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五十一节 这是谁?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五十一节 这是谁?

    甄婕也有些莫名其妙,见对方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愣了一愣,才点点头,“他是姓陆,不过他不是我……”

    “是不是叫陆为民,原来在丰州那边工作?”龙子腾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目放精光,下意识的搓着手,舔着嘴唇,打断甄婕的话,就像是一个饿慌了的饕餮,突然看到了一桌美味大餐,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呃,是,他一直是在丰州那边工作啊,你们认识?”甄婕有些惊奇,龙子腾也是他们一个班的同学,虽然说不上很熟悉,但是毕竟是同学四年,也还算是知根知底,甄婕知道对方是普明人,毕业之后分到了普明市政府,也算是一个条件不错的了。

    “嘿嘿,我哪有资格认识他?”龙子腾见一桌人听到这话脸上都露出会意的古怪笑容,而甄婕也是脸色骤变,立马反应过来这些家伙都以为自己是在说反话,但此时他又不愿意把事情挑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私下请托甄婕帮忙,只能尴尬的笑笑,却不再多言语。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陆为民为什么在甄婕的一干同学面前表现得这么低调,而且这些家伙似乎都对陆为民很不待见,难道说自己得到的消息错了?不可能。

    在普明市政府办公室他算得上是消息灵通人士了,安德健从宋州调到普明担任代市长没几天,据说就一心想要把他最得意的门生陆为民调过来当副市长,但是未能如愿,而陆为民却从阜头县委书记直升宋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个消息确凿无疑。

    而且那一日陆为民和另外一个人来普明,自己的直接领导——市府办主任肖荣程亲自接待陪同,一起去见的安市长,他正好遇见,对陆为民的印象很深。

    因为陆为民实在太年轻了,而肖荣程后来回到办公室不无感慨的叹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说陆为民以不到三十之龄就走到了副厅级干部,而且是宋州市委常委,像他自己奋斗二十多年,四十好几快五十的人了。都还是一个正处级干部,这番话也让龙子腾记忆犹新。

    如果不是陆为民今天的表现实在太过低调离奇,他早就确定对方就是那天到普明见安市长的那个人了。

    “龙子腾,你说话别太刻薄啊,人家也没有招惹你。”还是另外一个同学有些看不过意。瞪了龙子腾一眼。

    “我哪有?”龙子腾有苦说不出,尤其是看到甄婕阴着脸,更是有些发急,“我是实话实说,你们不知道,算了,我懒得和你们说,一帮真眼瞎。”

    龙子腾的确是有事儿要求甄婕拜托陆为民,只是这会儿时机不合适,他也在琢磨婚宴结束之后。如何来游说甄婕去找陆为民。

    但甄婕似乎也还不知道陆为民已经调到了宋州,这却有些蹊跷,龙子腾转念一想,陆为民这段时间多半相当忙碌,没有回昌州,所以也就没来得及告诉甄婕,要不就是故意不告诉甄婕,要给甄婕一次意外惊喜?

    “甄婕,你找这个男朋友也的确有些不靠谱,怎么来送个人情还得要凑份子。他还只出三分之一,有这样的男人么?吃软饭的?我还真么见过这样猥琐的男人,我看你还是趁早和他分手好了,龙子腾你说那个男人是丰州那边上班。丰州那旮旯地方,能有啥好男人,甄婕,就算是在昌州找不到合适的,我们宋州可多得是好男人,要不我们帮你介绍一个。你就嫁到宋州来当宋州媳妇好了。”坐在一旁的那个大嘴女还在喋喋不休。

    龙子腾强压住内心的郁闷,如果不是有事要找陆为民,他早就喷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嘴女一脸吐沫星子了,吃软饭的?猥琐的男人?我靠,这话如果都要用来形容陆为民,只怕在座的男人都直接去跳河自杀好了。

    *************************************************************************************

    陆为民从甄婕他们这一桌离开,就在寻找哪里有合适的位置。

    来宋州时间实在太短,下区县的调研还没有开始,只来得及把文广宣几个部门走完,对县区这一级的一把手书记区长他还相当陌生,不少县的县委书记县长他都还没有认识完,更不用说区县的班子成员了。

    偌大一个宴会厅,空位置已经所剩无几了。

    陆为民个头不算很高,在来来往往热闹无比的宴会大厅里,到没有太引人注目,只是像顾子铭和蔡亚琴两人还是注意到了有些孤单尴尬的陆为民。

    “子铭,那个陆为民还没有找到位置,你去帮忙安排一下,要不让他坐这边来吧。”

    蔡亚琴虽然也对陆为民很是不满,尤其是想到今天弄出这么大一个破事儿来,其实她和顾子铭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和陆为民没太大关系,纯粹就是陈建祥发癫撒野,只是想到如果陆为民今天要是没有把车停在那里,陈建祥要没有理睬陆为民,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事情弄成这样,连结婚这么大的喜事大家心情都受到了很大影响,尤其是双方父母知道了这事儿之后更是既担心又恼火,顾子铭的母亲甚至还很不客气的说怎么会请这样的客人来,弄出这样大的麻烦谁来解决?

