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43:被下药

天才狂小姐 43:被下药

    上官霆琢磨这铁器,一会儿把它按回铁柄内,一会儿又弹出来,反复数次后,就上手多了。

    上官霆看明白了,“原来这是莫大小姐的防身武器,这么精致的工艺活,真不多见!”

    柏傅崟点头说道,“莫大小姐手里的东西,都稀奇得不得了。”光从这蝌蚪画作开始,柏傅崟就已经是惊叹不已了。

    卢茗也是点头,说道,“好像她对什么都很有研究似地。品茶如此,酿酒亦是如此。那个名叫白兰地的奇怪葡萄酒,和其他葡萄酒,到底有何不同。”

    “可惜了,现在想尝都尝不到了呢!早知道刚才一口气全给她开封,全分给大家的好!”上官霆提起白兰地,心头就阵阵抽痛。

    三个男人议论莫兰,辛思律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那个女人,原本是他的未婚妻呢!被他一口推拒掉的未婚妻,此刻正被九皇和从二品的镇北大将军谈论着。

    辛思律越想越不开心,越想就越懊恼。

    这婚事,不应该断掉才对。都是那个女人的错,竟然敢给他下套!

    坐在辛思律身边的莫梅,更是醋意恒生。

    为什么这些个大人物,张口闭口,都是莫兰?莫兰那丫头到底哪里好?

    她手里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肯定不是她想出来的。一定是他!是那个南宫三少给她的!

    靠着男人给予的饰品,勾引其他男人,这女人到底要不要脸?

    高台下,唐嫣和鲁伏流坐在一起,两人虽然看着歌舞,心却放在一处。

    唐嫣一道轻哼,悄声说道,“四夫人,你花了那么多心思,想把女儿嫁给大将军,还亏了你和你女儿,连夜绣了一副青山绣画送给将军,你看他把你们娘俩的礼物搁在哪里了?倒是大小姐随手扔了几张破纸过去,将军大人反而当宝儿一样捧着!呵呵呵......”

    唐嫣的话,纯粹想膈应死鲁伏流。

    鲁伏流也的的确确中了招,不过她很能忍,“大夫人还是好生替二小姐思量思量吧。就怕到时候,辛城主那边,心肝乱飞......”

    唐嫣脸刷地一下,落了下来,视线犀利的朝辛思律那边望去,这一望,果真瞧见不对劲。她的宝贝女儿脸上摆着的是什么表情?极度担忧,极度焦虑的望着辛思律的侧颜,而辛思律却至始至终,把视线放在上官霆手上,上官霆手里捏着的,不正是莫兰刚才掏出来的铁器么?

    唐嫣当下咬破下唇,使劲深呼吸,免得失了态。

    这个贱丫头,越来越张狂了,仗着自己婚姻自主,就可以四处勾搭男人吗?唐嫣早前发过誓,不管莫兰她看上谁,不管莫兰想嫁给谁,她都要戳穿了他们才肯罢休。

    想到这儿,唐嫣朝鲁伏流那侧,睨视过去,“四夫人,需不需要我来帮你一把?让你闺女儿,顺顺利利的嫁给镇北大将军?”

    鲁伏流瞥了她一眼,虽然心里想得要死,可她不能轻易点头。唐嫣是个什么货色,她心里清楚。就怕她傻傻一头栽进唐嫣设计的陷阱里。

    唐嫣见鲁伏流不应,自顾自昂头说道,“你要是不乐意,我也无所谓,反正在座的这些千金大小姐里面,每一个都乐意嫁给将军大人,我不帮你说媒,我可以帮其他人说。我想,多的是人乐意答应我吧?”

    鲁伏流这下子再也憋不住了,“三夫人如果愿意帮我们家荷儿一把,伏流自然感激不尽。只是不知道,三夫人打算如何帮我们荷儿说媒?”

