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72:丽朝使节(二更啦)

天才狂小姐 72:丽朝使节(二更啦)

    愈太保心慌不已,脑子里在想,要找什么借口才能自保?

    就在这个时候,上官琪正叫了太监,帮他打开房门。

    莫兰微微侧身,让皇上走到正前方。

    上官琪正昂声一句,“怎么样?你们都考虑好了么?是不是还想接着跪谏啊?”

    上官琪正一吭完,百名朝官立马跪下叩首,“皇上,晚宴的事,就由四妃娘娘连同莫姑姑一起负责吧!”

    “微臣也是这么认为!”

    “微臣也是!”

    愈太保一瞬间就被身后带来的所有朝员,出卖得彻彻底底。更可恶的是,竟然连他自己也没这本事反驳这项提议。要不然,他一吭声,说不乐意陪同莫兰负责晚宴的话,那皇上就直接把晚宴工程交给他。这个烂摊子,他没这本事收拾啊!

    愈太保的沉默,让上官琪正舒心笑了,“不错!既然愈太保也答应的话,那就这么定下吧!放火的事,朕没这心力查了,过了年后再查,证据差不多也没了!这事,朕就此作罢。但是晚宴的事,如若再有出差,朕势必会追究到底!”

    “是!微臣遵命!”百位朝官一齐叩恩,有两名朝官,拉着愈太保,把他拉跪在身边,逼他一同叩首。

    上官琪正侧头问莫兰,“乐器大多都被损毁了,你还有把握能把晚宴办好么?”

    莫兰轻斥一笑,“就算台上没有一把乐器,我照样能嗨翻全场。”

    上官琪正听了莫兰那话,嘴角狂抽。为什么他总觉得,这野妞早就准备好了第二手?难道她料定有人会对她的乐器动手脚么?

    这次事件结束后,畅音阁里从此天下太平,再也没有人敢对莫兰的人,动手动脚的了。

    明日清早,就要去京城南门口处,迎接丽朝使节。

    陪同的,除了礼部尚书以及数千名随从官兵之外,还有九皇上官霆,以及五皇上官翼。

    原本太子提议要去京都城门口迎接的,但是皇上一口否决。身为太子,只能在皇宫大门口处迎接。而身为皇上,只能站在朝殿大门口处,等他们前来。

    太子只能作罢。

    当天夜里,莫兰有些失眠。

    以前她接过两次的年欢晚会,她都未曾有过这种焦虑感。

    那是当然的,以前她在太平盛世,接办年欢晚会,随心随意,并不需要堵上自己的性命。但是在这操蛋的年代里,她想唯心所欲?那她只能自己当皇帝!

    为了她最后的目的,现在,不管什么样的苦,她都得咬牙吞下去才行。

    莫兰坐在石桌旁,苑落外,偷偷摸摸进来一名男子。

    “兰儿。”

    一听声音,莫兰急忙回头,“卢少。”

    卢茗焦急万分的走到莫兰身边,轻声一句,“傅崟朋友给我排了机会,让我进来和你小叙半刻。”

    莫兰笑说,“急着见我?有事?”

    卢茗嚷道,“还能有什么事?就是担心你的安危。你若不行,就别逞强,畅音阁失火,那么多乐器被损毁,新买来的乐器,乐师们不上手的话,演出会降低好几个层次,到时候丽朝使节一个挑剔,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莫兰安抚一句,“我,你还不信?”

    “不是不信你,是不信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乐师们。”

    莫兰一拍卢茗肩头,哄着说话,“安啦!晚宴的事,保证妥妥的。如果真出错,我一定会拉上几百个垫背的。”

    “……”卢茗深呼吸,无奈说,“真不明白,你在家里折腾也就罢了,何必非要折腾到皇宫里来?伴君如伴虎这话,你不会不明白吧?”

    “放心吧,晚宴的事,只是小事,就算出了岔子,我也不会有事。太子和九皇,他们都会护我。”

    “太子?”卢茗拧眉一句,“早前听闻太子气得想要亲手杀了你,还把你撵出太子府。他怎么会护你?还有九皇,上次我听二弟说,他竟然怂恿南城城主对你……。那啥……九皇他好像也不待见你!他又怎么会护你?丫头,你可别随便找些借口,唬我!”

    莫兰轻声一句,“没骗你!真的!”

    卢茗心头还是有很多不安,心头一急,伸手一抓,大掌覆上莫兰小手背,手心里的冷汗,全涂在她手背上了。

    莫兰明显被惊吓到了。在这个四处讲究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卢茗竟然肥了胆子抓她小手?他这算不算调戏她啊?

