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49:又闹绯闻

天才狂小姐 49:又闹绯闻

    吃午饭前,莫梅带着弟妹在庭院里玩耍,莫兰刚巧经过庭院,正包袱款款的准备出门。

    莫梅瞧见莫兰后,急急忙忙起身,走道莫兰面前,挡住她的去路,“大姐急急忙忙的去哪儿?”

    莫兰懒洋洋的腻了她一眼,“出门办点事儿,让一下。”

    莫梅昂着小脑袋,歪腻着笑说,“大姐,你可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么?”

    莫兰没劲的眨眼,“南城夫人,怎么了?”

    莫梅笑得含蓄,“是啊,我现在可是南城夫人了,以前,在家里,你是我的大姐,小妹给大姐行礼,最自然不过的了。但是今天,小妹我成了南城夫人,从三品的‘淑命夫人’,没有从三品的俸禄,却享受从三品的礼待。而大姐你,依然待字闺中,民女一枚。按照规矩,大姐你见了我,得给我行个礼才是。可我等到现在,都没等到大姐你给我屈膝。”

    莫兰眨眼,“你要在这种破事上,跟我斤斤计较?”

    莫梅笑容微敛,心情极度抑郁,挑衅一句,“怎么?不行么?还是说,身为南城夫人的我,受不起你这一礼?”

    莫兰静静地看着二妹,越看,越想发笑。“二妹,趁我现在心情还算很好,赶紧给我让开。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莫梅当下火大了,“放肆。你可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淑命夫人。一个小小刁民,连个礼都没有?信不信我叫人治了你的罪。”

    莫兰一掏耳朵,身后,金牛吭声问,“小主,要我动手么?”

    莫兰把手一挥,懒洋洋了说,“你的用处,不在这里!一个女人,我还能够应付。”

    莫兰懒得和莫梅废话,直接上前,粗鲁的拽住莫梅的手臂。

    莫梅一句吃痛,“啊!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莫兰拽着二妹的手,一路蛮狠的把她拖去池塘,当着庭院里所有下人的面,把她拽到池塘边上,就在莫梅傻眼之际,只见莫兰撩起裙摆,高高一抬脚,往莫梅胸口狠狠一踹。

    “啊——”

    噗咚——

    莫梅被华丽丽的扔到了水里。

    莫梅大声喊叫,“救命——救命——我不会游泳!救命啊——咕噜噜噜——”

    就在莫梅快要沉下去之际,突然,莫兰身侧飞过一道旋风,某个人影猛地扑进水池子里,把莫梅快速捞了出来。

    不远处,匆匆忙忙走来的辛思律,以及莫海峰和唐嫣,叫问,“出什么事了?”

    莫梅被救出来后,一边吐水,一边哭叫,“爹!娘!大姐她想谋害我,大姐她把我推进池子里!她想谋害我!”

    唐嫣一听,立马哇哇大叫,“什么?乖女儿诶!你没事吧?你大姐她怎么会把你推进水池子里呢?”

    莫海峰沉着脸,没有拉开嗓门大骂,而是耐了些性子,好声问莫兰,“兰儿,你需要解释一下吗?”

    莫兰歪腻着视线,轻声说了句,“不需要解释,我承认,的确是我亲手把她推进水池子里的!谁叫她挡了我的路。”

    莫梅一边哭一边大喊,“我只是碰巧和大姐碰上,聊了几句话而已。”

    “是啊,某个女人仗着自己是南城夫人的身份,硬是逼着我给她磕头行礼,我不干的话,她就要治了我的罪。”

    莫兰说完,辛思律一道冷哼,“怎么?堂堂南城夫人,不配让你磕头行礼吗?”

    莫兰白了辛思律一眼,表情冷血又残忍,“别说区区一个南城夫人,就算来十个八个南城夫人,我照样一脚踹死她。二妹,你今天算是运气好的了,我还没抽手赏你几十巴掌来着!”

