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二十节 让数据说话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二十节 让数据说话

    对于穆檀的表现陆为民倒也没有什么愤怒,这等喊着金钥匙出生的女孩子,生长于皇城脚下四九城中,眼高于顶目空一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仿佛这天下江山都是他们父辈祖辈单独打下来的一般,其他人皆如蝼蚁,也不想一想若不是他们祖辈运气好,也许就和其他运气不好的人一样成为一抔黄土,甚至连姓名都不得人知了,没有无数无名英雄的铺垫,又哪来他们今日的风光?

    不得不说这些红色子弟其中也有出类拔萃的人物,但是更多的也就是中上之姿,驽钝之辈也不在少数,而且这些个中上之姿也还是在他们享有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培养铺垫的情况之下取得的,真正要把他们放入普通社会中与平头百姓竞争,他们未必有多少胜算。

    曹朗的小姨杨觉萍在中石油工作,是中石油高管,而姨父穆友达则在国家外经贸委工作,是外经贸委某司副司长。

    质疑自己想要攀高枝的想法也很正常,不过这等咄咄逼人直接打电话来质问的情形还是让陆为民有些意外。

    要说杨家真没有多少意思,那么也不会派杨子宁利用京华投资进入昌江的机会来专门“考察”自己,而且还不仅仅是考察那么简单,杨子宁甚至直截了当的就谈到了这件事情,让陆为民也大为吃惊。

    曹朗的话让陆为民有些明悟。

    杨家成员对陆为民的观感还是有些分歧的,有些觉得他过于木秀于林,有点儿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架势,很容易栽筋斗,还有的则认为木秀于林被风摧那是因为没人屏障为他保驾护航,只要有人能保他,陆为民完全可以成长起来;还有的则觉得现在昌江这边情况还不熟悉,是精英派掌控局面,没有必要去搅合影响大局,尤其是在十五大明年即将召开的时候。还不如等到十五大召开之后,再来徐徐图之。

    对于国内生态场上政治派系的了解陆为民前世中也还是又有了解,只不过他的身份让他无从走上更高台阶更直观更近距离的了解,但是一些主流派别的观点和意见他还是基本知晓的。在每一个大的主流派别中下边也还有多个分支小派系,或许是以家族为核心,或者是以地域为平台,抑或是以某些特殊利益为凝聚点,又或者以某个特定时期的小群体关系为纽带。总而言之,这些所谓派系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泾渭分明水火不容,很多时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兼容并蓄,尤其是在中下层更是很难用这种界限来划分,更多的则以具体个人为核心主导来界定。

    像宋州梅九龄就是一个典型的范例,你要说他能从政治理念来划入那个派系根本就谈不上,如果一定要划分,也只能用一个地方实力派来笼统归纳。

    在陆为民眼中此人就是一个醉心于攫取权力的官僚,以自己家族利益为核心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当然只是局限于宋州。而伴随着他的离开,这个群体也开始走下坡路,当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群体依然有相当强大的潜势力,仍然能够左右着宋州的局面。

    曹朗的话没有说得那么明,但是陆为民大概能了解,对于穆檀,他毫无兴趣,当然,根据曹朗的描述。陆为民对穆檀的一点还是有兴趣的,那就是可以提供一个大家相互利用的架构,她想在外边单飞自由自在,也不管自己的一切。这一点倒是颇有契合点,如果真的能够在这一点上双方达成一致谅解,陆为民倒是可以考虑。

    但杨家显然不是那么想的,他们是想用这个婚姻作为辔头来套住自己,让自己为他们这个大群体添砖加瓦,这一点陆为民也不反对。但是前提是自己不能作为一个可有可无的附属物随时可能被作为可以用来利益交换的棋子来舍弃,至少目前他并不认为他可以让杨家认可自己,所以他宁肯等一等看一看。

    *************************************************************************************

    “定下来了。”书记碰头会一结束,陆为民就收到了消息。

    书记碰头会开了三个小时,前所未有。

    即便是有前期的无数轮沟通协调和妥协,但是毕竟这一次人事调整涉及到的面这么大,而且不少也是大家相当关注的位置,又是新的地委书记和行署专员这对搭档搭班子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人事调整,所以碰撞磨合最终进入妥协也是必然的。

