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四十九节 沉疴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四十九节 沉疴

    “好了,天达,别说了。”顾子铭虽然也是对陆为民满腔怨恨,但是毕竟陆为民和甄婕一道来做客的,事情不出也出了,这会儿再是把陆为民臭骂一顿也无济于事,何况现在还是自己接亲的时间,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见顾子铭周边的朋友看自己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恼怒和不满,陆为民也没想到自己怎么就成了如此不受欢迎的人,原来那小子是陈庆福的儿子,倒还真让陆为民有些意外。

    陈庆福是宋城区委书记,如果这一轮宋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由毕华胜接任的话,那么空缺出来的副市长就会在市财政局长黄鑫林和宋城区委书记陈庆福里PK产生,只是毕华胜未能如愿,这后续事宜也就自然烟消云散。

    蔡亚琴一行人重新回到家中,而随同顾子铭来的人也都按照程序陪着顾子铭上门去求婚接亲。

    甄婕却没有立即跟上去,刚才陆为民怒意险些爆发强忍下来的表情她当然看到了,要说陆为民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这种情形下被自己的同学一阵抢白羞辱,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陆为民肯定早就爆发或者拂袖而去了。

    “对不起为民,你理解一下,我听亚琴说子铭正在竞争他们区府办的副主任,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本来希望很大的,但是……”甄婕咬着嘴唇没有再说下去。

    虽然蔡亚琴言语中没有明确指责陆为民,但是甄婕也听得出来,蔡亚琴内心对陆为民的怨恨,只是这种事情能怪为民么?想到这里甄婕就有些后悔让陆为民来陪自己参加这场婚礼。

    “是这样啊,看样子是我耽误了子铭的前途了啊。”陆为民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自嘲表情,“这宋州的水就这么深,我不知道子铭怎么就能容忍得下来这种场面,是我的错么?也许是吧。”

    “为民,问题也不是很大,我和亚琴说了。那辆车如果保险不赔的话,我们来付修理费就行了,只是刚才那个走了的人,还会不会来找麻烦?”甄婕也是充满了担心。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影响到好友的日后生活。

    陆为民摇摇头,却没有多说什么,甄婕的解释倒是符合常理,难怪顾子铭的表现那样,仕途上想要求上进。却又得罪了区委书记,这的确是一件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事情了。

    在陆为民好说歹说的劝解下,甄婕才重新上去,毕竟她是蔡亚琴最要好的同学,这种时候也应当在场。

    顾子铭他们的接亲时间并不长,或许是因为先前的意外让男女双方的兴致都大受打击,或者顾子铭还在惦记着该如何来应对日后这场麻烦,连带着进门迎亲也就有些草率行事了。

    当一行人迎亲结束车队离开之后不到十分钟,干瘦青年就开着他那辆奔驰E280带着另外三辆车赶到了沙洲区政府宿舍,只不过迎亲车队已经离开。

    “给我找!既然是结婚。无外乎就是那么几家酒店,今天就是把宋州城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把那个家伙给我揪出来!”恶狠狠的叉着腰站在车下,干瘦猥琐男咬牙切齿的道:“我就不信他还能飞出我的手掌心!”

    *************************************************************************************

    陆为民并没有驾车跟着迎亲队伍,这帮人还得要绕着宋州城一大圈儿,他没有这个兴致。

    驾车直接去环球大酒店,这会儿还有一些时间,可以优哉游哉的泡上一杯茶,慢慢喝上大半个小时。

    甄婕也没有去,而是陪这陆为民直接去了环球大酒店。

    发现陆为民似乎对宋州的路况挺熟悉。甄婕有些讶异,不过她也没有多问。

    青幽幽的竹叶青悬浮在高筒玻杯中显得格外青翠欲滴,袅袅升起的水雾,更让这一杯茶有了一点儿论道的感觉。

    今天的遭遇让陆为民更深刻的意识到了宋州局面的恶劣。

    陈庆福的儿子也能如《水浒传》里高衙内一般肆无忌惮的恣意妄为。不能不说是宋州的悲哀,而更让陆为民感到悲哀的是像顾子铭、蔡亚琴这样在政府工作的干部,甚至可能家庭也还有那么一些背景的干部,居然也选择忍让逃避的方式来应对,可以想象如果是宋州普通老百姓遇上这种事情该如何应对。

    这让陆为民联想起去年和萧樱在堤岸树林中遭遇的那场事儿,连陈庆福这样的区委书记公子今天都敢如此毫无顾忌的公开欺男。那么像梅一鸣这样的宋州超级衙内凭什么就不敢张狂的霸女呢?