    “放肆!”辛思律一声怒骂,“你可知道,侮辱朝廷重臣,是何等大罪?本城主的夫人,可是你区区一介刁民,得罪得起的?”

    “或许昨日之前,我还真没这个资格得最您老人家。可是今天……。辛城主,你可知道,我现在出门是要去见谁?”莫兰一声轻问。

    众人狐疑问,“谁?”

    莫兰昂头,笑说,“是一个连身为两城城主大人都无法问明身份的人!我赶着时间去见他,要是去见晚了,你可知道我要背上什么罪名?二妹她还真是大胆,竟然敢拦住我的去路,拖累我无法前去赴约?我这边要是心情不爽,直接一刀子抹了她的脖子,那也是她活该!把她丢进水池子里,这惩罚,真是轻的了。”

    莫兰这般一说,众人彻底惊呆了。

    原来莫兰这丫头,这次出外城,是去搬了个救兵回来。难怪她来来去去,嚣张成这般。

    莫兰走前几步,站在众人面前,昂着小脑袋,说了句,“还不给我让开?”

    莫兰连两位城主大人都不给面子,区区一个南城夫人,果真来十个都是无用的。

    莫梅这次被踹,难道真的白受苦了?谁也没法替她报仇么?

    辛思律咬牙切齿的盯着莫兰,愤恨问,“你到底找了谁?”

    莫兰腻了他一眼,邪嘴一笑,“是一个可以帮我撕下官府封条的人。他的身份?你自己去猜呗!让开了。”

    辛思律气得伸手一拽,又想拽莫兰手臂,可是这会儿,金牛就站在莫兰身后,他眼睛利索,辛思律刚伸手,金牛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

    辛思律手腕被打得生疼生疼,这个莽汉的力气,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哪怕是练过武的人,被他一巴掌拍下来,照样能被打到吐血。

    辛思律冷笑一句,“好啊!莫大小姐的手下,真是好身手!”说完这句话后,辛思律侧身一让。

    莫兰领着手下经过辛思律身侧的时候,只听他轻声一句,“希望莫大小姐身边的手下,各个都能像他一样,这般好身手。”

    莫兰一听,脚步微顿,她侧头,深深看了辛思律一眼,看见他眼底里那抹杀气,心头一凛。

    莫兰一闭眼,挑眉,轻问,“辛城主和我家二妹,可有接过吻?”

    辛思律当下一愣,拧眉问,“干嘛问这个?”

    莫兰身旁,安玉一个机灵,忙说了句,“大小姐你傻呀,人家辛城主和二小姐,已经是夫妻了,那肯定是入过房,行过周公礼了。亲嘴这种事,肯定是有的嘛!”

    莫兰恍然大悟,“啊?是这样啊!那么辛城主,你和我家二妹亲吻的时候,可有尝到甘甜的味道?”

    辛思律又拧眉,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女人,当众调戏。

    辛思律还没听懂莫兰言下之意,但是莫梅听懂了,莫梅脸色铁青,大喊,“大姐!不要说了!大姐不要说了,我错了!”

    莫兰不理莫梅的求饶,自顾自说了句,“辛城主,我刚才说的甘甜的味道,那个甘字,不是甘蔗的甘,而是泔水的泔。”泔水也就是粪水的意思。莫兰看见辛思律表情越来越僵硬,莫梅当场捂脸痛哭,莫兰依然残忍一句,“城主大人,我劝你还是回去好好刷刷牙,漱漱口吧。我家二妹的嘴,可是喝过我苑里粪水的哦!那种喝过粪水的嘴巴,城主大人您也能吻得下去?小女还真心佩服您的品味和雅量!”

