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63:啥叫勾引

天才狂小姐 63:啥叫勾引

    大皇子上官荣轻声问,“丁先生,你能成么?”

    丁郎果断摇头,“不能!人,这种乐器,是最难操控的了,它又不是我弹下一根手指,它瞬间就会发出音律。而且,别说我要如何教他们怎么发声才能发出类似乐器的音节,就算我找到了他们的嗓子,我照样安排不了。更何况,两百个团队,太困难了,二十个团队也困难的狠。”

    连丁郎先生都做不到,那就更别说他豪勇了。

    豪勇和丁郎全对莫兰俯首称臣,哪怕太子有心站在豪勇身边,有心偏袒豪勇,让他取胜,可他实在太不争气,非要自动认输。

    没辙。

    上官瑞只好应了莫兰,“好吧!那从今天起,莫兰你就是乐掌司了。”

    视线狠狠一丢,上官瑞冷笑一句,“豪勇。你身为我身边第一乐师,却输给了一个刚进来的官婢。你今个真是丢尽我太子颜面了。”

    豪勇一听,立马哆嗦的跪倒在地,“太子恕罪!是草民无能!”

    “哼!的确无能!既然你输了,那就乖乖领罚吧。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留在太子府了,日后,终生不得再碰琴弦。”

    豪勇听完,顿时白了一张脸。

    被赶出太子府也就罢了,终生不让他碰琴弦的话,那不就等于断了他的生计?那他今后,他要以什么为生?

    这对豪勇来说,是何等严厉的惩罚啊,就好比是断了他的后半辈子人生一样。

    莫兰起身,礼道,“比赛,有输有赢。有惩罚,那么自然有奖赏咯?太子,是这个意思么?”

    上官瑞揪了眉头,“都让你做了乐掌司了,你还想怎样?”

    “乐掌司的头衔,是我光明正大赢回来的。太子爷,公平起见,你惩罚了豪先生,那就得奖赏我。你不奖赏你,你光惩罚豪先生,是什么意思?”

    这死丫头的嘴巴,怎么这么溜?都油成精了!

    上官瑞暗暗咬唇,“好啊,那你跟我说说,你要什么赏赐?爷我今天就顺了你的心!”

    莫兰轻声一句,“我要您一张免责令。豁免一次罪责的令牌。”

    上官瑞当下喷笑,“你这鬼机灵,为了顾及自身安危,竟然不惜利用别人,封杀了他未来路子,还踩着他的肩膀,跟我讨赏赐?我原本还以为,你会利用这次赏赐,来给豪勇求情呢!”上官瑞侧头问,“豪勇,你看见了吧。你身心佩服的那个女人,她的心究竟有多么肮脏不堪!亏你还一直替她说好话!”

    豪勇深深低头,一字未吭。

    莫兰绕道豪勇身边,站在他身侧,轻声说道,“豪先生,你出了太子府,那你之后就是自由之身了,以后不管你去哪里,太子爷也没法管制。我师父的乐坊里,正好缺个人才。”

    豪勇脸色一白,忙说,“不成不成!太子说了,今后我终生不得再碰琴弦。”

    莫兰大笑,“这世上的乐器那么多种,琴弦,只是其中一项,你不能碰琴弦,但是你能碰鼓!我那儿,多的是打击乐器还有很多吹气乐器!再说,身为音乐界的首脑,也不一定要亲自上阵,你在幕后做指挥工作也成!像我,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里,轻轻一挥手,多的是人帮我演奏我想演奏的音乐。”

    “这……”

    这也太离谱了吧?这丫头光明正大的在跟太子爷叫板呢?竟然找太子爷话里的漏洞。

    上官瑞一拍桌面,“莫兰!你竟敢?”

    莫兰萌萌回头,轻问,“太子爷?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事了?”

    她什么也没做错,唯一做错的就是,她不给他太子爷面子!可是她这罪责,他还没发说出口来惩罚她。就算他强行惩罚她,刚才他也允诺了她一张免责令。死样,他就是拿这死女人没辙了,是吧?

    “哈哈哈哈!”钡徍激动的起身,兴奋大叫,“妹子!真不愧是我的好妹子!哥又爱了你一次啊!妹子,如果你愿意,明天我就可以进宫,找我祖奶奶,把你引荐给她哦!”

