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二十节 甄婕的大学同学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二十节 甄婕的大学同学

    一阵说话声音从门外传来,陆为民略感诧异,紧接着钥匙开门的响声把正准备替自己泡一杯茶的陆为民惊动了,御景南苑这套房只有三个人有钥匙,一个是他,一个是甄婕甄妮两姊妹,甄妮远在乌克兰,那开门的自然就只有甄婕了。

    “咦,为民,你在家?”甄婕看到站在落地大玻璃窗前刚刚端起茶杯的陆为民,吃了一惊,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为民只穿了一件衬衣,连领带都没有系,最上边一颗纽扣也没扣上,因为和衣而卧,衬衣和长裤都显得皱皱巴巴。

    阳光下白色镂空白丝窗纱迎风飘舞,陆为民脸色也不太好看,似乎是没睡好一般,胡子拉碴,显得有些憔悴。

    “上午就回来了,身体不太舒服,睡了一会儿午觉。”陆为民看到了甄婕背后的那一对男女,男子个头颇高,比自己似乎还略高一点,女子个头也不矮,和甄婕相仿,身材相当好,比甄婕略瘦,却长着一个圆脸,一对慧黠的俏眸看上去挺精神,虽然不及甄婕那么飘逸出尘,但是也算是一个难得的美女了。

    “好哇,甄婕,难怪同学都说替你介绍对象,你都说不急不急,原来早就金屋藏娇了,瞒得我们好苦!今儿个总算是逮住了!小子,报上名来,先让我好好审一审,要想娶我们甄婕,首先得过我火眼金睛这一关!”圆脸女孩一听,顿时眼放精光,连脸上的神色都生动起来了,“说,有什么招数,怎么我们把我们309室的室花,经济系的系花给泡上的?”

    陆为民一下子就对这个圆脸女孩有了几分好感,看样子应该是甄婕的大学同学,好像甄婕读大学时的寝室就是309,陆为民曾经听甄婕提起过她们寝室的故事。几个女孩子关系相当好,尤其是有两个关系闺蜜特别密切,一个姓蔡,一个姓许。

    陆为民还来不及解释。甄婕已经红着脸娇嗔道:“亚琴,别瞎说,为民他是我……”

    甄婕突然想到陆为民已经和甄妮分手了,自己算什么?他前女朋友的姐姐?那自己怎么会和他住在一起?这倒有些不好解释,说不定越解释就越复杂了。

    现在甄婕已经留校。本来学校是给她分了一间单身宿舍的,但是这半年学校里搞建设,就在他们单身宿舍旁边,要修宿舍楼。

    工地上很吵闹,中午没法睡不说,晚上也要折腾到深更半夜,早上一大早工地上就有声音了,甄婕本来睡眠就不是很好,所以就有些坚持不住,加上御景南苑这边陆为民现在极少回来。甄婕回来住了两个月了,陆为民竟然没有回来住一晚上,所以甄婕也就比较放心的住下了。

    反正她也还是住原来留给她的那间,陆为民也从来没有说不让她来住,事实上也一直是她比陆为民住的时间还多一些,甄妮走后,这里反倒是冷清了,她还得时不时回来打扫整理一下房间,所以索性就回来住了。

    白天在学校里,中午有时候回来。有时候不回来,晚上回来睡觉把门锁上,再把寝室门别上,御景南苑的保安相当负责任。安全无虞,就算是陆为民回来也没关系。

    只是她没想到陆为民居然是白天回来,而且还不是周末,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而且还是自己最要好的同学闺蜜。

    “哟,叫得挺亲热嘛。我看他这个模样虽然马马虎虎,但只要对我们甄婕好,也就勉强凑合了。魏民?姓魏?”圆脸女孩一看就是个开朗性格的女孩,唧唧喳喳嘴巴说个不停,脸上有几颗小雀斑,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但反而让女孩多了几分俏皮的味道,很是可人。

    “我姓陆,陆为民。”陆为民整理了一下衬衣,伸出手来,“你好,我听甄婕说起过你,你是甄婕最要好的同学。”

    “嗯,挺有风度嘛,为啥甄婕把你藏着不让大家见识一下,是不是怕被别人抢走了?阿婕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没自信了?”圆脸女孩笑眯眯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陆为民,这才想起自己身旁的男朋友,“这是我男朋友顾子铭,也是阿婕的同学,我们三个一个班的。”

    “你好!”

    “你好!”

