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76:这人是女人么?

天才狂小姐 76:这人是女人么?

    当日,皇后书信给何泰岚,隔了三日,何泰岚立马回信给皇后,信上写明了,公主的吵嚷,直接漠视,逼着她们选皇子,一个嫁太子,一个拐五皇,谁敢不这么做,就别认他当父皇。

    皇后把信给两位公主一看,两位公主终于不说话了,乖乖的窝在房间里,闷闷不乐得要死。

    因为皇上允诺太子自己择选太子妃,所以皇后暂时没能耐把小公主何素英婚配给太子。何素英的婚事无法成功,那么大公主何富丽的婚事,必须得延后。这个也是规矩。必须得先嫁进来一个,然后再商量送出去一个。

    也就在皇后收到何君王书信的同一天,四本稿子,分别送到四位皇子手里。

    那稿子送出去前,莫兰已经仔仔细细交代过了,除非本人,谁也不能偷看,包括皇上在内。

    当四位皇子摊开稿子一看。

    瞬间——

    火山爆发——

    冰山雪崩——

    自尊心,彻底崩裂——

    噗噗噗噗!

    四位皇子齐刷刷的站在莫兰苑落门口,双双对视几眼,有的害羞低头,有的眯眼阴沉,有的忍着杀意。

    上官翼上前,敲响房门,每敲一下,都带满了内力。

    房门发出可怕的咚咚咚声。

    莫兰揉着眉心,爬起床,走出睡房,往屋外露天石桌上,轻轻一坐。

    丁璐跑去开门,迎接贵宾。

    四位贵宾纷纷进门,怒气冲冲的站在莫兰面前。

    莫兰起身恭迎,“四位皇子找我有事?”

    上官翼第一个,把本子往石桌上狠狠一砸,说道,“什么鬼台词?给我改掉!”

    莫兰摸着下巴,思考着说,“我已经很含蓄了!一点也不露骨!”

    要是让他们看见被她烧掉的那本禁书里的台词,八成他们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别说上官翼忍无可忍,上官霆也实在无法接受,他把自己的本子往桌上一砸,说了句,“我总觉得你在报复我!丫头,你的台词,还能再恶心点么?”

    十一皇十三皇跟进一句,“台词肉不肉麻无所谓!问题关键是,为什么我们非要和自家兄弟演对手戏?”

    “是啊!而且还是爱情戏!这男人和男人,哪能谈恋爱?更何况,我们还是亲兄弟。”

    “莫姑姑,您能不能想想其他法子?别让我们说这些恶心的台词。”

    十一皇十三皇年纪比较小,也就十五十六左右,他们对着莫兰,无法摆出大哥哥姿态。连给她的称呼,都那般讨好,跟着喊她姑姑。

    莫兰无所谓的耸肩,“随便你们!我帮你们铺路,帮你们推波助澜,已经花费我很多时间精力和睡眠。眼下只要你们肯放下身段,演完这出戏,那成功率就能上升到九成九了!”

    上官翼喷了她一脸口水,“要我做这么丢人的事,你还无法十成十的保证?你当我是傻子么?爷我不干!这些话,谁爱说,谁去说!爷打死也不说!”

    莫兰一拍手,“那就这么决定了!皇上说了,谁反抗,谁就去当驸马!五皇这般自告奋勇,帮我们所有人都解决了难题呢!大家都不用念台词了,赶紧鼓掌谢谢五皇!”

    莫兰这般一说,十一皇和十三皇竟然真傻傻的跑去跟五皇道谢,“谢五哥成全!”

    “谢五哥体谅!”

    “五哥,您一路走好!日后出行前,小弟一定送您一份大礼!”

    “是啊!五哥,您走了之后,弟弟一定会想念您的!”

    上官翼被那两兄弟,说得差点内出血。他表情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尴尬过!

    “我不去做驸马!”

    莫兰掏掏耳朵,没干劲的说,“你说不去就不去啊?你自己去跟皇上说啊,或者你自己去求那两个姐妹花啊!除了这两个法子以外,你还能想出其他法子么?”

