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77:男主乱放电?

天才狂小姐 77:男主乱放电?

    又是沉默许久,上官兴禄微微抬头,凝视着莫兰,轻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假使四哥有这个能力,废除九族满门大罪,你是不是?”

    “没有如果!”莫兰一口否决,“你说的如果,在四哥手里,他需要花十年,乃至二十年之后,才能达到这个目的!但是我,只要一天,就能把这个理想实现!我的人生,不能浪费在等待上!我的理想,不能倚望别人替我实现!”

    上官兴禄一呼气,轻声一句,“眼下天下太平盛世,不好吗?百姓们想要的,不就是太平盛世吗?你又何必自作主张?”

    上官兴禄话还没说完,莫兰轻声一句,打断他,“王爷!你身在帝皇之家,吃喝不愁!你根本就不知道百姓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东西!”

    “吃穿不愁,太平盛世!难道不是这八个字么?”

    “错!是‘一片乐土,一份尊严’!可是王爷你看见的那片乐土,却不是真正的乐土,那是百姓们隐忍着欺压凌辱,换来短暂的安宁而已。尊严两个字,就更不必说了。那是他们奢望,却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上官兴禄双手又是一阵颤抖。

    不过这一刻,他明白了,自己为何会颤抖。

    因为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为百姓着想的思想,竟然这般迂腐!以前他不知道,是因为自认为自己是最心善。如今和莫兰这般一交谈,他这才知道,自己为百姓营造的,只不过是虚幻的安乐梦。他的心,在为眼前的女人颤抖。如果说,他的身子不是这般残破,他的年纪,不是这般苍老,或许他也会为她沉沦的吧?就像十七弟那样!

    想完,茶也喝完了。

    上官兴禄沉静在苦思中,许久不可自拔,最后,他轻笑一句,说道,“十七弟他,知道你的心思不?”

    莫兰突然笑着说,“你自己问他吧。他就在你身后。”

    上官兴禄惊讶回头,看见上官慕鸿就站在他身后,“十七弟?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发现!”

    上官慕鸿简单一句,“九哥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

    上官慕鸿一展披风,轻飘飘落座,紧挨着莫兰身侧,执起茶杯,掀开衣领猛地一灌,老实巴交说了句,“九哥不必担心我!我早就跟娘子说过了,不管她做什么,我都支持她!我也早就跟她说过,龙华容不下她,还我北寒!可惜她看不上我那块地,非要自己在宫里折腾。”

    说道这里,上官兴禄就好奇了,“为什么?为什么非要选你双城?为什么不选边境?像那丽朝!如果丽朝受到龙华攻击,至少,它在边境地带,他们还能做一条防护线,不至于被一下子就侵吞掉!可是你呢,你那北城,就在龙华正中心,就算你把双城发展得再好再完美,我四哥要是喜欢,随时随地都能侵占了你!你为何非要纠结双城这块地?”

    “这个嘛!理由有很多!不知道从何说起。”

    上官兴禄笑着说,“我有的是时间听你说!咳咳——”

    上官慕鸿眯着眼,“你该回去睡觉了,九哥。”

    上官兴禄摇手,“不不不!咳咳!我有时间听的,我不困呢!咳咳——”上官兴禄暗下气恼,明明好好的,怎么又突然咳了起来?身子这般不争气!

    莫兰拿起桌上的图纸,扬了扬给他看,“王爷有时间听,可我没时间跟你说,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上官兴禄嘴巴一抿,特失落,识趣儿的说,“咳咳——好吧!那我改日再来看你!咳咳——”

    上官兴禄起身,慢慢离去,离去前还丢给他十七弟一道暧昧的眼神。

    上官慕鸿面无表情,毫无一丝动容。上官兴禄无趣极了。他的十七弟,还是和以前一样,沉闷得要死。这样的男人,这位莫大小姐受得了吗?

    上官兴禄一走,莫兰又低头埋头苦干起来,上官慕鸿就坐在她身边,看着她鼓捣,一句话也不说。

    约莫老半天,莫兰才想起来,她家男人还没离开呢,一抬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眼睛一眨不眨,莫兰抿唇,轻问,“你看我干嘛?”

    “消遣。”

    “……”真够精辟的。“你平日里,就是盯着别人,消磨时间?”