    这一切都更让陆为民觉得宋州现在病得不轻,这不仅仅是经济发展问题,而是整个政权运行机制都已经遭到了严重腐蚀,像纪委、公检法这些系统都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底线,对这种事情在光天之下公然发生而难以作出正常的反应。

    重病要用猛药,再这样下去,宋州恐怕就真的要沉疴难起了。

    这个时候陆为民第一次对尚权智采取的隐忍策略产生了一丝怀疑,这样做真的就更符合现有宋州的局面么?

    只是自己的身份却有些尴尬,把这事儿通过媒体披露出去?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在没有获得尚权智的全力支持下,自己能够发挥的作用很有限,而且这样不按尚权智的计划来独走,会不会引来尚权智的反感和敌意呢?

    也许该和尚权智、沈子烈好好谈一谈才对,只是这样急切的就要指手画脚,给尚权智、童云松和陈昌俊他们的感觉又会如何呢?想到这里陆为民又禁不住苦笑,操切啊操切,只怕自己又要获得这样的评价了。

    但陆为民决定还是要试一试,他无法对每天都可能发生的这类事情做到熟视无睹心安理得,良心也好,职业道德也好,都不允许他安之若素无动于衷。

    甄婕感觉到陆为民似乎有什么心事,但情绪还不算很差,两个人两杯茶,喝得挺自在。

    陆为民也很随意的听着甄婕介绍着她和蔡亚琴、顾子铭他们的大学同学生活,以及顾子铭和蔡亚琴的恋爱经过。

    顾子铭和蔡亚琴家都应该是宋州的,而且父母多半都应该是政府部门的,但是具体情况如何甄婕并不知道。

    她只知道顾子铭和蔡亚琴毕业分配回宋州时,顾子铭和蔡亚琴都很顺利的分到了政府部门,顾子铭好像最初在宋城区计经委,前两年才调到区府办,听说颇有前途,而蔡亚琴则一直在沙洲区教委,好像蔡亚琴的母亲就是沙洲区一所学校里颇有名气的小学教师。

    从环球的茶坊可以清楚看到临河的大停车场,而宴会厅也就直接正对临河大门,当车队鱼贯而入进入大门沿着停车场绕了一个圈,在门厅前端的停下时,也就标志着婚礼进入倒计时了。

    陆为民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不少客人都已经到了,簇拥在门厅处,等待着新郎官和新娘子下车,但是那辆奔驰婚车引擎盖上的一个巨大凹陷似乎破坏了整体视觉美感。

    谁也不知道会在这场接亲路上发生这种事情,也还有人以为选不到合适的婚车才会找了这样一辆“有缺陷”的奔驰来当婚车,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还不如选后面那辆奥迪来当婚车也要顺眼一些。

    “我罪过大了,子铭和亚琴是不是把我恨透了?”陆为民站起身耸耸肩,不无遗憾的道:“阿婕,也给你添麻烦了。”

    甄婕也叹了一口气,这里是宋州,可不是丰州,她也早就知道宋州社会治安不好,经常出事儿,连亚琴也经常和她提起,但还是没想到一来就遇上,而且还拖累了亚琴的婚事。

    “其实事情本身都没啥,亚琴就是有些担心子铭在区政府那边受到影响,亚琴说子铭好像要提区府办副主任,竞争很激烈。”说到这里甄婕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若是这事儿影响到了顾子铭的升迁,只怕自己和亚琴之间的感情就要蒙上一层阴影了。

    “我想不至于,**选拔干部,也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陆为民言不由衷,“顾子铭如果真要提拔,肯定也是哪位领导比较欣赏他,只要哪位领导一力支持,应该没多大问题才对。”

    一把手权威对一个副科级干部不言而喻,陈庆福如果真的对这事儿有了看法,只怕顾子铭要提区府办副主任,就只有等到陈庆福离开宋城区才有希望了。

    “真的?那就太好了,待会儿我去安慰安慰亚琴。”甄婕水汪汪的眼眸看着陆为民,满脸惊喜,对体制内的提拔制度并不清楚,她却很相信陆为民的话,陆为民就是担任书记的人,他应该知道这种提拔的程序和规矩。

    见甄婕如此信任自己,陆为民脸也是一阵发烧,随口一句,甄婕也信以为真,若是这顾子铭真的不幸失手,只怕自己话语的信誉度就立马要在甄婕心目中打折扣了。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