    “呃——”上官翼无话可说,他侧头,瞧见九弟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心头一火,嚷道,“上官霆!你就不知道说句话吗?”

    上官霆抱着胸,说道,“总觉得我被选中的几率,很小很小!我又不是太子,又不是军机要臣。顶多就是通晓古今中外知识的小皇子,而已!何君王应该看不上我的吧?”也就是说,就算他不配合莫兰的戏,他也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被选中才对。

    上官霆这般一说,上官翼危机感十足,心里越来越慌了。

    怎么办?按莫兰说的,如果他不想被选中,只能放下身段去求皇上和那对姐妹花,而且还不一定会成功,说不定,父皇直接漠视他的恳求。去求皇上成功的几率,比配合莫兰演戏,还要低上四五成。

    可是!要是照着这本子,念出台词,那他一世英名,全都毁了。

    真是两难抉择啊!绝对两难抉择!想他常年征战沙场,也没见过这么难的难题。

    五皇嘴一瘪,气鼓鼓的从桌上拿回本子,一甩头,甩了袍子匆匆离去。

    十一皇和十三皇见了,惊呆,“莫姑姑!五哥他什么意思?”

    “他是不是跟你妥协了?”

    莫兰眨眼,“嗯!大概吧!”

    这般一说,十一皇和十三皇焦虑了,“五哥不乐意去丽朝,那怎么办?咱们是不是也要演戏了?”

    莫兰点头一句,“演不演,你们自己决定咯。不过呢,我可提醒你们几个一句,我写了两个版本的故事,一个版本,是十一皇和十三皇的,另一个版本,是你们五哥和九哥的!你们谁先演,谁出使丽朝当驸马的可能性越低!”

    十一皇和十三皇对视一眼后,一咬牙,说道,“死就死了!”

    “对!死就死了!走!咱们对台词!”

    莫兰忍着。她不想笑的!

    可是看见两位皇子并肩离去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噗噗噗——”

    边上,上官霆一直眯着眼,半笑不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我都已经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你了!”

    “多谢九皇赞誉。”

    上官霆哼哧一笑,“我知道,你出了这么个鬼主意,不就是想看咱们几个皇子出丑嘛!我还是之前那句话,我不觉得何君王会看上我这个没有势力没有背景的废子。”玉扇扇头点点本子,说道,“看样子,要让你失望了。这玩意儿,你拿回去烧了吧。”

    莫兰丝毫不焦躁,轻声一句,“九皇是不是以为,你稳坐北辽王的位置,料定皇上一定会保你?你是不是以为,我为了封地,为了得到九皇妃的位置,也会想尽法子保你不被何君王选中?”

    “不然呢?”上官霆笑问。

    莫兰耸肩一句,“其实我可以嫁给太子,当太子妃,就算得不到独裁的权利,可我会想尽法子,通过太子,一点点谋夺权政。”莫兰昂头一句,“照太子他对我的心思,我完全有把握,能够控制住他。”

    上官霆笑容微敛,“你在威胁我?”

    “不然呢?”莫兰鹦鹉学舌一句,笑容和他一摸一样。证明他的坏心思,她也丝毫不差。

    上官霆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何君王相中,他只在乎,她这个人,不能留给太子!莫兰拿这个来威胁他,算是威胁对了。

    上官霆上前一大步,整个身躯紧紧贴附在她身前,栀子花香味,扑散鼻尖。

    丁璐上前,小手一挡,手掌心紧紧贴住上官霆胸口,说道,“九皇,你站太近了!”

    上官霆侧头,瞄了丁璐一眼,嘀咕一句,“我在和我的未婚妻说话,贴近点,有什么关系?”

    丁璐一本正经,“还未成亲,那就不行!”

    上官霆哼笑,“我听说,前代有个毒门丁家,因为毒杀了前代皇帝的爱妃,被处满门抄斩,当时,记得有一个一岁大的奶娃,被丁家的乳母给偷走了,至今都还没找着。”

    丁璐脸色一僵,身子紧绷。

    “听说,我的叔父,上官慕鸿专门喜欢收留一些被满门抄斩的反贼。”

    丁璐眼珠一瞪,嘴皮子微微发颤。

    怎么会!怎么九皇会联想得这么多?她从来没有报过自己的姓氏,他怎么知道她姓丁?还有,他怎么知道她和上官慕鸿有关系?

