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三十七节 觐见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三十七节 觐见

    春节往往既是一家人阖家团聚把酒言欢的时候,同时对于官员们来说,往往也是一个最重要的社交时段,春节前往往是各种公务上的宴请、接待和拜访,而节后这一段时间则更为重要,一些更为私密的个人感情联络就需要摆在这个时候来履行。

    春节前陆为民相对轻松,今年其他工作交给了宋大成和关恒他们操心,而他也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处理他所需要关注的事情。

    拜访陶汉、董昭阳、花幼兰成为节前最重要的几项工作。

    陶汉和花幼兰那里陆为民都是点到即止,坐一会儿,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感受,送上一份阜头土特产,无外乎就是一些不值钱的年货和阜头特产——精选文房四宝,和市面上出售的东西绝不一样,可以说都是手工制作的孤品。

    董昭阳那里,何铿出面邀约,董昭阳也是百忙之中来吃了一顿饭,这相当难得,也让陆为民对何铿的背景更为好奇,这个堪称亦兄亦友的角色背后有什么陆为民一直看不清,但是此人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商人那么简单。

    从俄罗斯、乌克兰那边到香港和国内,他总能找到一些你意想不到的脉络,但朋友相交贵在知心,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陆为民和何铿相交也很好的把握了这条线。

    在夏力行的指引下,陆为民也拜访了周少游,这一层关系更浅,但是周少游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不知道田海华离开昌江之后周少游的工作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就凭省委常委这一个职位,周少游摆到什么地方都有他一份位置。

    魏行侠和贺锦舟也是两个重要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人日后也许对自己的发展更有决定性作用。

    陆为民与魏行侠之间的关系是典型的从私交延伸到公务,而贺锦舟则恰恰相反,是因为工作关系的相知相得而渐渐发展到建立起私人感情。

    但无论是魏行侠还是贺锦舟。陆为民很小心的维系并巩固着这层关系。

    这是完全属于自己而由自己一手一脚搭建起来的私人关系,就像关恒、章明泉和冯西辉以及正在慢慢融入进来的宋大成、蒲燕、田卫东一样,这也代表着自己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塑造自己的政治版图。

    地委这边的各层关系也需要维系打点。

    甘哲那里因为那一桩事儿之后关系得到了极大改善,陆为民甚至还有些感谢甘哲。没有这桩事儿,自己和虞莱之间也走不到今天,而虞莱似乎也成为了自己排解压力的一处安乐窝了。

    孙震和祁战歌那边要简单许多,错开这些大家都很忙的时段,安排在节后一段时间来聚一聚坐一坐。反而方便了大家。

    “为民来了?”白圃拉开门,看见陆为民很有些腼腆的站在门外,含笑道:“哟,打扮得这么正经,要去相亲么?”

    被白圃的一阵调笑,陆为民也有些尴尬。

    今天恐怕是最重要的日子,夏力行要带陆为民去拜访田海华。

    得到这个消息时,陆为民一时间都惊呆了。

    这是陆为民在与夏力行、萧明瞻他们吃饭之后夏力行突然提起的,这让陆为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不过这是天大的好事,一个县委书记能登门拜访省委书记。这无疑预示着巨大的机遇。

    夏力行并没有和陆为民多说什么,告诉他可能时间不会很长,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让陆为民自己准备一下该说些什么,这也让陆为民心里忐忑了半宿。

    “老夏,为民来了。”把陆为民让进门之后,对于陆为民和苏燕青的这种模糊关系白圃一直很是不满。

    她问过苏燕青,为什么不把夏力行和她之间的关系挑明,但是苏燕青坚持不愿,大概也是担心这反而会对两人的感情有所影响。但是白圃却觉得陆为民也许在其他方面都很优秀,唯独在感情这个问题上很是引人怀疑。

    “嗯,走吧,不用进来了。万一路上堵一堵车,我和田书记约好了时间。”夏力行传得很随便,一件夹克,和陆为民的西装革履形成鲜明对比。

    陆为民亲自驾车,只用了十分钟就到了田海华的住所。

    按过门铃之后,便衣警卫审视下的目光很快就变得柔和下来了。

    虽然夏力行已经走了两年多了。但是这些警卫人员并没有换,对于这位前任省委秘书长,警卫们都很熟悉,田海华和夏力行的关系他们也都知道,而且大概也是得到了田海华的提前招呼,所以陆为民跟随着夏力行很顺利的进入了这幢依然保持着很朴素大气的屋宅中。

    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女子迎出来招呼夏力行,看得出来双方也很熟悉,从夏力行称呼对方为程教授,陆为民知道这应该就是省委书记田海华的妻子程玉珠,昌江师范大学的教授。