    “啊——”莫梅一把捂住脸蛋,推开母亲的手,急匆匆的跑走了。

    莫梅那样子,已经承认了事实,辛思律不需要再去求证些什么了。

    辛思律听见这个噩耗,肚里一阵反胃。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和一个喝过粪水的女人,接过吻。

    莫梅被气跑了之后,莫兰懒洋洋的对着辛思律一句,“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入侵了我的地盘。更讨厌有人拿话来威胁我!对于那些爱威胁我的人,我只回应他一句话:你能做的事,我也能做!你做不到的事,我能做得比你更彻底!就好比,灭门啊……什么的。”

    辛思律眼珠子一爆,嘴巴直抽搐。他只不过是拿她手下的生命来威胁她而已,这丫头竟然拿他整个辛家来威胁他!

    辛思律闷声一哼,“灭门?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等能耐?”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莫兰冷笑着,昂着脑袋,万分风骚的说了句,“走了,别磨磨蹭蹭的。”

    “是!”身后下属们,齐声应道,急急忙忙跟上脚步。

    辛思律被莫兰气得差点抓狂了,他又听到莫梅喝过粪水,想起自己曾经和莫梅亲过嘴的事后,心里那团火,烧得何其旺盛。

    莫梅不用别人提醒,她知道,这次回南城,她的日子一定比以往还要难过。她被冷落的日子,八成不远了吧。

    对于辛思律那几句威胁,莫兰虽然嘴上逞能,反威胁过去,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些慌乱。她的可爱部下们,绝对不能出事。

    这个时候,就该是让柏大将军登场的时候了。

    莫兰并没有去见安顿在客栈里的五皇和侯爷,而是急匆匆去了卢茗府邸,约见他。

    卢茗奇怪,莫兰怎么会登门拜访,急匆匆的跑去大门迎接。

    莫兰跟着卢茗进了山庄,途中路过正厅前的大庭院,瞧见庭院里,跪着卢家次子卢岺。

    莫兰看见卢岺浑身湿透,嘴唇发白,眼圈又黑又肿,却依然笔直的跪在大庭院正中。

    卢茗经过二弟身侧后,只是摇头惋惜一叹,一句话也不说,带着莫兰进了客厅。

    莫兰一落座,茶都没喝直接开口说道,“卢少,这次劳烦您帮我个小忙。”

    卢茗轻声问,“什么忙?但说无妨。”

    “我想写封书信给柏将军,可是我不知道他军营地址。”

    卢茗一听,莫兰前来不是为了见他,他心头沉沉一落,特伤感,不过他没有生气,“我能问一下,你找傅崟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我得罪了南城城主,那位城主大人,心眼特小,千方百计想要刁难我。封了我师父的店铺,还是小事一桩,可他竟然威胁我,要伤害我的手下们。可惜我手下们,除了我家阿牛之外,各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软蛋。所以我想,让您写封书信给柏将军,让他借我几十精英,再借着卢家家丁的名义,来我手下身边,保驾护航。如若卢少肯答应我这请求,我定会好好报答您和柏将军的。”

    卢茗沉默片刻,在那沉默的一瞬间,他脑子里突然衍伸了一个卑鄙的想法,可是一转眼,他猛地摇头,把那邪恶的想法,挥掉。那么善良的姑娘,他又如何忍心叫她因为可爱的部下们,而委身于自己呢?

    莫兰这么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只是为了她身边的随从,不惜卖了这么大的人情给他和柏傅崟。这么好的女孩,他绝对不能对她做那种卑鄙的事。

    想完,卢茗轻轻点头,无条件地回道,“成。这事我马上帮你去办,可是营地很远,来来去去,也得花上一天半的时间。”

    “没关系。我等!”莫兰说完后,便起身告退,“小女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不肯留下喝完这杯茶再走?”

    “有位贵客,等候我多时了,再晚去,会很麻烦。”

    “贵客?”卢茗眯眼。瞬间,他知道了,听说前阵子,莫兰出了外城,估计这丫头是去找了个外援回来,能够亲手撕下官府封条的大官。卢茗又忙点头应和,“那你去忙吧,我不留你了。”

    莫兰点头匆匆离去。

    路过庭院的时候,她又一次经过卢岺身侧,看见卢岺那般笔直的跪在庭院前,一时不忍,脚步停顿在卢岺身侧,问,“卢家二少?为何跪在这儿?”