    卢茗死死抓住莫兰手背,咬牙一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虽然我知道,你我之间无法成事,可你对我来说,比我自己生命还要重要。我人微言轻,无法站出来帮你的忙,可我还能为你挡上一箭,用我这具身躯!”

    听见这般炽热誓言,说不动容,那是假的。

    可惜了。他和她,生不逢时。

    “喂喂喂——你干嘛呢!”丁璐从角落里冲出来,手指头指着卢茗贼爪子大喊。

    卢茗惊了一下,急忙收手。

    莫兰侧头,轻声一句,“小声点,你想害死他啊?”

    丁璐腮子鼓鼓的走到莫兰身侧,说道,“我让他过来跟您说话,可不是叫他来非礼你的!”

    “只是抓了下手而已!”莫兰替卢茗解说一句。

    丁璐腮子更鼓了,“这还叫而已?都抓上手了啊!我们家寒——”

    “闭嘴!”莫兰厉声一喝。

    丁璐猛地一噎气,气鼓鼓的闭上了嘴巴。

    莫兰回头,对卢茗说道,“卢少,您还是先回去吧!你看我家丫头那德行!”

    卢茗尴尬一笑,“莫要怪她!是我不好!是我放浪了。一时心急就不小心失态了一回!不过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卢茗说那句保证的时候,神情何等失落。

    莫兰无奈苦笑,“天色已晚,小妹就不送您了。”

    “嗯,你回房早点休息吧。我有傅崟朋友护我出关,不会有事的。”

    “好。”

    莫兰起身,目送卢茗离开苑落,回头又坐在石桌旁发呆。

    身后,丁璐鼓着腮子说话,“莫小主,不是我说您,您就不能安生点么?这边勾搭一个,那边勾搭一个!气死人了。”

    这句话,她不知道说过多少回了,莫兰原本想照旧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可是经过上回,她被那电男欺负过后,她觉得,丁璐这丫头的耳边风,厉害的狠。

    回头这娃又跟上官慕鸿说她勾引男人的坏话,上官慕鸿虽然不会相信,可他照样会吃醋!说到底,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哪能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调情?

    莫兰一拍桌案,说,“来,你坐下,我要好好给你洗洗脑。”

    丁璐也不跟她客气,一屁股落座,不过她说,“不要用你的思路给我洗脑子!我这人就这样了,不会变的!那些野男人抓你小手什么的,我说不成就不成!”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莫兰吐了口气,悠悠说,“你要知道一件事,所谓夫妻,就是应该要互相信任,互相体谅,互相尊重。不用说,对于这一点,我相信我能做到完美无缺,我更相信我未来的丈夫,他也一定非常信任我。但是,虽说身为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可有些事情,能够避免的,就尽量避免吧。”

    丁璐腻了她一眼,昂着脖子吭气,“你不用拐弯抹角的,我脑子简单,你说得太复杂,我可听不明白。”

    丁璐一说完,她突然哑了嗓子。因为莫兰背后飘落了三名男子。

    丁璐傻傻眨眼,回眸看见莫兰毫无察觉,她立马正襟危坐,昂头说,“莫小主,我知道,你不就是要我别告诉我家主子嘛!可我觉得,这有违我的忠诚!我家主子让我来保护你,我自然要把你的动态,时时刻刻告诉给他听。”

    丁璐说完,莫兰身后三名男子耳根子直竖。

    究竟啥事?莫兰不肯让上官慕鸿知道?竟然还叫丁璐帮她一块儿撒谎?

    莫兰无语,“你这不叫保护,你这叫监视!”

    丁璐鼓着腮子说,“我说保护就是保护!那厮竟然敢抓你小手!我肯定要告诉给我主子知道的!”

    莫兰身后,某男身子一绷,旁边两名男子,纷纷捂住嘴角,憋着偷笑。

    莫兰一揉眉心,苦口婆心一句,“刚才跟你说那么多话,都是白说的么?你非要把我惹毛了才肯罢休是吧?我和别的男人手拉手,我内心坦诚,毫无一丝杂念,就算你家主子此时此刻就站在我背后,我照样伸手去拉我想拉的男人!你信不信?”

    丁璐昂头一句,“你这般坦诚,那你还怕我告状啊?”

    “我只是跟你说,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尽量避免啊!你难道就不知道,有些谎言,是善意的么?”

    “切,心虚了就直说呗!”

    莫兰肩头一跨,说道,“行了,你要打小报告就去打吧!”莫兰越想越恼火,随口说了句,“明个儿开始,我不止要去牵男人小手,我还要去摸他们胸肌!”

