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五十七节 择善而从,择优而栖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五十七节 择善而从,择优而栖

    雷志虎赶到陈庆福家中时,陈庆福心境已经沉静下来了。

    “你说他要把黄鑫林也叫上,这是什么意思?”陈庆福眉峰微锁,有些不解。

    “嗯,我和黄鑫林还有他前年一起在省委党校学习,勉强算有同学之谊吧。”雷志虎也不确定,“我本来说就我和他一起坐一坐,但他说把老黄也叫上,我也就答应了。”

    “没这么简单吧?”陈庆福脸上神色沉凝,“童云松这段时间是频频下县里,而且下的时间都不短,每个县都要呆上整整一天,却没有到我们市区几个区里来,气势很足,杨书记也提醒我们自己工作拿稳一些,关键时候别掉链子,没准儿这就是尚书记再找开刀的对象了。”

    雷志虎点点头,“我知道,杨书记也和我打过电话提醒了,不过尚书记他们如果真的要找下刀对象也不该是我们才对,现成的多了去,找我们撒气,这不是张冠李戴么?难道说他们还能不清楚马德明是谁掀翻的?何况,我觉得现在条件恐怕还不成熟吧,纪委和政法这条线尚书记他们一直没有插上手,哪有那么简单?”

    陈庆福赞同雷志虎的意见,但是却也很沉重的道:“志虎,我估计省里现在是下了决心了,和以前还有些不一样,尤其是这一回毕华胜没能上,我估计省里边就会另有打算,咱们虽然说没作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但是工作这么多年,又是一大家人,这年头说不搞株连,但是到具体实施时,只要有心人要作祟,那就很难说。何况谁能保证自己没有一点儿差错,就怕被人拿住借题发挥,最后在落得个杀鸡儆猴。那就丢人了。”

    雷志虎知道陈庆福在担心什么,陈庆福本人倒是没啥说的,他能信任陈庆福也是因为陈庆福本人还是过得硬的,就算是有些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但是这个人心胸宽广,而且在经济上也算是比较干净,也能用人,他三个子女中老大老二都没问题,唯独这个老三劣迹不少。若是被人拿住了把柄一阵狠打,很难说会不会牵连到他身上来。

    所以在雷志虎提到陈建祥的事情时,陈庆福也是咬牙切齿,恨不能亲自去教训那个孽子。

    “陈书记,那你的意思是……”雷志虎也吃不准陈庆福在想什么,现在尚、黄双方都还在积蓄实力,虽然马德明被打落马标志着双方已经撕破了脸,尚权智不可能不反击,但是在他看来尚权智这一方依然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以尚权智已经隐忍这么久。不会这么轻易出手,但一旦出手,恐怕就是致命的。

    陈庆福沉默半晌,这才淡淡的道:“志虎,你和陆为民既然有这层关系,不妨多加深一下,他把黄鑫林叫上,恐怕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其中必有深意,我估计你们接触中就会感受到他的意思。”

    见雷志虎还有些不太明白。陈庆福摆摆手,语气里也是有些淡漠。

    “我了解过这个人在丰州那边的表现,都说他是靠搞经济起家,这话没错。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他的心机手腕,我听说他在双峰担任县长时就能借势把县委书记压得喘不过气来,而且还把几个人送进了大狱,而到阜头时间虽短,三五两下,就把纪委书记和县委副书记两个地头蛇硬生生撵走。哼,谁要是小看了他的政治智慧和手腕,只怕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雷志虎心中一凛,“陈书记,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来……”

    “多接触,多了解,听一听他的想法,你不是说他对宋州社会治安很不满意么?这固然和我那个孽子有关系,但是这大概只是一个由头,肯定还有其他原因,听其言,观其行,我们就知道他的意图何在。”陈庆福按了按自己突突猛跳的太阳穴,“我觉得那个时候快要来了,宋州恐怕是真的需要一场甚至是两三场的大动大乱才能有不破不立的格局出现。”

    “陈书记,你不是说毕华胜不也是获得了省领导的支持么?”雷志虎犹豫了一下才又问道。

    “哼,省里大佬们的心思谁能猜得透?我只知道毕华胜当初是获得了某位大佬的支持,但是省里不是哪一位就能一手遮天的,而领导的心思也不是下边人可以轻易揣摩透的,他们可以今天觉得你条件符合可以上,也可以明天觉得你有问题让你下,这一切都需要随着大局变化而变化,一句话,因时而变,因势而变,千万别去寄希望于什么人会无条件的支持你。”陈庆福沉沉一笑,叹了一口气,“在这条路上走动,就得要有这个觉悟。”

