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挽歌楼

超品相师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挽歌楼

    十里长安街,因为这一次的今科进士们的出现而热闹非凡,而作为长安城内最大的青楼挽歌楼,也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有考取上功名的读书人,在完工大臣,还有那些世袭爵位的侯门子弟,甚至还有那落榜不得意的书生,全部汇聚在这挽歌楼,原因无他,只因挽歌楼花魁慕容婉婷曾经许下诺言,如今科状元郎年不过三十,她愿以身侍候,而今科状元郎尚飞年仅二十有五。

    才子佳人,一直是多少年来,人们热议不止的话题,在长安街内,没有人不知道挽歌楼花魁慕容婉婷之名,甚至就连那些贩夫走卒都听说过慕容婉婷之芳名。

    长安城内,无数王公贵族一掷千金想要一亲慕容婉婷之芳泽,然而都不可得,一般的**爱钱,有姿色一点的**爱俏,但是慕容婉婷这样的青楼艺妓,已经不是靠钱和样貌可以打动的。

    在这大唐年代,比钱和容貌给高一层的,那只有才华,到了慕容婉婷这样的青楼女子,已经不是单靠钱和容貌可以打动她们的,古来多少青楼花魁,与那才子上演一出出的才子佳人的风流戏码。

    琼林宴结束的第三天,状元郎尚飞,带着书童青幕山,来到了挽歌楼,因为,一位王爷在挽歌楼宴请今科进士,作为进士之首的尚飞自然不会不来。

    状元郎,在民间已经是等同于文曲星下凡,但是状元郎,每一次开科取考都会有一位,但是王爷,尤其是掌握实权的王爷,在那个朝代,只有这一位。

    考取功名,入朝为官。造福一方百姓社稷,这是读书人最大的心愿,而现在,尚飞已经踏出了第一步,但如果得罪了王爷,恐怕他这个状元郎,也只能一辈子落在翰林院内修那经文书籍。

    对此,尚飞自然是不甘心的,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一展宏图的大好时光。十年的寒窗苦读,岂能就束缚在那翰林院中,平生所学,不能用之于造福江山社稷,那还有何用。

    青幕山看着自家少爷走进了挽歌楼,而他,在其他进士门的书童的羡慕眼神中,也跟着走了进去。

    这一次,王爷宴请今科进士们。本来仆人和书童是不得入内的,但是自家少爷特意和王府的管家言明,要带着书童一起,最后。那王府管家也是同意了。

    “幕山,你看这长安盛况,这就是我大唐的繁华之地,相比咱们家乡。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王爷在挽歌楼的最高一层,第五层宴客,而尚飞。却走到第四层的时候,临杆眺望,眺望着那下方的长安城,说道。

    “少爷,咱们家乡当然不能和长安城比啊,长安城那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天子脚下啊。”青幕山看着自己少爷脸上的意气风发,答道。

    “是啊,长安城是天子脚下,是繁华之都,可是你看那边。”

    尚飞的手指突然一指城中的一个方向,青幕山目光顺着自己少爷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长安城的一条贫困街道,两旁的屋舍十分的破烂,而此刻,在这屋舍之下,不少面黄肌瘦的百姓,手持着碗,这些百姓,脸上是麻木的表情,在他们的眼中,看不到希望。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大唐太宗皇帝是何等英明伟岸,贞观之治,八方小国臣服,国泰民安,虽有天灾之威,但朝臣齐心协力,挽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再看看现在,王公大臣流连于花柳之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说完这话,尚飞便以拂袖,朝着挽歌楼第五层走去,而青幕山,看着自己少爷的身影,他知道,少爷是不想来这里的,也不屑与上面的那些人为伍,只是纵有千秋计,却无报国门,少爷想要一施胸中报复,不得不与这些人虚与委蛇。

    挽歌楼的花魁自是极美的。

    青幕山站在少爷的身后,看着那楼台之中,走出来的红衣轻纱女子,朝着少爷缓缓走来,那袅袅摇曳的妙曼身姿,还有那独特的幽香,让得青幕山的眼瞳急骤收缩。

    她就是挽歌楼的花魁,慕容婉婷。

    “婉婷敬尚公子一杯。”

    那一晚,尚飞是最耀眼的,与王爷同桌,花魁侍候在旁,这位长安城多少达官贵人想要一亲芳泽的美人,此刻却甘如下人,侍候在状元郎的身侧,倒酒添菜,不知道羡慕死了楼上多少人。

