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45:侯爷驾到!(求票)

天才狂小姐 45:侯爷驾到!(求票)

    就在辛思律极度好奇之下,远处,踢踢踏踏驶来。

    “啊?这是什么马车?”贺远当场震惊了。

    寻常马车,只需要一匹马啦就够了,稍微贵气庞大些的马车,顶多就是两匹马,可是远处驶来的马车,竟然有四匹马在拉动。而且,看向远处,好似不只是一辆,貌似有很多辆,每辆都如此豪华奢侈。

    踢踢踏踏,那马车速度开得也算慢,估计是因为这里人多的缘故,马夫们不敢拉太快,要是伤到人了,怎么办?

    第一辆马车上的美女,发型,衣裳,鞋子,都古怪的狠,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打扮,性感,迷人,能让所有男人都欲血膨胀。那个美女翘着风骚的美腿,一边摇手冲人群挥手,一边乱抛飞吻,一边说道,“爱你们哟!让路的亲,真乖!不让路的,我可是会讨厌的嚛!看看哪个表现最体贴人最温柔,蓉蓉要是喜欢,就让你们摸摸小脚丫子哟!”

    辛思律越听越火大。怪不得这些男人如此乖巧,一个个拼了命的给她们这些妓女让道。

    这条路,原本就很窄,边上的人群已经挤得不像话了,眼下,辛思律的迎亲队伍,直挺挺的站在马路正中央,而红城姑娘们的马车,就在他们对面十步之遥。

    踢踢踏踏,马车再度驶来,直到双方的马头互相碰撞为止。

    辛思律拉长着脸,昂声问,“你们是哪家楼馆的姑娘?”

    带头的蓉绿,一声娇笑,“你猜。”

    “放肆!”贺远一声轻喝,“在城主大人面前,连个礼都没有?”

    蓉绿不骄不躁的说,“哦哦,是城主大人呐!”蓉绿扭着腰肢和肩膀,风骚的起身,风骚的昂着脑袋,风骚一曲腿,曲腿的时候还给他抛了个媚眼,然后嗲嗲的说了句,“贱奴不知是城主大人,城主大人见谅哦!蓉蓉这厢有礼了。”

    辛思律深吸一口气,努力调解盛怒的面容,他那阴历的眼神,一扫蓉绿上下,忽然,他看见她身上的衣裳,很眼熟似地。记得柏将军宴客当日,莫兰也是穿着这般贴身的衣裙,只是莫兰身上的衣裙,十分保守,长袖,长裙,没有开叉。而这些姑娘们穿着的,是无袖长裙,下摆的开叉口,一路延伸到她们大腿上,风一吹,白花花的大腿,若隐若现。辛思律断定这些女人和莫兰有关系的最明显的一个证据,就是她们领口上那蝴蝶形状的装饰品。这个装饰品,和莫兰当初领口处的,完全是一样的。

    当下,辛思律额角一抽,问道,“你们是南宫羽三的人?”

    蓉绿笑答,“城主大人好眼力呢!一看就看出来,咱们是红城歌剧院的艺妓。”

    辛思律深深一吸气,“怎么?你们家三少来为莫大小姐报仇来了?”

    蓉绿又是娇笑,“哪有的事嘛!咱们姐妹几个,只是刚巧在今日,出门宣传宣传,免得到时候,歌剧院开张之日冷场不是?”

    “宣传?哼!非得在今天给我宣传嘛?”

    蓉绿拿帕子掩着嘴角,“碰巧!真的是碰巧!”

    鬼信!

    辛思律闭眼喘气,半晌过后,他沉声一句,“我管你们在做什么鬼宣传,这条道,马上给我清空出来。”

    蓉绿咯咯一笑,“城主,您可真会为难人。咱们姐妹几个,住在红城鬼屋,现在只要过两条街,就要拐弯了。您叫我们让道的话,咱们得从这儿,倒退着走回去呢!您可看见了,咱们的队伍,可不是一般的庞大,庞大得比那十里嫁妆,还要夸张。尤其是这四条骏马,估计马车车夫本事再大,他也没发让四匹马,倒着走吧?”

