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79:重回太子府

天才狂小姐 79:重回太子府

    不过数十,何君王那边来了书信,虽然两位公主吵着要十一皇和十三皇,可何君王回绝了两个公主的提议,直接派了特使过来,把两位公主抓回家,隔日就打算送她们出嫁,嫁给丽朝的重臣之子!

    得到公主回国的风声,当天,两兄弟又兴奋的跑到莫兰苑落前,敲她房门。

    莫兰又盯着黑眼圈,身子挤吧在隙开的门缝里,身躯靠着门框,无力吱声,“两位爷,你们两个,能不能给我挑挑时间啊?这大清早的,公鸡都还没啼鸣啊!”

    “平日里上朝,不是都应该这么早吗?”

    莫兰嘴一抽,脾气差点爆炸了,“你们要上朝!可我不需要啊!”

    “你不是父皇的掌灯宫女么?父皇早起梳妆,你得帮忙掌灯的啊!”

    莫兰一翻白眼,对着这两个纯情皇子,实在无奈到了极点,“挂名的!你们懂不懂?昨晚我熬夜到晚上三点才睡,你们五点过来敲我房门!我才睡了两个小时啊!”

    “两个时辰(四个小时)?两个时辰已经很不错了呢!咱们平日里,也就这么点睡眠!”

    莫兰嘴巴一抽,“我他娘的!我说的两个小时,就是你们嘴里的一个时辰!明不明白!我只睡了一个时辰而已!”

    “碰动!”房门用力砸上。

    两位皇子又一次,呆得不像话!

    莫姑姑的脾气怎么一次比一次差啊?她还敢给他们两位皇子,吃闭门羹!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明明又生气的权利,可他们就是觉得,自己没资格在莫兰面前耍皇子风度。毕竟,他们的婚事,可是莫姑姑一手操办的,她说皇后不会允许丽朝公主自己选夫,竟然还真被她给说中了。

    就是基于这个理由,莫兰对两位皇子怎么发毛,他们俩兄弟都会纵容她的。

    呵呵,他们觉得,估计下次他们俩来敲门,应门的人,肯定不是莫兰本人了。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莫兰的图稿,重新敢制完工,一共整整五十多张,不过莫兰上缴给皇上的,只有十张。这十张,每张都十分精辟,钱尚书看了之后,眼睛都看直了。

    余下的四十多张,莫兰说要等圣旨出来后再上缴。

    有这十张图稿,皇上绝对有底气,给莫兰封地,再加上淑妃德妃身后两位大臣,再也没胆子和莫兰高声反驳,莫兰被选成双城城王之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只是,莫兰和九儿的婚事,听那丫头说,她想延后婚期。

    关于这个提议,皇上又一次召见了所有大臣商讨。

    商讨下来,延后婚期,不予采纳!

    圣旨一出来,必须即刻完婚。

    莫兰又提议,既然不能不完婚,那她想回到双城以后,在那里和九皇成亲,因为她想让自己家人参加婚礼。

    关于这个提议,皇上倒没话说,爽口一句,恩准了。

    于是,莫兰就和九皇上官霆,各自准备好了包袱,准备去自己的封地,称王,和亲。

    这次离去,莫兰依然包袱简单,只带了些替换衣物和几名部下,可谁知道,她真正的行李,多得叫人咋舌!

    离去前,莫兰被太子邀请入府,独自给她开了次晚宴。

    前几日因为意气用事,太子忍着不去看她。可是现在,圣旨一出来,事情就成了定局,就算他再怎么耍性子,他也无力扳回事实。

    莫兰被邀太子府,皇上终于准她出宫了,不过日落前还是得回宫,不得留宿在宫外。

    莫兰刚进太子府,太子府里一堆姐妹站在大门口迎接,首当其冲的,就是周良娣,姜良娣。

    两位良娣热情的站在门边,眼睛闪烁动人的等莫兰进门。两位良娣身后,全是太子的妃子,她们也都闪着楚楚动人的眸光,等莫兰大驾光临。

    莫兰从不知道,原来自己在她们心里的地位,会这般高?

    周云原本十分厌恶莫兰,周云现在对莫兰这般改观,还不是因为上次莫兰离去前,为她说好话,求太子不要处罚她和姜红的失职。因为莫兰简单一句,周云彻底放下对莫兰的芥蒂,偏心给她。之后,莫兰进了皇宫,周云又回味起莫兰在府里举办的那两场歌舞,越回味,就越心动,越心动,就越发觉莫兰这丫头身上的优点,然后就对她越是欢喜。再之后,她跟在太子身边,观看了那出赤壁之战后,她已经完全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了。莫兰妹子如果还能再回到太子府,就算让她成为太子妃,周云也无任何意见。

    周云尚且如此,被莫兰第一场表演就沦陷的姜红,就更不必说了。

    莫兰一进门,姜红就激动的执起莫兰的手,说道,“好妹子!姐姐我可想死你了!”

    身为莫兰名义上的四妹莫霜月,冷淡的站在两位良娣身后,莫霜月和莫兰之间的感情,怎么也不觉得像是一家人,反而姜红和莫兰的热络,让人看着误以为她们是亲姐妹似地。

    姜红死死拽着莫兰的手,红着眼眶说道,“姐姐可舍不得你走!这次你回双城,姐姐何时才能再见到你?”