    然而,酒宴结束之后,尚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并没有留宿这挽歌楼,与那慕容婉婷成那周公之好,而是直接是醉倒在了酒桌之上,最后,由书童青幕山送回了住处。

    是的,原本王爷是打算直接让尚飞在挽歌楼休息的,然而青幕山却是一再拒绝了,甚至面对着王爷,依然是不卑不吭,表示少爷交代过,如果喝醉了,一定要回客栈。

    酒宴过后,所有的长安民众都知道,状元郎是一杯就醉的酒量,而同样的,青幕山也出名了,状元郎书童顶撞王爷,王爷不但没有责怪,反而因为他忠心护主,而赏赐了白银百两,这也成了市井之中的美谈,所有人都在赞赏王爷的大肚。

    这次酒宴中,没有输家,状元郎喝了好酒,也享受了美人的服务,书童青幕山博得一个忠心护主的称号,而王爷也成了大肚之人,但如果真要说有输家,那输的就是那位花魁慕容婉婷。

    纵使是青楼女子,谁不想博一个未来,更何况,慕容婉婷这种花魁级别的女子,那更是清清白白之身,这一身只托付一人,不少好事之人玩笑说道:“小小书童,不解风情,状元郎错失一段良缘,也不知道等状元郎醒来之后,会不会一气之下将书童给赶走。”

    外人的猜测,终归只是猜测,第二天,青幕山将昨晚少爷酒醉后的事情告诉了少爷,不过少爷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一个月后,上面对尚飞的任命终于是下来了,然而,这个任命却让整个市井哗然,更让这一批的进士们不解,堂堂状元郎竟然只谋得了洪州下属区县的一个上县丞,从八品。同期的榜眼和探花都是直接任命的五品给事中职位。

    洪州,那是什么地方,那是穷山恶水之地,民风彪悍,且没有什么油水,在那里当官,和流放有什么区别?

    青幕山替自家少爷感到不服,自家少爷是状元郎,却只是八品,凭什么。

    然而,自己少爷接到任命后,只是笑了笑,第二天便收拾行李出了长安城,在长安城外的护城河桥上,少爷对自己说了这么一番话。

    “如果那天,你不扶我回去,也许现在咱们主仆两人就留在了京城,不过这样也好啊,离开京城,从此天高任鸟飞。”

    两批骏马,载着这一科的状元郎和书童,离开了繁华的长安城,挽歌楼依然是夜夜笙歌,没有人在关注状元郎是何时离去的。

    王府。

    穿着锦袍的王爷高坐正堂,在下方,一位女子跪在地上,浑身簌簌发抖,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挽歌楼的花魁慕容婉婷。

    而在女子的身旁,还跪着一位男子,这男子一身青衣,抬起头来之时,却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状元郎尚飞的书童,青幕山。

    “王爷,我家少爷当年在挽歌楼与慕容小姐一面倾心,虽身在洪州,却依然思念慕容小姐,恳求王爷做主,将慕容小姐赠与我家少爷,我家少爷感激不尽。”

    高坐之上,那王爷目光玩味的看着青幕山,又看看跪在地上簌簌发抖的慕容婉婷,如果不是今天这位状元郎的书童找上门来,他都忘记了,三年前的那位状元郎。

    “佳人配才子,你家少爷的请求我答应了,婉婷,你现在就去收拾细软,明日就与这书童前往洪州,以后安心服侍状元郎。”

    王爷这话一出,青幕山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而一旁的慕容婉婷,脸上却是露出了悲哀之色,她想拒绝,但是想到王爷的手段,想到那些违背王爷命令的姐妹的下场,最后只能是不甘的点头答应。

    大唐朝廷之中,王爷权倾朝野,当朝皇帝年幼,沉迷于美色于玩乐,无心朝政,王爷一手握权,甚至在士林之中,隐隐有流传,“当今科举,唯王爷定夺,得罪了王爷,就算是状元郎,还不得面对着被发配的下场。”

    ……

    然而,青幕山带着慕容婉婷回到了洪州之后,却并没有将慕容婉婷给带回府上,而是另外买一府邸,暗中藏娇。

    半个月后,状元郎尚飞因治理辖区有功,从上县丞升为县令,三年来,未得一次升迁的状元郎尚飞,在他的书童,接回那位挽歌楼的花魁慕容婉婷之后不到半个月,便升了官职。

    接下去的几年,状元郎更是平步青云,从县令到司马,从司马到都尉,从都尉到下督府,再到最后的洪州都督府总督,真正的成为了手握一方兵马大权的封疆大吏。(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