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69:怀表引发的脸红事件

天才狂小姐 69:怀表引发的脸红事件

    皇后一听,顿时哑然失声,傻傻的瞪大双眸,干巴着眼。

    什么情况?怎么会是这种效果?皇上他竟然!竟然敢这般对她?

    不可能!

    皇后嘴皮子哆嗦,很想开口质问皇上,可惜,她还没这资格爬到皇上头上。眼下,她自己擅作主张,请跪觐见,现在被罚,不就是在自作自受么?

    这事要是传了出去,虽然莫兰的名声被毁尽,但她身为皇后的颜面,也全然不保了啊!

    堂堂皇后,贱招都出了,竟然还赢不过一个小小宫女?像话吗?

    皇后又一次被深深气到想要呕血的地步,身子不停发颤,就差气节晕过去了。

    屋内,上官琪正心情丝毫不被皇后逼跪请见受到影响,他侧头轻声说道,“淑妃的事。朕帮你扛下来了!就当是你提供混凝土的赏赐!”

    莫兰微微曲腿,“谢皇上。”

    上官琪正又一句,“赏赐你封地的事,朕没允诺你!不过,朕会考虑你那一国两制的提议!当然,这一切都要在钱尚书把实验做完,朕看见完美的效果后,再行商议!”

    莫兰再次曲腿,“谢皇上。”

    “另外。”上官琪正厉声一句,“朕给你的鸡毛,你在外面可以拿来当令箭使。但是,你那些谋逆的话,除了朕之外,你一句也不准提!否则,就是满门的大罪!朕可不会对你有丝毫的手软。”

    莫兰又一次曲腿,“谢皇上。”

    上官琪正深呼吸,说道,“既然年底将近,晚宴的事如果忙碌的话,你明日就不必过来掌灯了。不过你得记住,朕越是给你越多的权限,你就越不能让朕失望!否则的话,你的板子,朕会累积着叫人狠打你的屁股!叫你下半身,再也无法行走。”

    莫兰轻点脑袋,“臣女一定竭心尽力。只是……。畅音阁戏子太少,能否……。”

    上官琪正未等莫兰说完,直接否决,“不准!南宫羽三的任何手下,都不准进宫!”

    莫兰苦恼了,“那……。臣女想挑选部分宫女和侍卫,充当歌姬,这个能否恩准?”

    上官琪正一眨眼,点头说,“这个没问题,你尽管招录,朕会出钱给你!”

    莫兰跪安,“谢皇上。”

    事情全都谈妥了,上官琪正一摆手,说,“走吧,除了几处禁地,以及各宫娘娘寝宫,还有皇城门外,皇宫里你可以随便走动。你手里的太子金牌,就是朕的口谕!”这个,算是他给她额外的恩赐,不算在谈判的条件内。上官琪正也算有点心思,为了能和莫兰拉近关系,成功套取她那堤坝工程第二部配方,他自然得给她一点小恩小惠才行。

    莫兰辞退后,打开房门,正好和皇后面对面。

    对视的那瞬间,皇后差点气喷。什么情况?她跪在门外,那贱婢站在门口?看这摸样,怎么觉得,她才是贱婢?那死丫头才是真正的皇后?

    莫兰打开房门,看见皇后跪在自己脚跟边,自自然然走出房门,对着丁璐一句,“走了。”

    丁璐应声,“是。”

    一主一仆,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掉了。连个请安都没有?

    留下皇后一人,孤零零的跪在御书房门口,像个傻子一样。

    皇后已经不知道要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能表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她脸上,竟然堆满了莫名其妙的笑意,那笑容,苦得跟吞了黄连似地,特难看!

    跪了整整一个半时辰,上官琪正也走出了房门口。

    站在房门口处,上官琪正冷眼瞥了皇后一眼后,对着容公公说,“摆驾,舒宁殿!”

    舒宁殿是淑妃的寝宫。

    上官琪正究竟是什么心思?皇后怎么也搞不明白。皇上和那贱婢在御书房里,谈了这么久,究竟谈了些什么内容?她也猜不透!现在,皇上又去舒宁殿见淑妃?是何用意?皇后更是琢磨不透!最最让皇后失落的是,皇上竟然不肯松口,饶了她的罚跪。

    难道,她堂堂一宫之主,真的比不上那贱丫头么?皇上宁愿顶着明日满朝文武的弹劾状?也要惩罚她今日的鲁莽吗?