    “免了。”莫兰一口回绝。“小女生性低调,安于现状,不求上进,能当上太子爷身边的乐掌司,已经是我三生有幸了。入宫什么的,我还真不敢想。”

    “……。”

    生性低调?就她?

    安于现状?就她?

    不求上进?她哪来这脸皮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

    周云和姜红有点看不明白了。为什么太子这般记恨莫兰,却给了她一次又一次的额外恩准?

    太子他到底是喜欢莫兰这丫头呢?还是讨厌这丫头?

    真心看不明白了。

    当天晚上,上官瑞留宿在周云房内,却气得又是拍桌子,又是喝闷酒。

    以前,虽然太子府里设了清乐司,但是太子不怎么喜欢歌舞的,豪勇的工作十分清闲。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死丫头想坐在那清闲的官位上混吃混喝?做梦呢她!

    上官瑞回头喷气说,“周云,明日你宴请各家朝臣家眷来太子府开晚宴!从中午开始到半夜!听明白了?”

    周云微愕。这太子也太能折腾人了吧!从中午开到半夜?别说清乐司的人受不受得了,她们光看戏的都撑不住啊!这么长时间,要人老命不是?

    不过周云没有回嘴,而是简单蹲礼,“是,臣妾领命。”

    第二天一大清早,周云急急忙忙发了一堆请帖出去,因为人数多,这次的宴会,放在大宴堂里举办,府里糕点水果之类的也得相对准备齐全才行。这般急促,府里已经乱成一团了,尤其是新上任的膳掌司,近冬天了,她还满头大汗,还不都是被急出来的?

    莫兰接到要开晚宴的命令后,当下笑抽了。乱笑一通后,莫兰整顿着装,领着手下们,前往周良娣那边质问她去了。

    “良娣。”莫兰躬身问,“我才刚上任乐掌司半天都不到的时间,清乐司里的歌姬们,都还不熟悉,你现在就叫我开晚宴,这不是在为难我么?”

    周云一昂头,清雅淡然一句,“这是太子吩咐的。”与她无关。质问她也没用。

    莫兰轻问,“那么……要不这样吧,晚宴,照开,歌舞,照上,因为节目来不及安排,我只能请我师父的歌舞团帮忙助阵了!成不?”

    周云一摇头,“不成。”如果她找了外援,那太子的目的,不就失效了么?太子就想借着这次晚宴的机会,好好折腾死她。

    莫兰理解一点头,“那成!等会儿开晚宴的时候,我一人上场,上场前,我会跟所有朝臣女眷们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是什么时候当上乐掌司的,太子是如何看不顺眼我,小气吧啦的借着这次机会想整治我。给我出了这么一个大难题!我想,朝臣女眷们,应该有少数人会理解我的吧!”

    “什么?”周云震惊了,“你敢做这么丢人的事?”

    “怎么不敢?反正都是掉脑袋的事,我不说,掉脑袋,说了,照样掉脑袋,还不如玩得大一点!”

    “……。”周云终于明白为什么太子爷会这般生莫兰的气。因为太子爷拿这贱女人没辙!这种不要脸皮的女人,简直就是无敌的!

    莫兰不怕丢人,可太子爷怕丢人。

    周云想了老半天,她觉得,不能由着莫兰胡来,太子爷的面子,身为良娣,她有权替爷维护。莫兰只是要求借歌姬而已,这应该没啥大碍吧。就跟昨天一样,她不也是从外面把歌姬带进来表演的么?昨个儿,太子爷同意了,今天,想必太子爷也不会说啥。

    太子的最终目的,就是累垮这娃。叫这娃准备一整晚的晚宴,苦苦折磨死她。再来,如果今晚宾客们看得演出看得不尽兴,太子也好有借口惩罚这女人。

    太子今天进宫处理公务去了,听说要很晚回来。

    没关系,太子离开了,那就由她来惩治这个丫头吧。

    周良娣想了下后,点头说,“成!你要借歌姬,那就去借吧。不过,你得给我仔细着点,如果朝臣女眷看着不舒坦,你就等着受罚吧!”