    “老夏,老田在花园里松土呢,他说你来了就让你自己到花园里去找他,我帮你们泡茶。”女人很随意的和夏力行打着招呼,但是看得出来对夏力行的到来很高兴,由此可见两家人关系很好,只是看陆为民的时候目光多驻留了一下。

    “程教授,这是小陆陆为民,我以前的秘书,现在是阜头县委书记,他和您可能还有共同语言呢,他是大学读的是历史专业。”夏力行见程玉珠对陆为民有些好奇,介绍道。

    “哦?哪个大学?”程玉珠一听颇为惊讶,这么年轻的县委书记?而且还是学历史的?

    “中山大学。”陆为民恭恭敬敬的道。

    “哦,中大不错,历史学科也有特色,学科也很丰富。”中年女子脸上露出一抹回忆的神色,“我也是学历史的,不过是在北大。”

    “程教授,您是专家,我是半吊子,毕业之后就没有在摸过专业了。”陆为民有些汗颜,腆着脸道。

    “你说错了,历史学的是什么,史学,社会学,哲学,宗教,国学,政治学,经济学,样样都涉猎,学历史要学会什么?严谨的治学方法和周密的逻辑思维以及辩证唯物的历史观,这才是让人一生享用不尽财富,如果不明白这一点,那你学四年就未得精髓只得皮毛了。”

    女人毫不客气的一番话让陆为民顿时脸红脖子粗,陆为民没想到自己一句客套话,也引来对方这样义正词严的教训,连连点头:“程教授,小子受教了。”

    听得陆为民一句“小子受教了”来求饶,中年女人这才笑了起来,“不过我想你也不是未得精髓,这么年轻能当上县委书记,只会皮毛怕是扛不起这副担子吧,好了,老夏,小陆,你们去吧。”

    “没事儿,程教授,就让为民帮你泡茶。”夏力行摆摆手,含笑道:“为民,去帮程教授干活儿,年轻人多干点活儿,没坏事儿。”

    中年女子看了一眼夏力行,陆为民见对方没反对,也就顺水推舟的跟着女人身后去了。

    就着泡茶这一会儿,女人也问了陆为民在读大学时候的导师和学习请款,陆为民也介绍了自己在读大学时的一些简单情况,言简意赅,虽然泡茶倒水就那么几分钟,但是陆为民感觉这位程教授对自己的印象还挺不错,至少留下了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

    陆为民把茶送到小花园外边的院落里时,田海华和夏力行也刚坐下,看得出来田海华是刚出了有点儿汗,大概是在花园里松土了好一阵了,今天天气也凑巧,阳光明媚,晒在院子里一片暖意融融。

    接过妻子递过来的毛巾,擦拭了颈项和额际的汗渍,然后又抹了一把脸,这才把毛巾底给妻子,四张藤椅成半弧形摆放在一旁,陆为民把茶杯放在茶几上放好。

    “玉珠,怎么让客人来倒茶?”田海华佯嗔道。

    “呵呵,田书记,为民年轻,干点活儿累不了他。”夏力行眼珠一动,一语双关,“多锻炼是好事儿。”

    田海华笑了起来,这个夏力行什么时候都不忘提醒自己。

    陆为民很知趣的分坐在了夏力行边上,在两位领导面前,他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

    田海华和夏力行的谈话也很随便,但是陆为民也感觉的出来,田海华和夏力行之间的谈话已经不像是那种纯粹的上下级谈话了,很多时候夏力行也能够主动的谈一些他自己的观点,而田海华也能就着夏力行的一些观点进行探讨,这种关系相当奇妙,而自己坐在身旁也被他们的话题下意识的吸引过去。

    “农业问题扩展开来其实就是农村和农民的问题,国内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在经历了七十年代的大力建设之后,进入八十年代一直到现在又迎来了一个萧条期,粮贱伤农,各级党委政府对农业基础设施的投入也就失去了热情,当种粮食已经无法让农民挣钱,甚至白干还得要亏本的情况下,这就相当危险了。”

    夏力行到了农业部之后很花了一些时间来跑下边,昌江他没有来,因为昌江情况他很了解,但像西南、西北和东北等地跑了不少地方。

    “国内农业面临崩溃的危险,农业税和双提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成为恶化农村基层干部和农民之间的导火索,税改之后基层政府的财税汲取能力受到很大削弱,使得对基层政权的运营经费也无法保障,这就迫使基层组织更加依赖于双提款收入,这在农业大省尤为突出。”

    我很努力,我要月票,求支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