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26:茶名

天才狂小姐 26:茶名

    店小二把茶水往杯子里轻轻一倒,各种香味,四溢开散。

    卢茗闭上眼睛,鼻子轻轻一嗅,当下拧眉,他侧头对上官霆,低声说,“霆王,您怎么把我的新品也端上来了?”

    “哦?你闻出来了?”上官霆赞许一句,“真不愧是卢山少庄主。”

    卢茗抿了抿唇,说道,“您还把这新品,给了莫大小姐。那个莫大小姐,看着挺柔软的,您这般欺负她,她要是哭了怎么办啊?”

    上官霆差点翻白眼,这丫头会因为猜不出茶名就哭?开玩笑!“卢兄,你这人实在缺乏人生乐趣啊!”

    “啊?什么?”

    “你不懂吧,人生的乐趣,就是在于刁难人!看着那些被我刁难的人,摆出那副可怜相的时候,我这心头别提多爽啊!”

    “……”这究竟是什么恶趣味啊?卢茗实在是无语透了。一回头,卢茗看着莫兰的目光,带了许多同情之色。

    唐玲玲一直在留意卢茗的目光,当她再次看见卢茗把视线投向莫兰的时候,她心头狠狠一揪。

    “呐。游戏开始吧!卢香妹子,要不,您先来?”上官霆点名。

    卢香妹子抿了抿茶杯,笑道,“是雀舌吧?”

    卢茗笑着点头,赞许一句,“没丢我们卢家人的脸。”

    “哼!哥哥看不起人!”

    卢雨随后也抿了抿茶杯,跟进说,“这是铁观音呢!”

    卢茗也笑着点头,“不错。”

    卢水笑着叫道,“哥哥,我不用喝都知道,我这杯是云雾!”

    卢茗当下拍手,“好妹子!给哥哥长脸了。”

    卢雨卢水双胞胎,被哥哥赞扬了一把后,摆出一摸一样的笑容,讨人喜欢得紧。

    看见卢雨卢水被卢茗表扬了,唐玲玲也跟着说,“相公,我这杯,是龙井么?”

    卢茗回头,淡然一笑,“夫人也挺有眼力的。”

    上官霆豪放一口饮下香茶,笑呵呵的说,“我这杯,应该是普洱。虽然我不怎么喝茶……”

    卢茗立马回话,“霆王好舌功,不怎么喝茶竟然也能一口猜出是普洱。”

    上官霆对侧,葛相宜和莫兰并肩坐着,两人都还没有动手开喝。

    这次猜茶游戏,端上来的茶,都是名茶,大姐闺秀自然都喝过不下数回。上官霆摆明了不想让这些丫头们输!

    葛相宜捂着嘴角,愁苦的说,“哎呀,你们都猜准了,我这要是猜错了,可怎么办才好啊!”葛相宜拍着心口直发愁。其实她是装的!身为许知府的大夫人,又是葛大学士的孙女,她在家也喝过不少好茶。只要这茶排在茶名录上,她应该能猜得到才对。所以葛相宜一点都不担心。只是她需要装装样子,调解气氛。

    卢家三姐妹催促一声,“许夫人,您快喝来看看呀!”

    “就是就是!许夫人,我们还指望这顿茶钱,您给包了呢!”

    “哎!好吧,如果要真猜错了,那这顿茶钱,肯定是免不了了!”葛相宜边说,边拿起杯子就口一喝,当她放下茶杯后,自信满满一笑,帕子擦掉嘴角的水渍后,说道,“应该是,碧螺春吧!”

    卢茗果断拍手鼓掌,“许夫人厉害。”

    葛相宜得到了应有的赞美,她开心得快要忘乎所以了。这游戏还真的挺好玩的。

    眼下在场所有人都猜对了茶名,现在就只剩下莫兰一人了。

    葛相宜侧头,对莫兰催促一句,“兰儿妹妹,你也快喝呀。猜猜你的这杯是啥来着?”

    莫兰拿起杯子的同时,抬头看了上官霆一眼。她虽然知道,这厮想让她败阵,然后逼着跟她讨什么鬼要求来着。八成她这茶杯里,是少见的稀有茶种。

    不过没关系,她南宫羽三什么好茶没喝过?拥有花王称号的她,连怎么种茶的,她也一清二楚。

    莫兰喝了一口香茶,放下杯子的时候,卢茗又递给她一个同情的目光。她这杯茶的茶名,她是肯定猜不出来的。因为这茶名,至今都还没定好。

    莫兰放下杯盏,轻启红唇,说道,“是白毫银针,简称白毫。是吧?”

    “噗——”卢香掩嘴一笑,“什么白毫银针啊?我怎么听都没听说过。”

    卢雨卢水跟着嘲笑道,“是啊,我们也没听说过呢!许夫人,你可听说过白毫银针?”

    葛相宜摆出一副困惑的表情,嘀咕了句,“呃——我也没……”

    葛相宜都还没把话说完,她身边的唐玲玲,轻笑说,“不知道是她味蕾有问题。还是她根本不懂装懂,随便瞎说个名字出来,糊弄咱们这些人呢!相公,您说是吧?”唐玲玲扭头看向卢茗的时候,她惊呆了,“相公?相公!你怎么了?”