    唐嫣邪嘴一笑,说,“让大将军去咱们唐府做客,到时候,莫荷丫头也来咱们唐府,两人见了面,干柴烈火,生米煮成熟饭,柏将军想赖,也赖不掉了。”

    鲁伏流听了,心头一凉,“您要我们家荷儿,未婚先......给他投怀送抱?这要是说出去,我们家荷儿的名声,可就不保了。”鲁伏流把脸一正,说道,“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可不干!”

    鲁伏流和唐嫣的话,后座的莫荷,听得是一清二楚,莫荷急忙上前,屈膝蹲在母亲身旁,焦急说道,“不!娘,我愿意干!”

    鲁伏流嘴一抽,心疼着说,“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呢?你的名声可比什么都重要啊!”

    莫荷视线一凌,说道,“娘,你看眼下这情况,就算使劲浑身解数,柏将军也未必会看我一眼。而且,我断定,就算我不出这招,其他千金小姐,也正思量着这个方法。虽然这法子有点卑鄙,可不管怎么说,一旦我和将军的事,成了,那他不得不娶我进门,到时候,就算我名声再难听,我也是将军的夫人,从二品的将军夫人,双城城民想说我坏话,还得思量几番才行。我忍一时之辱,又有何妨?”

    鲁伏流听见莫荷的话后,也开始琢磨起来。

    想了老半天后,鲁伏流轻问,“唐家打算找什么借口,请大将军入唐府做客?”鲁伏流不觉得柏傅崟会答应去唐府玩。柏傅崟是什么身份?唐家老爷子又是什么身份?

    唐嫣呵呵大笑,说道,“四夫人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们唐家了?你可别忘了,我唐嫣,是莫海峰的正房,我们唐家的玲玲丫头,是庐山茶庄少庄主的正室。后天,我娘亲生辰,大办宴席,整个莫府都会到场,整个卢家庄,也会来我们唐家。柏大将军就算不给卢茗面子,不给莫老爷面子,他也一定会喜滋滋的过来跟我娘亲道贺。”

    鲁伏流一听就明白了,唐嫣的意思是说,到时候,莫兰也会出席唐老夫人的生辰晚宴,柏傅崟如果喜欢莫兰的话,那他一定会到场的。

    莫荷听着欣喜万分,“娘,这的确是个好机会。只要三娘肯帮咱们一把的话,柏将军一定会娶我过门的!”

    鲁伏流心里还有些疑虑,可若她不马上答应下来的话,唐嫣就会把这差事,送给其他千金大小姐。

    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鲁伏流不想答应都难。

    最后,鲁伏流一点头,万分谦卑一句,“那就劳烦三夫人了。若事成,妾身定不忘三夫人大恩。”

    “嗯。”唐嫣得得瑟瑟的昂着头儿,笑得特歪腻。

    莫兰出宴客堂,已是黄昏天了。

    酒宴晌午开办,她中场离席就已经近黄昏,估计这酒宴结束,得等晚上八九点才能结束吧?

    本来莫兰迫不及待的想回家来着,可是她才上马车没多久,就听见安玉肚子咕噜噜直叫。

    莫兰想起来了,自己在宴席上,时不时喝茶吃糕点,肚子不饿。摩摩和阿南结束任务后就率先回去了,而金牛和狮子两人,等在外面待命中。安玉和金牛他们几个,一直候着她,滴水未进。于是莫兰就在南城就近找了家酒馆,点了些小菜,给他们几个填饱肚子。

    安玉腮子鼓鼓,边吃边唠叨,“那个九皇也太过分了,竟然敢偷大小姐的美酒!偷一坛也就罢了,他竟然把所有酒坛都偷光了。大小姐,你也真是的,刚才把酒要回来之后,干嘛非要砸了它们呀。多可惜呢!”

    莫兰懒洋洋的睁开双眸,说了句,“我若不这么做,下一次,那贱胚还会这么干!我的东西我若护不住,还不如亲手把它毁了的好!那些酒,砸了就砸了吧,反正也只是些次品。”

    “啊?这么好喝的美酒,大小姐怎么能说是次品呢?”