    莫兰轻声应答,“是。一定尽心尽力。”

    近晌午天,朝中大臣女眷们,一个个进了太子大宴堂里,排排落座。

    人群密密麻麻,将近三四百人,有的,一家只来一个,有的一家就来了七个。

    这般仓促的盛宴,有史以来还是头一遭。周云和姜红都累得团团转,更别说太子府里的丫鬟们了。好不容易安排好了,终于可以坐下来歇息一会儿,等糕点水果之类的摆上来后,再来欣赏歌舞。

    因为人多,这话题也就多了起来。

    “听说昨夜太子府就搞了一次歌宴,说是太子府里的豪先生,被撤了职,新上任的官婢,就是北城莫大小姐。”

    “啊!我听说过她!她不就是三少的那啥?”

    “是啊是啊!这次太子让莫大小姐给咱们演出,莫大小姐才刚上任,太子府里的歌姬都还没上手,所以她只能去外面找援兵。”

    “援兵?哎呀?不会吧!这么说来,等会儿出场的人,都是三少的歌姬么?”

    周云听见这事后,奇怪,太子府里的消息,怎么老是传得这么快?她才早上允诺莫兰找援兵的事,怎么一上午都不到的时间,这些女眷们就收到风声了呢?

    有个女眷苦恼一句,“不是说,三少的歌姬,都是给男人看的么?又是露胳膊,又是露大腿的?我可没兴趣看那种不入流的歌舞!”

    另一名女眷反嘴说道,“虽然女子穿着低俗了些,可是我听说,三少的歌舞团,并不简单,光是乐器,就五花八门品种繁多,很多都是咱们没见识过的。而且,演出的方式,更是别具一格。”

    “你就这么看好那鸨鸭?”

    “就算他是鸨鸭,那他也是个有文化且思想非凡的好鸨鸭!我敬佩他!”不用说,帮南宫羽三说好话的女人,大多都是他的书迷!

    “切,说来说去,还不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低俗之作?”

    就在这个时候,太子一等采女卜佳氏,昂头一句,“低不低俗,全看个人眼光。我就觉得,莫家大小姐的作品,举世无双。”

    “对!莫大小姐的作品,绝对经典。”另一名采女跟上一句。

    “就是啊!你们这些没有看过昨晚歌舞的人,就别在这里磨叽了!”

    那些采女们,竟然都在为莫兰说好话?真是稀奇了!

    在昨晚之前,她们都还处处排挤莫兰,怎么一晚的功夫,而且莫兰都还没跟这些采女们联络什么感情,那些女人怎么把莫兰当成是知心小姐妹一样?

    朝臣女眷们听了之后,特别讶异。好奇问,“敢问娘娘,昨晚的歌舞,到底演了什么?”

    看这些采女们像是护小鸡似地护着莫兰,看样子,昨晚的歌舞,非比寻常。

    说起昨晚歌舞的事,某些个容易伤感的女人,掏出卷帕,揉揉发疼的眼角,说,“哎!别提了!提起来,我就想哭!”

    “就是啊!我昨晚回房后,又哭了好半晌呢!”

    “我可是直接哭着睡着的,你们瞧瞧我这眼圈,肿的跟什么似地!就怕太子见了,会被我吓得不敢点我名了。哎——”

    啥?怎么听不懂了。看个歌舞,有必要哭成这样么?一个能让人哭得歌舞,应该不是个好歌舞吧?不是个好歌舞,她们还这般袒护莫兰干嘛?

    真心不明白!

    搞不明白的事,还是别问的好,费口舌!反正等会儿歌舞就会上来的,她们只要坐等着看就是。

    只听那些采女们也在谈论等会儿即将上场的歌舞,她们一个个抱着双手,万分期待着说,“不知道等会儿又是个什么剧场。”

    “是啊是啊!今天的歌舞得持续到半夜呢!”那采女一指身后的丫鬟,说,“我让我家阿绿,带了二十条卷帕!”

    “啊!你也带了二十条卷帕啊?我也是呢!我还怕我卷帕不够用呢!叫了绣娘又帮我裁了十条。”

    边上,朝臣女眷又一次傻眼了。

    有这必要么?

    呃——看这情况,貌似有这必要呢!

    太子府里一半的采女,都带了好几条卷帕放在桌角,无一例外。

    这可怎么办?她们没有准备,身上就只有一条卷帕……。

    说起来,今晚到底看什么戏啊?为什么非得让她们哭着回家?