    唐玲玲一道呼唤,众人把视线齐刷刷的投向卢茗。

    只见卢茗那半开的嘴巴,怎么也合不拢,那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陵般大。

    “大哥?你怎么了啊?”卢香也跟着一问。

    卢茗回过神来后,他使劲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啊?”卢家三姐妹还有唐玲玲,焦急万分的追问。

    “大哥?你到底怎么了啊?你倒是快说呀!”

    卢茗一吞口水,说道,“这个是我们庐山茶庄的新品。是我刚刚在山庄里,送给霆王的那罐,他偷偷拿出来让店小二冲泡的。”

    “啊?新品?”卢香嘀咕了,“怎么把新品拿出来冲泡,怪不得莫大小姐没猜中!”

    唐玲玲奇怪,拧眉问,“相公,她只是猜错了名字,你干嘛惊讶成这样?”

    卢香一听,说道,“是哦!大哥,你刚才到底在惊讶些什么啊?”

    卢茗哆嗦的嘴皮子,颤抖三下后,说道,“白毫银针,是我昨晚想出来的名字。我心里已经确定了这茶名,可是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莫大小姐,你怎么猜到我心里头的茶名的?”

    卢茗这般一说,在场所有人汗毛一竖。心头大叫,不会吧?这么邪门。莫兰这丫头,不仅仅猜对了茶名,而且还直接猜中了没有公布出来的,藏在卢茗心里头的内定茶名?

    莫兰坐在一堆惊恐眼神底下,她无奈一吐气,虽说这个时代是个架空的朝代,但是这里的食物名称,没有随意乱改变,例如,番茄还是叫番茄!土豆依然叫土豆!碧螺春龙井什么的,名字都没变!所以这个白毫银针,就算它是刚刚被研发出来的新品种,新品种的来源和她所知道的历史有所差别,可它的名字,是不会变的。在莫兰的认知里,这个素有白美人称号的白毫银针,的确是叫这个名字不假。

    只是,这样的解释,莫兰根本没法说出口,看着卢茗那渴切的眼神,莫兰苦恼地说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就是你们所说的新品。不过……这个白毫,对我来说,却不是什么新品。我舅舅曾经从南方带了些茶叶给我,里面就有这个白美人。我尝过它的味道,特涩,很不好喝。我的味蕾,嗅觉,都十分敏锐,只要喝过一次,哪怕闻过一次茶香,我这辈子都能记得清清楚楚。虽然这杯白毫不似当初我喝的那般苦涩,但我可以确定,它就是白美人。”

    卢茗越听越傻眼,“的确,这茶种是我从南方收购回来的。收购那会儿,只听当地人说这茶叶,是叫白美人。不过我尝的时候,味道特苦特涩。我带回来后,改良了耕种方法才种出如此香甜的白毫。只是,白毫这名字,我断定前人没有人给它命名过才对。”卢茗说,“莫大小姐,您能老实回答我问题关键么?你到底怎么猜到我昨晚刚想出来的茶名?”

    靠!他娘的。给他岔开话题,他竟然又回到正题。非要逼着她解释。

    莫兰沉默片刻后,轻声回话,“那八成,是我瞎猜的……”

    “……”这答案。鬼信?

    卢茗摆明对她的答案不满意,急着起身,拧眉说,“莫大小姐!”

    貌似这丫的,不问个彻彻底底,是不会罢休的。

    莫兰没了耐性,直接起身,说道,“望诸位见谅。小女真的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没法再陪各位应酬了,告辞。”反正这猜茶游戏,她也没输。

    莫兰转身要走。卢茗急着追喊,“啊!等等!莫大小姐!请留步——”

    卢茗那急切的模样,看的唐玲玲又急又揪心。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夫君这么紧张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还是莫府的千金大小姐。是他们唐家的死敌何凤玲的女儿!

    唐玲玲一时心急,小手一拽,拽住了卢茗的袖子。

    卢茗脚步被牵制住了,他气恼的回头,瞪了唐玲玲一眼。

    那一眼,把唐玲玲瞪得心碎一地。

    葛相宜和莫兰是一块儿来的,而且她还是坐着莫兰的马车,莫兰现在要走了,她自然也要告辞了。

    葛相宜行了个告别礼后,回头款款离去。

    卢茗眼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着急一回头,对上官霆说道,“霆王!她走了……”

    上官霆悠哉悠哉的扇着扇子,纳着凉,嘀咕回话,“是哦,她走了……”

    卢茗其实很想把话说下去的。他想去追莫兰,想和她好好聊聊来着。可是他看见身边这么多女人盯着自己,卢茗只能忍住骚动不已的心。最后,卢茗一想,反正莫大小姐是北城城主的大女儿,她再躲也躲不到哪儿去!大家都在一个城里,总有见面的机会吧?

    这般一想后,卢茗终于松了口气,不再焦躁了。

    至于上官霆,他从莫兰起身离开后,就一直摸着下颚思考不停。也不知道他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睛下,到底藏着什么鬼心思。

    站在上官霆身后的陆虎,上前偷偷摸摸凑嘴在上官霆耳侧问,“主子?要我去探听消息么?”

    上官霆轻轻点了个头,悄声吩咐了句,“把她老底全给我挖出来。”

    “是。”陆虎先一步,下了茶馆,急匆匆而去。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