    莫兰邪嘴一笑,“傻丫头,酿酒的事,你不懂!这酿酒的流程,又复杂,又有很多讲究,光是这酿酒的温度,也大有说法,而且,酿酒的器皿,用陶罐,也是下下之策。当初我手里没有多少资金,所以只能将就着酿了二十坛。那些次品,砸再多我都不心疼。如今若让我重新酿制的话,我一定会用最好的酿酒条件!”

    说到这里,莫兰侧头对狮子说,“回头把那酒庄卖掉得了,换点钱回来周转周转,日后找机会,把鬼屋地下室给整理整理,最好就是再深挖一丈。”

    “啊?还挖?”

    “嗯,不然这温度降不下来!”莫兰思索了半天,轻问,“不知道哪里能搞到冰?最好的话,再建个冰库!”

    狮子当下脸黑,“小主,您的要求别这么高,行不行?您不知道,一个冰库需要多少银子去维护?而且还得去两州以北之地,挪冰回来安置。这些运输费,昂贵得要死!”

    莫兰一泄气,说道,“好吧,还是一步一步慢慢来吧。”莫兰侧头问狮子,“那你知道哪里能进到橡木吗?”

    狮子傻傻一问,“啥是橡木?”

    莫兰无奈吐气,嘴巴一瘪,说,“算了,回头我去问小手。”

    莫兰肚子里涨涨的,吃不下东西,就点了杯清茶,一边品着,一边看向对面的瓦舍。

    瓦舍里,是说书人说书给观众听的小屋。

    狮子看见莫兰看的入迷,轻问,“小主?您也对那个感兴趣?要不,咱们吃完后,过去听听?”

    莫兰摇头,“不用!”莫兰一吐气,无奈说道,“现今这个朝代,瓦舍里的说书人,比我和四方斋签的投稿契纸,还要赚钱,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

    狮子笑着说,“还不是因为识字的人少嘛!”

    莫兰点头道,“没错!偌大的帝都里,一共有多少个亿的人口?可这几个亿的人口里,就只有数十万人识字而已。而且,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国家不重视著作的版权,内容被不停复写,转载,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就算我想告,没有律法维护,实在让人没辙透顶。国家书院不昌盛的另一个理由,也是因为这个!”

    “小主您想说啥?”

    莫兰邪嘴儿一笑,说,“三国志可以放一放了!接下来,咱们自个儿养几个说书人,现在南北两城里,把我接下来要写的故事,直接用嘴,叙述给这些人听。”

    狮子愁眉,“小姐想赚这些小老百姓们的钱?而且还是零散的小钱。”

    莫兰哼笑,“这只是第一步!小笨蛋!”莫兰盯着对面的瓦舍,说道,“明天你就去找几个说书人,和他们签契纸。人数不需要多,只要八个即可!南北两城内,东南西北各按一据点。”

    “好吧!”狮子瘪嘴说,“看样子,羊哥的工作,又要轻松了呢!”

    隔日,唐嫣的母亲,萧氏提前办大寿,宴请四方贵族亲友,除了莫家卢家举家出席之外,还有唐家二小姐,也就是唐玲玲的二妹,唐凤凤,嫁给了永富钱庄,刘代庄当小妾。那个刘代庄,已经年满五十了,他之所以能够娶到唐凤凤,还不是因为他是北城的永富钱庄代庄?唐凤凤只能当妾,是因为唐凤凤的母亲,只是一个妓女,爹爹又是唐坦柳的庶子。唐凤凤身份不够,所以她只能当个妾而已。

    唐嫣母亲萧氏大寿,刘代庄自然也会出席,连同他三个儿子。

    唐坦柳之所以提前给萧氏办寿宴的一大缘由,还不是为了柏傅崟?他必须要趁柏傅崟离开双城,去他营地前,帮他大女儿把事给办妥了才行。

    柏傅崟的接风宴喝完后,上官霆便留宿在了辛思律家中。

    这次唐嫣母亲大寿,作为莫梅的准未婚夫,辛思律自然也要出席的。

    唐坦柳一想起有这么多人来参加他夫人的寿宴,他心里那个叫得瑟。

    唐坦柳原本还想叫上官霆一起出席的,如果九皇也来他夫人的寿宴,那日后,他的生意一定更加兴隆。哪个商客敢不买他唐老爷的帐?

