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七节 又要出事儿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七节 又要出事儿

    “婉茹,齐蓓蓓想要什么,我不能具体确定,但我想也许就是她所谓的更好的生活,什么是更好的生活,可能只有她自己内心才清楚,也许是宽松愉悦的工作环境,也许是优裕富足的生活状态,嗯,还有可能是受人尊敬看重的氛围,或许她觉得季永强无法给她,所以……”

    陆为民耸耸肩,摊摊手,季婉茹其实很清楚这里边的原因,只是她不愿意接受罢了。

    “那我该怎么办?”季婉茹有些茫然的喃喃自语道,“我该怎么面对永强?”

    “这不需要你去面对你弟弟,齐蓓蓓会通过合理明智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建议你最好装出什么都不知道。”

    陆为民皱起眉头,也许正是季家这种对季永强太过溺爱和宠信的态度,才导致了季永强现在这种情形,一个完全没有真正进入社会感受社会的风雨侵袭的男人,一个没有成熟的男人,你怎么可能获得女人的真正青睐?

    “那万一永强他……”季婉茹仍然无法放心。

    “一个大男人连这种事情都无法面对,那还叫男人?痛苦一段时间,就会过去,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相信我。”陆为民顿了一顿,目光看着季婉茹,“你不也一样挺过来了么?难道季永强作为一个男人连女孩子都不如?”

    “不,你不知道……”

    听着季婉茹絮絮叨叨,陆为民也小声的宽慰劝解,也许是今晚的种种让季婉茹心力憔悴,季婉茹就这么枕着陆为民的膝盖,坐在地毯上睡着了。

    看着季婉茹沉睡的面孔,陆为民心中叹息,小心的把季婉茹身子让开,一只手探到季婉茹膝弯,一只手揽过季婉茹背部和腋下,抱起季婉茹。往床边走去。

    季婉茹立即就惊醒了过来,看见是陆为民抱起她,心里一暖,脸上也是微烫。手不由自主的勾住了陆为民的虎项。

    看见季婉茹微微泛红的脸庞,宛若秋水的美瞳情意绵绵,殷红如血的丰唇间,香舌无比诱惑的一舔,而依偎在怀中的那对几欲挣开束缚的**。沟壑深深,两点淡粉色的乳晕似乎也若隐若现,软玉温香,扑鼻而来,陆为民只觉得自己的控制力如阳光下的雪花,迅速消融。

    陆为民目光变化让季婉茹立即觉察到了,低头一看,才看到自己胸前那纽扣脱落的衬衣里如羊脂玉般的丰软乳肉,若是平时,季婉茹自然是掩衣娇嗔。而今天她却没有,而是骄傲的一挺胸,让陆为民可以最近距离的看个够看个饱。

    似乎感受到了季婉茹的魅惑,陆为民身体也在猛然发生变化,他几乎用全副毅力才克制住自己的**,把季婉茹放在床上,看了看表,已经是快十二点了,他不知道季婉茹在宋州一般是住哪里,但这么晚而且季婉茹是这般模样。显然不合适了,于是轻声道:“好好睡一觉吧。”

    季婉茹眼眸一红,陆为民对季婉茹的心思早已熟知,无比温柔无比的低垂下头。吻住对方的红唇,一番狂野无比的深吻,甚至沿着对方的下颌粉颈,一直到对方那半裸的丰胸上,这才抬起头,“我希望有一个最好的状态。你也一样,今晚显然不合适。”

    季婉茹被陆为民看穿了心事,羞臊得以手捂面,陆为民也不在意,把季婉茹扶起来,替季婉茹把西装外套脱下,然后又解开季婉茹腰际裤扣,替季婉茹把长裤脱下,黑色蕾丝大T裤虽然没有T裤那样暴露,但是更让人有一种别样魅惑。

    穿这种贴身的西裤必须要穿这类无痕小裤,否则内裤印痕会严重影响女性曲线美,这一点是爱美女性不能接受的,季婉茹在这方面尤为重视,而不像虞莱那样大大咧咧。

    “那你睡哪儿?”盖上被子好一会儿之后,季婉茹才抬起头来,有些担心的问道。

    “嗯,要不在沙发上对付一晚,要不就去另开一间房,但是丰州徐市长就住在我隔壁,我担心明早一大早他过来敲门,所以就还得在这对付一晚算了。”陆为民含笑道。

    听说徐晓春在隔壁住,季婉茹吓了一大跳,她还以为陆为民是一个人过来的,没想到还有徐晓春,立即想到可能他们是有什么重要事情。

    “你们过来是办事情?”季婉茹试探性的问道。

    “嗯,也不算办事儿,吃顿饭,安书记调任普明担任市长,我和晓春市长过来一起恭喜一下。”陆为民并没有隐瞒,他和安德健之间的关系不是秘密,季婉茹也知道。

    “啊,安书记升任安市长了?”季婉茹又惊又喜,安德健和眼前这个男人关系匪浅,安德健的升迁对陆为民来说当然是好事。

    “嗯,昨天宣布的,他后天就要过去了。”陆为民淡淡笑着,“安市长这两年仕途比较顺利,希望他在普明也能有一个更好的发展。”

