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四十一节 崩坏

官道无疆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四十一节 崩坏

    徐忠志把情况细细介绍了一番,贝海薇脸上也是神色变幻不定,有些拿不准主意。

    应该说徐忠志的考虑并非毫无道理,不算中央和省里的资金支持,仅仅是华廊集团的改制也许就能有数千万资金进入市财政,这种情况下掏出几百万来投入广电大厦可能会花些心思,但是可能性就大多了。

    现在市里边之所以严禁财政在投入资金到广电大厦,主要原因还是财政困难,并非是压停止广电大厦建设,至于说合约一事,完全可以找其他理由来解释,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贝海薇相信徐忠志还是想得到办法的。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关键之处,那就是时间。

    十五大九月召开,就算是省里主要领导在十五大之后就来,估计也应该是十月份的事情了,来了就能马上现场拍板确定改制事宜么?贝海薇不认为省里市里这么高的效率,就算省里拍了板,市里也积极配合,但是企业改制岂是说改就改的?

    就算华廊集团可以先行一步,但是像华廊饭店这样大一个企业要卖出,只怕谁真的有兴趣只怕也需要几个月时间来考察吧,哪有今天谈好明天就把钱交给你市政府然后交易就成功了的事情?所以贝海薇预判即便是最乐观的估计也得要明年春节后去了,而这几个月,他们能挺得过去么?

    “忠志,黄市长和杨书记他们的态度如何?”贝海薇突然问了一句。

    “什么态度?你是说他们对国企改制的态度么?”徐忠志以为贝海薇被自己说动了,“他们也持支持态度,毕竟现在市里太困难了,而国企效益不佳,如果能够通过改制来解决负担问题,市里当然愿意。”

    “不,我不是说这个,而是他们对尚权智、陆为民他们咄咄逼人的这些动作有什么反应?还是觉得这没啥,就是你们的事儿?”贝海薇嘴角掠过一抹冷笑。

    “这个,老黄现在意志消沉。我觉得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涉及到一些事情他也是瞻前顾后,顾虑重重,我甚至觉得他好像有点儿怕尚权智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徐忠志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摊摊手,“我不是要他什么事儿都和尚权智针锋相对,尚权智是书记,是一把手。他是副书记市长,大原则上是争不过的,但是在一些具体事情上,他完全可以表明态度,像纪登云这样绕开庞永兵,不请示不汇报,直接双规涂镇海,明显违规,就算是你尚权智授意办的,那也得按照规矩来。他不按照规矩来,那我们也一样可以,他是市长,他有权直接向省里反映,但你看他有什么表示?对他,我是没有信心了。”

    “至于杨永贵,这是个鼠目寸光的家伙,他以为他现在不偏不倚就可以坐稳他的副书记位置了,哼,**说得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那种墙头草,最终的结局就是无论是谁笑到最后。他都会是一个第一个被拿来垫脚踩死的角色。”

    贝海薇没有理睬徐忠志气愤的表情,只是淡淡的道:“既然如此,老徐,你怎么能保证挺得过这一段时间,就你和庞永兵两人?刘敏知的下场你还没有看到么?”

    一句话噎得徐忠志半晌没有吱声,似乎是在评估贝海薇话语的分量。“海薇,就这么走,我心有不甘,再怎么我也是常务副市长,眼见得一块大肉就在面前,不咬一口,说不过去啊。”

    “哼,大肉?大肉后边就是钓钩,咬下去,你要松口脱身怕就难了。”贝海薇摇摇头,“老徐,该收手了,差不多了,我们没那么多时间了,我觉得经历了从刘敏知到杜双余再到涂镇海的事情,我们应该看清楚了,尚权智前两年的隐忍是在布局,绝不是什么无计可施,现在你看看,一个个他的心腹打手布置到位,如果说刘敏知翻船是省里的动作,那么杜双余呢,涂镇海和高汉柏呢?下一步又该是谁?”