    当天晚上,上官琪正去了舒宁殿,并没有找淑妃侍寝,而是简单问了她一句,她脸上的巴掌印,是谁打的。

    淑妃不敢胡说,她实话实说,自己打的,她说话的内容,口气,和她对皇后说的,一摸一样。表面上在恭维莫兰,真正的用意,则是在说她太过狂妄。

    只是淑妃奇怪,她对皇后说那些话的时候,皇后越来越讨厌莫兰。而她对着皇上,说同样的话,皇上却越来越讨厌她?淑妃有点不明了了,难道,皇后她今天没有为她向皇上说好话吗?难道?莫兰那死丫头,没有被惩罚吗?不可能的吧?

    那天晚上,淑妃跪下回话,皇上没让她起身,她也只能就这么跪着,皇上自个儿躺在床上睡下了,她还是不敢起身,就这样平白无故的,被罚跪到了天亮。

    第二天,皇上早起上朝,文武百官果真奋勇群起,纷纷为皇后娘娘抱不平,一大堆的奏纸,弹劾从三品掌灯宫女莫兰,说莫兰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女之类的,罪名层出不穷。

    那场面,格外浩大,格外壮观,自上官琪正登基以来,从来没见到这些朝臣们,如此团结一心的。而且还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莫兰说好话。

    面对一堆的弹劾状,上官琪正面不改色心不跳,对着那堆文武百官,简单一句,“你们这些庸才,谁能够豪放的站出来,跟朕承诺,你们能为朕把远东的水患,治理得妥妥当当,建的堤坝,能够维持十年大洪冲击而不垮?朕现在就答应,砍了莫佳氏的脑袋!”

    文武百官当下楞傻了眼,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皇上这话,啥意思类?

    上官琪正哼哧一句,“怎么了?刚才还义愤填膺,一个个站出来指责莫佳氏的不是?怎么朕要你们治理水患,你们却鸦雀无声?谁也不肯站出来?”

    皇上这冷厉的声音,吓得全场哑了嗓门。

    上官琪正又是一句哼哧,“从今日起,莫佳氏的事,你们谁也不准说叨!只要有一人敢出面,建议朕惩处莫佳氏,朕就罚皇后跪在朝殿门口一天一夜,有两人敢出面,就让皇后罚跪两天两夜,朕要看看,你们是如何逼死朕的皇后的!你们若不服朕的惩处,那现在就给朕站出来,先帮朕把水患给治理好了!”

    愈太保知道,皇后被罚的最初缘由,是因为他的宝贝孙女,被莫兰欺负了。愈太保原本还想借着这个机会,狠狠虐那莫兰一回,好给他的宝贝孙女报仇。可哪知道,皇后竟然被他宝贝孙女拖累得如此凄惨,他还想给宝贝孙女报仇?自己不被牵连,算幸运了!

    愈太保想了半天,还是想不通,他冒着风险,走出来,问出了满朝文武所有人的问题,“臣斗胆问皇上,那位掌事姑姑,和远东水患,可有关系?”

    上官琪正说叨了句,“等隔日,钱尚书上朝后,让他来回答你们这个问题!到时候一切见分晓,莫佳氏的惩处,朕心里有数!至于现在,谁都不准再议!”

    皇上这般一说,就等于变相承认了,莫兰那官婢,当真和水患扯上了关系啊!

    这下子,众人又开始猜测了,难道莫兰那丫头,有这能耐昂首保证治理得了远东水患么?

    不可能!

    区区一介弱女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工艺?

    不可能的吧!

    疑问,疑虑,揣测。

    莫兰这个名字,一瞬间,被诸多朝臣议论不停。不知朝臣们在议论,整个后宫女眷,也都在议论莫兰这位新上任才不到两日的掌灯姑姑。

    一传十,十传百,不到半天,整个帝都,都传了个遍。

    这次的事,闹得这般凶猛,上官琪正哼气想着。如果到时候,实验结果不如他心意,那他只能痛下杀手,把莫兰这叛逆丫头,直接砍了了事。

    今早上朝,太子没来,诸多皇子,也就只有大皇子在朝殿上议政。因为事关大皇子母后的事,就算大皇子多么不希望莫兰被砍头,他也没这资格帮莫兰说话。要不然,身为母后的养子,他就只能背上不忠不孝的罪名了。

    才过正午天,上官瑞匆匆进宫面圣,亲自问皇上有关今早大臣们弹劾莫兰的事,问了来龙去脉后,太子惊讶万分。

    这个莫兰,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好东西?