    上官慕鸿摇头。

    莫兰吐气问,“说来听听,你平日里有些什么兴趣爱好?说不定我能给你找个好玩的玩意儿,让你打发时间。”不至于一直盯着她的额头发呆。

    “无聊的时候,就玩玩水。”

    狮子刚好整理好一堆文件,屁颠屁颠跑来交差,听见这话,就笑问一句,“玩水也是兴趣爱好?呵呵,能不能让小的见识一下,怎么玩的呀?”

    上官慕鸿倒了杯水,然后脱下手套,食指伸进茶杯里。

    兹兹兹——

    水在颤抖跳动,还有丝丝闪光,不一会儿,一杯水就消失了一大半。

    狮子见状,嘴巴再也合不拢了。“这!这是什么功夫啊?手指也能喝水?”

    莫兰捂嘴一笑,“懂了,你平日里无聊的时候,就挖掘自己身上的秘密呢,是吧?”

    上官慕鸿点头,“每次泡澡,都不能超过一个时辰,不然,整个温泉的水都会消失不见。”他最近就是在琢磨这个问题。

    “啊?这是为什么啊?”狮子又叫了。

    “这叫电解!”莫兰轻声说道,“水被电解,就会产生氧气,和氢气。氧气就是我们平日里呼吸进去的必备气体。这么说来,你的身体只适合在低温潮湿的地方生存,要不然,你每洗一次澡,都会有生命危险。”

    “为什么?”丁璐正好过来,听见这话,心都抖了,“为什么每洗一次澡都会有危险?”

    “因为电解出来的两种气体,都是很容易燃烧的,如果周围有一丁点的火星和可燃物质,那就会变成大火灾。”

    丁璐眨眼,心头发慌,“寒王,这事,你可知道?”

    “现在知道了。”上官慕鸿一本正经着说。他玩了这么多日子的水,还不如她一句话的分析。

    “话说回来,慕鸿,你为什么要把头发剃得这么短?”莫兰好奇万分。

    关于这个问题,丁璐其实也不知道,因为她遇见上官慕鸿的时候,他早就这副打扮,一年四季,永远这身行头。

    上官慕鸿叽咕说,“因为我的头发,都往上长,不剃掉的话,就是那样的。”

    上官慕鸿不需要形容,莫兰已经在脑子里设想了千遍万遍。头发往上长,根根竖起来,这个可比爆炸头还要厉害一万倍啊!

    “有点不合乎逻辑了。你这个是反地心引力?”

    莫兰一句嘀咕,边上一堆人问,“什么是反地心引力?”

    大籽小籽也早就过来了,听他们谈话听得好带劲,说啥也不肯走。

    莫兰解释一句,“在没有风的前提下,就算是一根羽毛,也是往地上掉的。地面吸引着任何物体,这个就叫地心引力。看看咱们的头发,都是垂下,向着地面方向生长的吧?”

    “啊!懂了懂了。反地心引力,就是不被地表吸引,朝天上长的意思咯?”

    莫兰夸奖一句,“聪明了。”

    丁璐欣喜着说,“莫小主,您怎么好像什么都懂似地!真的是太厉害了。”

    莫兰清幽一句,“在你们看来,我好像什么都懂似地。可是在我看来,我懂的这些,都只是皮毛而已!就好比我的电灯,灯泡有了,蓄电池也能做出来,可是我却不会做发电机。”因为从没看过发电机图纸。

    “发电机是什么玩意儿?”众人又问。

    莫兰指指上官慕鸿,笑说,“喏!就是他咯!”

    一堆人萌萌傻傻的,全然不懂。独独丁璐一人,笑说,“这么说来,我们家主子对您来说,就是块宝咯?”

    莫兰笑了,“的确是一块宝,可我不太会用!电路这玩意儿,是属于物理的,我懂的不是很多,都是些初级的知识。关键还是得找我大哥,如果我大哥不在这里,那我只能一步步,自己研究自己学习了。”

    这次上官慕鸿是一个人过来的,平宁和穆原都没有跟来,想必,他们俩被上官慕鸿派出去找她大哥去了吧?

    莫兰理了理文案,侧头说道,“电灯的事,日后再议了。狮子,去我房里把我的象棋拿出来。”

    “呃?就是那个准备送给太子的那盒么?”

    “是啊,反正是临别礼,要过几天才送出去,先拿出来玩玩呗。”

    “好的!”

    狮子一去一回,把一盒象棋放在桌上。

    丁璐眨眼,“一?这棋盘好奇怪,不像是围棋,也不像是象棋啊!”

