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五节 惹祸,摊上事儿了

官道无疆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五节 惹祸,摊上事儿了

    “这么说来这个钱校长还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呐。”陆为民饶有兴致的扬起眉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说呢?老钱本身业务水平就不差,原来就是红旗路小学的模范教师,加上会来事儿,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这么一步一步走上来的,红旗路小学十年前也就是市里一所比较好的小学而已,和它能比肩的小学不少,但是现在呢,除了实验小学勉强能和它相提并论外,其他学校都要差一截了,要说做到这一步钱瑞平的确功不可没。”

    段厚柏并不清楚陆为民和钱瑞平之间的过节,这番话也是公允之论。一所学校要打造起来,校长相当重要,钱瑞平既精通教学业务,又擅长协调关系,这样的人才想不起来都难,至于说一些驭下手腕,那也是必须的。

    陆为民想到那一晚钱瑞平的表现,虽然心里略有不悦,但是他也要承认钱瑞平的确有些威势,当个校长能把下边一干人收拾得服服帖帖,当然也得有两刷子才行。

    对钱瑞平的不良观感主要还是因为那一晚的口角冲突,只是陆为民扪心自问,那种事情哪里又不存在?

    自己在阜头时,县公安局为了“增进了解,求得支持”,还不是把县公安局的女警组织起来搞了交谊舞接待,自己不也安之若素,甘之若饴,甚至还和那个佟舒的女子有了那么一段小暧昧?

    只是弱势一方突然变成了自己这一方,心里就不舒坦了,多半也还是因为季婉茹和齐蓓蓓那一晚的冲突,加上对季永强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这种复杂的情绪下,才让自己内心很有些不忿罢了。

    段厚柏没有听到陆为民的搭腔,有些奇怪,从后视镜注意到陆为民似乎面部表情有些怔忡,略感诧异,也不知道陆为民在想什么。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陆为民居然会和钱瑞平会有这么一段交织。

    公爵王很快停在了行政楼前,一副横幅挂在行政楼门厅内,“热烈欢迎陆市长、陈市长来我校视察”,不能不说这学校在应付上边的检查考察还是相当在行的。也足见这个学校大概也经常迎接上级的检查,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公爵王刚刚停稳,早已经有人来替段厚柏和陆为民打开车门,段厚柏钻出车门,看见谭立伟和周明光以及钱瑞平都已经是满脸笑容的等候着了。陆为民下了车,谭立伟已经迎上来替陆为民介绍:“陆市长,这是我们红旗路小学的校长钱瑞平同志,这一位是我们市教育局分管基础教育工作的副局长周明光同志,……,老钱,老周,这是市政府常务副市长陆市长,……”

    钱瑞平和周明光的目光落在陆为民脸上时都是一怔,都觉得似乎这个人有些眼熟。转念一想,虽然这位陆市长没有正式见过面,多半是在电视上见过的,所以也就没觉得什么,都满脸笑容的弓腰和陆为民握手。

    陆为民也颇觉有趣,看来这两位都完全想不起那一晚的故事了,不过想想也是,就那么短暂的接触,而且时隔久远,谁还会记得“萍水相逢”的人?

    一番寒暄之后。陈庆福也下了车过来,又是一阵介绍,谭立伟、段厚柏和周明光、钱瑞平等人把陆为民和陈庆福簇拥在中间往门厅内走,这个时候闪光灯闪亮。咔嚓声也是不断响起,一男一女抢先跑到了前面照相,正好和陆为民来了个面对面。

    “啊?!”刚刚按下快门的女子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距离只有不到两米远的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忘记了该让开道路,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个面带微笑的男人。

    谭立伟脸上掠过一抹怒意。开始还以为是市电视台或者《宋州日报》的记者,他还能忍着,但是看到那个女人悬挂的红旗路小学的胸牌,顿时怒火就上来了,这个钱瑞平,搞的什么事儿?怎么选了一个这么没见过阵势的蠢女人来搞宣传照相?

    钱瑞平也是一阵恼火,这个齐蓓蓓究竟在搞什么鬼?傻不愣登的站在那里发花痴啊,死死看着陆市长,难道说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领导不成?

    “咦,这不是小齐么?”陆为民含笑站住,瞅了一眼钱瑞平,“钱校长,小齐现在在你们学校从事什么工作啊?”