    今日进宫,上官瑞手里抱着个蹴鞠,抱得死紧死紧,一点都不舍得踢,甚至都不舍得把它放在地上,让它脏了身子。

    他就抱着那蹴鞠,在皇宫里显摆来显摆去,显摆得要命。

    橡胶制的蹴鞠,没见过吧?什么是橡胶?一百个人里,八成一百个人都不知道呢!怎么用橡胶做成一只能够一脚就能踹出二三十丈远的完美蹴鞠?一百个人里,八成一千个人都不知道呢!意思是,这一百个人生下来的子子孙孙,都不一定会这工艺!

    九皇上官霆刚好被皇上宣召进宫见驾,和那抱着蹴鞠的太子,撞了个正着。

    原本上官瑞和上官霆就是死敌,再加上上官瑞听闻皇上有意要把莫兰许配给九弟,上官瑞对九弟就更是醋意横生。

    上官瑞昂声一句,笑说,“九弟,你来啦?”

    上官霆的视线,一下子就被上官瑞怀里的蹴鞠给俘虏了。

    生性好学,见到没有见到过的宝贝,上官霆是最兴奋的。

    上官瑞知道九弟的性子,就更加炫耀自己的宝贝了,他拿着蹴鞠笑说,“呵呵,九弟你猜猜这玩意儿,是啥?”

    上官霆眯眼,回答不上来。

    碰到九弟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上官瑞心里爽翻了天,上官瑞笑说,“九弟你肯定猜不到的!我这个,是蹴鞠。”

    看见上官霆那吃惊的表情,上官瑞又一次爽翻了天,昂着脑袋,更是骄傲的说,“这蹴鞠,是我家兰儿妹子手工做出来送我的!至于这蹴鞠的妙用,唉!不必说的!我这轻轻一脚,就能把它踢飞二三十丈!唉!可怜我府邸那蹴鞠场,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那蹴鞠场无法满足我这橡胶蹴鞠的胃口啊!隔日有机会,我要建一座专门为我这橡胶蹴鞠踢玩的蹴鞠行宫。九弟你觉得,我这提议如何啊?”

    上官霆嘴角微微抽蓄。“呵呵,提议是不错。”

    上官瑞见九弟那要笑不笑的表情,心情更是爽到了极致。以往一直在知识渊博这方面,输给九弟。没想到今天,他会让这位知识渊博的九弟,吃瘪成这副德行?他的小心肝,能不爽飞天么?

    就在上官瑞自鸣得意之际,只见上官霆从兜里掏出一只银制盒子。

    也不知道他按了什么按钮,银制盒子轻松弹开,上官霆看了盒内白色圆盘一眼,抬眸对上官瑞说,“二哥,时间不早了,皇上还得问我话呢!九弟就不奉陪您了。”

    上官瑞愣是拧眉。他想问,那银纸盒子,是毛玩意儿?

    但是他憋住了!死憋也得憋住!千万不能问,问了就输了。

    上官霆噘着神秘的笑意,越过二哥肩头,忽然他打住脚步,上官霆在二哥耳畔,轻声一句,“既然二哥这么喜欢莫兰那丫头,你干嘛要把她赶出太子府?嗯——也是,二哥肯定受不了莫丫头那花心的个性,左右,逢源!见一个,讨好一个!”上官霆揪着银盒链子,摇晃来,摇晃去,说道,“这东西真的很想亲手把它拆掉,好好研究内部构造,可又怕拆了以后,无法复原,哎!”

    死样!这死样就是故意的!钓他胃口不说,还胆敢不明不白的暗示给他,这银盒是莫兰亲手送给他的?银盒到底有何用处,九弟也不肯老老实实告诉他更多。

    上官瑞越想越窝火,摆了驾,直奔畅音阁,找那死丫头问问清楚。

    莫兰此刻正忙着挑选中意的侍卫宫女,挑中了还要负责给他们量身定制衣服,宫里五十名绣女也全被她一个人霸占了去,搞得各宫娘娘抱怨声颇多。可她们拿这位掌事姑姑实在没辙。一来,那丫头太会讨好人,一只唇彩就能把一堆娘娘们哄得跟只乖猫儿似地,二来,她手里握着一堆的令牌,皇上的,太子的,虽然她的官位只有从三品,可是昨个儿,连从尊品的皇后娘娘都败倒在她手下了。现在谁还敢再去招惹她?