    辛思律嘴角一抽,阴森森的问,“那不然呢?难道你要我,给你们几个让道?”

    蓉绿摊手,慢吞吞懒洋洋地嗲嗲说,“不敢不敢。”

    辛思律真的要被气狂了,“既然不敢,那还不给我想法子?”

    蓉绿一声轻笑,“要说法子嘛,不是没有。只是这法子,咱们姐妹几个,可是办不到的。必须得由城主大人您来。”

    辛思律忍气吞声问,“想怎么着?你说说。”

    “咱们这条街,虽然很窄,可是如果这两边的人群,都被遣散的话呢,那咱们的车队,完全可以挤挤,擦肩而过。之后就您走您的婚道,我们过我们的艺妓桥。”

    多么嘲讽的话啊。

    一个小小妓女,根本不可能说出如此带有讽刺意味的话来,不用脑子猜,肯定是某人教她们说的。

    至于那某人是谁?这还用猜吗?

    前几日,他只不过是拽了下她的手腕,把她拽疼了而已。今天,南宫羽三那死家伙,就给他这么大的难堪。若不是今日不能见红,又不能误了良辰吉时,辛思律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这群妓女们。

    辛思律蔑视一哼,冲着人群哼唧了句,“你们可都听见了?还不马上给我散开?”

    人群没有行动,辛思律把脸一拉,拔高音量喊,“都聋了吗?”

    蓉绿咯咯一笑,说,“城主大人请见谅。不是他们聋了,而是他们就算听见了,想服从也难!”

    “为什么?”辛思律拧眉问。

    蓉绿一指远方,说,“那边远处的,还堵死着呢,远处的,又听不见您老的命令,他们不撤退,这边的,也是无法撤退的。”

    “难道要我一个个的吼给他们听?吼完,人群散了,我礼堂吉时也快过了。”辛思律又恼火的问。

    蓉绿掩嘴贼笑,挑眉说道,“这还不简单吗?只要城主大人,在宽阔地带,不停的撒银子啊撒珠宝首饰之类的。远处的人,渐渐散去了,这边的人,也就可以慢慢散去了。这个法子,又好用又迅速!不信的话,城主您试试看呗!不过可惜呢,这法子,咱们姐妹几个,是办不到的!咱们姐妹,孑然一身,身上最值钱,也就是身上的一个洞而已!呵呵呵……”

    又是一句风骚的嘲弄。引来边上所有男人一同哄笑。

    辛思律气得头晕眼花了,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掌心被他自己捏出了血牙印。还有他嘴里的血腥味提醒着他,他把自己的下唇都给咬破了。

    辛思律那蓉绿的话,在第一时间内,传到后方莫梅耳朵里。

    莫梅听见后,虽然心里也和辛思律一样气急,可是她更担心自己的婚事,拜堂的吉时,眼看就要过了,她可不能背上厄运媳妇的罪名。

    莫梅急急忙忙叫了人,走到辛思律耳边传话,“城主大人,咱们小姐说了,她后面那些箱子里的饰品,您随意挑。”

    辛思律一点头,回头吩咐了下人,说道,“大家都把身上的碎银子拿出来,回头回了府邸,去找账房报销。还有你,你去夫人箱子里,挑几串翠珠项链,扯断后,把玉珠子装兜里,去后方把这些东西挨个洒地上,把人群给我引开。”

    “是!”手下急急忙忙按照吩咐去办了。

    果真,不稍片刻,人群越见松动了起来,只听后方有人大喊,“哎呀!快来捡银子啊,还有玉珠子呢!快来捡啊!咱们城主大人真的太豪气了!”