    钱瑞平又惊又喜,他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会认识齐蓓蓓这个小婊子,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挺熟的模样。

    而一旁的周明光却是又惊又疑。

    他一直对这个女子有些想法,只是这女人却是相当狡猾,这么多次在一起,唱歌跳舞可以,甚至摸两把只要不过分也行,再要更深层次的事儿就不行了,非得要自己给她弄个位置才行,这让周明光也是分外恼怒,几次给钱瑞平打招呼让钱瑞平好好拾掇一下这个小婊子,但是钱瑞平却是阳奉阴违,这让周明光对钱瑞平都有些看法了。

    只是钱瑞平也不是省油的灯,虽说只是一个校长,但是周明光也知道钱瑞平在谭立伟心目中的分量并不比自己轻多少,就算是自己想要给钱瑞平上眼药,也得找合适的机会。

    “陆市长认识小齐?小齐现在刚借调到宣教办工作,下一步学校打算让她负责校团委的工作,……”钱瑞平赶紧接上话,洋溢着笑容的脸看上去那么亲和,和那一晚看齐蓓蓓的那种阴鸷狠辣完全是两个人。

    周明光想玩齐蓓蓓,齐蓓蓓也不是什么纯情女子,这些钱瑞平都知道,只是这种事情他钱瑞平可以提供机会,唱唱歌跳跳舞可以,其他,你周明光有本事把齐蓓蓓骗上床那是你的本事,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拦不住,但你周明光没那本事要叫我钱瑞平来配合你,那对不起,我没那份义务,你周明光也还没那个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是么?”陆为民淡淡的应了一句,径直往前走。

    这个时候齐蓓蓓已经反应过来,脸色煞白的躲在了一边,目光不敢再往陆为民这边看,但是内心的巨震仍然让她无法从震惊中回过味来,这怎么可能?他就是新来的常务副市长?不是说这个新来的常务副市长是从宣传部长升任过来的么?

    陆为民?陆伟民?

    齐蓓蓓有些恍惚,她记忆好像永强他姐的那个朋友的确叫这个名字,不是为民就是伟民,但是要把这个名字和常务副市长联系起来,却又完全无法做到,看周局长和钱校长的表情,他们恐怕做梦都没想到这个陆市长就会是那一晚那个不咸不淡淡然自若的男子,别说是他们,就是自己有何曾想到?

    齐蓓蓓的怪异表现让红旗路小学的一干同事们都是莫名其妙,原本她能认识陆市长简直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尤其是那些原本羡慕嫉妒得嘴里都泛酸的同事们看陆为民那有点儿不冷不热的态度,又都莫名其妙的幸灾乐祸起来,看样子陆市长虽然认识齐蓓蓓,但是好像印象却不好,要不怎么会用那种语调那种态度来应对钱校长的殷勤?

    齐蓓蓓表现出来的失魂落魄却让办公室主任田勇看在眼里,他落后一步叫住齐蓓蓓:“小齐,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儿?陆市长和陈市长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视察学校,你怎么这副表现?你这不是故意砸学校的牌子么?你是不想在学校干了?”

    齐蓓蓓如梦初醒,惊慌失措的拉着田勇的胳膊:“田主任,田主任,出事了,出事了!”

    田勇莫名其妙,虽说刚才齐蓓蓓的表现有些失态,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何况好像齐蓓蓓也好像认识陆市长,就算是没啥交情,或者说齐蓓蓓没啥好感,那也不算啥大事儿才对。

    “出大事儿了?你能出啥大事儿?你又能出多大的事儿?”田勇没好气的道。

    齐蓓蓓看着周明光和钱校长陪着陆为民亦步亦趋的身影,心里却如着火一般烧灼着,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是副市长,还是常务副市长?打破头齐蓓蓓都想不通,季永强不是说他是丰州那边那个旮旯县的县委书记么?这才多久,怎么就到宋州来当常务副市长了?

    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关键是现在周局长和钱校长好像都还没有意识到,那个家伙如果真的突然翻脸,那该怎么办?

    齐蓓蓓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着急,看着田勇极不耐烦的那张脸,再想起陆为民那张不阴不阳的神色,她就知道这事儿是遮掩不过去的,想到周明光眼中猥琐恶毒的目光和钱瑞平那阴狠冷酷的眼神,齐蓓蓓就不寒而栗,她太清楚钱瑞平的能耐了,听说钱瑞平马上就要当市教育局副局长了,到时候连周明光也得让他三分,这个时候若是坏了他的事儿,他会饶得了自己?

    “田主任,真的出事儿了,那个陆市长,你也认识的。”齐蓓蓓脸色雪白,手指绞在一起,使劲儿拨弄,吞吞吐吐的道。

    “我也认识?”田勇茫然的道。

    “你不记得了,……”

    当齐蓓蓓把话说完,田勇差一点脚一软就要瘫倒在地上,手指指着齐蓓蓓,却说不出话来。

    好好回忆一下之后,田勇不得不痛苦的承认,那一晚的那个说话很冲的二愣子不是这个陆市长还能是谁?

    看见一无所知的周局长和钱校长还在满脸堆笑的亦步亦跟着谭局长他们趋逢迎着陆市长,田勇只觉得肝胆俱裂,这才是真正摊上大事儿了,齐蓓蓓这个扫帚星白虎星,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事儿?!这可真是摊上大事儿了!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