    上官瑞看见这丫头在某个侍卫身上又是摸又是抚的,气疯了,“死丫头。”

    莫兰被喝得一跳,傻傻回头,“太子爷?您怎么来这畅音阁了?”

    上官瑞一呼气,指着某个侍卫吼,“你摸他干嘛?”

    莫兰眨眼说,“看看他肌肉啊!”

    “……。”瞧她说得多么理所当然啊!“你看他肌肉干嘛?你就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

    莫兰摇头,“我又没摸他蛋唔——”

    丁璐一把捂住莫兰的嘴巴。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了,莫小主的性子,她能摸到八成。

    这娃在某个方面,是天生的……。淫荡!啥话都能说出口。

    上官瑞毛毛躁躁,说道,“先不说你跟那侍卫在干嘛!我问你,你知不知道银盒子?”

    莫兰抓下丁璐的手,问,“什么银盒子?”

    “就是一个银盒子啊!可以弹开的!里面好像有东西!”

    “听不懂。”莫兰一头雾水。

    上官瑞瘪嘴了,“就是九弟手里的那个!那个银盒子啊,可以弹开的。”

    “九皇?”怎么突然又扯到九皇身上去了?

    上官瑞拧了眉头问,“还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么?”

    莫兰点头,“是啊,听不懂。”

    上官瑞比划给她看一个形状,“喏喏!就是这么小的一个小圆盒,是银制的,盒盖上好像还有图案,挺漂亮的那种,也不知道他按了什么机关,盒子啪嗒一下就给弹开了,他就看看里面那什么东西!他还说要把它拆开来看呢!”

    莫兰眨巴着眼,莫兰身后,小籽猛地一抽气,捂着了小嘴儿。

    上官瑞说的那个东西,小籽最先想到了,那个银盒不就是她的……。

    莫兰侧头瞥见小籽那双惊恐的眸子,眯了眼,从怀里掏出自己的怀表,在上官瑞面前晃了一下,“你说的,是不是像这个?”

    上官瑞惊叫,“对!就是这个!虽然盒盖上的图案不一样,但我肯定就是这个东西了!来来,拿来给我看看!”

    莫兰倒是挺大方的,借给上官瑞看,她回头,面向身边一竿子部下,昂声问,“你们,都把怀表给我掏出来!”

    上官瑞咦了一声,啥意思?

    只见莫兰带来的一大半部下,纷纷掏出怀里的小银盒,独独金牛的,没有。

    莫兰走到金牛身边,问,“你的怀表呢?”

    金牛粗声一句,“不小心弄丢了!对不起,小主,阿牛甘愿受罚。”

    莫兰没有吭气,而是经过了狮子面前,低头看了他手掌心的怀表,又经过大籽面前,看了看他手里的怀表,最后站在小籽面前,看了一眼,说道,“把盒子正面朝上。”

    小籽低耸着脑袋,嘴巴瘪瘪的。

    莫兰拔高一介音量,“把盒子!给我正面朝上!”

    小籽当下哭了鼻子。

    莫兰没耐心了,直接伸手,一抓小籽的银盒,看了看盒盖上的图案。那图案,并不是双子的,而是金牛的。

    莫兰捏着银盒,咬牙问,“这是阿牛的怀表。你的呢?哪去了?”

    “呜呜——对不起小主,我……我不小心……。”

    边上,上官瑞算是看明白了。这些银盒,是莫兰送给她的部下们的。而九弟手里的那枚,是他捡来的。说捡来的,比较好听,说得难听,那就是偷来的。

    莫兰哼哧一句,“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呜呜——当天晚上就丢了,我我我,我不敢告诉您。呜呜——”

    小籽哭得快要岔气了,大籽狮子和金牛急忙站出来帮她说话,“小主,您就别怪她了。”

    “是啊!妹妹她也是无心的啊!”