    丁璐脸一抽,猛地倒吸一口气,“什么?你怎么能摸别的男人胸肌?”

    莫兰昂头一句,“摸他们胸肌怎么了?我还没说我要摸他们蛋……。”

    “小主!”从角落里冲出来的狮子,放声大吼,“祸从口出啊!别意气用事乱说话!”

    莫兰眨眼,“怎么了?”平日里她就是这么说话的啊!

    狮子使劲给莫兰眨眼色,视线不停往她身后眺。

    莫兰接收到讯号,僵着脖子慢慢回头。

    这一回头。

    噗咚——

    心脏狠狠楼跳三拍。

    某男全副武装,口鼻全部莫入领口,只剩一对嗜血般的狼眸,死死盯着眼前的娃子,阴森森的从嘴缝里迸出几个字来,“你还没说完,你刚才,想要摸男人的什么?蛋什么?”

    莫兰傻傻眨眼,屏住呼吸,有种被老师抓包她在考试抄小抄的感觉,更像是被老爸老妈逮到她在房里看那啥片的感觉。这种感觉,打从她七岁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说下去啊!你要摸那些男人的什么?”上官慕鸿阴沉一句,“别的男人身上有的东西,我也有!你要是喜欢,我现在就把衣服脱光了,让你摸个够,怎样?啊!我忘记了,我的身子,你碰不得,所以你心痒的想去摸别的男人了?是吧?”

    莫兰干瞪眼,无法解释啊。

    刚才她只不过是在说气话而已,他不是听不懂吧?

    他听得懂,可他就是爱吃醋!醋味横生。

    “我……那个……。”算了,解释也没用,他的醋味酸得能把人给融化掉了。

    上官慕鸿一句哼哧,“虽然没有试过。不过,我能保证你死不了!”

    突如其来一句话,莫兰没听懂他啥意思,只见他食指一压,把领口拉了下来。

    莫兰终于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了,和当今皇上有三分相像的俊美容颜,配上他那双狼眸,当真帅气到爆。

    就在莫兰沉浸在某男俊美容颜的瞬间,她双颊被人高高捧起,脸蛋抬高。

    上官慕鸿视线深幽的盯着双手捧起的红唇,一道吞咽,急切覆上,火舌狠狠往里一探。

    兹兹兹——

    唔——

    某娃身子一抖,瞬间软倒在男人怀里。

    周围的人,全部抽气。

    “什么情况?”狮子大叫一句,“怎么又晕了?”

    上官慕鸿急忙把领口遮起来,眉宇间,数不清的无奈。

    丁璐急着说道,“主子,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

    平宁跟进一句,“是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您要是没把握好力道,那她就得焦了!”

    穆原摇头,“虽然你在家里做过好几回实验,可你的情绪要是一个波动,那就真的玩完了啊!”

    上官慕鸿被他们一人一句,说得心都跳到喉咙口了,怀里抱着的人儿,凑头听听她呼吸声,又听听她胸口心跳声,确定无误,才猛地松了口气。

    丁璐见状,心虚不已。今日的事,她算是罪魁祸首吧?如果不是她挑衅,惹得莫小主说了那句气话,事情应该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才对。

    上官慕鸿把人抱进屋里,妥妥安放好,过了好半晌才出那房门。

    出门后,他对着丁璐说道,“明日的事,就算她信誓旦旦稳妥解决,可如果四哥敢动杀念,我们不用再犹豫了,直接把她带走算数。她醒来后,你就帮我转告给她,我的人,一直在皇宫里候命,只要她气扔茶杯,他们就会现身。”

    丁璐下跪领命,“是!属下一定一字不漏原句转达。”

    上官慕鸿一点头,回眸看了看莫兰卧室房门后,扭头离开。

    第二天一早,莫兰摇摇晃晃的爬到门口,一手撑着门框,眼神愤怒地瞪着屋外所有人。

    糟了!真心糟了!

    这娃开始闹脾气了!

    丁璐那丫的,竟然没现身?真够有种的!

    狮子弓着腰,轻声问,“小主,您要不要坐下来喝口茶水?看你满头大汗的。”

    莫兰应了句,“嗯!厮倒吧!”

    狮子一听,懵了三秒,瞬间喷笑,“噗噗噗——小主你怎么变成大舌头了?”

    莫兰脸一红,羞得整个人都毛炸了,一撩裙摆,一脚踹出去!去死!

    她的舌头,麻得连话都说不成了!还不是昨晚那顿热吻留下来的后遗症?

