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九节 临别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九节 临别

    其实从进入三月过后,各种传言就一直没有断过。

    现在即便是科级干部们都知道从地区到县里可能会有新的一轮人事调整,而调整的焦点就是县委书记陆为民。

    安德健已经赴任普明一个星期了,但是一直没有消息,两个人也在电话里通过消息,安德健告诉陆为民他向包括田海华、邵泾川和汪正熹的汇报中都提到了需要一个得力助手,而且也通过董昭阳那边传递了这个意图,但是那边只说普明班子的配备可能要等到下一轮人事调整来补齐,让他少安毋躁。

    郭跃斌是第二天才打来一个电话,事实上那个时候消息已经传开了,宋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马德明被双规,与他一道被带走审查的还有宋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宗义和宋城区副区长蓝道才,两个都是在宋城区工作时就跟随马德明的角色。

    几天没动静,陆为民也就丢下了诸般心思,回归于自己手上的工作来了。

    调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尽人事,听天命,这大概是最好的做法。

    能做的都做了,地委这边关于后备干部的推荐也早在去年年底就报到了省委组织部那边,也就是说,如果真的省里有意要提拔自己,那也就是程序问题,如果暂无此考虑,那这个程序也许就一直不会启动。

    从季婉茹那边得来的消息,齐蓓蓓和季永强之间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是这反而让季婉茹忧心忡忡,这种平静往往意味着问题,她不知道季永强和齐蓓蓓会发生什么。

    “数据还在统计中,估计明后天就能出来,但我估计比二月会强不少。”蒲燕进来也是风风火火,一副黑框眼睛戴在鼻梁上,似乎让她多了几分知性气息,很有点儿后世网络上所说的那种御宅眼镜娘的味道,只是她的作风却破坏了这种形象。

    “嗯。我估计差也不多,一切都很顺利,一季度至少可以达到一个让我们满意的增速,我想超越古庆已经不在话下了。”陆为民显得意气飞扬。仰靠在沙发上,“下个星期的剪彩仪式你和大成还得盯着一点,该送的请柬咱们都已经送了出去,陶汉副省长已经同意参加剪彩仪式,另外董部长也答应来参加污水处理厂的单独奠基仪式。只是自个儿答应的,我可没逼他。”

    陆为民话语一出口,蒲燕就笑了起来,“陆书记,你是把在双峰时候的事儿拿去挤兑董部长,他能不来吗?不过董部长已经不是董省长了,他来当然得有理由,找个理由碰上请他参加,想必也就说得过去了。”

    “呵呵,别把省领导想得那么小气。莫非请了董部长,没请其他领导,其他领导心里就不舒服了?这事儿知道的人也不少,算不上个啥。”陆为民也笑了起来,“咱们也没有必要太去在乎人家的感受,干好自己的事儿就行。”

    “阜河二桥桥上的路灯,建委那边建议是不是可以另外调换一下,说原来选定的台灯和桥的设计风格有些冲突,希望选一种更美观和谐一些的路灯,我觉得建委那边的意见可以考虑。宋县长也是这个意思。”

    这种小事儿原本是不需要陆为民来拍板的,但是陆为民这段时间对这几个即将竣工剪彩的项目十分关注,达到了事必躬亲的地步,和前一段时间的表现截然不同。当然蒲燕也知道陆为民的心思,这一次会有几个领导前来,自然也就要做到万无一失,所以有些看似琐碎的小事儿,她也要向陆为民汇报。

    “哟?建委那帮人现在也懂风格冲突了?”陆为民不无揶揄的咧了咧嘴,“如果真的风格冲突。那改一改也无妨,我记得当初是做了效果图的,怎么建委这帮人之前没有想到?”

    “这效果图和实物还是有些差距,也不能全怪建委那边,现在改换时间也还来得及。”蒲燕替建委那边分辨了一句。陆为民一直对建委那边不太感冒,即便是换了主任,仍然是经常批评敲打,让建委那边给几个主任随时都是心惊胆战。

    “该换就换吧。”陆为民没有多纠缠这些小事儿,建委那帮人头脑不清醒,丁贵江原来太袒护纵容,被自己也连带批评了几次之后,才稍微好一些,他也专门叮嘱蒲燕不要对那帮人假以辞色,否则那帮家伙又会自恃是内行而忽悠人。

    下个星期是最重要的一个星期,陆续有好几个项目竣工,现在正在紧急协调,让几个项目能大部分都集中在一天竣工,像阜河二桥、环城路、经开区的基础设施——三纵三横主干道、污水处理厂,另外分别还有几家企业竣工投产和奠基仪式,可以说多喜临门。

    看见蒲燕手里握着文件,却又不坐下,似乎有些心事,陆为民有些好奇,“怎么了,蒲燕,还有什么话不好说?”