    卢岺哑着嗓子,说道,“莫家大姐是不是还不知道我和您四妹莫芙的事?”

    “四妹?”说到四妹,莫兰转过身,正对着卢岺,轻问,“四妹怎么了?”

    卢岺气呼呼的说,“那日,我明明接到的是您四妹的信函,说是约我出去见面。可我到了约见地点,竹帘后的女人,并不是你四妹。而是莫三小姐。当时我听声音就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她声音变了很多,莫三小姐骗我说她感冒了。我不疑有他,和她隔着竹帘,浅酌了一杯水酒,可之后……”

    莫兰一听,眼眸微垂,“之后?之后你酒性大发?把我家三妹,扑倒在地?”

    卢岺微微讶异,他只不过说了个开头,莫家大小姐怎么就准确无误的把结局给说出来了?

    卢岺一个喷气,“我是冤枉的。我可以肯定我是被下了药了,而且我也没有得手,我那时候,神志不清,可依稀记得,我把莫三小姐的衣领给扯坏了,刚巧那个时候,莫家的家丁上楼来,把莫三小姐解救了出去。而我被冠上采花贼的头衔。这事传到莫家老爷和我爹爹耳朵里后,他们俩就商量,把这消息压下来的同时,还把我和四小姐的婚事,催了,让我娶莫三小姐回来。”

    莫兰眨眼,“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在三天前。”

    三天前?三天前她还在桦南料理事情,她不知道事情始末,也情有可原。而且,街上也未曾听见任何有关莫三小姐的丑闻,那就是说,卢岺被下药这事,就只有莫家卢家俩家人知道。

    莫荷这丫头,心思越来越深了,她自知没法嫁给柏傅崟和卢茗,她只能退而求其次,把最好欺负的莫芙,一脚踢开,自己则风风光光的嫁进卢家,当上卢家二少的正房。

    莫兰一吐气,对着卢岺说道,“你别跪了,再跪,你爹和我爹都不会体谅你的!”

    “那怎么办?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芙儿另嫁他人?再说了,我根本就不喜欢莫三小姐。为什么非要让她做我的正房?我被下药偷袭了莫三小姐,这都是那个女人设计陷害我的!我有多无辜?”

    “你和三妹的婚礼,定在什么时候?”

    “就在下个月末。”

    “哦!那还早!卢二少,回头我回家后,问一下四妹。如果四妹有心于你的话,那你们俩的婚事,我来帮你们做主。可如果她无心于你,我只帮你把你和莫荷的婚事,推掉算数儿。”

    卢岺一听,惊问,“真的吗?莫大姐,您能帮我办到?”

    莫兰瘪嘴,“别叫我大姐,我的年纪,比你还小。”莫兰深吸气,“你乖乖回去睡一觉,养足精神了再说。”

    卢岺急急忙忙起身,蹦得何其欢乐,“莫大姐,如果你能帮我把这事办妥,我都可以认你当干娘。”

    莫兰脸一黑,“我看上去有这么老吗?”

    卢岺抓着后脑皮子,嘿嘿傻笑。

    莫兰回头要走,忽然想起什么,又折回来,问,“卢二少,你会不会武功?”

    卢岺懵声问,“会啊,怎么了?”

    “功力,怎样?”

    卢岺萌萌回话,“比柏大哥差了一截,不过还是挺有自信的,和你身后那位壮士,应该能打成平手吧。”

    莫兰听了一惊,“就你?”莫兰上上下下扫视了卢岺几眼,看他身子骨,虽然结实,可人不算高壮,站在金牛身边,金牛一个能抵他两个。

    不!不能狗眼看人低,既然他这么自信,那她就信了吧。莫兰嘀咕一句,“既然你自觉本事很强悍,那我就先跟你收定金。明日起,你来我身边,帮我跑跑小腿儿,怎样?”

