在的时机。”

    “怎么了?”陆为民觉察到隋立媛的异样。

    “没怎么,我只是在想。我们这样是不是……”隋立媛话语未说完,陆为民已经斜睨了隋立媛一眼,“怎么,你担心什么?担心操心都是男人的事儿。无需你来胡思乱想!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思维很清晰,明白么?”

    隋立媛咬住嘴唇还欲再说,却被陆为民粗鲁的竖起手指按在她唇间,“好了。我说了,你是我的女人,我一个人的,够了,如果你发自内心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不是出于其他担心,那么我没说的,如果是因为担心害怕,只有一句话,丢开那些担心。我自有分寸!”

    隋立媛脸色变幻不定,良久才幽幽道:“为民,我这个人,只要你想要,随时都可以,一辈子都是你的,但是你迟早要结婚,嗯,就算是你结婚之后,只要你愿意。我还是你的,但是你得先把你自己的事情考虑清楚才行,男人都要成家立业,我这里不是你的家。只能是你临时小憩的地方,你得考虑你自己的终身大事。”

    “章明泉让你来说的?”陆为民脸上微阴,淡淡道。

    “章哥说过,但是更多的是我自己的考虑,真的,如果你不成家。我心里始终不安,……”隋立媛咬着嘴唇,泫然欲滴,“我不想背上这层……”

    “如果我结了婚,那就一切OK,万事大吉了?”陆为民自我解嘲的笑笑,不知道其他女人是不是也都是这样的想法呢?

    “至少我心里就放下了。”隋立媛立即很肯定的回应道。

    陆为民盯着隋立媛眼睛看了好一阵之后才道:“我知道了,我会成家的,我肯定。”

    这个问题回避不了,陆为民很清楚,没有隋立媛这番说辞,陆为民一样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压力。

    兄长陆拥军年底要回来,不仅仅是要回来创业那么简单,据说已经有了一个心仪的对象,好像是个青岛姑娘,可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也就是说,陆家长子终于要结婚了。

    二姐好像喜欢独身,至少在现在看来她还没有成家的意思,也许是没有遇到真命天子,但是陆为民知道自己二姐在这方面是相当挑剔的人,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宁肯一辈子不嫁人,也绝不凑合找一个男人嫁。

    陆爱国那边倒是没有听到什么异样声音,这小子在西门子据说混得还行,但前段时间打来电话,有说准备跳槽到通用电气那边,看样子是准备安心在外企里边折腾了,陆为民从未对陆爱国要走的路发表过什么看法,在他看来,自己的路自己选,如果他看到陆拥军陆志华走的路而受到启迪愿意改变自己,那又另当别论。

    大哥要结婚了,自己以前还勉强可以用兄长未结婚来作借口,但是现在这个借口没有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己似乎都需要面对这个现实了。

    有了前世经历的自己,不知道是在心境上已经有了某种变化,对于婚姻这个东西反而有了某种抵触一般,在他看来,婚姻如果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那么最好不要轻易去碰,否则可能会带给自己满身伤痕。

    但有些事情却不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

    婚姻对个人来说只是一份责任,但是在其他人,尤其是领导心目中,那却是成熟的标志和象征,成家立业,两个词四个字,也就代表着一个男人走向成熟,而且都还是先成家后立业,做不到这一步,也许就会留下一个不成熟的印象,自己的表现已经足够妖孽了,如果再在这上边特立独行,那么就真的有可能带来负效应了。

    婚姻,念叨着这个词儿,陆为民脸上泛起一抹烦躁。

    从人类进步的历史来看,婚姻的一夫一妻制基本确立,但是即便是到现代依然有很多质疑一夫一妻制的科学性,茶壶茶杯论仍然有市场,对于婚姻,前世中陆为民伤透了心,以至于他对婚姻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婚姻带给他的是无尽的疲惫,以至于在很多事情上他都无法投入充足的精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影响到了他的仕途,否则他自信自己的造化绝不仅仅是一个常务副区长。

    虽然前世中的许多事情已经因为今世的不同而渐渐淡忘,唯独婚姻留给他的无尽烦恼铭刻在心,所以他对婚姻天然有抵触情绪。

    除开这个因素外,合适的婚姻对象也是一个问题。

    苏燕青很合适,非常合适,如果她是一个宽容大度的女性,对自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女性,也许陆为民也就凑合了,因为不是自己不想对婚姻忠贞不移,而是自己可能做不到,这一点陆为民有自知之明,这或许是重生者的小小念想吧。

    苏燕青是个感情上有洁癖的女孩子,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或许在婚前她可以勉强容忍,但是在婚后,只怕自己会很难过,陆为民既伤人又害己,所以他宁肯选择舍弃。

    杨子宁想要把曹朗的表妹穆檀介绍给陆为民。

    这事儿曹朗在电话里说得很含糊,但是陆为民却敏锐的听出了一些味道,也许是自己的表现让杨家人有些惊艳的感觉,使得杨家把注意力落在了自己身上。

    但是华东从来就不是杨家真正的根据地,杨家的影响力最大的地区是在西南,只是段子君和杨家关系密切,都是从华野出来的老人,杨家几兄弟在华野中影响力更大,而段子君却又在昌江担任过一任省委书记,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杨家也和昌江搭上了这层关系。

    不过段子君虽然和杨家关系密切,也是华野出来的老人,在中央也有他独特的影响力,在昌江担任省委书记期间正是改革开放初期的巨变时期,段子君作为昌江省委第一书记在昌江威信颇高,而且擢拔了不少干部,原本是一个拓展影响力的极佳机遇,但是段子君性子耿介刚直,不太喜欢介入这些潜流暗波下的东西,所以采取了袖手旁观。

    对于昌江这块地处话华东的飞地,本来以杨家为代表的稳定系可以借此机会打入一个楔子,最终却未能实现。

    但是这一次情况有些不一样。

    素难露面的段子君对陆为民的观感极佳,很难得的为陆为民上京跑项目开了绿灯,这在以往是没有的事情。

    加之陆为民在昌江地方上声名鹊起,尤其是以大动作吸引到了包括华侨城、印尼林氏财团、陆海集团、嘉桓公司在内多个形态的资本,以及包括中影公司、中视国际等新闻传媒界的巨子进入阜头,一下子使得阜头的影响力在昌江乃至全国都有了一定知名度,而陆为民这个名字也开始进入一些高层领导的视野,这才使得杨家对陆为民这个和杨家有些瓜葛的年轻俊杰产生了兴趣。

    也才有了杨子宁昌江行的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要把杨家的外姓子弟穆檀介绍给自己。

    陆为民还没有见过穆檀,但是两个人在电话里已经通过几次话,通话的内容很简单,气急败坏的穆檀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了陆为民的电话号码,打过来只有两句话,问陆为民何德何能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另一句是想要攀杨家高枝,得等到上正厅级以后再说,其嚣张气焰可见一斑,也难怪曹朗在电话里也是语气古怪,大概也是为自己这个表妹的表现头疼不已。

    还是求月票,很需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