    可惜,事与愿违,上官霆宁愿窝在辛思律家里,捧着那个奇怪的铁器,他也不愿出席唐老妇人的寿宴。只是叫人送了贺礼过来。

    柏傅崟一早来了唐府献礼,当了座上嘉宾,可他的视线,一直不停往客人堆里张望,那张屁股怎么也坐不住。

    不是说,莫兰也会来的么?为什么还没见到她?

    莫海峰和其他莫家人,全部都到场了,独独不见莫兰过来给唐老爷子请安。

    柏傅崟想着,该不会,这丫头又爱玩排场?故意晚到之类?

    直到上了桌席后,大家都动起了筷子,柏傅崟一时忍不住,直接开口问了莫海峰,“莫城主,莫大小姐还没来呢,不等她了么?”

    柏傅崟看见这餐桌,根本没有预留莫兰的位置。

    莫海峰尴尬一笑,说道,“兰儿她本来一早就打点好,要跟我出门来着,可还没上路,她就晕车了,吐了一上午,说是胃不舒服。我就让她回房歇息了,反正,她的贺礼拖我带了过来,已经送给了唐老夫人。”

    柏傅崟一眨眼,“什么?她不来了?”她要是不来,那他来这里的意义都没了呢!

    唐嫣立马朝鲁伏流和莫荷使了个眼色。

    莫荷收到视线后,果断起身,匆匆走到柏傅崟身侧,举着小杯子,说道,“柏将军,当日接风宴上,没能独自请您喝上一杯,小女实在惋惜不已。今个儿,柏将军可千万不要推却了才好。”

    柏傅崟心绪乱飞,随手拿起酒杯,仰头一引,“承蒙款待。”

    莫荷羞答答的跟着喝了一小杯,然后回到原位。

    莫荷随后一踢小妹的脚裸,也逼着她上去劝酒。

    莫槿听话的跟着上去劝了柏傅崟一杯,又紧挨着圆桌上每个人都过来独敬柏傅崟,这宴会才开始没多久,柏傅崟手边已经空了四五壶。

    唐嫣的用意,并不是为了灌醉柏傅崟,因为她知道,柏傅崟的酒量,好的吓人。唐嫣跟莫荷说过,她要给柏将军下药。类似春药的一种,可以让人动情的药。

    药效不是立马发作,而是需要等上半个多小时,一点一点萌动情愫。

    正好,一顿寿宴,差不多需要半个多小时呢,到时候,柏傅崟身上的药效发作,唐嫣就叫人把他扶进房里,称他喝醉了之类。然后再让莫荷找借口去看看柏傅崟,之后,就水到渠成了。

    柏傅崟喝的酒,和大家的一样,所以这酒力并没有药物。那药,是涂在柏傅崟的酒杯上。身为从二品的大将军,只能坐在正主席位上,喝着金镶杯,谁也没法和他抢。

    坐在柏傅崟身侧的卢茗,轻声嘀咕,“傅崟,你老实跟我说了吧。你是不是也喜欢上她了?”

    柏傅崟当下一愣,眨眼,问,“此话怎讲?”

