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三十六节 赤膊上阵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三十六节 赤膊上阵

    市政法委的小会议室在角落里,和厕所斜对,位置有些偏,光线也不好,平时开会用的时间并不多,很多时候都用市里的大会议室。

    涂镇海踏入小会议室时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陆为民和孟凡英面无表情,而坐在斜对面的却是市纪委副书记纪登云,而对面斜睨过来的目光让涂镇海悚然一惊。

    “老涂来了?”孟凡英很不想在这种场合在场,但是作为局长,他又不可能不在场,无论涂镇海日后下场如何,这笔账多多少少都得要记在他头上的,坐在这个位置上,有些事情却又由不得他了。

    “陆书记,孟局,我来了。”涂镇海略微镇静了一下心神,自己是不是有些太敏感了?那几桩案子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但是要说马上就能牵连到自己身上,只怕还没有谁有在不惊动自己的情况下就把这事儿给弄清楚了的本事,估计应该只是陆为民觉得这些案子里边有故事,所以才会把纪委的人叫来作势。

    “唔,老涂来了就好,登云,宣布吧。”陆为民也不废话,淡然的摆摆手,示意纪登云按照他们的程序规矩办。

    纪登云也没有想到陆为民来得这么直接,一句废话都不说,只能硬着头皮站起身来:“涂局长,经市纪委研究决定,认为你在多起案件中涉嫌严重违纪,所以根据《中国**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条例》有关规定,责令你对相关问题作出说明。”

    涂镇海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胳膊中夹着的皮包啪嗒一声落在地上,目光却很复杂,没有看陆为民,也没有看纪登云,只是望着孟凡英,“孟局,这是怎么一回事?”

    孟凡英有些疲倦的摇摇头,目光里也有些茫然和迷惘。“老涂,这是市纪委的决定,我本人不清楚,只能服从。”

    “你不清楚?哟呵。你不清楚你会坐在这里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开会?”涂镇海已经慢慢回过神来,怪叫一声,脸上浮起狰狞之色,“这是要双规我是吧?玩的漂亮啊,孟凡英。你这是卸磨杀驴,还是过河拆桥?”

    孟凡英仍然只是摇头,但是这一次却没有答话。

    “我问你一句,你的桥过了么?这么早就拆桥,你不怕你也跌到河里去?”涂镇海看到两名纪委干部已经走到了身后,他反而镇静下来,摆摆手,听凭两名纪检干部搜查了自己的身体,表示自己没有带任何危险物品,这才大大方方的坐进椅子里。目光闪烁着阴寒的光芒,“孟凡英,我栽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以为你还能坐得住?妈的,唇亡齿寒的道理你懂不懂?尚权智和陆为民他们是要把我们连锅端你懂不懂?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个道理你懂不懂?!”

    一连三个“你懂不懂“,声音越来越高,声浪几乎要破门而出,纪登云示意另外一名纪检干部去把小会议室门掩上关紧,只要控制住了涂镇海,其他都无关紧要了。这个时候让这个家伙发泄一下,也有助于下一步对这个家伙的攻心。

    “够了!涂镇海,你少在这里满口胡言,你把宋州当成什么地方了。你把市公安局又当成什么了?你的码头,你的私军?你还有一点党性和觉悟么?我告诉你,你必须要把你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陆为民沉声呵斥道。

    “够了?陆为民,我看你们是远远不够!宋州不被你们掘个底朝天,你们这些外地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涂镇海满不在乎的撇着嘴道:“甭给我在这里说大话,党性。觉悟,你以为我们是小孩子,说点这些东西就能让人痛哭流涕幡然悔悟?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你凭什么坐上这个位置,还不是替人拎包拎得好,到宋州来把尚权智的拍得好?当政法委书记,政法这条线的事儿你懂多少?我呸!”

    “陆某人怎么坐上这个位置是非自有公论,不是你一个阶下囚能评价的。”陆为民平淡的道:“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久走夜路必撞鬼,这宋州也好,政法这条线也好,都不是谁的家天下,是代表老百姓利益的**在执政,敢做那些事情,那就要有付出代价的思想准备。”

    “呵呵,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代表老百姓利益的**?你么?还是宋州市委市政府这帮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古训,我的党龄比你的年龄少不了多少,小子,代表了老百姓利益,就没法代表自己的利益!你有把自己等同于普通老百姓么?市委市政府这些人有把自己等同于普通来百姓么?滑稽!”