    辛思律知道这法子很效率,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南城那边依然不断有人群挤过来,一是为了见那些红城姑娘们,而是为了去抢银子。这人群,简直就跟洪水一样,怎么也止不住。

    不稍片刻功夫,莫梅带过来的嫁妆,首饰盒已经空了一大半了。莫梅被这些城民挖得心都碎了,可她还不能表现出来,她只能大大方方的提供嫁妆给丈夫挥霍。

    最后,辛思律叫了人,把前面的道路直接封死,这才止住了泛滥的洪水,道路也变宽阔了,两队马车,总算可以擦肩而过。

    辛思律气得全身发颤,那些姑娘们,每一个经过他身旁的时候,都给他抛飞吻,一个个开口闭口一句,爱你哟!爱你哟!

    爱你个鸟头。

    这笔账,他一定会记住的!南宫羽三,还有莫兰那死丫头,给他走着瞧!

    辛思律花了莫梅那么多嫁妆,可他们依然无法如时拜堂,因为南城那边的街道,也堵得够慌,几乎所有南城城民都窝在大街上,总不见的每条路段都叫他撒银子吧?他可没这么多闲钱挥霍,所以他只能叫了随从帮忙遣人。好不容易才让他们挨个散去。

    辛思律一想起他的婚礼,心里就窝着一肚子闷气。那个南宫羽三,为了莫兰竟然不惜和他堂堂南城城主大人作对?简直是反了他!

    他的歌剧院,还想顺顺利利开张?不可能!

    辛思律隔日就叫了红城黑街二十八巷的县令柯氏,叫来喝茶谈心,虽然没有言明,可话中的意思,已经完完全全传达给了柯县令。当天下午,柯县令就在鬼屋的大门上,贴了两张封条。

    别看只是两张小小的封条,这封条,一旦贴上,谁也不能乱撕。乱撕的人,以目无王法罪,监禁十年劳期。而柯县令贴封条的借口是说,他要查证鬼屋房契,以及歌姬籍证。封条等查核完毕后,才会撕开。

    这两样东西,必须得由房屋的屋主,也就是南宫羽三亲自出面,才能搞定。

    辛思律一半是要逼南宫羽三出面,另一半,是想拖延时间,不给他的歌剧院开张。说要等查核完毕后,才会撕开封条?至于何年何月查核得完。是辛思律说了算的。

    被贴封条的时候,刚好鬼屋里一个人也没有,要不然,在屋里的人就直接被贴死了。

    消息传到闺阁附近的新租屋,莫兰不急不慌的发了命令下去,叫大家这几天,待在各自的工作室里,别回鬼屋了,正好这几天,她要和这些丫头们,闭关修炼。

    辛思律上完封条后,就得得瑟瑟的跑去莫府炫耀,可是去莫府的时候,依然不见莫兰,三天两头跑,还是不见那死丫头。没法见到莫兰,就没法在她眼前得瑟,没法在她眼前得瑟,那他含辛茹苦叫人封了南宫三少的店铺的意义,全没了!他心里头这口气,也就无法泄出去。

    最后,辛思律实在忍不住,向莫老爷子打听了一番才知道,莫兰她已经不回家很久了。莫兰去了哪里,身为她爹的莫海峰,也毫不知情。

    辛思律当下气得对莫海峰说了句,大家闺秀不回家,身为她爹,怎么也不好好说叨说叨她。

    莫海峰心头一火,也回了嘴。言下之意就是,他要怎么管教女儿,是他的事,轮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

    因为这件事,莫海峰和辛思律之间,闹了不小的隔阂。

    辛思律回到家中,实在憋气得可以。回到家里,看见莫梅就想起莫海峰,想起莫海峰就想起莫兰,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莫梅给辛思律端茶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茶水溅到他腿上,辛思律当下反手给了她一个大巴掌。

    莫梅捂着脸蛋,不可置信的倒在地上,看着头上的夫君。

    他们俩这才结婚几天啊?一只手都没满。他怎么就对她动手了呢?