    卢岺一拍胸口,“只要莫大姐能帮我把这事搞定,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莫兰扬开一抹自信微笑,“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早上来我府邸门口报道,别让我等你!”

    “好好好!小的听命!”

    卢岺开开心心的蹦着回房,准备休养身心,补足精神,再上战场。一不小心,路过大哥肩侧,欢乐喊了句大哥,继续蹦蹦跳跳着走。

    卢茗见到卢岺回房时那笑呵呵的傻样,顿时惊呆了。这小子怎么突然间,多云转情了呢?刚才还摆着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现在竟然笑呵呵的跑回房里睡觉去了?

    真是奇怪。

    第二天,双城大街小巷,传出一条爆炸性消息,听说红城鬼屋的封条,昨日下午,被人亲手撕掉了。

    撕掉封条的,是两名男子,那两名男子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官宦子弟,至于他们的身份,谁也不清楚。

    柯县令闻到风声后,赶紧派人追查,查到某家客栈后,立马带着官兵去追捕,柯县令穿着官服,气冲冲的跑到客栈门口的时候,却被守在客栈门口的两名侍卫,一巴掌派昏在地上。

    柯县令的官帽都被拍得左右摇晃,等他缓过气来,还没来得急发火,他眼前顶着一枚金牌。

    金牌这般一晃,柯县令立马跪下直磕头,磕完头弓着腰,一路倒退着离开。

    路上行人见了之后,小道消息再次传疯了。

    三少搬来了一个特强势的后台,这下子,辛城主八成又要吃瘪了。

    柯县令被痛殴的那天早上,莫府也发生了一件特轰动的事。

    卢家二少一大清早站在莫府门口,徘徊来徘徊去。

    莫府管家过来请他进门,可他说不进,在门口等着便好。管家没辙,只好把卢二少来莫府的事,跟老爷通报。

    那个时候,正巧是一家人吃早饭的时光。

    说来也奇怪,打从两年前,莫兰那丫头向来都在自己苑里开小灶,从来不出门和大家一块儿吃饭。今天一大清早,莫兰跟莫海峰请安之外,还要求请所有姐妹们一起。

    因为是家宴的关系,五姨娘也坐在了餐桌上,一家人看上去,挺和乐融融的样子。

    莫海峰其实很想问一下,前几日莫兰究竟去了哪里,他更想问,这丫头出门,请了个什么靠山回来?如果这靠山身份贵重,为何不把他们请进府邸来做客?

    莫兰一边喝粥,一边看着三妹莫荷,还有四妹莫芙。

    莫芙和她娘亲一样,自顾自低头,喝着粥水,而三妹则和娘亲有说有笑,时不时和爹爹讨好撒娇。

    莫荷拿出一个盒子,放在餐桌上,递给莫海峰看,“爹爹,您看这两条发带,我带哪条比较好看?”

    莫海峰随口说了句,“粉红的,比较配你!”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呢!下次回门的时候,就带这条粉红的。”

    莫荷说完,鲁伏流笑着说道,“我们家荷儿带什么都漂亮。难怪卢家二少见了你会这般把持不住。”

    坐在莫海峰边上的唐嫣,胃里一阵反胃,白了莫荷娘俩一眼,掩嘴说道,“是啊,娘亲长得漂亮,女儿自然生的可人。娘亲是从哪里学来的勾引男人本事,女儿也学了个十成十。”

    鲁伏流一听,当下僵了笑容。唐嫣接着鲁伏流是妓女的身份,骂莫荷也是个狐媚妖子。

    莫海峰一哼气,说了唐嫣一句,“吃饭的时候,少说话。”