    既然知道已经没有好下场了,打定了破罐子破碎的涂镇海说起话来也就毫无顾忌了,“成王败寇,你就不用在我面前翻弄你那张嘴皮子了,我有脑子,我能思考,愿赌服输!你敢说你们没想动过姓孟的,也许就是这会儿他还对你们有用处罢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为民不得不承认这个涂镇海是把问题看得最深刻最直白的一个人,尤其是提到孟凡英时,孟凡英的脸颊上抽搐的肌肉无疑也说明了许多问题。

    “姓孟的,别以为你把我卖了你就安全了,**什么时候兴过功过相抵这一说?收起你那点儿侥幸心吧!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想我们会见面的,在哪里,你很清楚,……”

    在陆为民挥手示意中,三名纪检干部已经把一个口罩给涂镇海带上,涂镇海的两只手也被纪检干部牢牢把住,就这么推搡着直接进了走廊,外边的检察院干警也早已把电梯准备好,直下一楼,一辆金杯面包车开了过来,迅速驶离了市委大院。

    陆为民站在窗前,目送那辆金杯面包驶出市委大院,这才扭过身来,孟凡英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而纪登云却是脸色复杂。

    “登云,还有什么担心的么?”陆为民笑了笑,“和唐啸那边联系一下吧,我想检察院那边也应该动手了,钓了这么久才找到如此好的一个时机,唐啸还把事儿给搞砸了,那我可真要为他是问了。”

    “陆书记,庞书记那边恐怕会有一些情绪,我建议您最好和童书记都与他谈一谈,沟通一下,现在这种方式非长久之计。”纪登云有些头疼,庞永兵对他越来越不满意,屡次在纪委会议上点名不点名的批评他,让他在纪委里边也是很难受,很想彻底撕破脸,但是他又只是副书记,以下犯上这种事情历来都是得不到支持的,哪怕是忍辱负重,你也得扛着。

    “我知道了,这一次事情是尚书记交代的,我想他会懂分寸轻重的。”陆为民也觉得也许尚权智该是时候向省委做一次全面的汇报了,如果这一次的事情真的能翻出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来,那么提前震荡一下,也许比日后一次性大震动更有益。

    一直等到纪登云离开之后,陆为民这才沉下心来考虑孟凡英的事情。

    他知道恐怕这个时候孟凡英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恐惧,涂镇海的话触动了他的伤疤,功过不相抵这是**的原则,功归功,过了过,要一分为二,如果这样,他孟凡英能过得了关么?除非是主要领导明确指示压下来。

    “老孟,别有太大的压力,干工作难免会犯错误,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不是政治错误,我想都不是太大问题。”陆为民觉得自己的话都有些干巴巴的,这话也许换了从尚权智嘴里出来,孟凡英还能踏实一些,从自己嘴里出来,就太不可靠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虚。

    “嘿嘿,陆书记,那哪能呢?我老孟干了一辈子工作,真要有问题,那也是工作上的一些失误罢了,谈不到上纲上线吧?我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孟凡英振作精神,站起身来,“陆书记,我希望素全的常务副局长职位能早一点明确下来,素全同志工作积极性很高,大局观强,他来之后市局风气为之一变,我也衷心希望能够和素全大好班子,让全市公安工作能有一个大起色。”

    孟凡英走了,陆为民却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动涂镇海似乎对孟凡英的触动很大,虽然他话说得很好听,态度也表得很坚决,但是将心比己,如果自己处于这种状态下,会这么老实配合么?恐怕不现实,也许下一步孟凡英未必会有这么配合了。

    但是不动涂镇海和高汉柏,市公安局的很多问题就没法搞清楚,尤其是刑侦这一块的问题,陆为民就是需要利用在刑侦这一块打开局面,才能由内及外,牵扯出其他问题,而恰恰孟凡英在刑侦这一块却又是最薄弱的,基本上被涂镇海和高汉柏给捏住了,这也才迫使陆为民不得不提前动涂镇海和高汉柏。

    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