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四十节 前世前妻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四十节 前世前妻

    而今天来岳霜婷这里显然来对了时候。

    《喜宝》这本书陆为民很早就看过,亦舒的这部小说还被拍成了同名电影,片中女主人喜宝的人生命运沉浮起落也让人唏嘘感慨,对感情和人性的剖析也很有味道。

    很难说姜喜宝的选择对或错,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经历,你经历了才知道是什么味道,也许日后你觉得你当时你选择了你自认为是错的道路,但现实往往会告诉你,另外一条未必就是对的,也许只有错或者更错,糟或者更糟,只是很多人堪不透罢了。

    陆为民没想到岳霜婷也在看这本小说,照理说看这本书没准儿就能触及自身身世,但他没想到不但没有让岳霜婷触景伤情,反倒是让对方说出这样一番堪称感天动地的话,这让他情难自已。

    岳霜婷掏心挖肺的话让陆为民难以自抑,亲吻渐渐变成了热吻,从从唇瓣到两腮再到颈后,高领羊毛衫成了最大的累赘,陆为民恨不能一把把它撕碎,但是羊毛衫强韧的弹性让他只能耐心慢慢来。

    羊毛衫的下摆被慢慢的翻卷起来,露出内里的薄T恤,看见男人心急火燎的模样,岳霜婷柔媚无比的瞥了对方一眼,这才吸气让男人的手指能插入裙带把T恤下摆拉出来,很快陆为民的手指就找到了目标——胸罩后锁扣。

    当一对鲜润温软的鸽乳浮现在陆为民面前,浅淡的乳晕浮动在鱼白色的乳肌巅峰,那份粉色似乎正在扩散变大,而如豆一点似乎也在陆为民目光的凝视下变得兴奋起来,凸立勃发,陆为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吮吸,捻磨,比起两年前,当初坚挺而又富有弹性的少女椒乳已然有了一些变化,丰硕了不少。却变得柔软了一些,只是乳晕颜色依然如少女般的浅淡,也许是性生活不算多的原因,陆为民来岳霜婷这里的时间不算多。而对这方面也不算太浓的她更喜欢**交融达到一定程度时水到渠成。

    当热吻沿着有些凉意的小腹下行时,格子呢短裙落地,连裤袜连带着带蝴蝶结的蕾丝内裤一并缓缓的被褪落下来,淡黑色的燕草分布在那微微隆起的双腿交合处的阜地上,似乎是在期待着即将来耕耘的农夫到来。

    “为民。我们进去吧,别在这儿。”岳霜婷的声音因为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虽然家中空无一人,也不虞被人打扰,但是在阳光下的这样拥抱亲吻,还是让她有些感觉害羞。

    “就在这里,风光无限好,岂能辜负?”陆为民明亮的双眼迎着着女孩羞怯的目光,温柔而坚定分开女人裸露在空气中的修长双腿,没有理睬女人哀求的目光。将对方身体放在窗边的沙发上,然后俯下身挺身而入。

    “啊”的一声娇呼之后,阳光下,窗帘旁,一对紧紧交合在一起的身体有节奏的起伏着,只剩下细密的喘息声,偶尔有温存细语,哀怜求饶,究竟是鼓励还是哀求,唯有个中人方才知晓了。

    房间里荡漾的**气息让人迷醉。看着这个在自己身上奋力冲刺的男人,岳霜婷晕红的脸颊充满了浓情蜜意,一双玉白修长的粉腿缠绕在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腰上,伴随着男人的驰骋纵横晃荡着。任凭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肆虐。

    偌大的家中空无一人,父母去了海南岛上休养,母亲在电话里告诉她那边的气候非常宜人,对她和父亲的身体疗养都很适宜,他们住的地方距离海边非常近,属于典型的海景房。他们打算要在那边常住一段时间,估计会在五月份才会考虑回昌州的事情,要她有时间也可以过去住一住。

    岳霜婷并不清楚陆为民怎么会在海南那边也有朋友,而且十分迅速的就替自己安排好了一切,没有让她操一点心,这让她感到无比幸福而甜蜜。

    不管日后自己和这个男人怎样,岳霜婷都没有想过自己会离开这个男人,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攀附在一株大树上的藤蔓,如果失去这个男人,自己的生活就会变得苍白而无意义。

    自己的这种感觉岳霜婷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想法。

    这个男人从未因为自己母亲的出事儿都疏离自己,也并未因为母亲身份剧变而有什么高高在上的心态,而且还在自己随口提到母亲的心情和父亲的身体时就如此周密细致的考虑这一切,陆为民的这般体贴温存,让岳霜婷有一种粉身碎骨肝脑涂地无以回报的冲动。