    两个男人的握手显得要有风度许多,都在近距离观察着对方。

    顾子铭是个瘦高个,额际很宽,目光沉凝,看得出来是个挺有主见而有大度的男孩,已经不能用男孩来形容了,看样子比自己还要大一两岁,三十岁左右了,对自己女朋友的性格大概也有些无奈和习惯了,脸上露出一抹宠爱,望向自己的时候则是微笑点头表示歉意,这让陆为民对这小两口立时就有了不少好感。

    “阿婕,你真不够意思,你和陆为民交往多久了?什么时候结婚?哇,这么大的房子?”圆脸女孩拉着甄婕的手就四处察看,“这就是你们的小窝,不,豪宅吧,这地段,以昌州的房价,得要七八万吧,这是他们单位分的?不太像啊,我看像是一个商品房小区似的。”

    甄婕被蔡亚琴拉着四处走,有些尴尬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亚琴,你别瞎说,我和为民这是朋友,没你说的那种关系,……”

    蔡亚琴神色诡秘的一笑,撇撇嘴,“在我面前还敢撒谎?和他没那种关系,你敢说你和他没那个过,嗯,没做过哪些事情?这是什么?哇,好性感的小内裤,阿婕,是不是故意讨他喜欢才买的?他是干啥的?”

    甄婕这才发现自己昨晚才洗的两套内衣还挂在内阳台上,一套是黑色丝缎绣花带蕾丝的,一套则是海军蓝半罩杯带纯真丝镂空内裤,这也是她最喜欢的内衣,没想到却被亚琴给误会了,若是说没住在一起,怎么会连内衣都洗了晾晒在这里?要说陆为民没在这里住,可一回来就碰上陆为民在家,这一时间哪里说得清楚?

    见解释不清楚,甄婕也就一赌气懒得解释了,越描越黑,亚琴这丫头就是这样的,爱怎么想怎么想去。

    客厅里陆为民却和顾子铭说这话。

    “我和亚琴是来给甄婕送请柬的,我和亚琴下个星期结婚,甄婕是亚琴最要好的朋友,平时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所以见面时间也不多,亚琴每次来昌州都要找甄婕,所以这一次请你和甄婕一起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顾子铭把请柬递给陆为民,陆为民看了看下个星期六,宋州环球大酒店,宋州?

    “阿婕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子铭你和亚琴在宋州工作?”陆为民也顺口把称呼改了,叫甄婕为阿婕,而称对方为子铭和亚琴,这样显得更亲切一些。

    顾子铭面色不变,内心却有些不悦,这个家伙看上去比自己还小一些似的,自己还琢磨甄婕怎么找一个比她还小的男朋友,怎么这家伙说话却这么不知礼数,子铭,亚琴,第一次见面,有这么叫的么?叫自己子铭也就罢了,怎么连自己女朋友亚琴也只叫名字,如此轻佻?

    “嗯,我在宋城区政府办工作,亚琴在沙洲区教委上班。”虽然内心有些不舒服,但是顾子铭还是很好的控制着自己情绪,淡淡的道。

    这却不能怪陆为民,现在的陆为民已经有些忽略了自己的年龄,在阜头,他也已经习惯了称呼对方的名字,要不就得要在人家的姓氏前加一个“老”字。

    像称呼宋大成、田卫东、糜建良,他就习惯于喊大成、卫东、建良,称呼关恒、麻无忌、莫振业、丁贵江这些任就习惯老关、老麻、老莫、老丁,这里边有时候代表一种亲近程度,有时候则不一定,像关恒就是单名,称呼名字就不好称呼,叫老关或者连姓带名都不能说明两人之间关系就不密切。

    这已经和年龄无关了,无论是宋大成还是关恒,就算是最年轻的田卫东、龙飞这些人也得要比陆为民大上十岁,但是他再年轻,作为县委书记,他坐在那个位置上,就得要考虑怎么称呼自己这些同僚。

    如果称呼对方职衔,反而容易产生距离感,就是用称呼名字或者加一个老字,就能一下子拉近距离,也许最初被称呼人会因为双方的年龄差距而有些不习惯,但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成自然,到后来你如果不那么称呼他,他反而会觉得不正常了。

    陆为民点点头,没想到顾子铭和蔡亚琴都是宋州人,这倒是真有些有缘了。

    顾子铭在宋城区政府办工作,难怪结婚要在环球大酒店办,看样子顾子铭家在宋州也还是有些名堂的。

    要知道这环球大酒店、宋州宾馆、宋州假日饭店和华廊饭店都属于宋州数一数二的餐饮场所,能在这里办酒席结婚,都得要点儿面子,季永强和齐蓓蓓不就是因为要讲排场绷面子要在华廊饭店办酒席,结果就险些被人家随便找个理由取消了。

    第三更送到!不信感动不了你们!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上榜!(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