    狮子屁股上被踹得生疼,不过他实在控制不住,一边屁颠屁颠跑去倒茶,一边笑得特偷腥,还三八的四处给她宣扬。

    小主变成的大舌头,那大舌头是被亲出来的。

    一秒钟,莫兰苑落里,大大小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知道了。

    莫兰已经被气到无法吭气了,她还没法发挥她的河东狮吼。那个死丫头丁璐,知道她在暴走边缘,所以打死都不肯接近她一里以内。

    莫兰拿这女人没辙,因为她轻功好,不管莫兰怎么追都追不上。最后无奈,只能简单梳理完毕,前去宫门口候命。

    宫门口,早早集结了一堆朝臣,都是前往城门迎接丽朝使节的大臣。

    其中,五皇,九皇,还有礼部尚书,算是这次迎接丽朝使节的关键人物。

    莫兰姗姗来迟,五皇上官翼,摆着便秘脸,吼了她一句,“你还可以再晚一点!让我们这么多人,就等你一个!”

    上官霆笑呵呵的说道,“五哥,何必生气呢!人家好歹是姑娘家!总要给她点时间,化化妆什么的!”

    上官翼一道哼哧,“化不化妆,一样难看!”

    “……。”上官霆无语了。对于五哥的审美观,实在无语到极点!看看上官翼身边那肥溜溜的丫鬟,就她那水桶身材,也能在上官翼身边当贴身丫鬟?反而像莫兰这种绝色佳丽,他却贬得一文不值?

    莫兰默不吭声,微微曲腿行了个礼。

    上官霆又奇怪了,平日里,这丫头的毒舌,肯定要把人说得无地自容。怎么这娃今天这么含蓄?沉默的像只羔羊似地。

    上官翼不耐烦的一扬手,“成了!出发!”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皇宫,前往城门口,站迎丽朝使节。

    站在城门口正中央的,自然是五皇和九皇,两人并肩而站,五皇的另一侧,站着的是礼部尚书,九皇身侧,站着的是莫兰。

    丽朝使节还没来,上官霆无聊,笑着调侃莫兰一句,“有些时候,我见你小气巴拉的紧,有些时候,你倒是挺大方的。”

    莫兰抬眸,瞥了他一眼,无声问,啥意思?

    上官霆见她没反应,无趣的自言自语,“上回,你那急救术,李太医一下子就学会了,隔天他就养了个患有心疾的人,随侍在身侧,专门等他暴毙的一天,没想到凑巧,那病人隔了七天突然暴毙了,李太医立马学着你的法子,做了一回,还当真把人给救活了呢!”

    莫兰懒懒应了句,“哦。”

    上官霆哼了句,“现在,你这急救术,已经传得大街小巷的人,全家喻户晓了。”

    “哦。”

    “你这么大方把你这急救术秘方,告之给所有人知晓,却不跟皇上要巨额赏赐?是不是太亏了?”

    莫兰又不吭气了。

    上官霆越说越无趣,“如果你能像施舍急救术的法子,一样大方,果断给皇上提供堤坝图纸的话,皇上一定封你为妃,而且还是正一品的,贤妃!”

    四妃中,只有贤妃还空缺着呢!莫兰要是喜欢,上官琪正肯定愿意座上贤妃的位置的。

    上官霆看她依然老神在在,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笑眯眯的调侃一句,“该不会,你连贤妃的位置也看不上啊?难道,你真的想当皇后不成?”

    莫兰讥笑的瞄了他一眼。

    那抹讥笑的含义,上官霆看不明白了。

    上官霆吐气说,“你这丫头,今个儿嘴巴怎么变成河蚌了?怎么撬都撬不开?”

    她舌头受伤了,叫她怎么说话?

    莫兰不停朝他翻白眼,愣是不肯开口。

    上官霆无奈,只好无趣的闭上嘴巴,安静等待。

    不一会儿,丽朝使节款款前来,队伍也和迎宾的队伍一样浩大。

    马车,美女,侍从,宝箱,前前后后,起码十五里长队。

    这么大支队伍,从老家动身估计是在三个月前呢吧?