    众人好奇万分,可惜,莫家大小姐还躲在幕后,没有上场。倒是太子府邸的歌姬们,慢慢抱着琴盏上场,一曲优雅动人的歌舞,弹奏出声。舞姬们行礼过后,也入了舞池,翩翩起舞。

    都是些寻常的歌舞,那些女眷们,交头接耳还在议论,她们心全不在歌舞上。

    那些女眷再说,如果只是这些寻常歌舞,根本用不着卷帕吧?总觉得那些采女们,有点小题大做。

    一曲舞毕,众歌姬退场,莫兰领着一对双胞胎,上了宴客厅。

    这一出场就彻底亮瞎了所有女性同胞的视线。

    “这!这是什么衣服?”

    “这裙子怎么会撑得这么大?跟个圆桶似地!”

    “她的领口也太低了吧!那沟沟都看得见呢!”

    “是啊!”

    莫兰提着裙摆,慢吞吞的走到周兰身边,轻轻行了礼,“良娣!我已经准备好了!”

    周云拧眉惊问,“你要亲自出场?”

    莫兰摇头,“没啊!”

    周云瘪嘴,“那你穿这奇怪的戏服,是想干嘛?”

    “哦!只是为了配合我的戏子们,举行一次开场仪式而已!我身上穿着的,是文莱国女式晚礼服,裙摆,是蓬蓬裙!我身后大乔小乔双胞姐妹穿的,是哥特式风格洋装。”哥特式风格的洋装,和她身上穿的,款式差不多,就是颜色用的比较深红,因为深红,更显得她身上这件浅绿色的衣服,格外凸出,格外显得高雅清新自然。因为红和绿,是最佳的色补。所谓色补,就是指,当一个人长时间看红色的时候,闭上眼睛会看见绿色的残影。这就是为什么医生手术服会是绿色的原因之一!

    为了保守设计,她没有把那傲人的酥胸暴露出一大半,顶多就是露出锁骨部分,免得这些女人接受不了,被她吓跑。

    周云懒得搭理她那蓬蓬裙是怎么撑开那么夸张的角度,她一挥手,说。“既然准备好了,那就赶紧上吧。别让宾客们等急了!”

    “是。”

    莫兰回头,拍了拍手掌。

    歌姬们上场,把乐器全部搬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三个大型屏风!

    两个在前,中间在后,那大型屏风把大宴堂的门口直接堵死了。拒绝众人窥视屋外的眸光!

    屏风后有声音在吵嚷,听得出来,那些乐器都被搬到屏风后。

    “你又在搞什么鬼?你把乐器都放在屏风后,不让大家看你歌姬弹琴,就只给大家看你舞姬跳舞?这多没意思?”周云一声质问。

    姜红忙说了句,“姐姐何必心急呢!说不定兰儿她又要使出她的小剧场了!”姜红眼珠闪烁,看上去十分期待似地。

    周云气恼。姜红这女人也太没水准了,只是看了莫兰昨晚的那出戏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说,她现在,完完全全被莫兰这贱丫头给俘虏了!竟帮她说好话!真是!

    莫兰第二次拍掌,屏风中间,走出来一名弱不禁风的少年,摇摇摆摆往场内轻轻一站,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吹起短笛。

    优雅,清淡的音律,缓解女人们身心。

    “今天的场面,倒是挺清雅的。三少的歌舞,应该不会如此简单吧?短笛独奏,太子府里多的是歌姬,会这绝活,何必要去屋外请?”

    莫兰回头,轻声一句,“周良娣,我的表演还没开始,现在只不过菜前小点。”

    短笛独奏,下场了,紧接着一名面相平凡的清雅男子,登台表演,站着拉了一曲二胡。曲调依旧优雅,淡然。

    在场大多女眷,难掩困乏之色。

    一名朝臣女子,无聊一句,“一般一般!这等歌舞,和三少那洪亮的名声,着实不般配。”

    可是太子府里的采女们,依旧揪着心口,眼睛闪闪发光,说,“肯定不止的!”

    “是啊是啊!想起昨晚那对奶娃,刚开始出场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心态!觉得一般一般,哪知到了最后,那对奶娃,我想起来就心疼。”

    “就是啊!”

    边上,朝臣女眷听得莫名其妙,好好的,扯那对奶娃干嘛?

    面对如此无聊的歌声,实在太过犯困,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现在她们连交谈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些平凡普通的男乐师,音乐一般也就罢了,好歹他们稍微长的好看点啊!她们没法沉浸在歌舞声中,起码让她们看着赏心悦目一点嘛!真是的!

