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70:急救术

天才狂小姐 70:急救术

    上官瑞拿莫兰真心没辙,最后,他不得不使出最后一个贱招。

    上官瑞掏出一个本子,跟她晃了晃,“你看这是啥?”

    莫兰眨眼,“这是我拖您给我送回来的小本子?”

    “是啊!”上官瑞把小本子往兜里狠狠一塞,“本太子要把这本子占为己有。除非你拿你兜里的银盒来换。”

    这是他最后最后的招数了,她若不上钩,他肯定要把这本子给撕掉才罢休。

    莫兰一吐气,轻声一句,“太子爷,您还真能折腾人!”

    上官瑞终于开怀了,感觉压了她一筹似地。

    莫兰无奈一声嘀咕,“怀表,我肯定是不能送您的。不过我可以送您另一件宝贝。”

    “我不要!我就要怀表。”上官瑞执意坚持,不是因为他喜欢那银盒,而是因为九弟手里有。

    莫兰双手一抱,毫无淑女形象的站着,感觉有点女流氓的错觉,“太子爷,要么,我拿其他宝贝和你换小本子,要么,你以后就别想再见到我!我数三声!”

    周围,一竿子侍卫丫鬟,全把嘴张成鸡蛋形状。

    不会吧?这位掌事姑姑真心厉害,和太子说话,没大没小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吭气威胁他?

    上官瑞那表情,越渐僵硬,越渐愤怒,看得出来,他手又痒了,又想活活掐死这死女人。

    可是一听,莫兰昂声大喊一句,“一!”

    糟了!这丫头字典里,完全没二的!下一秒,她直接喊三!

    上官瑞赶紧吭气,“成交!你拿宝贝东西来换!我就给你小本子!”

    吐血——围观的侍卫丫鬟,再次寒颤,对这位掌事姑姑的能耐,佩服得五体投地!看看太子爷服软的速度?多惊人啊!才喊了个一字,他就立马低头了。

    莫兰心情缓和了些,表情也柔了下来,小手轻轻一拖。

    上官瑞乖乖喵的把小本子放进莫兰手里。

    上官瑞表情还是很不好看,那带满星火的眸子,盯着莫兰侧脸,盯得她鸡皮疙瘩直冒。

    看样子,如果她不给他点台阶下,这厮就要一直站她身边,用眼神来抱怨她的种种不适,说不定,等会儿她走哪儿,他就跟到哪,不让她安安心心做事。

    无奈,莫兰软了肩头,哄了他一句,“太子,昨日我叫人给你做的蹴鞠,你可喜欢?”

    说道蹴鞠的事,上官瑞心情好多了,“不错!可是就只有这么一个,要是被踢坏了怎么办?我拿回蹴鞠,也不舍得踢。”

    莫兰笑说,“成了成了,回头你叫个奴才,来我身边学手艺。”

    上官瑞喜道,“真的么?你肯把你那手艺送我?”

    “嗯!”

    “白送我的么?”

    “嗯。”

    上官瑞心情大好,甚至狂喜,“好好好!我这就去找个奴才过来。”

    围观的侍卫丫鬟,再一次深深无语。

    好吧,这位掌事姑姑,已经不是普通的能干了。

    能够把某太子的情绪,一下子激得又急又跳,又能一下子哄得他开怀大笑?这世上,除了这位掌事姑姑之外,能找到第二个人不?

    太子还有事情没办完,和莫兰聊了几句后,就先走了。

    太子临走前,提过九弟的事,说那上官霆还在议政厅里面圣谈政,一时半会儿估计走不了。

    太子告诉她九皇在干嘛,无非就是想叫她过去,把九皇手里的怀表给拿回来。

    上官瑞就是心心念念九弟手里的那块,他无法跟莫兰讨来的怀表。

    莫兰也的的确确有这个意思。怀表这东西,是她送给部下们的,不是用来讨好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贱男的。

    选好了舞姬歌手,莫兰急匆匆的去了议政厅,站在门口,问了守门侍卫,听说九皇子还没有离开,太子也在议政厅里,和皇上一块儿议政。

    莫兰站在房门口,也不叫人进去通报,安安静静等他们出来。

    站在房门口静候的莫兰,听见远处有道咳嗽声,由远及近,好像正从议政厅这边过来。

    咳嗽声越来越凶猛,可是突然,咳嗽声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群的哄嚷声。

    “太医!宣太医!”

