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十六节 铸错,入彀?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十六节 铸错,入彀?

    杜笑眉却是满脸幸福满足的表情,虽然胯下仍然是火辣辣的疼痛难忍。

    先前这个男人勇猛起来悍如狮虎,饶是自己早有准备,但是毕竟真刀真枪做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哪里经得起这般摧残?到现在下体也是火烧火燎般的疼痛,这还是这个男人发现不对之后刻意温存降低了动作幅度。

    她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事实上她也没有想要什么结果,这就是了自己一个心愿,向他证明,她杜笑眉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更不是白眼狼。

    见陆为民的目光里仍然是疑惑不解,杜笑眉倒是显得挺光棍,语气里也甚是平淡,“我以前那个丈夫不是结婚没多久就去了甘肃,然后就死在争夺金砂矿的斗殴中了么?他不是不想留在家里,而是他那方面有病不行,我让他去看医生,治一治,看了两次没效果,他就死心了,留在家里天天看着我,大概觉得更难受,所以才会出去,谁知道这一去,……”

    “我公公婆婆也知道这个情况,只说对不起我,但是对不起我又有什么意义?我都成了寡妇,而且公婆好歹还是一级领导干部,就这么晃荡过来了,瞧得上我的,我看不上,我看得上的,没几个,人家也未必愿意来沾这身臊气,杜九娘嘛,没准儿就是一个敲骨吸髓的主儿,说不定上床两天就被吸成人干儿了呢?都只敢嘴巴上占便宜,真敢来偷腥的,却没几个,算是你捡了一个便宜了!”

    一句话说得陆为民直翻白眼。

    “外边的传言,那都是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我也懒得去理睬,连我姐他们都不知道,除了我和我公婆外,谁都不知道。你去分辨也没人信,总不能去医院开个处女证明来证明自己吧?”

    杜笑眉说得很随便。倒是听得陆为民直皱眉头。

    “那今天你……”陆为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启口。

    “谁让你在双峰时不敢偷腥呢?”杜笑眉格格的妖媚一笑,脸上那份灿然的表情说不出魅惑勾人,裸露在锦被外的香肩和她那硕大的**相比,略显瘦削。反而格外衬托出胸前的饱满,杜笑眉属于那种身上没多少肉,但是唯独胸臀两个部位特别丰厚的女人,“背了那么大的污名,外边人家都说我连胎都替你打了两次了。结果呢?你背了名声,我总不能让你白背污名不是?”

    陆为民一阵尴尬,这种流言他也听到过,说杜笑眉夜夜陪自己睡,连胎都打过了好几次,甚至连打胎的医院都说得有名有姓儿,简直就是亲眼目睹一般,不过当时行得正坐得端,陆为民到也不太在意,没想到会在离开双峰一年多时间以后。会在这个骨节眼儿上,在这种情况下和这个女人一夕风流。

    “何苦来哉?”陆为民微微叹了一口气。

    “没什么,女人么,没尝过也白活了,我也想过,女人都要经历那第一次,我算年龄大了,这第一次要给也得给个心甘情愿自个儿愿意的不是?”杜笑眉却没有觉得怎么,“就是这一次吃苦头吃大了,都说第一次不好受。真没想到会这么痛!”

    “第二次就会好多了。”话一出口,陆为民才觉得有口误,果不其然,杜笑眉立即似笑非笑的斜睨了陆为民一眼。“怎么,还想第二次?别是食髓知味了吧?你不是那么不待见我,觉得我是白眼儿狼,婊子无情么?还愿意和我睡觉,不嫌弃我了?”

    这女人就是作践她自己也是这么放肆,弄得陆为民也是一阵恼火。手一探狠狠的握捏着那对翘乳,手指捻着那细嫩嫣红的乳蒂,疼得杜笑眉忍不住皱起眉头,“疼!”

    陆为民倒是真有些头疼。

    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越了线,相当初自己和这个女人也算是耳鬓厮磨这么久,都没有跨过那道界限,谁知道今儿个就莫名其妙的搞成这样了。

    “对了,史德生呢?”陆为民突然想起,虽说史德生懂事儿,但是这种事情大中午的,也还是有些臊人。

    “他回家去了,我告诉他说你喝多了在宾馆睡一觉再给他打传呼。”杜笑眉很大方的道。

    “他信了?”陆为民揉揉太阳穴,这个史德生也就这么好糊弄?