    上官霆拿玉扇,把胸口的手掌轻轻挑走,说道,“如果我在父皇耳边说三道四,小丫头,你觉得你和你家主子还能这般安分的留在宫里么?”

    丁璐嘴巴一结巴,“我……。我不知道你在……。在说什么!”

    说完,丁璐真想抽自己巴掌。她这蹩脚的谎话,不就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丁璐懊恼万分的盯着莫兰侧脸,以为会看见莫兰埋怨她的眼神,谁知道,莫兰只专注盯着眼前的男人。

    “上次我身中媚药,是你叔父救了我!你亲眼看见了,才会联想到丁璐的身份。我和上官慕鸿有关系,并不只有你知情。五皇手里也握着我的把柄。”莫兰垂眸三秒,三秒过后,挑起一对特叛逆的双眸,“可那又怎样?”

    上官霆沉声问,“那!又!怎样?”上官霆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眸光,“瞧你说的这么轻描淡写,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介意?”

    莫兰点头,“是啊,当你的九皇妃,只是我的A计划而已。你不配合演戏,我当不了你的九皇妃,得不到封地,还被你威胁,告我谋反。与其低声下气求你,还不如直接启动我的B计划!”

    上官霆一眨眼,当下喷笑,“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上官霆哈哈大笑,惹得周围围观的人,全捏了把冷汗。

    上官霆一点头,说道,“成了!我服输!你这丫头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什么时候能给我改改?”

    上官霆一说服输两个字,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说真心话,所有皇子当中,估计也就九皇,莫小主对他这般那般严防。那个男人的脑子,和他们家小主,不相上下。

    莫兰承认,眼前这个男人,如果他活在现代,那他的能耐,一定会比她更强。可惜,英雄生不逢时。生在皇家的他,为了能在皇上眼皮子底下存有一席之地,不费尽心机,肯定是不行的。而越是聪明的男人,性格有缺陷,在所难免。

    既然他服输了,莫兰也就松了肩头,不再和他较劲。

    谁知,上官霆伸出手掌,把砸在石桌上的书本,捡起来,塞兜里,一边塞,一边说,“虽然我答应配合你的戏,可是我的初吻,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送给我五哥!所以!”

    噗嗤——

    玉扇大开。

    扇面遮住莫兰小脑袋,谢绝任何人观看。

    上官霆凑上脑袋,也把自己的面容,埋进扇面下。

    丁璐尖叫,“喂!你!”

    扇子底下,上官霆厉声一句,“你可以阻止试试看!你要是阻止了我,那就是逼迫你家主子启动B计划的罪魁祸首!”

    丁璐当下哑然,手里捏着的银针,怎么也抬不起来,更放不下去。上官霆说得没错,这里,能够阻止上官霆的,就只有莫兰自己!丁璐没这权利阻止他!这可是牵扯到两国战争的一吻。

    因为被扇子遮住了,丁璐和狮子他们几个,谁都看不见,他们到底有没有在亲嘴。

    一分钟,两分钟,整整三分钟。

    时间静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憋得心口爆疼。

    直到那贱男退开身子,把扇子收回,众人才得以瞧见他们家主子的面容。

    看莫兰那表情,或许会觉得,他们俩刚才根本就没有亲吻过。可是看上官霆那回味的模样,好像刚才两人有过一次缠绵激烈的热吻似地。

    到底有没有被亲,谁都不知道。

    回味了好一番后,上官霆满足一笑,说道,“未来的九皇妃,我回去背台词去了。来,送我一程。”

    莫兰竟然当真乖乖的走在上官霆肩侧,和他并肩走着,然后把他送到房门口外,等他双脚一踏出房门。

    “碰——”

    大门关上。

    上官霆一眨眼,愣愣回头,惊呆道,“你这叫送我?还是赶我出门?你关门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门内一声应答,“老娘现在心情好,只是给你吃个关门炮。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你尝尝我的绝命飞旋踢!一脚把你踢出门!”