    唐嫣一道轻哼,勺起勺子,吹着薄粥。

    看见唐嫣和鲁伏流之间的互动后,莫兰知道了一件事。

    莫荷对卢岺下药的事,唐家没有参与。

    自从上次对柏将军下药计谋失败之后,鲁伏流和唐嫣之间的关系,简直是冰火相见的地步。鲁伏流以为唐嫣在耍她,鲁伏流对唐三夫人气得躲在房里打她小人。这次,给卢家二少下药的事,唐三夫人根本没有参加,这计谋,是鲁伏流自己出的。

    莫兰侧头,看向四妹莫芙,见她一句话也不说,轻咳一声,问莫海峰,“爹爹,四妹的婚事,无辜被推!你可有补偿四妹?”

    莫海峰轻声一句,“啊!自然是有的。我已经准备好了,把你四妹许配给刘代庄的二儿子刘道隆。”

    莫兰嘀咕一声,“把四妹许配给刘道隆,这也叫补偿吗?”

    莫海峰挑眉问,“那你说,我该怎么补偿你四妹?”

    莫兰放下手中筷子,一本正经的说,“四妹的婚事,由我来做主吧。”

    “啊?”莫海峰拧眉问,“让你操办四妹的婚事?这叫补偿她?”

    莫兰还没来得及应答,只听唐嫣说道,“老爷,大小姐的婚事,你已经让她婚姻自主了,难道大小姐还想让莫家姐妹,都婚姻自主了不成?这要是说给外人听了,外人会嘲笑老爷您,连女儿婚事都掌管不了的废物爹爹。”

    唐嫣把话一口说死,说得莫海峰眉头直锁,呼出的气息中,已经表明了拒绝,莫海峰沉思片刻后,对着莫兰清幽一句,“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四妹的事,你别操心了。刘家派了媒婆过来说媒,我打算等老三出嫁后,就去应了刘家。”

    莫兰冷眼一瞥四妹莫芙,依然没见她吭气。既然莫芙不肯为自己说话,那她也没这本事拉这蠢女人一把。

    莫兰微启的红唇,紧紧闭上了。

    莫荷看见大姐难得吃瘪的表情,心情大好。

    大姐说到底,不过只是个女儿家家,她能得到婚姻自主已经算好的了,大姐她还想让四妹也跟着她一样?婚姻自主么?真是笑话!

    莫荷带着鄙夷,睨了莫芙额头一眼。

    那道鄙夷的眸光,扎扎实实的被莫兰给捕捉到了。

    莫荷瞧见大姐在看自己,嘴一瘪,乖乖低头喝自己的粥。喝粥喝得含蓄,可实在难以掩饰自己心头的暗爽。看见四妹被人抢了好夫婿,四妹默不吭声,她心情暗爽。看见大姐想要为四妹求救,可是大姐拿爹爹没辙,她依然心情爽。真心爽翻天了。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管家匆匆来报,“老爷,卢家二少在咱们府外溜达呢。”

    众人一听,奇怪,“这一大清早,他来我府邸干嘛?嗯——你去把他请进来吧!”

    管家摇头,“老奴也这么跟他说,可卢二少不肯出来,他说在门口等着就好!”

    “等着?等谁?”莫海峰傻傻一问。

    这一问,引来鲁伏流一阵娇笑,“老爷你真是的!问这么傻的问题干嘛?卢二少他还能等谁?”

    唐嫣眼睛一白,反胃的说,“是啊!卢二少他现在和谁有婚约,就是在等谁咯!莫三小姐,你要是饭吃完的话,就快点去门口吧。可别让卢二少等你等及了哦!”

    唐嫣在调侃莫荷。莫荷大肚不和唐三夫人计较,而是害羞腼腆的低着头,原本心情大好的她,此时此刻就像是要升天了一样。

    莫荷匆匆喝完粥后,起身拜别,“那爹爹,女儿先出门了。”

    莫海峰一点头,叮嘱了句,“别玩太晚,早点回来。”

    “是,爹爹。”

    莫荷匆匆忙忙离开了。回了房,补了点妆后,又急急忙忙跑去大门口,迎接卢岺。

    一出房门,莫荷看见卢岺那伟岸的背影,芳心鼓动。奇怪,为什么之前她没觉得卢家二公子这般迷人呢?