    “快通报皇上!”

    一名丫鬟急匆匆的跑到莫兰身边,跪在房门口喊道,“启禀皇上!九王爷他气绝了!”

    “什么?”屋内传来一道爆喝,房门火速打开,屋里冲出来好几个男人,老老少少,主子随从一堆人。

    丫鬟领路,带着皇上一干人等,前去九王爷气绝在地那处儿。

    莫兰紧跟其后,九王爷上官兴禄,昏厥在地上,脸色惨白,唇畔毫无血丝。

    一名太监抱着上官兴禄的脑袋,把他脑袋枕在自己大腿上,额上不停冒汗,“皇上,九王爷刚才咳得太厉害,一口气没喘过来,人就晕过去了,小的刚才把了脉搏,好像连脉搏都没了呢!”

    “那太医呢?”

    “已经去宣了!可是……”

    可是就算把太医叫过来,也得花很长一段时间,而且,连脉搏都已经没了,太医来了也没用了啊!

    人群最后面,莫兰挤吧挤吧的进到正中央,一抬脚,果断把那太监给踹开。

    莫兰扶着上官兴禄的脑袋,妥妥的放在地上。

    那太监惊恐的说,“你干嘛?九王爷的脑袋怎么能贴在地上?”

    莫兰斥责了他一声,“就你这样子抱法,他要是能喘回气来才怪!不懂救人的,都给我死一边去!”

    太监当下傻成了木鱼,眼睛连怎么眨巴的,他都不会了。

    边上,皇上焦急问,“莫兰?你能救我九弟?”

    莫兰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伸手探探鼻息,探完鼻息,又府头贴在上官兴禄心口,听了听心跳。

    果真没心跳了!

    众目睽睽之下,莫兰果断抬高上官兴禄下颚,低头,嘴巴紧紧覆在他苍白唇角处。

    周围一堆人,全抽了一口气。

    上官瑞眼珠子一凸,不可思议的瞪着这女娃。不会吧?这女人渴得连死人的嘴都要亲?

    上官霆眯缝着眼,疑虑不已。

    皇上抿嘴呵斥一句,“你在做什么?莫佳氏?”

    莫兰依旧不回话,对着上官兴禄吹了两口气后,起身,忙跪在上官兴禄身侧,手心叠手背,在上官兴禄心口不停按压,按压数十次。

    众人再次腹诽云云。

    按压十几次后,莫兰又忙着给他做人工呼吸。

    当莫兰小嘴再次覆上上官兴禄嘴角时,全场人都捂嘴惊叹。可是他们现在,大致都明白了,这个宫女,应该不是在偷腥,而是在救上官兴禄。

    做完一次人工呼吸,回头又忙着继续按心口,按压数十次,听了听心跳,继续做人工呼吸。

    来来复复,总共做了五轮。

    众人纷纷摇头,对那宫女这般操劳,十分不看好。

    都停了脉搏,没了呼吸的人,怎么可能救得活?而且都已经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了(五分钟)。

    突然——

    “喉——”上官兴禄一阵倒抽气,眼皮子转动了一下,又咳了起来,“咳咳——咳咳——”

    “什么?活了?”

    “怎么可能?”

    “竟然真的活了?”

    莫兰赶紧把他翻过身子,让他胸口趴在自己膝腿上,小手心在他背后不停拍打。

    拍了好几十下,只见上官兴禄一阵猛咳,“吐——”一口痰,终于被他咳了出来。

    咳嗽,停止了,呼吸顺畅了,脸色恢复了以往的丝丝红润。太医也在这个时候,总算赶到了。

    太医扒开人群,抹着冷汗问,“九王爷?九王爷!您还好吧?”

    上官兴禄摇摇手,气虚无力着说,“无碍!无碍!只是自己早上嘴馋,吃了点甜糕……”

    上官琪正一恼,“你这贪吃鬼。自己的小命都被你给吃掉了!明明有顽疾,不能吃甜食,你还吃?”