    雷志虎也是默然无语的点点头,陈庆福这是由衷之言,既是提醒,同样也是告诫,宋州局面会有大变,需要擦亮眼睛,看清形势,择善而从,择优而栖。

    *************************************************************************************

    富豪960轻盈的驶入常委院,门岗看到了这辆悬挂着昌A牌照的轿车,下午陆为民就驾驶这辆车出入两次,门岗已经有了一点印象,但是仍然很认真的看了贴在车窗前玻璃的出入证,门岗只认证不认车,这是规矩。

    甄婕还是第一次知道陆为民住在这样一处僻静幽深的院落中,虽然夜色已深,但是还是能从进入的这条单行通道四周矗立的小楼看出一些端倪来。

    轿车稳稳地停在了小楼门前的停车场里,陆为民和甄婕下车,甄婕还有些不适应,四下打量,看到幽静单独的小楼,和巍峨高耸的围墙,已经用绿篱和竹林隔断开来的入口和路径,也不禁暗赞这的确是一个好地方。

    跟随着陆为民进了小楼,一楼的布置有些样板化,茶几,宽大的沙发,典型用于公务接待的规格,没有半点特色和生活气息,楼下的饭厅也没有什么摆设,一看就知道是冷锅冷灶不开伙的典型,倒是几盆绿植盆栽搁在客厅里,多了几分清新气息。

    陆为民领着甄婕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的布置要比一楼温馨宜人许多,也更具有家的气息,这让甄婕很有些好奇这是谁替陆为民布置的,甄婕不认为陆为民具备这个能力。

    书房布置的很典雅大方,一排书搁在书桌旁的书橱上,触手可及,造型别致但不失优雅的艺术台灯简洁大方,红岩蓝黑墨水瓶,外加一个笔筒,镇纸,还有一个俄罗斯的套娃玩偶,一台现在还相当少见的IBM的Tinkpad760CD笔记本电脑,那也是陆志华从国外为陆为民带回来的洋玩意儿。

    厚重的皮质木椅,背后是一排大书柜,暂时还是空置的,陆为民也还没有那么多精力来充实这里边。

    陆为民住的主卧也很朴素简单,一床薄被,叠得十分整齐,客房那边也同样简单,甄婕看了看房间,觉得还能接受,唯一不太方便的就是卫生间在外边,也幸好楼上除了主卧外还有一个公用卫生间,否则晚间要跑楼下上厕所那可就真太麻烦了。

    楼上的客厅摆放着一台29英寸的电视,陆为民很少看电视,回到家中要么看书,要么圈阅文件,当然来了才几日时间,也没有几时在家。

    舒适的软皮沙发比起下边的大沙发多了几分家用味道,坐上去感觉很舒适,这让劳累了一天的甄婕真有点坐下去就不想起来的感觉。

    “累了么?”陆为民替甄婕端来一杯柠檬水,在家里出了茶之外,就只有一筒干柠檬,主要是早晚来泡柠檬水喝,清醒头脑,也不会影响休息。

    “有点儿累。”甄婕点点头,目光里有些飘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到宋州工作了?”

    “你没问我,而我觉得我到哪里工作好像对你都影响不大,你对这个不关心,也没有兴趣。”陆为民笑笑,“不是么?如果不是你的这些同学们对我在哪里工作感兴趣,我相信你依然对我在丰州还是宋州工作没有什么概念。”

    甄婕有些不好意思,的确,她对陆为民在宋州或者丰州工作没什么概念,在她看来,在哪里工作都差不多,也许宋州要发达一些,城市大一些,但是她自己又不可能在宋州或者丰州生活,所以这一切都和她没太大关系。

    只是正如陆为民所说,和她的同学关系挺大,一下午顾子铭和蔡亚琴虽然力图想要继续保持以往一样的感觉,但是似乎这种距离一旦拉远就很难在拉近,还是蔡亚琴要聪明许多,抛开了其他人,单独和甄婕在一起,才让甄婕的心里舒服了一些,但甄婕也知道要想在回到从前是不可能了。

    “为民,你别这么说,子铭的人品性格你不也说算不错的么?至于亚琴,我觉得比顾子铭更好,只不过她是女孩子,没有那么多想法罢了。”甄婕有些不乐意的道。

    “没有那么多想法?”陆为民轻轻笑了笑,“阿婕,你小看你这位闺蜜了,我看她的心思未必比她老公浅,没准儿日后比顾子铭造化更大也不一定。”(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