    徐忠志脸色变幻不定,似乎仍然有些拿不准主意,“他要动我或者庞永兵总得有东西才行,动下边人,哼,我不像杜双余那么蠢,居然还要那一本笔记来记那些东西,纯粹找死,买官卖官,稍不留意就得要翻船,涉及面那么大,出事儿是迟早的。……,尚权智也不蠢,现在市里边情况已经乱得可以了,摆脱经济困境才是头等大事,这段时间我算是比较配合她了,他就是想动我恐怕也要等到我利用价值差不多的时候吧?如果他在轻举妄动,省里领导来了,乱成一锅粥,他怎么交代?省里领导又怎么看他?”

    贝海薇不再多言,她知道只怕徐忠志是真的陷进去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指望着一些不切实际的虚妄,你还真以为自己在尚权智那里不可或缺不成?

    当然,徐忠志的判断并非毫无道理,但是贝海薇坚信尚权智绝不可能因为一些影响就不动谁,这种局面不是他尚权智造成的,而是上一届梅九龄、黄俊青以及你徐忠志和庞永兵他们造成的,真要捅烂了,他顶多也就是背个驾驭不力的责任,但是解决了你们这些人,尚权智就可以放手大干,整个宋州就可以如臂指使的按照他的意图来运转,这一宝他肯定愿意押下去。

    越想贝海薇就觉得眼前局面的危险,当然,她并不清楚徐忠志有另外的安排,但即便是她知道徐忠志对孟凡英的动作,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一个孟凡英算什么?解决掉孟凡英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态势,沈君怀、唐啸、纪登云、周素全这些人已经一个个站了起来,围绕在他们身边已经有了一大圈人,尤其是还有陆为民这个家伙更成为他们的主心骨,随时有可能发起进攻。

    事实上他们已经发起了进攻,刘敏知,以杜双余为首的苏谯县一帮人甚至连带了泽口几个人,都已经溃灭,现在又开始把锋芒指向了市公安局内部,政法系统一旦被他们牢牢掌握,纪委系统已经不可考,像自己就随时可能被纪委或者检察院的人带走而毫无挣扎之力,想到这里,贝海薇就不寒而栗,

    她不能再和徐忠志并肩战斗下去了,或许徐忠志留下来对自己也是一个解脱,自己可以心安理游刃有余的脱身,至于说感情上那点歉疚感,那又算什么?难道说自己出去之后还打算和他相濡以沫一辈子不成?

    想到这里贝海薇已经有些怀念那个在加拿大苦苦等候她的人,也许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

    服务员轻轻敲了敲客房的门,里边没有反应,服务员有些犹豫,酒店有几间客房一般住的都是有来头的客人,而这一间恰恰就是其中一间。

    已经过了换洗时间了,按理说客人早已经起床甚至离开了,但是今天这间房却反锁着,客人好像还在休息。

    服务员没有敢打扰里边的客人,小心的回到总台向值班经理汇报了,值班经理清楚那间房住的是什么人,想了一想告诉服务员,既然客人还在休息,那就暂时不要去打扰。

    但是一直到中午十二点,那件客房的客人依然没有出来,这让总台值班经理也有些奇怪,他是知道住那间方的客人身份的,那位客人来这边时候不多,偶尔来一次,所以他印象很深。

    他给总经理打了电话汇报这个情况,总经理示意他带人去看一看,问一问客人是否有什么需要。

    在敲了好一阵门确认屋里没有人应答之后,值班经理觉得事情可能有些不大对劲儿,请示了总经理之后,指示工作人员酒店用特制备用钥匙打开房门,而进入之后看到的一幕让他们目瞪口呆。

    短暂的震惊之后,值班经理蹑手蹑脚的伸出手到对方的鼻尖感受了一下,不经意触及到对方肌肤,早已经是冰凉,至于呼吸更是早就没有了,冷汗涔涔的他努力镇定了心神,指示其他两名工作人员和服务员立即出去,自己也随即退了出去,然后迅速打电话向总经理报告了情况,而在那边的总经理吓得几乎连手机都落到了地上,赶快报警,但是这个警该向谁报?

    市公安局长死在了酒店,这个警该向谁报告?

    假日酒店的总经理还算是比较聪明,一方面要求饭店值班经理把看见了这一幕的工作人员控制起来,不准让消息外传,然后从手机里调出电话号码,寻找市领导的电话,最终找到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陆为民的电话,给对方打去了电话。

    求几张推荐票啊,每位兄弟都有的,上榜无望,心里难受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