    “呵呵——”上官兴禄被那太监给扶起身子。

    莫兰跟着起身,抹了把汗,后退三步。

    上官兴禄看见周围一群人,都瞪着惊恐的眸光。不过,那些眸光,不是看他,而是看他身边这位姑娘。

    上官兴禄因为晕厥了,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自己有意识醒来的时候,人趴在这位姑娘膝盖上,被她拍着后背。

    想来,应该就是这位姑娘救了他一命吧?

    只是,这些侍卫丫鬟还有几位官员,干嘛用那种吃惊恐惧的目光看着这姑娘?他们应该用感激和崇拜的目光看着她才对吧?

    上官兴禄舔舔嘴角,轻声问,“你们干嘛瞪着她?她做错什么事了?”

    众人鸦雀无声,边上,太医也觉得十分奇怪,这里的气氛,太诡异了些。

    上官琪正盯着莫兰侧脸,盯了她许久,终于他吭气,打破了沉静,不过他没有和莫兰说话,而是面向那位赶过来的太医,问了他一句,“李太医。朕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朕。”

    “皇上但问无妨。”李太医拱手哈腰。

    上官琪正问,“假如,一个人突然昏死在你眼前,你量了鼻息探了脉搏,发现他没了心跳,没了呼吸,你会怎么做?”

    李太医一眨眼,说,“没了心跳,没了呼吸,那自然是暴毙咯!还能怎么做?”

    上官琪正不泄气,又问一句,“有没有可能,让那暴毙的人,再醒过来的可能?”

    李太医干瞪眼,“连心跳都没了,还怎么醒过来啊?”

    李太医一说完,周围人群窃窃私语声,越来越高昂了。

    上官琪正终于把目光投给莫兰了,“莫佳氏,朕能不能问一问,你刚才,对朕的九弟,做了什么?”

    “人工呼吸,和人工心肺复苏而已。”莫兰简单回了句。

    “而已?只是而已?”

    “是啊!人工呼吸,只要掌握住技巧,人人都能学会的。人工心脏复苏,只要找准人的心脏在什么位置,然后像我刚才那样,按压几次就行,按压的频率,要和人心跳的频率差不多!不过,这些急救术,只能对刚刚暴毙的人才行的通,皇上要是想让我对死了几天的人用这招,就算我是王母娘娘,我也没这能耐。”

    上官琪正摸了下巴,思考一句,“那断气一两个时辰的呢?”

    莫兰摇头,“没辙的。只能是刚刚断气的,而且,也不是每次都有效,有些就算做了这急救术,照样醒不过来。”

    “啊,是这样的……。”上官琪正又思虑片刻,轻声问,“如果朕要你把这法子,教给李太医,你可愿意?”

    莫兰耸肩,“没这必要了吧,看过一遍的人,大致都知道方法了。人工呼吸,就是嘴对嘴吹气而已,记得要把病人的喉咙拉直,然后在自己嘴巴里包住一团空气,再把空气推送进病人嘴里,不能用自己呼出来的气推送进去,不然就没效果的。看我嘴巴,像这样子包空气——”莫兰当场做了个示范给他们看,那些傻蛋挨个学了起来,嘴巴全鼓成了田鸡。

    上官琪正看着周围的人,有样学样,他回头,又问了句,“包一口空气给病人,和自己呼出来的气送给病人,有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嘴巴里包住的空气,是氧气,而人肚子里呼出来的气,是二氧化碳!病人需要的,是氧气,不是二氧化碳。”

    貌似,还是没听懂。不过没关系,反正他们已经知道了人工呼吸的方法就行了。

    莫兰表述一句,“以后要是碰到溺水断气的,救上来后,第一时间给他做这种人工呼吸,也能把人救活。心脏按压,每按十五次,做一次人工呼吸,做两轮人工呼吸后,再按压心脏十五次,如此交替。如果两柱香内(三十分钟),人不醒,那就没救了。”

    “啊!是这样的!听上去好像很简单呢!”