    莫梅真心想回娘家哭诉,可是她知道,这次是她不对,把茶水泼到辛思律大腿上,她夫婿完全有借口把过错推到她头上。而且娘家如此远,她才刚刚回门归来,一眨眼又回娘家,岂不是要让南城北城的城民看笑话?无可奈何,莫梅只能忍气吞声了。

    南宫羽三的鬼屋被上封条的事,传到了卢茗耳中后,卢茗性急冲冲的跑去南城,求见九皇。

    上官霆这几天一直闲置在辛思律家中,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时不时的,微服跑去瓦舍,听说书人说书,闲暇自在的可以。不管是什么人来求见,他都以身子不舒服为由,一口回绝。

    独独卢茗过来拜见,上官霆好心放他进来。

    卢茗一见到上官霆,就急说,“九皇可知道,三少的歌剧院被辛城主封了的事儿?”

    上官霆忙着喂池塘鲤鱼,一边喂,一边翘着腿儿,笑说,“卢兄,你说错了。歌剧院被封,是柯县令做的,不是辛城主干的。他还没这个权限,做这事!”

    卢茗一抿唇,说,“九皇心知肚明,又何必我解释呢!前几日辛城主的婚礼,被三少的人,大闹了一场,辛城主肯定怀恨在心。”

    上官霆一声嘿笑,“人之常情嘛!”

    卢茗拧眉,“既然九皇已经明了,九皇不打算做些什么么?”

    上官霆捏碎了馅饼,继续喂鱼,“如果我要做,早在那封条贴上门板的时候,我就会开口了!我不开口的理由,卢兄你不会不明白吧?”

    卢茗一愣,轻声问,“九皇还在为当日葡萄酒的事,生气呢?”

    上官霆哈哈大笑,说道,“人非圣贤!我也不是宰相!”

    宰相肚里能撑船,他上官霆不是宰相,所以他的肚量,小得厉害。

    那个辛思律也可定知道上官霆对莫兰怀恨在心,所以他明知道九皇在他府邸住着,他也照样大手大脚的去干。他就是有把握,上封条的事,上官霆绝对不会插手。

    虽说除了上官霆之外,还有柏傅崟。柏将军的官,比辛思律大。但是柏傅崟是个武将,他的工作,只是在驻营,相对长期住在双城,掌管南城一切建设事务的辛思律来说,那个柯县令要拍马屁的,不是柏傅崟,而是辛思律。所以就算柏傅崟急急忙忙赶回来劝阻,也是无济于事的。

    上官霆看见卢茗那愁苦的模样,笑得可乐呵了,“卢兄,你也别急。照我说,三少那鬼屋,迟早是会开张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毕竟他在那鬼屋上,花了很多很多的心思在里面,也花了很多银子呢!他是不会眼看着自己的成果,付诸东流。”

    听见上官霆这话,卢茗心头微微安定了些,“九皇还是和以前一样,最爱看人为难的模样。”

    “是啊是啊!人生的乐趣,不就是看看那些人苦苦挣扎时的蠢样么!”

    普丢普丢——鲤鱼乱跳。上官霆笑得可花痴了。

    没能得到满意的结果,卢茗只能欣欣然回了北城。

    莫兰此刻还在新租屋里,忙乎着操练那些丫头们。

    屋外静守的狮子,拖着腮子看向蓝天,问坐在屋檐上的金牛问,“阿牛哥,你说小主忙乎个半天想干嘛呢?这封条一天不拆,咱们做这么多事,都是白搭。”

    金牛简单一句,“不晓得。”

    狮子一吐气,又问,“也不知道小主到底在干嘛!又是左边右边上来下去,又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乱喊。”

    金牛简单一句,“在跳舞。”

    狮子一惊,“你看见了?”

    金牛嗯了句,“屋檐很好掀。”

    “啊啊啊!快抱我上去,我也要看!”