    “他不信还能怎么?我还能把你吃了?”杜笑眉吃吃笑着,笑得酥胸乱颤,乳波荡漾,“没想到我倒是被你给吃了。”

    陆为民无言以对,这女人太风骚了,现在该怎么办?先前对杜笑眉的种种不满现在似乎都随风而去了,情债肉偿,自己再要计较之前那些事儿,似乎就太小家子气了,只是现在却来收这个口子。

    似乎也觉察到了陆为民的困扰,杜笑眉稍稍收敛了一下神色,“你不用太困扰,这事儿是我自愿的,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日后咱们各走各道,就像你说的,你在阜头当你的县委书记,我在双峰干我的县府办副主任,各不相干,今儿个,嗯,算是一时冲动吧,但我愿意,也挺满意。”

    陆为民听杜笑眉说得这么简单,心里也有些感慨,手却慢慢松开,但是杜笑眉又立即把他的手按在她胸前蓓蕾上,一双长腿紧紧夹住陆为民一条大腿,扭动着身子:“怎么,怕我缠上你?还是恨不能马上提上裤子就走人?”

    陆为民啼笑皆非,这个女人怎么一下突破了界限之后就变成这样了?想想也是,这事儿都已经出了,他也能感觉得到杜笑眉对他并没有其他恶意,甚至还有些眷恋,只是这种关系的确一时间很难接受。

    见陆为民不吭声,杜笑眉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用担心,我不会缠上你的,……”

    “你和老丁怎么一回事儿?”陆为民这才想起好像杜笑眉和丁德顺不是一直在处对象么?这都一年多了,最初萧樱说杜笑眉和丁德顺应该是去年年底之前就会结束,这好像到现在也没有听到这方面的说法,而今天这事儿更是证明那个消息似乎不太可靠。

    “哦,你也听说我和老丁的事儿了?”杜笑眉笑了笑,“看来你也还是有关心我嘛,我还以为真是对我不闻不问呢。”

    见陆为民皱起眉头,杜笑眉这才回到正题:“我和老丁最开始的确有点儿那方面的意思,我是寡妇,他是鳏夫,他比我也就大十来岁,好歹也是副厅级干部,也不委屈我,接触了一段时间也觉得还行,都有点儿谈婚论嫁的味道了,可他说如果要结婚就得要辞去这边的工作调到厂里去,还说不能要孩子,我就有点儿不乐意了,这一拖再拖,这事儿就有点儿淡了的味道,后来他又来找我,说可以不调厂里,但是不能要孩子,我那会儿心都有些懒了,就直接回绝了,这事儿就算是黄了。”

    “其实老丁那个人不算差了,我觉得……”陆为民话没有说完,杜笑眉柳眉倒竖,“怎么,怕我缠上你,忙着把我推出去给别的男人?”

    陆为民苦笑一声,举手投降,“算我没说。”

    杜笑眉这才作罢,恨恨的道:“男人都这样,裤子还没提上呢,就怕沾上了!我这还是姑娘身子给你呢,我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做主,我自己的事情一样是我做主,我乐意把身子给你,我也有我自己的自由和选择,不会赖上你,你不用在哪里穷紧张!”

    陆为民摇摇头不语。

    “你走吧。”杜笑眉冷然道,一翻身转过身子,只怕一副**的香肩、玉背、圆臀交给了陆为民。

    陆为民叹了一口气,这种情况,他又能如何,大错已铸,也不知道日后会有什么后果,但男人,做了就得面对。

    靠过去,扳过女人的香肩,杜笑眉早已泪流满面,陆为民轻轻吻了吻对方的丰唇,双手缓缓的揉弄着对方的丰乳,昔日点点滴滴似乎又浮动在二人心间,杜笑眉从被动的接受到热情的回应,战火再燃。

    这一次陆为民的动作就要温柔抚慰许多,虽然对先前的痛楚心有余悸,但是面对情人的热情,杜笑眉也只能含羞忍痛迎合,免不了一番郎情妾意,得知杜笑眉生理处于安全期内,也就恣意妄为一回。

    “你别以为我说着玩儿,我说的是实话,你是县委书记,本来就招人眼目,这丰州就这么大,谁都想找你的茬儿把你拉下马,所以你日后就不要来了。”杜笑眉皱着眉头欠着身子把床第间收拾干净,那一方白巾却珍藏起来,正色对陆为民道。

    “可能我很快就不是县委书记了。”陆为民淡淡的道。

    “啊?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杜笑眉大吃一惊,颤声道。

    “没什么事儿,我可能很快就要离开丰州,到宋州工作。”陆为民语气有些复杂。

    “啊?”杜笑眉也是心念急转,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前些日子她也听到过关于陆为民可能要晋升的消息,但是败在了魏宜康手下,这才多久?“你去宋州?定了?担任什么?副市长?”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昨晚过的省委常委会。”陆为民坦然道,这事儿瞒不了人,如果对杜笑眉隐瞒,反而显得有些下作,他相信杜笑眉不是那种人。

    “真的?”杜笑眉喜出望外,忍不住从床的那一头跑过来,步伐幅度过大,扯动到了破瓜伤处,痛得她又是一欠身,但仍然掩饰不住喜悦,“太好了!”

    再求几张推荐票啊,为嘛老是在十五十六位徘徊啊,随时摇摇欲坠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