    母亲不想在昌州呆的心情岳霜婷非常了解,任凭是谁处于母亲那种情形下,都想逃避原来的朋友和熟人,至少也希望等到这件事情彻底被大家淡忘下去之后。

    父亲的身体一直处于恢复状态中,而要恢复就要经常出去走动,而在家里只有母亲作陪,家里的经济条件已经支付不起一个价格不菲的护工和保姆工资,而母亲最害怕的就是面对以前熟人的目光。

    虽然岳霜婷隐隐感觉陆为民的经济条件相当好,她也曾经很担心的暗示陆为民千万不要重蹈自己母亲的覆辙,但是陆为民极为肯定的告诉她,在经济问题上他永远不会犯错误。

    岳霜婷看到过陆为民手上那块表,为此也查询过,那块表的价值让她惊骇莫名,而陆为民告诉她那是他的二姐送给他二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虽然陆为民经济条件似乎很好,但是岳霜婷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去开口,即便她知道自己现在很多时候是完全依靠陆为民作为心灵寄托和精神支柱,但是她不想让陆为民变成自己的物质支柱。

    **之后,两个人慵懒而随意的拥挤在沙发里,岳霜婷随手拉过一张原本用来冷时搭一搭腿的毛巾毯,遮掩在两个人的身体上,虽说外边儿阳光明媚,虽说刚才的激情鏖战也让两人都有了汗意,但是这个天气的温度足以人的热度迅速消失。

    “我妈打电话来说,她和我爸想要在海南那边多住一段时间,对我爸的身体也有好处,我感觉我妈也不想回来。”依偎在陆为民怀中,岳霜婷手指子陆为民并未脱下的衬衣里摩挲着,略略有些汗意的肌肤结实而富有弹性,隆起的肌肉显示出这个男人强健的躯体。

    “没关系,多住就多住一段时间吧,其他不用多考虑,只要他们心情好,一直住下去也没关系。”陆为民微微一皱眉,但迅即松开,“你妈可能也有些心理负担,出了这种事情,回昌州来,触景伤情,让她在那边多休息一段时间也是好事情,等到事情大家都淡忘了再回来也不迟。”

    那栋海景别墅是二姐陆志华九月份买下的,精装修的,海南房地产退潮,卖主亏得血本无归,只能割肉断臂,海南房地产热潮一过,留下一地鸡毛,内地各大银行的死账坏账一大堆,大多都投入在这些成型和半成品以及荒地上,再无人问津。

    也正是觉得目前海南那边的丢下的半拉子房地产项目相当多,从海口到三亚,比比皆是,除了绝大部分是抵押给银行外,也还有相当一部分被一些房地产商和私人握在手中,想要吐血转手的别墅公寓比比皆是,甚至是整个个单元甚至整个个项目的转让。

    但陆为民知道这个时候还不能算是海南那边房价跌到最低谷的时候,一直要等到98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接收了包含大量不良房地产资产的海南发展银行被迫关闭,交由工商银行接手之后,房价还会进一步下跌,而到1999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开始接手处理这些不良资产时,才是最佳时机。

    当然如果只是个人需要,买一两套别墅也好,住宅也好,作为休息度假用,则另说。

    而陆志华也是考虑在出手补精益髓液项目之后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段时间才买下了这幢精装修后却还没有人居住过的别墅,陆为民也是在岳霜婷无意间提到父母不想在昌州呆下去,所以一时兴起就替自己二姐做主让岳如松和晏永淑过去住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两老倒是有点儿不想回来的感觉了。

    一幢别墅倒也没啥,只是之前和二姐说短期暂住,这现在还得要在和二姐说说,二姐要问起究竟是啥关系,陆为民还得费一番心思解释。

    “那好不好?你不是说是你二姐的么?万一……”岳霜婷有些不安,咬着嘴唇睁大水汪汪的美眸看着陆为民。对于陆家的情况她不是很了解,但是一幢别墅的价值她还是清楚的,即便是在房价暴跌的海南,一幢别墅带装修,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加上人家买了大概也是自己度假时去住,听自己爸妈的意思却有些乐不思蜀了,这反而成了岳霜婷的心结。

    “没关系,我就说我朋友的父母养病需要,难道我二姐还能说什么,她要再问是什么关系,我就说是我女人的父母,没准儿日后也能替她生一个侄儿侄女呢。”陆为民看着对方楚楚可怜又忧心忡忡的模样,忍不住半安慰半调笑道。

    一句话让岳霜婷喜、羞、臊,连身子都忍不住紧缩起来,死死抱住陆为民不再吭声,虽然知道和陆为民没可能,但是就像自己说的,当个姜喜宝又怎么样?

    陆为民有些黯然,前世中,她不就是替自己生了陆健么?不就是二姐的侄儿么,二姐不也就是最喜欢这个侄儿么?而今世呢?

    求月票,又只有四票,欲哭无泪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