    这样的表演,要持续到深更半夜,这叫人怎么熬啊!女眷们还不能打哈欠,不能伸懒腰,实在是难熬中的难熬。甚至就连满心期待的太子采女们,也忍不住有些犯困了。她们各个心里犯嘀咕,啥时候能上正菜?

    别说那些女眷们了,就连周云姜红两人,也困乏得厉害。

    周云掩住嘴角,打了个哈欠,问站在她桌前的莫兰,“怎么搞的?开胃菜,还没上完么?”

    莫兰伸出食指,“嘘——快了。”

    莫兰这句话刚结束,台上最后一名弹扬琴的男子,也慢慢抱着扬琴退了场。

    就在他退场的一瞬间。

    咚咚咚咚——

    激荡的鼓声突然爆喝出来,全场女人瞬间提了耳根子,眼珠子直发凸。

    怎么了?

    “啊啊啊啊!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啦!”一个骚包的男声,从屏风后面冒了出来。

    一个带着金灿灿耳环男子,从屏风后卖骚着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笑说,“哎呀哎呀!这里来了这么多佳丽,等着看我们家帅哥们第一场公演!实在是小人三生有幸啊!美女们,好好睁大你们漂亮迷人的大眼睛!今天晚上,是你们女人的天下!尽情的,洒脱的,热情奔放的捂住你们小心肝,千万!千万!千万不要眨眼哦!要是一眨眼,你们很有可能错过这一生最最华丽的舞台!为了出门后跟所有女性同胞们炫耀!为了能在史书上站住脚跟,证明自己是划时代的见证人!来吧!尖叫呐喊吧!欢迎我们第一批帅哥!北欧!骑士团!闪亮登场!”

    奇怪的名字!却莫名其妙的揪了所有女人的芳心。

    骑士团?是什么意思?或许她们还不明白!

    直到屏风后出来第一个男子,看见他身上那华丽丽的穿着,一瞬间,芳心剧烈沉沦!

    四名男子穿着银白色的骑士装,八名男子穿着酱紫色的骑士装。

    银白色骑士装以银白色为基地,藏青色领口腰带,黄色条纹镶嵌,深红色珠宝形状做点缀。燕尾后摆,还带了银白色天使翅膀图案的披风。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龙图腾,可她们都觉得,这样的装扮,何等贵气,何等皇族风范?

    四名银白色骑士身后那八名酱紫色骑士装,也是以黄色条纹镶嵌,但是看起来,没有银白色骑士那般贵气。

    一看就知道了,八名酱紫色服侍的骑士,是二等骑士,银白色骑士才是最扎人眼球的一等骑士。

    十二名男子,以八字形状,单膝跪在周云面前,一条手臂,自然的搁在翘起的单膝上,另只手,自然捂住心口,摆出标准的骑士礼仪,说道,“尊贵的阁下!骑士团团长约瑟夫,参上!”

    莫兰点头应道,“我亲爱的骑士团,赌上你们的骑士精神,向我发誓!”

    为首的骑士团团长约瑟夫,伸出腰间奇特的佩剑,剑柄递给莫兰。

    莫兰接过剑柄,在他左侧肩头,轻点一下后,剑尖点向约瑟夫右侧肩头,顶住不动。

    约瑟夫轻声一句,“为我尊贵的阁下,赌上我们骑士荣誉,在此宣誓!”

    众人跟上,一同大喊: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最有魅力么?不是他的脸蛋,不是他的着装,而是他们身上流淌着愿意为女人牺牲一切的沸腾血液!尤其是最后一句,发誓对爱至死不渝?现今这个国度,哪个男人会说出这种话?会说这种话的,肯定是表里不一的浪荡子,专门欺骗女人感情用的!

    而如今,一群宣誓愿意为女人奉献出自己生命的男人,不仅脸蛋俊美,着装更是完美的一塌糊涂。边上旁观的女人,老老小小,无论主仆,全丢了一颗脆弱芳心。

    要不是她们与生俱来的矜持压制着她们的兴奋尖叫声,不然她们现在早就撕破喉咙,放声呐喊了!

    宣誓完毕,莫兰把佩剑横着还了回去。

    骑士们纷纷起身。

    莫兰吩咐了一句,“今天晚上,尽情挥洒你们的本领,为太子请来的女眷们,助兴而归!”

    啪——

    一道整齐的立正声,一道响亮的口号:“YSE!MYLORD!”