    “是啊!早知道有这法子,当初俺家幼弟不小心失足落水,救上来后就应该用这法子试试的。”

    “是啊是啊!我娘亲也是突然暴毙的呢,叫了大夫过来,大夫只给我摇头,叫我送葬。如果当初我会这法子,说不定自己都能救活我娘亲了。”

    上官琪正瞄着莫兰,轻笑一句,“今天,你又立了一次大功。说吧,你想什么赏赐?”

    莫兰轻声一句,“如果皇上真想给我赏赐,那我还是之前那个要求。宫里的乐师,实在满足不了我的胃口,我想去外面调几名部下回来帮我。”

    上官琪正身侧,太子上官瑞惊讶万分。原本他以为莫兰这丫头会趁着这次机会,让皇上逼九弟把怀表还回来,没想到,在她心里,宴会的事,永远都排第一。

    上官琪正表情不悦了,“宫廷里的乐师,到底哪里不如南宫羽三的乐班子?”

    “不是说不如,而是有些乐器,让宫廷里乐师们现在学起来,太晚了。”

    “宫里的乐器,是最齐全的。你可以随便挑选。”

    莫兰摇头,“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高贵,最优雅,最典美,最迷人的划时代乐器。两个月前刚刚出炉不久,乐师,也刚培训出炉不久。宫里的,根本没有。”

    上官琪正听了,冷笑一句,“哦?什么样的划时代乐器,能够配得上最高贵最优雅,最典美最迷人这几个形容词?”

    “一架钢琴,一把小提琴。”

    上官琪正一回头,把目光投给上官霆,“九儿,这两样乐器,你可有听说过?”

    上官霆轻声回话,“这个……。”

    莫兰轻声一句,“小提琴的话,还有另一个名称,叫三弦琴。”最古老的小提琴,只有三根琴弦。

    上官霆一眨眼,说道,“如果是三弦琴的话,儿臣倒是听说过,是个西洋乐器。乐器尾端搁在肩头,横着拉琴弦。乐声的确十分优美动人,横着拉琴弦的方式,看着也觉得很迷人。的确配得上高贵优雅四个字。”

    莫兰点头,“对,而我的小提琴,是四根琴弦的,是三弦琴的加强版。”

    被上官霆赞誉的乐器,而且还是加强版?

    这下子,上官琪正倒是有了一丝丝兴趣了,“那钢琴呢?钢琴是什么玩意儿?”

    “钢琴的话,光乐器本身,就是一道艺术品。钢琴体内零部件,大大小小一共八千多个,为了凑齐那钢琴零部件,就花了我整整一年半的时间。”说到这里,莫兰笑说,“既然皇上不乐意的话,那还是算了吧。我那艺术品,刚问世就出来公演,我也有点不舍得。嗯,就用宫里的侍卫丫鬟,勉强凑合凑合得了。”

    上官琪正当下气噎!这死丫头真的太厉害了,他的好奇心彻底被她挑了起来,她却反口说不乐意把钢琴带过来公演了?她这不是存心在耍他玩嘛!

    上官琪正气恼的瞪着莫兰,也不肯松口遂了她的心。

    就在这时,上官兴禄喘着气,出声问,“想必这位,应该就是新上任不久的从三品掌事姑姑?还接管了年底晚宴的事?”

    莫兰回眸,轻笑,“是的。九王爷。”

    上官兴禄看见莫兰那对双眸,视线瞬间深幽。

    听十七弟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子,那女子和他母妃差不多。

    眼前这位传奇的掌灯宫女,容貌和十七弟的母妃严纹,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这丫头身上的气质,以及瞳孔底下那深幽的眸光,眼光闪闪烁烁动人的身姿,果真和严贵妃,十分相像。

    十七弟说过,如果他见了,自然会知晓的。

    上官兴禄当下笑得更开怀了。

    这位掌事姑姑,八成就是十七弟的心头肉吧?真没想到,今天,十七弟的爱人,救了自己一命。

    上官兴禄见四哥气恼莫兰,急忙找个台阶给四哥下,“你叫莫兰吧?”