    “嗯,陆书记,我听说你可能在我们阜头呆不了多久了?”蒲燕脸上有一抹怅惘和遗憾,另外也还混合着些许不舍,目光沉静,看着陆为民。

    陆为民一愣,这个问题还真有些不好回答,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时候会走,安德健那边还在努力,但是未必能行,但陆为民有预感,自己不会呆太久了,也许就是下一周过了,就该有消息出来了。

    “蒲燕,你这个问题可问得我不好回答,若是我说不会走,那是假话,谁都会离开,只是时间问题,就像你也一样,关键是什么时候走,现在我还没有得到消息,但是我估计我可能在阜头呆不了太久了。”

    陆为民很坦然,朋友也好,同事也好,相交贵在知心,蒲燕这一年多和自己配合一直十分融洽,虽然蒲燕也还有一些不足,但是在陆为民看来,她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完美了,

    蒲燕点点头,“我也听到消息,省委这一轮的调整,您名列其中,至于您走哪儿,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好想您留在丰州的可能性不大了。”

    陆为民默默点头,沉默了一阵之后才启口道:“不管怎样,我在阜头工作这段时间是我自工作以来最愉快的一段时间,我还要感谢包括你和大成他们对我的无私帮助和支持,没有你们,阜头的工作不可能做到现在这么好,日后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记住这一段美好时光,嗯,这将是我毕生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陆为民的话深含感情,让蒲燕也有些触动,甚至连眼圈也有些微微发红。

    的确,陆为民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成功的树立起了他作为县委书记的中流砥柱形象,从最初大家的半信半疑到后来的相知互信,再到现在的水乳交融,可以说阜头县委县府班子通过这一年多时间就完成了脱胎换骨的蜕变,从一个乱成一团糟的散兵游勇,变成了凝聚力和战斗力都堪称一流的班子队伍,全县社会经济事业的全面发展就是最好的验证。

    “陆书记,到时候你若是真的要走,我们可要好好喝一回,你来阜头这么久,我们都还没怎么看见你真正醉过,这一回,那就得一醉方休,不醉不归!”蒲燕也感觉到似乎气氛有些凝重,有意调剂气氛。

    “没问题!”陆为民慨然允诺。

    两个人又谈了一阵关于经济技术开发区引入企业和正在积极考察准备效仿民生银行试点的招商银行进行合作的事宜,这也是今年县里取得的一个突破,由于民生银行在阜头的试点得到了人行总行的肯定,也引来其他一些股份制银行对阜头金融环境的好奇和关注。

    后来人行牵头,诸如华夏银行、招商银行、光大银行、交通银行等几家国内股份制银行都组团来考察民生银行在阜头的发展模式,也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效果,其中和招商银行的洽谈进行得最为顺利,招商银行也有意效仿民生银行模式,由县里给予一定政策扶持,主要针对阜头县私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开展业务,这也得到了阜头县委县府的大力支持。

    蒲燕刚走,陆为民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季婉茹打来的。

    电话里季婉茹显得六神无主,话语声音里已经有了一丝哭腔。

    齐蓓蓓和季永强离婚了,据说两个人僵持了三天,而齐蓓蓓则搬出了家,最终季永强还是同意和齐蓓蓓签了离婚协议,齐蓓蓓什么都没有要,相当于净身出户,在宋州市区里租了一间小房子住下了。

    而季永强遭此打击,也是在家里昏睡了两天,季家一家人都是气得不轻,季母也是气病了躺在床上,季婉茹也是忙上忙下,所以这个时候才给陆为民打来电话。

    对于这样的结局陆为民也不意外,齐蓓蓓已经打定主意要和季永强分手,当日的话里已经流露出来了这个意思,陆为民只是想不到齐蓓蓓会这样干脆利索,半个月不到就和季永强离了婚,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季永强说服签字离婚的,如果季永强不愿意离婚,这要闹到法院去,还真不容易办下来。

    在电话里安慰的话一说就是半个小时,才算是让季婉茹的情绪稍稍好一些,电话里免不了一番言语温存抚慰,陆为民也只好答应近期抽时间到宋州去安慰一下季婉茹受伤的心。

    推荐榜到了悬崖边缘,兄弟们请把你们的推荐票砸给老瑞,跪求了,一定要保留在榜上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