    金牛吭气,“你不行。”

    “别这样嘛,阿牛哥,求你了呗,让我看一眼嘛!”

    “真不行!屋檐会掉下去的!”他的体重已经够沉了,这屋檐摇摇晃晃的厉害,要是再多加一个男人的分量,不掉下去才怪。

    就在狮子吵嚷之际,只听屋里传来一句训话,“不错,整合起来,你们已经可以做好一连串的动作了,接下去这几天你们自个儿练习。我要出外城办点事儿去。”

    “哦,好的好的,大小姐您放心,有天秤哥哥在呢,他会督促咱们的。”

    莫兰放心的一点头,拍了拍天秤肩头,一句话也不说,换好常服,梳好头发后,出门吆喝一句,“狮子,阿牛,走了。”

    金牛慢吞吞的爬下屋檐,狮子一声嘀咕问,“去哪儿?”

    莫兰悠着回话,“去外城,找个外援回来。把那封条撕了才行!”

    “外城?哪儿类?”

    “临城桦南。见那侯爷。”

    正一品的万户侯,官够大了吧。

    说起这个万户侯,整个桦南的人都知道,那万户侯的兴趣,只有两样。第一,美女,第二,画作。

    可如果把美女和画作,同时摆在万户侯眼前,那侯爷宁选画不选美人。听闻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美女要多少,有多少,但是好画难求。

    莫兰带着安玉,还有金牛和狮子一块儿,进了桦南,随便找了家客栈休息。

    莫兰出城的事,恐怕整个双城的人都不知道吧。除了那个喜欢偷酒的贱胚之外。

    “我说大小姐啊,咱们匆匆赶来桦南,也不带点银子在身边。您要见侯爷,总得掏钱打点一下什么的吧?要不然,咱们连侯府的门槛都进不去。”安玉揣着兜里那点小碎银,感觉特寒酸。

    “别急,咱们先去见了山王再说。”

    狮子匆匆回来,笑呵呵的说,“小主,我打听到了,山王就住在雨山街第七十七弄。”

    “那赶紧走吧。”

    莫兰一声催促,马车开动。

    当车子驶过某家餐馆,只听餐馆外传来好一阵动荡。

    “啪——啪——”这是皮鞭挥打的声音。

    “对不起,大小姐,请您饶了我家绿儿吧!绿儿真的不是有意撞到您的。”

    一个身穿深紫色劲装少女,年约十九左右,手里拿着的皮鞭,不断挥舞在一个老妇人身上,老妇人身下,护着一名九岁多的孩童。

    那少女不乐意饶了这对娘俩,手里的皮鞭使劲往她身上抽打。

    莫兰听见声响后,下了马车,拽了个围观的路人问,“这女人是谁?”

    被问话的男子,忙说,“哦?你是外城来的吧?你都不知道这位茅小姐?”

    “茅小姐?谁家的丫头?”

    “还不是侯爷爱妾的亲妹妹。这位茅小姐的大姐,名叫茅湘园,是咱们桦南出了名的一流画师,而且,人长得漂亮至极,茅湘园的爹,是西区茅县令的大女儿,被侯爷收为爱妾后,盛宠至今呢!茅湘园的妹妹,也就是眼前这位茅阅紫,仗着自己父亲是个县令,还有她姐姐是侯爷的爱妾,就一直蛮横霸道,谁得罪了她,谁就倒霉。这次她只是鞭打那对母子,已经算是手下留情的了,上次她还把一个男人脖子栓了条绳子,绑在牛棚里关了十天,不给吃喝,那男人为了活命,不是吃甘草就是吞牛粪喝牛尿……。”说到这里,那些百姓全摇头垂怜。

    莫兰听完,表情越渐冰冷,“你们就这样让她为所欲为到今天?”

    “不……不然呢?”百姓叽咕,“她爹可是县令呢!”