    “小主,反正阿牛看不懂这玩意儿,就算你教了我,我一转眼就忘记光了。不如把我的,送给小籽妹妹,您就别怪罪她了啊。”

    莫兰脸一沉,嘴角一抽,发狠一句怒吼,“哭你唔——”

    丁璐又是一巴掌,直接捂住了莫兰的嘴,把她的怒吼,捂得死死的。

    并不是为了给小籽解围,而是丁璐觉得,莫小主再骂下去,她的泼妇形象,就深至骨髓了。

    被丁璐这么一捂,莫兰的坏脾气,果然被捂少了许多。

    冷静了一些些,莫兰轻声一句,“行了,别哭哭啼啼的,惹我心烦,该干嘛的给我干嘛去!”

    一句话,滚蛋!别碍眼!

    一堆部下赶紧你推我我推你着跑走了,他们临走前,还对丁璐使了个感激的眼神。

    小主她那暴脾气,绝对爆裂的厉害,不管是谁,人家小籽妹妹这么柔弱,要是被她一口口水喷下来,估计这可怜娃子得哭上整整十天。

    一堆惹人烦的手下跑走后,上官瑞追上前,问了句,“兰儿,这是什么好宝贝?跟我说说呗。”

    莫兰冰冷一问,“怎么?你九弟没跟你说这玩意儿的妙用?”

    上官瑞提起这个就有气,“谁会问他!我只问你!”

    上官瑞轻轻一句,莫兰就听懂了。太子和九皇的感情,水火不容。

    这么说来,九皇和大皇子是站在一起的,他们俩和太子交情浅薄不说,估计大皇子他们在暗地里,还准备了什么秘密勾当。毕竟现在,皇上身子十分硬朗,太子的位置,还是有机会抢夺的。

    上官瑞抓着莫兰的银盒,说,“既然你不乐意解释,那这样吧,你把这个送我。我拿回去,自己研究。”

    莫兰摇头,“不成。”

    上官瑞叽咕,“我拿东西跟你换!你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莫兰依旧摇头,“不成。”

    边上,侍卫和丫鬟们,傻傻的看着太子爷和莫兰之间的互动,他们的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似地。

    什么情况?这位掌事姑姑当真连太子的面都不给啊?

    上官瑞咬牙说,“这样吧,本太子给你最后的权限,让你手里的那块免跪金牌,升级到可以让你先斩后奏的权利。如何?”

    莫兰照旧摇头,“不乐意。”

    上官瑞气鼓鼓的说,“为什么不乐意?”

    莫兰瘪嘴一句,“因为这个是我的必需品!”

    “那你就叫你手下,让出一个来给我!”

    “那些也是他们的必需品!每天都要用到的,不能让给您。”

    上官瑞心头极其不爽,“那你就再做一个给他们嘛!”

    莫兰黑着眉头,“太子,您说得也太轻巧了。你知不知道,这怀表的零部件,需要花多少时间磨成啊?还有,就算零部件搞到手了,我还得费心思把它们拼装起来,拼装一个就要花我好几天的时间呢!”

    上官瑞听了,心更痒了,“那我就更想要它了!我不管!”太子厚着脸皮把怀表塞进兜里,拍拍胸口说,“这东西是我的了!”

    莫兰瘪嘴,“太子!您别捣蛋,成不成?赶紧还我!”她被九皇抢走了一个,心里已经极度不平衡了,这个太子竟然也敢做这种厚脸皮的事?真叫人大开眼界了。

    上官瑞突然一道哼笑,扯开领口说,“想拿回去,自己伸手进来拿呀!”

    这场景,就跟当初他送她金牌时,一摸一样,那娃扯开领口,哄他伸手进去拿,因为害羞,他就放弃了拿回金牌。现在,这一招,他学了个十成十。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莫兰那丫,脑子里就根本没有男女授受不亲这观念。

    莫兰一抓太子领口,小手往里一掏,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把怀表掏了回来。

    上官瑞反而傻得不知所措了,脸蛋瞬间扑红了起来。

    边上,侍卫们,丫鬟们,全掩嘴偷笑。

    尴尬的太子,实在少见,脸红羞涩的太子,也实在少见。

    莫兰身后,丁璐气得差点跳脚了,肚子里是一肚子的牢骚。她发誓,她一定要告状!她要告死这野妞!她要叫寒王彻底电死她!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