    想起来,最开始的时候,是母亲教她,别把心思放在卢家二公子身上,她要把目标定在卢家少庄主的继承人身上。可惜,卢大少心系于大姐,对她莫荷,完全没看在眼里。

    没了指望的莫荷,又把歪念动在柏傅崟头上,妄想成为将军夫人。可惜,她的希望又一次落空了,更可恶的是,柏傅崟和卢大少一样,眼里只有大姐。莫荷心里着实委屈,可她又能如何?

    失去了两个完美丈夫人选后,莫荷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卢家二少这里。

    虽然卢家二少和四妹莫芙有了婚约,可又怎样?反正他们俩的婚约还没有正式敲定下来,只是口头上的允诺而已,聘金也还没下呢!她当然有权利为自己谋取幸福。

    卢家二少的正妻头衔,莫荷想想就乐了。这名字怎么越念越顺呢?

    莫荷昂着小脑袋瓜子,踩着自信完美的莲花步,走到卢岺背后,清幽一声,“卢二少。”

    卢岺听见声响,回头,瞧见来人后,拧眉。

    莫荷看见卢岺表情不悦,面容微僵。这男人该不会还在计较她对他下药的事吧?应该不会吧!这都多久了?他应该不至于小气成那般才对。再说了,她才是吃亏的一方呢,被他差点把衣服都脱光光了。

    莫荷低头,羞红着脸问,“卢二少找我什么事?”

    卢岺揪着眉头问,“谁跟你说我是来找你的?”这女人怎么这么自作多情?

    莫荷一懵,“不是找我?难道?是来找四妹的?”莫荷忍着心头怒火,僵笑着问。

    “不是。”卢岺一口否决。

    莫荷心头顿时一松,笑道,“哦,那肯定是来找爹爹的。可是今天爹爹不出门公办,卢二少不进屋?您怎么见我爹爹?”

    卢岺憋着嘴,懒得和这贱女人搭话。

    就在这个时候,莫荷背后走来一名女子,卢岺瞧见后,眼睛一喜。

    莫荷瞧见卢岺眼神剧变,急急忙忙回头查探。这一看,莫荷顿时震惊了。

    “大姐?你怎么来了?”

    莫兰冷淡的站在莫荷身旁,冷淡的睨视着她,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昂头出门,一边走,一边对卢岺说叨,“别磨蹭,赶紧上车。”

    莫兰上了马车,卢岺二话不说,果断跟上。

    莫荷像个傻子一样被晾在边上,眼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跟着莫兰坐上马车。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卢岺不找四妹,不找爹爹,偏偏找大姐?大姐她到底想抢走她多少个男人才肯罢休?

    莫荷想起之前自己如何如何嘲笑大姐,可现在想起来,她觉得自己在大姐面前,就像是演杂耍的戏子。丢人,丢脸,简直丢到姥姥家了。大姐那一招无视,就像是在她心坎里,扎了数千根银针似地。

    马车开动,莫荷怒火攻心,匆匆跑到马车车头,大叫一声,“大姐。”

    车子被拦,莫兰掀开车帘,探头张望,“干嘛?”

    莫荷对上冷冰冰的大姐,把心一横,昂头说道,“大姐你带卢二少去哪儿?”

    身为卢家二少的未婚妻,她有这个资格问吧!

    “不关你的事,赶紧给我让开。我赶时间。”

    莫荷深吸一口气,僵笑着说,“大姐今天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大姐你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

    莫兰一眯眼,“哦?那你让我见识见识,什么叫后悔一辈子。”

    莫荷昂头,嘴一扯,阴森森地说,“大姐你可别忘了,现在咱们俩,站得是大街上,来来往往这么多人,都盯着咱们俩瞧呢!你是如何把我未婚夫婿,拐上马车的?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嗯,然后呢?”