    迈上正厅级干部,以安德健的年龄优势,如无意外,担任某个地市的书记也是迟早的事情,至于说能不能再上一层楼,达到副省级干部,就要看自身机缘了。

    “真没想到安书记在宋州才呆了一年多时间就离开了,哎,……”想到另一边,季婉茹又有些失落,她原来也还有些念想,如果在一些机缘合适的时候看能不能帮自己弟弟一把,没想到安德健如此快就离开宋州了。

    当然她也知道这恐怕有些困难,从陆为民的语气里她就能听得出来,陆为民对季永强很不看好,甚至从未提过要帮季永强一把。

    事实上她也清楚自己弟弟这种性格的确很难在官场这个最为现实的沙场中拼出头来,连他在检察院里的情况季婉茹通过一些渠道有所了解,知情人都说他自命清高,觉得自己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和同事之间关系也处理不好,这让季婉茹又气又急但又无可奈何,这种事情不是和哪个打个招呼就能解决问题,一切都得取决于自己。

    陆为民也听出了季婉茹话语里未尽之意,但是他却装作没听出来,像季永强这种角色,除了他自己,没有谁能帮得了他,提拔提拔,讲求的是人家提你往上拔,连心态都没有摆端正,你怎么指望领导能相中你?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在你身边对付一晚,也算是考验我自己吧。”陆为民替对方掖好被角。

    *************************************************************************************

    为了赶到徐晓春起床之前处理好季婉茹留宿的误会,陆为民不得不七点钟起床就送季婉茹返回。

    送了季婉茹回家之后返回的时候,已经是八点过了,陆为民绕过从昌州那边过来的司水桥,这是昌州过来的必经之路,也是一个瓶颈路口,经常堵车,尤其是八点过城里城外车出入,更容易堵车。

    好容易通过司水桥,却发现前面那辆车桑塔纳2000有些熟悉,昌O牌照,一看就知道是省直机关的牌号。

    是郭跃斌的座驾。郭跃斌的座驾有好几块牌照,但是这一块号码有些特别,宋大成的那辆桑塔纳号码一样,唯独宋大成是昌M打头,而这辆是昌O打头,所以陆为民记得特别清楚。

    前面还有一辆悬挂着昌A牌照的普桑,明显是和郭跃斌这辆车一道的。

    这么早,这帮家伙怎么就出现在了宋州?陆为民有些疑惑。

    陆为民和郭跃斌在春节期间由陆志华牵线在一起吃了一顿饭,算是杯酒释恩仇。

    两个人事实上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过节,而揭开了这一层嫌隙之后,反而谈得很拢。

    郭跃斌是个相当沉稳而有理性的角色,在知晓了陆志华的情况以及和陆为民之前关系之后,他就知道陆为民日后的发展前途不可限量。

    作为纪检干部,他太清楚一个在经济上无欲的官员几乎就是无敌的,尤其是陆为民如此年轻又有这等优异的表现,而在经济问题上不存在犯错误的可能性,那么升迁只是迟早问题,结识这样一个朋友,意义非比寻常。

    所以双方都有意靠拢,自然是把酒言欢,尽兴方散,临别时都相互约定日后平时要多联系,没事儿多聚一聚。

    想到这里,陆为民微微一踩油门,三菱越野骤然加速,在超越前面那辆桑塔纳2000时,陆为民看到了郭跃斌坐在了副驾上,后边还有两个人,加上前面那辆普桑也坐了两个人,一行六个人,算是不小的阵势了。

    莫非这帮家伙来宋州真有什么大事儿?

    陆为民拨通郭跃斌的电话,郭跃斌很快就接听了。

    “斌哥,这么早到宋州有事儿?”

    “嗯,你也在宋州?看见我车了?难怪,唔,是有点事儿,稍后再联系吧,我打给你。”郭跃斌在电话里几乎没有多少废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第四更,求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