    卢茗昂着头,慢慢磕眼,深吸一口气后,说,“在我与她第一次见面过后,那天晚上,一整晚,我都想着她,想得怎么也无法入眠。第二天,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干劲来,脑子里一直在想,她现在在哪儿?她在干什么?之类!每次想到她的时候,心里就渴望着想见到她,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又忍不住冲动,想要更靠近她一些。每次觉得自己即将可以见到她的时候,又是兴奋,又是激动,又是焦虑不安,又是害怕自己着装不够好。傅崟,我这种心情,你若是有,那么你也跟我一样了!”

    柏傅崟越听越震惊,那张脸,铁青发紫,“我......我不是......我没有.......”

    卢茗一呼吸,问,“如果你事先不知道我心系于她的话,你会不会老实承认?”

    “.......”柏傅崟沉默了。他的沉默,卢茗和他自己,都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没错,如果柏傅崟不知道卢茗喜欢莫大小姐的话,恐怕现在,他早就已经点头承认了。

    为了顾及兄弟情谊,柏傅崟不得不苦苦压抑自己那蠢蠢欲动的心。

    卢茗看见柏傅崟那纠结的侧脸后,苦笑一句,“算了。傅崟兄!如果你真的喜欢她,那你就动手吧!我丝毫不会怨你,甚至我还希望你能成功的把她娶进门!我对于她,已经没有一丁点的遗憾了,因为我之前已经跟她坦白过我的心思,只是可惜!我输在了起跑线上!我的家世,成为她拒绝我的借口。傅崟,你若真的珍惜你与我之间的兄弟情谊,那么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就行!”

    柏傅崟艰难开口,“什么事?”

    卢茗抿唇笑说,“独宠她吧!她值得你为她这么做!你代替我,帮我完成我这辈子都无法为她做到的事!”

    听见这话后,柏傅崟闭上双眸,思考着,纠结着,痛苦着,最后,在他沉默了将近一世纪后,他终于睁开双眼,露出他眼底下那双清澈而又坚定的凤眸,“好兄弟!话不多说,咱们干了这一杯!”

    卢茗和柏傅崟相视一笑后,纷纷拿起酒杯,轻轻一碰,仰头引尽。

    卢茗和柏傅崟说的悄悄话,坐在柏傅崟身旁的唐坦柳,没有听见,因为他忙着应酬其他过来劝酒的宾客。不过,坐在卢茗身旁的唐玲玲,却听得一清二楚。

    当她听见卢茗对于莫兰的那一份独白后,她差点心疼得气晕在桌上。唐玲玲一伸手,小手心死死覆上卢茗的手背,紧紧一抓,好似在用行动跟卢茗说,不管怎样,她这辈子都不会把自己的丈夫,让出去的。他的人是她的,他的心,也应该是她的才对!

    卢茗看见手背上的小爪子,心里头越来越沉重,不过他没有扔掉唐玲玲的手,而是选择无视。

    柏傅崟和自家兄弟喝完一杯后,起身劝了大家一杯水酒,然后便和唐坦柳告辞,“唐老爷,在下忽然想起还有一份急件没处理好。我得赶紧回去处理下才行,不然明日就无法逞奏给皇上了。”

    柏傅崟连皇上都搬了出来,意思是,他的离去,谁也劝阻不了了。

    当下,莫荷急的心肝都跳了出来,她拽着母亲的手腕,想叫母亲帮忙说上几句,得柏傅崟留下才行。

    鲁伏流摇着头,无奈至极,看看三夫人唐嫣都张口结舌,没法吭气,她有什么法子留人?

    最后,莫荷只能眼睁睁看着服下春药的柏傅崟,匆匆离去。

    莫兰她人根本不在府邸,还说什么身体不适,根本就是不想参加唐老妇人寿宴的借口。

    如果莫兰不在府邸的话,那她八成是在四方斋。这是九皇告诉他的。

    柏傅崟匆匆赶去四方斋,果真,四方斋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一名壮汉闭目养神。那壮汉,柏傅崟自然认得。莫大小姐的贴身保镖。

    金牛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眼一睁,立马跳下马车,抱拳说道,“将军大人。”