    一听这宏伟的名字,上官霆立马就猜到了,八成这绝命飞旋踢,会踢在他命根子上!上官霆一边摇头嗤笑,一边无奈转身离去,还一边翻开书本,细细研磨书里的台词,越看,越无奈苦笑。

    上官霆一走,丁璐急着追问,“莫小主,你被他侵犯了没有?”

    “放心吧,没有。”

    丁璐揪着眉头,摆明了不信,她嘀咕一句讨好说,“莫小主,您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耍您了!我不会告诉寒王的!我发誓!”所以她用不着对她撒谎啊什么的。

    莫兰一听,脚步一顿,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丁璐。

    丁璐被她看得浑身发毛,“怎……怎么了?我又说错话了?”

    莫兰回头,坐下石桌,提笔继续画图稿。一边画,一边说话,“如果换做是我,就算我的男人再怎么想干大事,他也不能对其他女人投怀送抱。如果让我知道他为了事业而和其他女人接吻,我肯定会杀了他的!”

    丁璐一听,眼珠子一个转溜,思考了一会儿后,瞬间欢喜出声,“这么说?九皇他真的没得逞咯?”

    莫兰没有应答,不过很显然,她用沉默,回答了一个肯定句。

    九皇他也知道,对莫兰用强的,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才拿扇子遮挡,让人误以为他得手了。其实他把脑袋藏在扇子底下,嘴角就贴在她三公分处,静静看了她三分钟而已,什么也没做。

    她虽然开放,不拘泥于小节,但她也是个有底线的人!她能这般自律,同样她要求自己未来的丈夫,也得洁身自好,自律自爱才行。

    这一次,她就费点口水跟这蠢丫头说明一句,下一次,她不允许这蠢丫头一而再再而三的怀疑她!这丫头,是上官慕鸿的人,身为她未来夫婿的部下,也必须得对她有十足十的信任才行!下次这蠢丫头再敢问那种废话问题,她一定一脑袋拍上去。

    “咚咚咚——”

    房门响起敲门声,却无人高声喊话。

    奇怪,谁敲她苑门?

    如果是皇上皇子们嫔妃娘娘们,肯定会大声高喊她名字,叫她赶紧出来应门,如果是上官慕鸿,他根本不会等她开门,而是直接翻墙进来。

    这般有礼貌的敲门,除了卢茗之外,就无第二人。

    可是卢茗白天不会来她苑里的。

    莫兰起身,前去应门。

    大门一开,门外一名男子,背对着,仰头看着蓝天。

    那背影,何其清风傲骨,何其飘渺云烟?

    莫兰心头猛地一震,总觉得她像是找到了绝代男配似地。

    那种可以让所有女人都为他心动的超强男配!

    如果在现实,她一定会扑了老命把他抢到自己的经纪公司,死也要为他量身打造一部,让整个世界都要为他恸哭的绝世经典电影。

    男子飘然一回头,莫兰轻轻一眨眼,难得一见的笑容,瞬间裂开了,“呵呵,是你啊!”

    那男子也回给莫兰一摸一样的笑容,“都知道我是九皇爷了,连个礼都没有。把我当平凡人一样打招呼!却一点也不招我气。奇女子果真是奇女子。不愧是我十七弟看上的人。”

    “十七弟?”莫兰眨巴着眼,“十七弟是……?”

    上官兴禄笑着进门,莫兰顺带把门带上,带上的那瞬间,她恍然大悟,“莫非十七弟就是……慕鸿?”

    上官兴禄乐呵呵的坐去石桌,“那晚他跟我说,他的爱人在宫里忙乎,却没跟我说是谁。我却一看见你,就知道是你!十七弟他,一直是最优秀的,连眼光也是如此。”

    莫兰一招手,小籽下去忙碌了一番,然后端上茶具,端上炭炉烧水。

    “咳咳——”上官兴禄捂着拳头,又咳嗽了起来。

    莫兰拧眉问,“王爷是不是得了肺痨?”