    所有女人的心口,随着狠狠一颤,热血沸腾。

    她们已经无法思考,究竟什么样的鞋子,竟然能发出这样洪亮的立正声?

    因为她们的注意力,全在他们迷人的站姿上。一只手捏拳,甩在背后,一只手捏拳,敲在心口。那严肃的表情,那坚定的眼神,那浑然天成的勇猛气质。

    要死人了!

    真的要死人了!

    噗噗——某个女人已经很没面子的喷了鼻血!

    没关系,反正她带了二十条卷帕。擦完鼻血还能擦口水,够用的!

    那采女一边激动的擦鼻血,一边激动大叫,“我我我!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我就知道!”

    “别说了!别吵我!我看着呢!别吵!”

    骑士军团一一退下。

    莫兰轻轻回头,面向周云。

    莫兰看见周云那红扑扑的脸蛋,瞬间微笑开来,“周良娣,开场仪式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正式的歌舞!”

    “啊……啊……那!那快上吧!”周云嗫嚅一句,小手微微颤抖,那是她努力压制兴奋的结果。

    姜红则怎么也坐不住了,轻浮一句,“赶紧!赶紧!”

    莫兰一拍掌心。

    屏风后再次走出来那名带耳环的骚包男子。

    “我敬爱的女士们!今天第一场表演,不是歌舞!而是迷人亮眼的时装秀!”

    女子全体哗然。

    时装秀?她们听说过。三少的时装秀,十分暴露,赤裸,十分低俗污秽啊!

    可是她们谁也不说,在见识过那骑士装后,她们的心,已经完全被莫兰给俘虏了。敢说她半句坏话,就怕旁边那些拥护者们,直接把她压死或是丢出去!

    骚包男挑眉一句调侃,“耶耶耶!你们该不会在猜,等会儿你们会看见一群女人穿着赤裸的衣服出来勾引你们吧?错!大错特错!时装秀,并不是只有女人才能出来表演哦!咱们男生,也有迷人的身材,结实的腹肌,帅气的服装,靓丽的发型!”骚包男两手一摸帅气发鬓,四处乱抛媚眼,骚包到无以复加,引来全场女子娇笑和羞涩。“那!我就不耽误大家欣赏节目了!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校服装!”

    校服,向来是COSPLAY届,焦点之一!每种不同品种,不同款式的校服,往帅哥靓姐们身上一穿,少女沦陷,大叔漏馅。

    第一轮的时装表演秀。让要这些女人们知道,男人的发型,还是短发最帅气!男人的衣着,还是衬衫最迷人!男人的勾魂动作,并不是抛媚眼。简单一个扯领带,简单把手放在腰带上,简单一昂头,不用笑,照样能把女人迷得死去活来。时装表演依然只是开胃小菜,目的不外乎叫这些女人,适应新式服装,只要能得到她们脸红心跳的表情。那么——

    接下来!她要让她们,彻彻底底抛弃女人的矜持!

    一曲盛世经典男团歌舞Opera,正在后台等着她们呢!

    疯吧!都给她疯吧!在这寒冷的冬季,她要一把火,彻头彻尾,烧烂整个太子府!烧烂整个京都!

    她费了这么多心思,爬到太子乐掌司的位置,可不是来这里,由着太子折腾她的!她要叫那太子,今后再也没胆子随便给她开歌舞。

    要不然,每开一场,她就带走一大片人的心!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不管是老的,少的!在她的世界里!她是时代之主!她想要怎么引领,那些人就只能跟着她的脚步走,而且还要逼着他们万分心甘情愿!

    所以,给她疯吧!使劲疯吧!

    站在莫兰身后,丁璐瞧见莫兰那可怕的笑容,浑身一抖。

    丁璐动脑子想,该不会莫兰这女人,千辛万苦设计让太子贬她为官婢的理由,就是为了勾引这群女人?

    这女人老早就准备好了服装,准备好了这些男模特儿,还费了很多睡眠时间,调教他们,不管是走路姿势,面部表情,还是每一个言行举止。

    对!肯定是这样!没错!这女人老早就准备好了要如何如何勾引这些女眷们。

    只是丁璐不明白,莫兰她到底想干嘛?

    勾引了男人不算,现在又来勾引女人!

    勾引男人的工艺,十分简单,衣服一脱,屁股一扭,基本就能完事儿了!但勾引女人这种事,这个世上,除了莫兰之外,没有人能做到像她这种神乎其技的地步吧?