    柏傅崟轻问,“你家大小姐,可在上面。”

    “在的。”

    “那有劳替我通报一声,就说我想见她。”

    金牛一点头,说道,“将军请稍等。”

    金牛笨重的跨着步子,上了三楼。

    这个四方斋,俨然就像是莫兰的私人别墅一样。

    金牛一去一回,回话道,“将军三楼请。”

    “多谢。”柏傅崟笔直上了三楼,三楼一间暖阁内,一名女子正坐桌案上,提笔写着什么东西。暖阁的布帘,被掀开在两侧,暖阁门口两侧,分别站着一名女子和三名男子。这些人,柏傅崟一个也没见过,唯独那个站在莫兰身后为她扇扇子的婢女,柏傅崟见过。那是莫兰贴身丫鬟,安玉。

    莫兰放下手里的铅笔,起身,走前几步,还算礼貌的给他行了个小姐礼,“将军找我有事?”

    “那个......唐老夫人的寿宴,你怎么没去?我听你爹爹说你身子不适?”

    莫兰直接回话,“身子不适只是借口。我和唐家不对盘,那老太婆过生日,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说的还真够直接的。”

    “我喜欢直接。”莫兰一挑眉,“将军也直接些,说说你来这儿,找我干嘛?”

    “嗯......咳咳......那个......我来这儿......”至今为止,他还从来没有这般窘迫,一时半会儿,竟然找不出话来。

    莫兰轻语,“如果将军过来是想和我闲聊的,那恕小女无法奉陪,我这边有很多事要忙。等改日空闲了,再去您府上,敬茶谢罪。”

    “忙?”一听见忙这个字,柏傅崟就来劲了,“不介意让我瞧瞧,你在忙什么吧?”

    莫兰无所谓的耸肩,说,“只要你瞧得懂,随便你怎么瞧。”

    柏傅崟欣然一笑,立马举步进了暖阁,急急忙忙端起莫兰桌上的图纸,拿起来琢磨老半天。

    “这些是什么东西?”柏傅崟惊问。

    莫兰表情淡然,“不解释。”

    “......”柏傅崟泄气急了,“这些,也都是三少教你的?”

    “是啊。”莫兰果断承认。

    柏傅崟一眨眼,赶紧吭声,“莫大小姐能否帮我引荐一下?我真的很想认识三少!”

    莫兰嗯了长长一声后,问,“成啊,只要你能拿出通行证!”

    “通行证?”柏傅崟眨眼问,“什么通行证?”

    莫兰轻笑,“就是前天我送给你的那把折叠式钢刀。”

    柏傅崟脸色一僵,“呃——”

    莫兰冷漠的睨视着他,“怎么了?该不会,你把我送你的钢刀,送人了吧?”

    “不不不!”柏傅崟立马否认,“我只是把它借出去了,明日就能还回来。”

    “借?”莫兰视线更冷了三分,“真是个很好的托词。不过可惜了,你的通行证,只能今天有效。”

    “莫大小姐请别为难我!”柏傅崟愁苦的说,“好歹人家是九皇子,他开口跟我要借,我又怎能忤逆他?”

    莫兰嘲弄一笑,“那我问你个问题,你想好了,如实回答我!”

    “大小姐请问。”

    “如果某天,我和你,成为了恋人,但是还没有步入婚姻礼堂,我和你只有口头诺言,彼此相知相濡,永世不分。可是突然有一天,皇上看中了我,要宣我入宫,纳我为妃,你打算怎么做?”

    柏傅崟听了,当下傻呆了。

    这是个多么可怕的问题?

    莫兰那丫头早就知道,他追来四方斋找她的用意,是想跟她倾诉爱慕之情。可是没想到,他都还没开口,这丫头先提出这个问题来刁难他。

    如果他的答案,令她不满意的话,那他和她之间,就完全没戏了。

    柏傅崟沉默思考中,莫兰坐回桌案,拿起铅笔,继续画图纸。

    看她画出来的线条,如此稳健,看得出来,她的心丝毫没有波动过。

    柏傅崟轻声问,“你可知道,皇上是谁?”