    莫兰沉思片刻后,一挥手,吩咐金牛,“去把那女人给我拎过来。”

    金牛一声嗯,跨着大步子,朝茅阅紫走了过去。

    茅阅紫还沉浸在虐打那对娘俩的快乐中,突然,领头一紧,茅阅紫抓着领口,脸色被领口扯得绛红,“呃——谁……谁啊!放……放开……我!想死……吗?”

    围观的人,全瞪大了眼珠子,有些捂着嘴角,倒抽气。

    站在莫兰身边的路人甲男人,大叫一句,“哎呀妈呀!你这丫头胆子真大,侯爷爱妾的亲妹妹,你也敢惹啊?还不快把她放了啊,再给她磕几个头,说不定她还会饶了你。”

    莫兰连鸟都不鸟他一眼。

    茅阅紫被金牛扔到莫兰脚边,茅阅紫立马跳起来,指着莫兰大叫,“贱货!知不知道我是谁?”

    贱货两个字一出。

    “啪——”

    莫兰伸手一巴掌,直甩过去。

    茅阅紫傻傻的捂着脸蛋,惊恐的瞪着莫兰,惊恐一瞬间后,她的怒火瞬间爆棚,“我长这么大,连我爹爹都没打过我一下!你他妈算老几?”

    “啪——”

    莫兰反手一巴掌,那姿势,华丽,不拖泥带水,利落得不得了。

    茅阅紫当下大叫,“你们都傻了吗?还不快把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

    茅阅紫发现家仆没有过来帮忙,回头一看,她的贴身八名家仆,一个个平躺在地上,叠成一堆肉山,肉山上面,坐着一个粗狂的大汉。

    茅阅紫眼珠一凸,当下回头,拿起皮鞭,准备挥烂这贱女人的脸。

    莫兰一把接住她挥落的手腕,反手一扭,茅阅紫吃痛大叫,“啊——”皮鞭落在地上。

    莫兰再反身一转,一个标准的大背包。

    “啊——”茅阅紫又是一道凄惨尖叫,人被扔在地上,扔得七荤八素。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茅阅紫想要爬起来的时候,背上一只小脚丫子,把她后背狠狠往下踩。茅阅紫的鼻子,硬生生撞在地上,鼻血四溅。

    莫兰腻着那对娘俩,食指一钩,说道,“过来。”

    那对娘俩哆哆嗦嗦的走到莫兰身边,双膝一软,直扑扑的跪了下来。

    莫兰眉头深深一锁,“免跪,起来。”

    那妇人果断摇头,“恩人,老妇虽然很感激您打抱不平,可是这位茅小姐,真的得罪不起啊!咱们娘俩,怎好意思拖累您呢?您还是赶紧逃吧!”

    边上围观的人,也忙劝,“是啊是啊!这位小姐,您是外城来的话,那就赶紧回去吧。我们这些平明百姓,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不举证你。”

    莫兰揉了揉太阳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狮子走到那对娘俩身边,反过来劝他们一句,“这位夫人,您赶紧起来吧。咱家小主最不喜欢看见别人对她磕头了。”

    “可是……”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她磕不磕头,而是在那位大小姐脚底下的茅阅紫身上啊。

    莫兰轻声问,“刚才你被她打了多少下,你可记得?”

    老妇摇头,突然,老妇身下的男孩,站起来说话,“她打了我娘三十九下,我数着呢!”

    莫兰轻哼一句,“不错!记性很好!”莫兰朝男孩手指一钩,说,“把地上的鞭子给我捡起来。”

    “哦,好!”男孩屁颠屁颠的跑去捡鞭子,把鞭子递给莫兰手里后,又乖乖跑回娘亲身边躲起来。

    莫兰把鞭子高高一扬,用力挥下。

    “啪——啪——啪——”

    茅阅紫大声惨叫,“啊啊——啊——贱货!你竟敢打我?啊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你信不信我叫人抄你全家?啊啊——”

    三十九条鞭痕,烙在茅阅紫俏臀上。茅阅紫骂得越响,莫兰打得越用力。

    可怕的是,那位大小姐,下手的时候,依然懒洋洋的摆着一副特没干劲的状态。没干劲都把茅阅紫欺负成这样了,要是她卯足劲来,茅二小姐岂不是要被她给打死了?