    “然后?”莫荷邪佞一笑,随即表情发狠一敛,扭头,拼命往莫府门柱上撞去,只听一声巨响“咚——”。

    这声巨响,引来所有路人关注的目光,原本就停留在马车周围看好戏的看客,眼睛更是发直了。

    马车内,卢岺急忙探头张望,瞧见莫荷满头是血的倒在莫府大门前,心头寒凉,“莫大姐。三小姐她竟然!”

    莫兰把卢岺往车里一推,下了马车,走到莫荷脚边,瞧见她气若游丝的仰头睨视着自己,她嘴角边还带着狂妄的笑意。

    莫兰低头查看她的伤势,莫荷一把抓住大姐的手,惨叫连连,“大姐!我知道爹爹允诺你婚姻自主,你可以选任何男人当你夫婿。可是三妹不行!三妹的婚姻,只能任凭爹爹做主!三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完美的归宿,大姐何苦要把我的归宿硬生生抢走呢?”

    莫荷这般哭叫,更是引来更多围观的人。

    莫兰算是知道了,莫荷说会让她后悔一辈子的意思,就是这个。

    莫荷人微言轻,并没有莫梅那般显赫的身份,所以她知道,想压住大姐,不用这种手段,肯定是不行的。

    莫荷要让莫兰,彻头彻尾的身败名裂,她要让全北城的人都知道,莫家大小姐是如何水性杨花勾引别人未婚夫的。

    莫荷哭得起劲,说得更是起劲,“我知道,爹爹他至始至终都袒护您这个做大姐,什么好东西,他都爱留给您。而我呢?身为莫家庶子,哪一次不是等大姐您挑剩下了,才轮到我?这次,我和卢二少的婚事,大姐要是想横插一脚的话,爹爹八成也会允诺了你!既然如此,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大姐,你何不就在这里,亲手杀了我吧!”

    周围的人群,对着莫兰指指点点,无外乎是在说,莫家大小姐竟然寡无廉耻的当众抢三妹的未婚夫之类。

    车上,卢岺越看越心慌。他根本不知道,莫荷竟然是个如此狠辣的女子,使得手段又卑鄙又阴险。她这般一搞,莫老爷肯定不会再偏袒莫大小姐了。而且,他爹爹也不会轻易饶了他的!八成回家后,一顿家法是免不了了吧?

    莫兰看见莫荷那中气十足的模样,残忍一笑,“既然你没死,那就是没事了!”莫兰用力扭开三妹的爪子,抬步走向马车,利落上马,吩咐车夫一句,“可以走了。”

    那四个字,说得在场围观的人,全楞傻了眼。

    莫大小姐被三小姐冠上抢人未婚夫这么大的罪名,莫大小姐也不打算解释解释么?

    卢岺更是急着问,“莫大姐!你就这么放着三小姐不管?”

    莫兰懒洋洋回头,毫无干劲地说,“我真没时间浪费在这些垃圾身上。她要闹死闹活,只要别在我眼前折腾就成!”

    “可是莫大姐您的名声呐!”还有他的名声呐!莫大姐要是就这么走了,他当真要被爹爹揍成猪头了!

    卢岺想让莫兰支支招,让围观的人知道知道,他和莫大姐是何等清白,可惜,莫家大小姐一挥手,利落一句吩咐,“开车。”

    事情,就这般敲定了!他和莫兰之间的关系,彻底传遍了大街小巷,传得几乎连路上的野狗,都能嗷嗷两句说得清楚。

    完了完了完了!彻底的完了!卢岺这一路上,除了说完了这两个字,就没别的台词了。

    ------题外话------

    嗯,还差十三张五星评价票啦!就可以二更了呢!妞们加油吧!

    贼笑——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