    莫兰轻声回话,“只是一个‘人’!”

    柏傅崟眼睛一眨,丝毫没有料到,她会如此回答。他咕噜一声,吞咽口水,说道,“皇上他虽然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类,但他手里握着的权利,却犹如天一般巨大。而我手里的兵权,是他赋予给我的冰山一角。”

    莫兰把笔一顿,又是一声嘲弄,“皇上手里的权利,是被众兵将拱出来的,没有兵将让他使唤,他哪来的兵权?皇上吃的喝的,都是老百姓交税供养出来,没有老百姓的税收,他吃什么喝什么?他存在的意义,如果不是为了老百姓,那他就不是老百姓的皇上。将军大人,如果你无法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皇上和你自己,那么你就没法用平等的眼光,看待我和你!所以你......”不是我的良人。

    最后那六个字,莫兰不说,柏傅崟也能知道了吧。

    这些话,柏傅崟听完之后,内心究竟有多么震惊?无法想象,一个大家闺秀,千金大小姐,竟然会生出这等可怕的想法?要知道,她的这番阔论,传到皇上耳朵里,绝对是诛九族的大罪。

    可是为什么,他听见她那番话后,心情会如此的激动。这双颤抖的手,想要去触摸一下她脸上炽热的温度?

    呼吸沉重,汗水猛滴。

    莫兰察觉不对劲,抬头,“你怎么了?流了这么多汗?”

    柏傅崟晃神一惊,气虚的踉跄了下,“我......估计是喝了太多的酒,有点气虚了。”

    莫兰起身,给他让座,“你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柏傅崟也不跟她寒蝉,直接下座。

    刚一坐下,柏傅崟这才发现,他的两条腿儿,直打哆嗦。

    怎么回事儿?身子骨酥酥软软的,浑身使不上力,更奇怪的是,那裆处鼓动鼓动的骚味,让他难受至极。

    柏傅崟偷偷抬头看向莫兰,光看见她背影就激动得要命。

    “嗯——”

    一道闷哼,莫兰听了,回头,问,“你怎么了?不像是喝醉酒的样子,倒像是在发情?你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

    “就喝了点酒而已。”

    “在唐家喝的酒?”莫兰冷笑一声,“唐嫣那婆娘,心思诡异,你被她下药,实属情理之中。”

    “不可能,我与其他人,喝一样的酒。我若中招,别人也会中招。”

    “就不会在你杯口上下药吗?再说,这世上还有种酒瓶子,叫鸳鸯湖,一边无毒,一边有毒!”

    柏傅崟拧了眉头,这位莫大小姐,怎么啥都知道似地?连皇宫禁用的鸳鸯湖都听说过?

    柏傅崟吐气一句,“唐家胆子还真够大的,连我都敢算计?”

    “不敢做大,他们唐家哪会发展得如此迅速?”莫兰低声问,“要不要我帮你去叫个美人回来?”

    柏傅崟一哼气,“不必,这点药效,我还能挺得住。”

    莫兰邪嘴一笑,残忍的说,“不错,是条汉子。那你就这样子撑着吧!”回头,莫兰吩咐了大籽一句,“大籽小籽,你们俩去鬼屋一趟,把姑娘们统统叫上来,让咱们将军大人,先享用一番。”

    柏傅崟拧眉,嘀咕一句,“我不是说了,不用么!”

    莫兰白了他一眼,“享用的意思,不是让你吃,而是让你看!”

    “啊?”柏傅崟当下一惊,“只是......看?”

    “不然呢?”莫兰挑眉反问。

    柏傅崟一呼气,痛苦地说道,“你不知道,我现在受不了刺激么?”

    “哦?是嘛?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莫兰邪嘴一笑。

    气人!气死人了!这丫头绝对绝对是故意的!看她那得瑟的笑容,太邪恶了!