    莫兰的一只脚,依然踩在茅阅紫的背上,一边虐打,一边说道,“茅二小姐,你爹爹没有教你,什么叫平易敬人,爱护弱小,是不是因为他没有时间?你爹爹一直忙着在他的衙门里,吃喝嫖赌去了是吧?你姐姐没有教你,什么叫‘莫要仗势欺人’,是不是因为她也没有时间?八成,你姐姐一直忙着躺在某个男人身下,张着腿儿,嗯嗯呀呀乱叫去了,是吧?”

    茅阅紫一喷气血,“你!你这贱货!你敢乱说话?”

    莫兰把脚挪到她脑袋上,用捏死她的力道,把她脑袋在地上扭转三百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把你爹爹,和你姐姐一块儿叫出来吧。让他们看看你是如何虐打那对可怜无辜的母子?呃——我看,还是算了吧,就算你把你爹爹和你姐姐叫过来也没用,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看你这副刁蛮的德行,就能知道你爹爹和你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莫兰把茅阅紫脑袋一踢,好心让她起身。

    茅阅紫捂着满是血水的嘴,一手捂着发疼的后臀,吃力的爬起来。那狼狈的模样,看的围观的人,着实痛快。

    莫兰领着手下走去马车,路过茅阅紫身侧时候,连个眼神都懒的赏给她,自顾自说道,“如果想要报仇,就来雨山街第七十七弄找我!我叫莫兰。”

    茅阅紫凸眼,“山王?山王的亲戚吗?我还以为是谁呢!好!好!你给我等着,我会叫你知道,打了我的后果究竟有多么凄惨。”

    莫兰的马车,慢吞吞的开着走了,茅阅紫也被人抬回侯府。

    还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雨山街第七十七弄,山王府邸被重兵包围了起来。

    山王陆林听见这消息后,惊恐万分的走出大门口,迎接来人,“侯爷万安!陆林惶恐,不知侯爷驾到,有失远迎。”

    万户侯钡徍,身侧站着一个蒙着面纱的美人儿,那个蒙着面纱的美人身边,还站着一个脸上缠满绷带,需要两名丫鬟帮忙搀扶才能站得稳的年轻少女。

    那少女看见山王陆林后,当下大哭,“侯爷!您可得帮我做主啊!山王的亲戚,当街把我打成这般,小紫浑身上下都是伤,可疼可疼了。”

    面纱美人,泪水一滴,也说,“侯爷,妾身知道小妹往日有些刁蛮,可她再刁蛮,也不至于被人打成这副德行吧?山王是不是见我爹爹官太小?随便来个外戚,都能爬到我爹爹头上?”

    钡徍看见宝贝美人落泪,轻笑一句,“美人你哭什么呢?本侯爷又没说不帮你出气。”钡徍回头,面向陆林,问,“山王,我家猫儿妹子,怎么受的伤?你说来给我听听!”

    陆林当场跪下,直呼喊冤,“侯爷,您可得明察秋毫啊!我和茅二小姐,根本没有任何冲突,茅二小姐怎么可以说是我叫人打了您呢?您这欲加之罪,让我怎么解释啊?”

    茅阅紫一鼻子哼气,“山王,你可别跟我说,你不认识一个叫莫兰的女人?”

    “莫兰?”陆林一呼气,“我真不认识她啊!”

    茅阅紫傻傻一眨眼,“她跟我说,叫我来找你的嘛!”

    陆林欲哭无泪,“茅二小姐,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认识她呀!”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后,冒出一道女人声音,“是啊,山王还不认识我呢,不过等会儿,他就认识我了!”