    丽朝使节穿着丽朝的朝服,走到两位皇子面前,十分熟稔的和他们打招呼。

    说是丽朝的使节,其实那位使节就是丽朝的国君,身为国君,面对两位皇子,地位是同等的,只有在皇上面前,他才会弯下腰,拱手行礼。

    那位丽朝使节,名叫何泰岚,说的是一口流利的汉文,边上站着一位美妇,是他的妻子,还有两名女儿,一大一小,大的那个,年纪比莫兰大两三岁左右,小的那个,和莫兰差不多。

    何泰岚乐呵呵的把两个女儿推出来,介绍给两位皇子认识,无非就是想给她们俩找个意中人。

    听说,按照规矩,丽朝如果带两个闺女过来的话,意思是,一个嫁过来,另一个,就让皇子反过来入赘去丽朝。

    当然这也不是一定的,要看丽朝两位公主的意思。

    因为顾及到要入赘他国当驸马的缘故,两位皇子站在那两个姑娘面前,目不斜视,丝毫不敢和她们对视。生怕自己被选中!若是被选中,皇上顾念丽朝,一道圣旨颁下来,他们的人生全完了。

    何泰岚和两位皇子寒暄完后,笑问一句,“去年本君出访龙华面圣的时候,出过一道算术题,可惜,去年始终无人能给本君一个答复。不知道今年,龙华使臣能不能给本君一个明确的答复呢?”

    上官翼一道轻哼,“这题,早前年就解了,可惜,父皇不让我们回答。”

    何泰岚惊问,“什么?去年就解开了?”何泰岚原本还想拿这事来耻笑他们两个皇子一回,哪知道他的谜题被解了?何泰岚不信,轻问,“既然解了,为何不说呢?”

    上官霆乐呵呵地一笑,说道,“还不是因为父皇顾念何君王的面子问题?父皇说了,来者,是客。不能与之斤斤计较的。”

    何泰岚嘴巴一抽,挑眉一句,“诶!无碍无碍!你们但说无妨,但说无妨!”

    两位皇子一昂头,谁也不乐意站出来说答案,总觉得说了答案,有失身份似地。

    九皇五皇把目光往莫兰身上一放。

    莫兰回视过去,一眨眼,愣是发呆不说话。

    五皇眼珠子一瞪,瞪得厉害,身上杀气,若隐若现。

    九皇眯缝着眼,索性拿玉扇扇头,轻点那丫头小蛮腰。

    莫兰依旧昂着脑袋不吭气,一副事不关己高高在上的感觉。

    何泰岚奇怪了,“一?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

    两个皇子神色微僵,五皇身侧,礼部尚书急急忙忙上前,拱手说道,“啊!这个题目,其实微臣也知道答案了。听皇上说,一加一,等于十。”

    何泰岚一道冷哼,“答案是说对了,可是理由呢?为何一加一,等于十?”

    礼部尚书干巴着眼睛,嘴角一动一动,抽搐的不像话,他硬着头皮上场,“额,听皇上说,这道算数是……是二进制,不是十进制……。呃——怎么算的,就是那个……。”

    礼部尚书已经语无伦次了,九皇边上,莫兰依旧不乐意开口。

    别说五皇要发飙了,就连上官霆也忍不住快要发火了。这娃的嘴巴,还能再紧点么?

    就在礼部尚书冷汗大帽之际,五皇身边那个水桶女子,站出来叫了句,“二进制啊?二进制很简单啊!一加一等于十,十一加一等于一百,一百一十一加你等于一千啊!不就是逢二进一嘛!”

    礼部尚书眼睛一亮,忙说,“对对对!皇上就是这么对微臣说的!逢二进一!”

    何泰岚顿时惊呆了,那个水桶女娃,看她穿着,充其量只是个小丫鬟而已。没想到,一个皇子身边的小丫鬟,也懂二进制算术题?

    难道,前年龙华皇帝的确已经破解了他的算术题?不说出答案,是给他面子么?

    何泰岚气焰被打垮了下来,他一昂头,又笑开了红唇,“啊!算术题什么的,就不要去管它了,那都是去年的陈年往事了!今年,本君带了个好玩的东西,准备送给皇帝陛下。两位皇子要不要先过目一番?”

    上官霆轻笑一句,“行啊!”

    何泰岚吆喝一句,“来人,把东西呈上来吧!”

    何泰岚唤了仆从,呈上木托盘,木托盘上的红盖头,轻轻一掀,露出一个小木盒,小木盒盖子又轻轻一掀,一只勺子,安安静静的躺在青铜托底上?

    礼部尚书看了一愣,叽咕一句,“一只勺子?呵呵,何君王?咱们皇上,不缺碗勺啊!”

    礼部尚书的话,被何泰岚身边的翻译官,翻译给丽朝臣民听,当下,臣民全部哄嚷笑了起来。

    九皇五皇脸色一沉,眼珠子往礼部尚书那边轻轻一瞪,那尚书瞬间腿软了,后退一小步,弓着身子躲了起来。

    ------题外话------

    嘿嘿,又来求票啦!评价票满60张就二更咯!记得必须是五星的哈!不是五星的不算哦!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