    算了,莫兰的心思,她永远也猜不透!她也没必要再费心搭理她那古怪想法,她只要乖乖保护好她就行!

    就在太子府大宴堂内热闹非凡的同时。

    皇宫里,太子正在皇上身边伏案代批奏章。

    另一边,大皇子上官荣,正在母亲身边请安,一边请安,一边跟皇后提了要求,说是想要太子府里的一个官婢。那官婢的名字,叫莫兰。

    上官荣不是皇后亲生的,而是皇后的亲妹妹,和皇上私生的。妹妹因为难产而死,皇后就把大皇子领养当义子。

    或许也是因为他只是个义子的身份,皇上不怎么喜欢大皇子,太子的位置,留给了岳贵妃的儿子上官瑞。

    上官荣知道自己亲生母亲不是皇后,所以平日里,他不怎么劳烦皇后。但是这一次,他竟然开口跟她要求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太子身边的人!

    跟太子要人,皇后有点为难,不过想了下。只是一个普通官婢的话!那倒无所谓!姑且帮他试一试吧。

    也在同一时间,钡徍进宫见了皇太后,甜滋滋的窝她脚跟边拍马屁说话,“皇奶奶!”

    皇太后皱纹一深,乐开了花,“哎哟!我的小外孙来啦!”

    钡徍的母亲,就是皇太后最小的女儿,也就是龙华的公主,下嫁给桦南前任万户侯。钡徍父母早亡,在钡徍十岁那年,就承袭了爵位。皇太后怕年幼钡徍备受欺负,所以一直把他养在宫中,养在自己身边。她和钡徍的感情,就像亲孙子一样。相反,那几个皇子,皇太后反而和他们十分疏离。

    钡徍喜滋滋的说,“皇奶奶,小孙想跟你讨个人!皇奶奶能给小孙做主不?”

    皇太后眯眼问,“谁啊?”

    “哦!就是太子府里的一个官婢,刚上任的!她叫莫兰!”

    一听莫兰两个字,皇太后笑容微落,“这女人的风声,不太好啊!”

    “没关系,我不介意。”

    皇太后笑容又落了两分,“不管怎么说,你可是我的亲外孙,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不成!那个官婢身子不干净!连验身那关,都是叫太子帮她走后门的。太子也识趣,没有跟我们说要封她为妾,这种女人,连给太子当妾的资格都没有!”

    “哎呀!皇奶奶,我又不是太子,您就把她送给我呗!”

    “绝对不成。”

    “可怜小孙的绝世名画被二哥抢走了。难道皇奶奶忍心看你小孙为情所困,茶饭不思么?皇奶奶,您就把那官婢讨来给我呗,我带回家,不封她为正室,我也让她当我官婢不就成了嘛!”

    这般一说,皇太后倒是有点认同了。

    最终,思考了老半天后,皇太后终究拗不过小外孙的缠功,一点头,应了他的要求。

    皇上正和太子在议合殿里谈论正事,皇后和皇太后同时派人通报,说要见皇上。

    皇上想了下,又见天色已晚,就索性叫了皇后和太后一起用晚膳,顺便太子一起,祖孙三代,一家几口人,好久没集聚一堂吃顿闲饭了。

    刚下桌,摆出话题,谈笑风生,饭菜可口。

    说起饭菜这事,皇后嘴馋,提起了北城新开张的那家飞月楼阁,叫人八百里加急,送了一份刚出炉的布丁,虽然到她嘴里已经冷掉了,可那口味,真的叫她心痒至极,一道懿旨颁了过去,叫楼阁的掌柜,亲自进宫,给她做好吃的小点心。估计还有几天的时间,那掌柜的应该快到了吧?

    闲话家常完,菜也差不多吃完了。

    皇太后正准备开口要人的时候,皇后抢先一步开口说话,“太子,你大哥他今天托我,想跟你要个人。”

    皇太后听了,一愣,老眉微抬。为什么她总觉得,皇后开口要跟太子要的人,和她是一样的?

    果真。太子问,谁?皇后毫不含糊一句,“就是你府上刚封的官婢,北城城主莫家大小姐,莫兰。”

    这一说,太子表情一落,视线往大哥身上瞥了过去。

    对上大哥那双狐狸眼后,太子心情糟糕透顶。

    虽然他讨厌莫兰那孤傲的性子和鬼精的脑子,但他更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窥起。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