    “这叫国际象棋,也挺好玩的!”莫兰取出里面的棋子,还有里面的一张薄纸,薄纸递给上官慕鸿,说道,“喏!这个上面写着玩法说明,先让你看个十分钟,看完,咱们下一盘。”

    上官慕鸿拿起纸头看了起来。

    莫兰摆弄着棋子,这个棋盘里的棋子,并不如柏傅崟的那水晶制作的棋子,只是简单木头棋子,上了黑白两种漆色而已。因为水晶棋子,制作太复杂了。

    看了五分钟,上官慕鸿把纸头往桌上一压,说道,“凡是对弈,总有输赢。你打算拿什么和我赌?”

    莫兰眨眼,“只是随便玩玩而已,何必计较输赢?”

    上官慕鸿摇头,“这是规矩,下棋就跟行军打仗一样,必须得认真对待。所以,赌注,拿出来吧。”

    莫兰听完,哑然失笑,“我说,你也太狂妄了吧!你才第一次玩啊!说得像是你一定会赢似地。”

    “无碍。我已经背好了规矩。就算第一次玩,也不会出差!”

    莫兰一抿唇,有些不悦,“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没有!我只是要你押上赌注而已!”

    莫兰一昂头,说道,“那行啊,你要我押什么赌注?你敢说,我就敢应。”

    上官慕鸿当下沉默了。

    莫兰哼哧一句,“说吧,你想要啥?”

    上官慕鸿依然沉默。

    莫兰没了耐心了,“赶紧说啊,老娘没时间等你!”

    最终,上官慕鸿开口提了要求,“你洗澡,我看着。”

    一瞬间,莫兰头顶乌鸦飞过一大群,整个人傻在椅子里。她身后,一堆看好戏的人,也全傻成木乃伊。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那位看上去万分正经八百的一个男人,竟然一出口,提出这么……。这么……。惊骇世俗的要求?

    别说狮子他们无法相信,就连丁璐也被吓了好大一跳。他们家主子,人真的很直接,是那种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可他刚才那句,也太直接了吧?她家寒后这么开放的一个女人,估计也承受不了她家主子那般孟浪的一句话,看看莫大小姐那表情就知道了。

    莫兰真心无法用正常的思路去解释眼前这个男人,前一刻,她还在为他君子气度所折服,下一秒,她瞬间被他一句话,喷倒在地上。

    如果说这丫的身上没有那种怪病,说不定他会很直接的跟她提两个字:上床。

    莫兰无奈一吐气,吭声问,“要是你输了,怎么办?你打算拿什么东西出来押宝?”

    上官慕鸿理所当然一句,“我洗澡,你看着。”

    “……。”莫兰无语。

    身后,一堆傻妞傻男,纷纷掩嘴喷笑。

    “噗噗——”

    “噗——”

    “咯咯咯——”

    莫兰起身,端起棋盘,说道,“走,咱们进屋下棋!啊,你的赌注就押这个吧!输了的话,一个月内别来碍我的眼。”

    “好。”上官慕鸿无所谓的应了句。

    然后,一刻钟,屋内传来某娃的爆喝声,“你偷棋了吧?”

    “没有。”

    “不可能!这局不算,重来!”

    “好吧。”

    一刻钟后,“怎么可能!你偷棋了吧?”

    “没有。”

    “不可能!这局不算!再来一盘!”

    “……。”

    一刻钟后,“混蛋!你肯定偷棋了!才十五分钟你就把我棋子全部吃光了?”

    “没偷棋。”

    “你丫的,重来!”

    “兹兹兹——”

    “停!停!打住!我马上去打水!你打住!”

    房门噗通打开,某娃急着跑出来吼了句,“死金牛,死哪去了?给我把木桶扛进来!赶紧打水!这王八羔子的鬼时代,洗个澡还要叫人帮我打水,嫌我丢人没丢过瘾?他妈的!”