    “是的。”

    “那我直接叫你小兰吧。我的年纪,比你大一轮半,可以当你干爹了。”上官兴禄一呼气,笑语一声,“你刚才说的那什么乐器来着?”

    “钢琴。”

    “啊!就是钢琴!我可想看呢!”上官兴禄对着四哥问,“四哥,您老就行行好呗,我好久没出苑落了,每年也都不舍得踏出竹愿香,今年我决定了,要陪四哥好好一同庆祝一番。九弟还想见识见识一下那叫啥?”

    “钢琴。”

    “对!九弟很想看看那钢琴长啥模样。”

    上官琪正眯眼一句,“既然九弟这么想看,那么!莫佳氏,朕命令你,明个儿就把那钢琴给我运进来。”

    莫兰轻笑点头,“谢皇上成全。”

    边上,愈太保拱手一句,“皇上,把外面那些不干不净的人叫进来,多危险啊?如果混进来刺客,怎么办?”

    上官兴禄轻声一句,“让外面的人都窝在畅音阁办事,不要让他们随意进出不就成了?”

    畅音阁在后宫外围,十分偏远,皇上若不亲身接近,那么刺客也就无法接近皇上的。

    愈太保哼哧道,“还是不保险。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再挽救,可就太迟了。”

    “说来说去,太保大人只是不信任这位姑娘罢了。也罢,反正本王爷这条小命,是她捡回来的,本王爷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这次晚宴的事,一切由我替她扛着。”上官兴禄昂头,面向四哥,说道,“皇上,虽然我与小兰才一面之缘,可这丫头,我就是喜欢。我信她为人,我愿意替她担保。”

    上官琪正说道,“既然有九弟替她作保,那成吧。”

    “皇上!”愈太保说道,“皇上三思啊!”

    “行了!都别说了!朕心里有数。”

    上官琪正不耐烦的遣散了人群,领着众臣,再次回到议政厅。

    上官兴禄本想和莫兰多说几句的,可是他找四哥有事,就急急忙忙跟在四哥身后走了。

    余下,太子和九皇留守在最后,不急着跟回去。

    上官霆对着莫兰,飘然一笑,“丫头,你的能耐我早就见识过了。只是没想到,医术,你也挺在行的?”

    莫兰耸肩,“那是当然的!”医学,也就是化学和生物学结合体而已。

    “听你这自负的口气,像是真的什么都难不倒你似地。”上官霆笑眼一眯,说道,“方才,议政厅里,钱尚书给我们看了一个实验品。你知道是什么么?”

    莫兰点头,“大概知道吧……。”不就是那混泥土砌成的砖墙嘛!

    “什么叫大概知道?皇上说了,那两面墙用的砌墙泥土,其中一个,是你提供的配方。那砌墙泥土的材料,十分简单,对于改进国运建设,真的很有帮助。皇上对那实验品,非常的满意。所以他刚才,愿意答应让你把南宫羽三的乐班子给叫进宫的。”

    “哦,这样啊。”莫兰百无聊赖应和着。

    其实这些,不用上官霆帮忙分析,莫兰心里清楚得狠。

    上官霆接着问道,“你手里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配方,却只知道专心致志在你那无聊的舞台事业上,你有没有觉得浪费了你自己的才华?”

    莫兰一摇头,“不觉得啊。”

    上官霆昂首一句,“我还听皇上提起,你曾经向他讨要你那红城黑街二十八巷口的管理权?想自己当一城之主?”

    这件事,太子也知道的,因为莫兰当着很多人的面,亲口跟皇上讨要。但是没有被准许。

    莫兰轻声说,“是啊!可惜皇上不乐意。那我也没辙。”

    上官霆笑说,“你可知道,刚才皇上跟我说了什么?”

    莫兰扬眉,“说了什么?”

    “皇上问我和二哥,信不信有一种堤坝,可以严防十年大洪?太子见了那两面墙的实验,可他回答,他不信。而我回答,我信。”

    莫兰听完,表情微微一动。

    真是想不到,一个信她的人,是她极度厌恶的混蛋无赖。真是有点讽刺。

    边上,太子上官瑞吭哧一句,“九弟,议政厅的事,你怎么能随意乱说?”