    “这不合适吧?这边坐的除了你爸妈和我爸妈,就是我伯父和几位领导,他来坐在里边算什么?”顾子铭摇摇头,“万一再来贵客,连位置都没有了,那不更麻烦?”

    “那你得给他找个位置才行,甄婕专门从昌州过来,我们不看僧面看佛面,也要给甄婕留几分面子。”蔡亚琴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事情也不能怪他,实在是那个陈建祥太混账,谁遇上都只能自认倒霉。”

    顾子铭也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心里都还有些惴惴不安,陈建祥是个做事儿不能按常理来考虑的家伙,万一这家伙真要不依不饶,事情闹大了,陈庆福怎么想还真不好说。

    “算了,我还是把他叫过来吧,让他别坐第一桌,坐旁边那桌,还有两个位置。”顾子铭虽然内心对陆为民也是极度反感,但是也知道这毕竟是客人,而且甄婕和蔡亚琴关系这么好,事情都已经出了,还能怎么样?

    顾子铭摇了摇头,走过去正准备招呼陆为民,却听见自己父亲猛然叫了起来,“子铭,雷区长和秦区长过来了,赶快过来发烟!”

    顾子铭精神一振,只来得及给陆为民说了一句,“你没位置坐,就到那边第二桌去坐,那边还有两个位置。”

    陆为民愣怔了一下,他原本以为顾子铭对自己怕是恨之入骨了,没想到还能在这个时候招呼自己入座,心里也是一阵感慨,不管怎么说,顾子铭和蔡亚琴先前虽然对自己态度很恶劣,但是这两人基本素质还是有的,当时那种情况下也是气急眼了,才会说了自己几句,这会儿大概情绪平息了一些,就基本恢复正常了。

    来的贵客是沙洲区区长雷志虎和宋城区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卢楠。

    雷志虎昂首阔步,背负着双手和卢楠一边说着话,一边在蔡亚琴的父亲和顾子铭的父亲陪同下往里边走,宴会厅里不少都是顾子铭父母和蔡亚琴父母的同事,对于各自区里边的领导都很熟悉,一路行来,许多人都主动起身与雷志虎和卢楠打招呼。

    顾子铭也和蔡亚琴赶了过来,跟着自己父亲后边亦步亦趋,一行人簇拥着雷志虎和卢楠往最前端正中间那一桌走去。

    而那一桌上顾子铭的堂伯父顾天元以及另外一个女性也站了起来,准备和雷志虎、卢楠打招呼。

    雷志虎和卢楠一边笑着和周围的熟人打着招呼,一边和顾子铭父亲——宋城区人**工委副主任顾天平、蔡亚琴的父亲——沙洲区文化局副局长蔡立好说笑着,雷志虎目光不经意间的掠过了隔着一桌站在一旁的一个男子脸上,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也是一愣怔。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雷志虎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其他,脚步一停,立马转向,直奔陆为民站处而来。

    “为民部长,你怎么也在这里?”雷志虎走到陆为民身旁,握住对方手,笑着道:“我还以为看错了人,没想到真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呃,熟人,亲戚,还是朋友?”

    后边的一行人都是莫名其妙,只看到雷志虎脚步骤然加快,甩开了其他人,一下子握住了那个站在旁边的年轻人的手,貌似十分亲热的攀谈起来。

    “那是谁?”顾天元和蔡立好都异口同声转过头来问一脸茫然满头雾水的顾子铭和蔡亚琴。

    卢楠也是一脸好奇不解,不知道雷志虎怎么会在这里遇上了熟人,但好像又有些不像,如果只是单纯的熟人,雷志虎顶多也就是打个招呼,这样一个年轻人,雷志虎却急火火的跑过去主动握手,对方似乎还有些矜持,这家伙是啥来头?

    求月票,距离800票不远,也就是几十票,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