    门外偷听的一群贼猫,瞬间笑趴。自从进了皇宫,老半年没听见他们家小主河东狮吼了!今日一见,特是想念!只是可怜金牛无辜被骂得好惨。

    两天后,皇后性急冲冲前往议政殿求见皇上,一见面,就四处责难,说莫兰那丫头肯定使了什么诡计,她的两个外甥女,死都不肯答应嫁给太子,宁愿嫁给十三皇。

    记得前天,两位公主接到五皇的邀请函,就去了五皇宅邸,回来之后就又哭又笑又闹腾,真不知道她们在五皇宅邸发生了什么事。

    何泰岚书信一封过来,骂她们姐妹俩胡闹,太子不嫁不说,九皇五皇随便选一个,她们也不肯要,偏偏要嫁那才十四岁没用的十三皇。

    皇后气得怎么骂都骂不醒她们姐妹花,所以只能跑到皇上身边,想向他施压,让他直接一道圣旨颁下去。

    可惜,皇上拿太子自己择妃的圣旨,驳回了皇后的提议。

    皇后实在心有不甘,就拿莫兰说是,说她妖言惑众,说是她在背后操控她的两外甥女。可惜,她根本没证据指证莫兰的罪刑,皇上也有心偏袒莫兰,皇后着实无奈。

    在皇上身边得不到满意的答复,皇后只能暂且告退。

    十一皇和十三皇,性急冲冲的跑到莫兰苑落门前,敲她房门。

    莫兰把门一开,十三皇就红着脸说,“莫姑姑,你不是说,只要咱们演了戏,我们就不会被选去当驸马的么?可是那位小公主,说要嫁给我。”

    十一皇急忙跟进一句,“嫁给你,还算好的了,我就怕那大公主直接点了我的名,把我带走!”

    莫兰眨眼说,“哦,没事。你们继续照着我的戏码,自己临时发挥,保证妥妥的。”

    两位皇子听了,瞬间涨红了一张脸。

    “还演?”

    “我都要吐了!”

    “是啊!这些台词真的不是人背的!”

    “要不是五哥担保只有那两位公主听见,不然打死我们都不会说!”

    想起那日,五哥邀请他们俩兄弟以及九哥和两位公主一道去他府邸吃饭,他们俩就知道,五哥是给他们搭建了一个舞台。

    所以他们就借了地盘,找准机会开演。

    第一步,十三皇子勾引小公主,万分绅士迷人,然后十一皇出现,一把把十三弟强行拖着走,拖去某间房里,隔着门板对台词。当然,门外那两姐妹花躲着偷听,他们早就预计好了。

    台词恶心程度就不说了,光是听见门外那偷笑声就知道,那俩姐妹,听戏听得何其乐呵。

    为了配合台词,他们俩还躲在房里不停撞大门,咣当咣当。咣当声音越响,门外女人偷笑声就越响。

    直到轮到五哥九哥表演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还可以找替身帮忙替演的!早知道可以用替身,他们俩也应该找替身出来帮忙念台词。

    哎!谁叫他们俩年纪轻,不懂事。姜还是老的辣啊!

    “行了行了,你们俩耐心等着吧!台词可以不用念了,十三皇子只要照我说的,继续勾引小公主,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十三皇子瘪嘴,“好吧。莫姑姑,我可是很相信你的哦!”

    十一皇跟进一句,“是啊!莫姑姑,我听见父皇透露过的,说您可能会成为我们九皇嫂。所以你可得照着我们俩兄弟哦!”

    “安心,我会的。”莫兰双手一拍,一人一个肩头,安抚着他俩。

    两位皇子看着莫兰的眸光,特柔和,特仰慕,还特安心。总觉得,有莫兰的一句保证,比什么都强。看看太子哥哥手里的那道自己择妃的圣旨就知道了!他们未来的皇嫂,能力有多强悍?

    两位皇子离开没多久,皇后身边就有人告密,说,的确是莫兰只是两位皇子勾引丽朝公主的。

    这般一说,皇后气得猛砸茶盏。

    想当初,她是从太子妃的身份,直接荣登皇后宝座的。他们丽朝公主,嫁来龙华,哪能当个区区皇妃?就算皇上把太子择妃的权利交给了他自己,她也照样要逼着太子娶她的外甥女。

    皇后一昂头,吩咐了太监,叫上了德妃,淑妃,以及岳贵妃一起,再叫上了一群侍卫,匆匆赶去莫兰苑落里。德妃淑妃听见皇后要去整治那死丫头,跑得比什么都快,早早的候在皇后身边听命。而岳贵妃却突然头风病发作,托了手下,回了皇后口信,说她有心无力,不能过去了。

    皇后懒得鸟岳贵妃,带着德妃淑妃两人,怒火冲冲的跑去莫兰苑落。

    侍卫大脚一踢,把门狠狠踢开。官兵们率先冲进苑内。

    莫兰连同几名部下,窝在石桌旁,静静站着。

    皇后跨入房门,昂首挺胸,那蛮狠的模样,可嚣张了。

    德妃和淑妃跟在皇后身后,扬着那抹看好戏的表情,娇笑着,歪腻着。心情暗爽不已。

    莫兰领着部下们前去迎门,曲腿一句,“奴婢恭迎皇后娘娘。不止娘娘来臣女苑落,是为何是?”