    围住山王府的官兵们,听见身后的声音,立马让开一条道。

    莫兰带着手下们,慢吞吞的走进人群中。

    一个称得上大美人的漂亮娃儿,看着让人挺赏心悦目的,可惜了,这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男人勿扰’的味道。

    钡徍不喜欢这种没干劲的女人,他还是比较喜欢风骚的,带劲的。就好比他的爱妾之一,茅湘园。

    莫兰走进人群正中,往陆林身侧一站,陆林倏地站起身子,指着莫兰大骂,“你谁啊你?你干嘛毒打茅二小姐?还把罪名嫁祸在我的头上?”

    莫兰耸肩说,“我从来没把罪名嫁祸到您身上啊!我只是跟茅二小姐说,叫她来山王府邸找我而已。瞧,这不,她找到我了吧!”

    茅阅紫立马指着莫兰鼻子大叫,“姐姐,侯爷,就是她!就是她毒打我的!那贱货仗着自己的护卫武功强悍,把我和我家丁打成这样!侯爷,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莫兰笑眯眯的把手搭在小男孩肩头,冷冷淡淡的说,“是啊,侯爷快点给茅二小姐做主吧!茅二小姐,后台强大,随便找个人来,都可以治人死罪。可怜我身边的小老百姓,当父母官都不乐意给他做主,更别说侯爷大人了。来来来,让我亲眼看看,侯爷大人是怎么给这位刁难任性只知道欺凌弱小的茅二小姐做主的?又是怎么把咱们这些可怜无助的平穷小老百姓治罪的!”

    莫兰这般一说,别说万户侯不敢乱治罪,恐怕茅县令来了,也很难为他宝贝女儿出气。

    茅阅紫咬着下唇,委屈地一声嘀咕,“是那男孩撞到我了。我这才出手教训了他一下下而已!”

    “哦!是啊,您的一下下,可是整整三十九鞭,如果这男孩的母亲不在他身边的话,那么这三十九鞭,就会打在这位男孩身上。九岁的男孩,吃你一鞭都要吐血了,三十九鞭,你是想让他死是吧?”

    这下子,茅阅紫再也不敢吭气了,她只能缠住姐姐的手腕说,“姐姐~”

    茅湘园冷眼一瞪妹妹,不过她没有责怪妹妹,而是回头,对着钡徍说道,“侯爷,妾身替二妹认错。二妹不该对那对母女下毒手才对。可是,这一事归一事,二妹毒打那对母女,是二妹不对,二妹被人毒打,对方是不是也应该低头认个错才是?”

    莫兰捂着俏鼻,“哼,茅大小姐真够轻描淡写的,一句替二妹认错就把你二妹干的那些坏事,统统一笔勾销了么?嗯——好吧,今天你毒打这位男孩的事,可以一笔勾销,可是之前呢?之前茅二小姐在桦南大街小巷,一共毒打过多少人?茅大小姐又打算拿什么东西,给你二妹抵消血债?难不成,也是几句对不起而已吗?桦南城民的姓名,在你们茅家人眼里,究竟低贱到什么地步?你们茅家人,又自以为自己高贵到何种程度?可以和掌管别人生死的老天爷,相提并论是吧!如果茅大小姐你有这脸皮,大声喊一声‘是’,我这就给你磕头道歉,怎样?”

    茅湘园一噎气。她从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说得哑口无言的时候。这个叫莫兰的女人,到底是谁?嘴巴怎么这么利索?

    莫兰白了茅湘园一眼后,碎嘴一句,“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垃圾货色,不知道侯爷怎么吃得下去?还说是宠妾?侯爷您的品味,真心叫人不敢恭维!”

    原本,钡徍还在乐滋滋的欣赏着两个女人的唇舌战,他还不打算发表自己的看法,可是莫兰这句话,完完全全是在针对他。说他品味低?

    过分了!

    ------题外话------

    天天万更捏!记得投月票和评价票啊!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