    上官兴禄摇头,“不是,是喉管的病。”

    “哦,是支气管炎。”

    支气管炎?好精辟的形容词。

    上官兴禄拧着眉头问,“你真的很懂医理?”

    “说不上精通,一些基本的常识,略知一二。”自己当女主角的时候,曾经拍过关于医生类题材的电影,而且她主功生化,药理方面的确懂一些。“王爷找我来闲聊?还是有要事要谈?”

    莫兰一边洗茶杯,一边摆弄茶叶,一边等水煮开。

    上官兴禄笑呵呵一句,“之前看了你的赤壁之战,心痒难耐,就跟四哥讨要了三国志,几天功夫,全都看完了,后面的内容至今还没出来,就想问问你,啥时候出后续?”

    莫兰一眨眼,“这是南宫羽三的书,您问我?我怎么知道?”

    上官兴禄笑容深幽,“你是他的徒弟嘛!我不问你,问谁?”

    莫兰一吐气,说叨,“我现在身在皇宫,和师父见面的次数,是零。”

    “好吧好吧!不催你了。”上官兴禄看着莫兰沏茶,越看,笑容越深,“北城卢家庄的卢大少,和你什么关系?”

    莫兰倒茶的手,轻轻一顿,眨眼,“点头之交。”

    “哦?是吗?”上官兴禄端起一杯茶水,细细品味,“知不知道自从卢少来了皇宫以后,这沏茶的手法,昌兴得不得了,就连我四哥,他也偶尔会摆弄着玩上一两回。”

    “哦。是嘛。”莫兰轻松回了句。

    上官兴禄轻飘飘一句,“上次为你作保,给了你机会,让你把宫外的乐器运了进来,可是赤壁之战,从始至终没看见乐器的出现。”

    “不是因为被烧毁了嘛!”莫兰解释道。

    上官兴禄微笑,“那把钢琴,只是烧毁了些油漆,陆元已经叫人重新刷了漆。那钢琴架,我已经叫人抬过来了,就在你苑外转角处!莫丫头,你答应过要演奏给我听的。我现在心情好,你就弹一首给我听听,如何?”

    “呃——”这下子,莫兰哑了嗓门,无话可说了。

    上官兴禄扬声大笑,笑完,又咳了好一阵,“咳咳!哈哈——你这丫头,真的是太精明了!咳咳——你老实承认,你的那架钢琴,是不是只是个空壳子?”

    上官兴禄何等精明,在不知道十七弟爱人姓甚名谁的前提下,一见到她就知道是她。在她和卢茗没有任何私交的传言下,只是看见她沏茶的手法就猜到,她和卢茗有来往。

    莫兰一吐气,老实承认了,“对!那钢琴只是个空壳子,内部零件都还在宫外,没有运回来。”

    “八千多个零部件,你不舍得会被烧毁吧!”

    “当然。”莫兰点头应道,“原本就计划好了,勾引那些贼人对乐器下手,我只要保护我的戏子们的生命安危就好!所以小提琴,是真的,钢琴,是假的。”小提琴容易制作,钢琴难做,所以钢琴她只带了个空壳子过来。

    上官兴禄笑说,“你这傻丫头的鬼心思,真是太厉害了。只不过,你要知道一件事,我既然能猜到你的心思,我四哥也能猜到!十六个兄弟里,除了我这个没用的九弟之外,就只剩下十七弟,活得尚且安逸。”

    莫兰眨眼,“其他的呢?其他几位王爷呢?”

    “有的,襁褓中就被人掐死了,有的,七八岁就被人谋害死了,有的,在即将太子登基前夕,被冠上谋反的罪名,压入了大牢!我还活着,是因为我从小体弱多病,十七弟还活着,是因为我再也无法忍受兄弟相残的日子。所以!”

    “所以?”莫兰歪着脑门,想着,上官兴禄后面的这句话,就是他来这里找她的最终目的了吧?