    上官霆不搭理二哥,对着莫兰,说道,“我回答了皇上问题后,皇上就直接把这项工程,交托给了我!后面,皇上还有很多话要跟我说,但是因为九王爷的事,打扰了我们的议谈,不过,我已经猜到皇上要找我说什么事了。你想不想听听看?”

    莫兰冷静说,“您说,我听着。”

    上官霆幽幽说道,“我在猜,皇上肯定会说,那座能严防十年大洪堤坝的图纸,还有一大半,在你的手里,你不肯上交出来。你想用这堤坝的图纸,跟皇上讨要封地,亲自管辖红城黑街,这个疑问,我可以直接从你这里,得到答案。莫家丫头,我说的,可有错误?”

    边上,上官瑞听得一愣一愣。

    九弟他博学多才不说,智慧也是过于常人,这一点,他们几兄弟,全都承认。只是九弟这人,也喜欢隐藏锋芒,表面上不乐意太过嚣张,背地里,却干尽坏事,所以上官瑞怎么也无法喜欢这位阴险的九弟。

    上官霆和他,在父皇那边,得到的是差不多的信息,甚至,他比九弟得到的信息,要多很多。但是他怎么也无法联想到这种地步。九弟他脑子里,到底转了多少个弯?

    上官瑞把眸光放在莫兰身上,只见她小脑袋轻轻一点,说道,“对。没错。”

    莫兰的承认,再次让上官瑞提了一下心跳。

    九弟他若不是因为母亲身份卑微,不然皇上他肯定会……。

    上官霆又是一声轻笑,继续往下说,“那你知不知道,等会儿父皇还会跟我说什么?”

    莫兰照样那句话,“您说,我听着。”

    “要想拿到你的图纸,那就必须得给你封地!但你这性子,皇上着实不放心。给你封地,就等于是养了只老虎在身边。皇上肯定会想,如果你愿意答应嫁给我,当我的九皇妃,皇上会把封地给我,身为九皇妃的你,也就能拿到管辖封地的权限了。”

    “哦?是这样的么?”莫兰面无表情,反问一句。

    太子上官瑞,笑说一句,“的确是个不错的提议。假使你想谋反,那么身为九皇妃的你,你的子嗣,照样是上官皇室的传人。皇族的权利,不会流落他人。只是九弟,或许你还不知道吧。老早之前,皇上已经问过莫兰,问她乐不乐意当你的九皇妃,她连思索的余地也没有,直接一口否决了皇上的提议。她说,她宁愿当个掌灯宫女。”

    上官霆知道,二哥在排挤他。上官霆淡笑一句,“那是因为当初,我和她的婚事,还没有牵涉到封地这件事。现在,皇上愿意拿封地作为条件,和你交换。你愿不愿意当我的九皇妃?”

    上官瑞急忙催了莫兰一句,“莫家妹子,你直接回了九弟的话。说你不愿意。”

    莫兰没吭气,莫兰身后,丁璐也急急忙忙上前,贴着莫兰耳根子催促道,“莫小主。赶紧回绝了九皇的话吧!说您不乐意。”

    莫兰照旧没吭气。

    莫兰的沉默,当真急死了一竿子人。

    上官霆笑容越渐深邃了,他轻笑一句,“算了,你也别急着给我答案!反正这事儿,皇上还没开口呢,你我私底下,多说无用。”

    上官霆一转身,丢了句话,“二哥,我先过去了,不然父皇等急了,怕他发火。”

    上官霆一消失,上官瑞就急忙瞪视莫兰,焦问,“你不会吧?就为了一块封地,你就想当九皇妃?你难道不知道,我和九弟不对盘?”上官瑞越说越生气,“你想要封地,日后我登基为帝,我可以允诺你千百里!你何必非急着现在就……”

    莫兰轻声一句,“别说了。就如九皇说的那样,皇上还没开口,一切多说无用。”

    上官瑞气得一甩袍子,“算了,我也懒得和你废话。反正,我就告诉你一件事,你若想当九皇妃,那你随时准备好掉脑袋。我是不会允许你嫁给九弟的!”

    扔下这句话后,上官瑞调头就走。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