    皇后一昂头,说道,“接到密报,说,有人在后宫行巫毒之术!来人,给本宫搜!”

    “是!”一群侍卫拱手说话,一甩手,一堆男人提着长枪往所有人房间里搜,搜房的动静十分大,衣服乱掀,被子乱撕,茶杯器具乱砸一通,这哪是在搜房,分明就是在捣蛋嘛!

    皇后掌管后宫,那么这整个后宫,都是她说了算的,砸她一点东西,撕她几床被子,那又怎样?

    侍卫们鼓捣了一阵后,突然,有名侍卫拿着一个身上插满了银针的黄色小人,匆匆跑到皇后身边,下跪请示,“启禀娘娘,搜到了!”

    皇后拿起小人,粗略看了一眼,哼了句,把小人往莫兰脚跟边狠狠一砸,说道,“来人,把莫佳氏给我重大五十大板,压入慎刑司,听候发落!”

    “是!”两名侍卫一拱手,手里早就准备好的大板子,提着冲上来。

    丁璐手掌用力一捏,就等着听命令了。

    果不其然,只听,身旁那只沉睡的老虎,昂声一句,“给我烧!”

    “是!”丁璐阿牛狮子他们几个,齐声应道。

    众人拿出兜里藏着的火折子,用力往屋外扔去,老早就在屋外各个角落里涂满的松油,一下子染了起来,火焰,瞬间弥漫了整个苑落。

    皇后脸色突变,德妃淑妃也跟着目瞪口呆,纷纷傻眼相视。

    皇后怒指莫兰,大吼一句,“莫佳氏!你做什么?”

    莫兰扯开嗓门大喊一句,“身为丽朝公主的皇后,伙同淑妃,德妃,强抢皇上堤坝图纸!企图私抢图纸送往丽朝!图谋造反!臣女为了保护皇上的提拔图纸,只能放火烧屋,放火烧图纸,为求保护皇上护国工程!”

    莫兰拿起桌上散落一片的纸张,悠哉悠哉的点着火,一边点火,一边坑道,“皇后娘娘私带禁军,意图用武力镇压,逼不得已,臣女只能徒手反抗!”说完,莫兰一个眼神,笑说一句,“给我打!”

    “是!”金牛提起拳头,应和一句。

    丁璐兴奋冷笑,双手夹着数十根银针,残忍应道,“是!”

    砰砰砰——

    咻咻咻——

    火舌,噗嗤噗嗤染得特旺!

    苑落外,一群太监丫鬟大喊,“走水啦!走水啦!莫姑姑苑落走水啦!”

    “什么?皇后娘娘还在里面呢!”

    “德妃娘娘和淑妃娘娘好像也在里面呢!”

    “赶紧通报皇上!”

    “赶紧通报皇上!”

    苑落内,那堆侍卫挨个惨叫。

    碰碰——咚咚——

    昏的昏,伤的伤。

    皇后带过来五十多名禁卫军,竟然一瞬间就被撂倒了。

    皇后身边的太监,帮劝了她们三人一句,“三位娘娘,咱们还是先撤退吧!这火势越来越厉害了!”

    屋外已经冲进来不少太监和丫鬟,纷纷忙着浇水灭火。

    好在火势不大,屋子的火,不到半刻就被灭光了,火势也没有蔓延出去。

    皇后德妃淑妃的确想走的,可是金牛那庞大的身躯,横身一档,把她们三人,堵死了去路。

    “大胆!”皇后厉声责骂,“你们这些逆贼,胆敢公然造反?本宫一定要禀明圣上!还不给我让开!”

    金牛把头一歪,面无表情的盯死那贱女人。

    身后,莫兰笑说一句,“皇后娘娘?来我苑落,把我屋子折腾得这么凄惨,你还想拍拍屁股走人?想得美!把她给我扣下来,就算火舌把她脸都烧烂了,也不许她们三个,踏出我苑落半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道特洪亮的爆喝声,“放肆!”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