    也就两柱香的时间,柏傅崟知道身上药效越来越严重了,但他浑身乏力,只能拿手托着脑袋,撑在桌面上。

    不稍片刻,楼梯口处传来叽叽喳喳的银铃笑声。

    一群美人儿扭着小蛮腰,上了楼,“哎哟!大小姐找我们过来啥事呢?”

    莫兰嘴一瘪,说,“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大籽小籽,一个个化妆,蝎子的衣服帮她们挨个换上。就在隔壁暖房里换,换完出来卖一下骚。”

    莫兰端了张椅子,和柏傅崟同坐,轻声说道,“将军大人,你今天可有福气了。我原本准备明天再让她们表演的,刚巧你今天过来,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时装表演’!”

    柏傅崟喘着粗气,滴着热汗,嘴唇干涩地说,“非要在这种时候考验我吗?”

    “骚年,人生是需要很多磨练的。你就当今天是你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呗!”

    莫兰昂着头,嘴里发痒。这个时间段,最好给她来杯红茶什么的。可惜,四方斋里严谨带吃食。

    第一个美女出场了,衣着服饰,都是柏傅崟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无袖,低胸,短裤,还有脚上那个怪鞋子,走起路来,踢踢踏踏的声响,显得格外风骚。

    对于正在发情中的男人,眼前那个,绝对是毒药。

    “嗯——”柏傅崟憋得满脸铁青。

    莫兰嘲弄一笑,“才第一个就受不了了?”莫兰回头,看向模特儿,黑着眉头说道,“我说过多少次了?光扭腰,肩膀不要动!两脚跨出去人中心线外侧,得踩出性感的猫步才行。你有没有在家里好好的给我练习?”

    第一个上场的女人直接被骂了,她把头一低,嘴巴瘪了下来。

    莫兰一哼气,“把头抬起来。就被骂了一下而已,你的心理素质差到什么地步了?下去吧,第二个可以上场了!”

    第二美女一上场,柏傅崟果断喷了鼻血,“嗯——”

    柏傅崟闭上眼睛大叫一句,“莫!大!小!姐!你也太过分了!”第二个美女的衣服,比之前那个还暴露,看看她胸前那两团白嫩嫩的玩意儿,穿了等于没穿一样!

    莫兰懒得鸟他,她起身拍拍手掌心说,“走路要有节奏,单手叉腰,把胸挺起来,你要为你傲人的卢沟骄傲才行!记得头一定要抬高!很好很好,接下去,下一个!”

    第三个美女上场了,柏傅崟奇怪,他闭着眼睛不看这些美女,反而觉得心痒,总想睁开眼睛看看第三个美女穿的是什么奇怪衣裳。可是当他把眼睛一睁开,看见的却是莫兰的背影。

    莫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站在了桌案面前,手掌一直打着拍子,像是在鼓励这些美女们卖骚。

    柏傅崟拧眉,“莫大小姐,你不是说找她们过来勾引我的么?”

    莫兰冷淡一回头,说道,“谁说勾引你了?我只是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时装表演而已。可惜你不上道,不爱看,那我也没辙咯!”莫兰一回头,扬声喊,“别让我看见你那兰花指,少恶心我。走路眼睛别看地上!”

    踢踢踏踏,踢踢踏踏,四方斋三楼,热闹得不行。

    一轮精彩的时装表演结束,莫兰热汗淋漓的回身,看向柏傅崟,这一看,她楞了三秒。

    这厮是睡过去了呢?还是昏过去了?

    还有,她的图纸上那一摊鲜红色的液渍,是嘛玩意儿?

    管他呢!反正图纸还是能勉强看得清,一丢丢的血渍,不影响什么。

    莫兰拿起图纸,拍拍灰尘,摆驾回宫。独独留下柏傅崟一人,睡死在四方斋暖阁里。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