    上官兴禄用力深呼气,忍着咳意,说道,“我害怕自己再次暴毙!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再也无法睁开双眸。”

    “嗯?”什么意思?上官兴禄不像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啊!

    上官兴禄一把抓住莫兰的手背,说道,“我死了,不要紧!可我死了之后,恐怕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人能牵制住我十七弟了!所以我来找你,就是想求你一件事!倘若我死了,你帮我劝阻他,叫他不要杀了四哥,叫他不要为他娘亲报仇!叫他千万,千万不要挑起两国战争!他的愁苦,他可以忍下,百姓们的日子,绝对不能糟蹋。”

    听着上官兴禄的话,莫兰心头又是狠狠一动容。能有这般仙风傲骨背影的男子,他的心,究竟有多么清明,是不需要解释的了。

    这样的男人,果真是她心头绝顶男二人选啊!真心叫她心痒难耐到死!这样的男人,生在古代,就是个浪费。

    莫兰一吐气,轻声一句,“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上官兴禄微微一愣,这丫头竟然连一丝丝犹豫都没有,直接否决了他的恳求,“为什么?”

    莫兰轻声回道,“因为我不认为,当今皇上能够为百姓创造最优渥的生活环境!”

    “四哥他虽然对兄弟残忍,可他不能算是个昏君,他治理国家,条条有道,心系百姓,可以说是个明君。他为了能够为百姓谋福,做了一些不得已的肮脏事,我能体谅。难道莫丫头你就不能体谅我四哥一下吗?”

    莫兰笑了,“他做的那些肮脏事,不关我的事!体不体谅,你不需要来跟我求证。我不承认他是个明君,其实是不想承认现今国度的律法而已。皇上他再怎么心系百姓,可他有这个能力,废除诛九族,灭满门,逼人入僚,遣人流放千里这些子荒唐的罪刑么?”

    上官兴禄猛地一愣,“你!”

    莫兰点头说,“对!就是我!当今皇上办不到的事,我能替他办到!真正为百姓谋福的,并不是他如何为了百姓做一些逼不得已的肮脏事,并不是叫他如何周旋在那些贪官污吏的权谋之下。身为皇上真正应该做的事,他却一件也完成不了!但我可以!若我能当上一国国主,我保证,能把全世界,带入全新的,民主制社会!所以,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因为我要自己创建全新的国度!如果能不挑起战事,那是最好不过的,可如果,有人想阻碍我的计划,我会第一个站出来,灭了他们!灭了他们全家!”

    “……。”什么情况?上官兴禄懵头懵脑的。他本来是想让莫兰劝阻十七弟,叫十七弟别挑起战事,怎么搞了半天,原来真正要挑起战火的人,是这位大小姐啊?

    这么说来,他应该求的人,不是这位大小姐,而是他的十七弟,他去求十七弟叫莫家大小姐,别挑起两国战火,这还差不多。

    真的是有点……搞笑!

    咕噜一声,上官兴禄吞了下口水,低头,沉思许久。

    “想起来了,听四哥说过,你要封地?”上官兴禄沉沉一吐气,说道,“从未想过,有个女人,竟然胆大包天的想要自己当城王。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四哥他不答应给你封地,你是不是要去十七弟身边,利用他的北寒?”

    莫兰一点头,“对!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北寒不容我,我还可以去丽朝,丽朝不容我,我可以去更远的地方!当然,我每到一个角落,我都要带走一大片人才!我每走过一寸土地,我就要挖走那片土地上所有百姓的心!到时候,就算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容纳我,我照样能够在大地上,燃起数不尽的熊熊烈火。直到我的目的达成为止!”

    这!这样一个女人!就是十七弟看中的女人吗?

    这样一个女人,估计四哥听了之后,他第一时间,直接扼杀了她!

    当今太子听了,他一定会退却三步!

    满朝文武听了,一定会果断指她为祸国妖女,厉声鞭策,直到把她送去绞首架,才肯罢休。

    上官兴禄突然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发抖。

    为何发抖?是害怕?

    不是!

    为何会发抖?理由他怎么想也想不通。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