    陆为民对其他并不怎么感兴趣,他关心的是阜头,以及和自己有关的人,当然双峰那边的调整他也关注。

    乔晓阳调任淮山县委副书记,这有些出人意料,但是想想也正常,乔思怀的面子谁也给几分,加上乔晓阳在阜头和陆为民暗斗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晓,即便是知道一些,那也是道听途所,雾里看花。

    蒲燕没有悬念接任乔晓阳的副书记职位,而丁贵江这匹黑马杀出,将会在地委会议正式决定之后,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丁贵江这匹黑马怎么能一黑到底,包括地委内部也有不少传言,陆为民也知之甚少,不过他大略知道这应该是和副省长方国纲有些关系,至于具体内情,他也不清楚。

    麻无忌和糜建良的改任从程序上来说属于县委内部的正常调整,县委研究决定即可,但是这等人事变换没有地委的认可,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所以也需要在地委那边过程序。

    焦挺之的常委身份这一次却卡了下来,看样子麻无忌如果不暂时兼任一段时间政法委书记,政法工作就只能由关恒暂时代管。

    具体哪里出了问题,陆为民也不得而知,估计这让焦挺之十分沮丧。

    但这也很正常,没有那一次人事调整能尽遂人愿的。

    冯西辉的副县长候选人也确定了下来,当然要相当副县长还要过县人大这一关,不过这是副县长不是县长,县人大常委会就可以决定,这不是问题。

    “哦,没什么变化吧?”正在陆为民办公室研究工作的宋大成兴奋的抬起目光。

    “嗯,有点儿问题,老焦的常委好像被搁了下来,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大概有好几个这次书记碰头会没过。”陆为民摇摇头,“但这也可能是暂时的,盘子基本上都定下来了,细枝末节也就是一个再回炉研磨的过程,大方向不会变,我也相信老焦的问题只是暂时的。”

    宋大成也有些惊讶,焦挺之不是黑马,至少比丁贵江白得多,麻无忌卸任,如果不是外边来人,那焦挺之就是顺理成章的政法委书记,没想到居然被卡了下来,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见陆为民也是眉头微皱,显然不太清楚这里边内部,宋大成也就不多问:“还好,大局面没啥变动,等到地委会议一过,那就尘埃落定了,明泉那里……?”

    “南潭县委常委,估计是任南潭常务副县长吧。”陆为民淡淡的道。

    宋大成暗自感叹,陆为民终于还是一手把他最信赖可靠的助手送了出去,当然这一步跨越幅度不小,普通县委常委到常务副县长,哪怕现在大家都觉得南潭是个烂泥潭。

    “秦海基去了哪里?”宋大成问了一句。

    “好像是地区政协工委吧,他的表现也只能去那里,顾鸣人也没能上,是国土局谭飞出任南潭县委书记。”

    这不是新闻,秦海基调整是必然,南潭这两年的表现注定了这一次调整南潭将会是动作最大的。

    “算了,我们还是别去管人家的闲事儿了,明泉到南潭既是好事儿,也是坏事儿,就看他自己如何操练了。”陆为民笑笑,“明天地委会议要研究也不仅仅是人事,还有经济,我想今年各方面数据一出来,只怕也没有人对我们阜头干部走出去说三道四吧?”

    宋大成也笑了起来,陆为民这话里有些讥诮的味道。

    这一轮阜头干部出去两个,乔晓阳和章明泉,性质却是截然不同,外界却未必清楚,乔晓阳到淮山居然是担任党群副书记,这一点让宋大成也很是不屑,在这阜头厮混了一年多,弄得县里不得安生,居然也能有个好去处,这地委也未免太“照顾”人了。

    “陆书记说得对,咱们别管别人的闲事儿,管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12.18亿,百分之二百三十多的增速,我想足以让所有人闭嘴。”

    宋大成底气十足,丰州市96年经济总量只达到了11.86亿,正式被阜头挤下了老二的宝座,而满怀希望的双峰虽然在下半年增速有所回升,但是GDP也只实现了11.79亿,和丰州的差距只在毫厘之间,为此两个县都还在打嘴皮仗。

    牛人们,给几张月票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