    莫兰淡然一句,“总会有机会的。”

    周云上前,轻声一句,“妹妹你也真是的,我听太子说了,九皇妃的位置,原本你想推脱的话,完全可以推脱掉的。就像上次晚宴那晚,你不就直接推脱了皇上的应求么?为什么这次,非要委身自己?”

    莫兰无奈说,“这里面有很多利益关系!详细解释起来,要费不少口舌!”

    “哎呀!别说这些扫兴的话!”姜红抓着莫兰的手,扯着一路走,“来来来,姐姐我费了不少心思,亲自叫人编排的歌舞,你可千万别嫌弃啊!不过姐姐我也不怕丢人,反正姐姐我知道,自己的货,绝对不能和你的相提并论。”

    “良娣赞誉了。”

    “叫什么良娣?直接叫我姐姐。”

    姜红一句笑语,突然,远处传来一道难听的鸡叫声,“唷!这不是传说中的莫掌事,莫姑姑么!”某个女人,扭着肥臀,走路万分风骚的站在莫兰和周云姜红面前,曲腿说道,“王氏给莫姑姑请安了!”

    周云和姜红把莫兰往背后一塞,侧头轻声一句,“妹子小心,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她是王良娣,王绿茵。”

    莫兰一眨眼,了然于心。

    按理说,身为王良娣,是太子身边从二品姬妾,莫兰只是个从三品的掌灯宫女,她是绝对受不起王绿茵的请安的。

    王绿茵这般迎接莫兰,不就是想叫人落莫兰的口舌么!

    年前,王绿茵一直被禁足在太子府邸,莫兰进太子府当官婢,王绿茵和莫兰,从未见过面。就连年底晚宴,太子也只是带着周云姜红过来看戏,王绿茵依旧被禁足在府邸。

    直到年后,王绿茵终于被太子释放出来。

    王绿茵虽然被禁足,可她的眼线,遍布整个朝廷,莫兰和太子之间的暧昧风声,她听了个十足十。

    王绿茵容忍不了任何进驻太子爷心头的女人,所以莫兰这个名字,王绿茵深深把她刻在自己心头,想着,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所以今晚的机会,她绝对不能丢失。

    王绿茵看着周云姜红把莫兰像是护小鸡似地护在背后,心情特爽。她还正愁着没这个机会,把这两个碍眼的周氏姜氏,一块料理了呢!

    王绿茵昂着头,等着莫兰低声下气跟她说:‘王良娣折煞奴婢了,奴婢是仆,您是仆,哪能接受您的跪见?理应是奴婢请安才对!’之类的话。用这种方式,好好杀一杀莫兰那死奴婢的锐气,让她好好明白明白,自己再怎么能干,终究是个仆。

    谁知道,莫兰面无表情说了句,“咱们走吧,我肚子饿了呢!”

    莫兰华丽丽的把王绿茵给无视掉了,王绿茵给她磕的头,是白磕的。

    王绿茵当下铁了脸,嘴巴大抽,“给我站住。”

    莫兰原本要和周云姜红前去歌宴厅,王绿茵这般一喊,一群女眷,纷纷打住脚步,回头看她。

    王绿茵昂着头,哧声一句,“好一个贱婢,竟然不把本良娣放在眼里?你可知道,我爹爹是谁?”

    王绿茵一般出这话,周云和姜红都板着一张脸,咬牙切齿,忍气吞声。

    莫兰上前一步,轻声一句,“看样子,今天我要给你们这些女人,集体上两节课!这第一堂课的名字叫,瞒天过海!”

    说完,莫兰走到王绿茵面前,对着那张骄傲的脸蛋,一甩手。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打了下去。

    王绿茵当下被打傻了眼,她捂着脸蛋,不可思议的盯着莫兰,一个字也说不上来。

    莫兰一转身,面向周云,姜红,说道,“别错过机会,赶紧上去招呼一顿再说。”

    周云姜红对视一眼。

    莫兰是谁?

    是一个被皇后栽赃嫁祸都能安全脱身,还狠狠敲了皇后一笔的奇女子。

    莫姑姑说叫她们别错过机会,那她们绝对不能错过机会啊!

    周云姜红眼睛一亮,眼珠子纷纷往身后丫鬟们使。

    那些丫鬟们率先冲上去,把王绿茵的贴身丫鬟死死压在地上,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大叫。

    王绿茵惊恐的后退一步,“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干嘛?”

    周云一抬手,狠辣的一巴掌,甩在王绿茵的脸上,那狠毒劲,大得连她自己都吓一跳。想起之前自己腹中孩儿被她折腾没了,心里那股子怨气,今天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姜红也是,抬手一巴掌,甩在王绿茵另一半的脸上,那狠毒劲,不比周云的差。姜红打完一巴掌,还不过瘾,又甩了她一巴掌。

    王绿茵被打得两畔嘴角都溢出了血丝。

    周云姜红回到莫兰身边,问,“好妹子,接下来要怎么做?”

    莫兰摊手说,“这么好的机会,也让所有姐妹都尝试一下!”

    “什么?”周云姜红惊了一秒。

    “什么?”王绿茵捂着自己脸蛋,眼泪水直打转,大叫,“你们这是要造反了么?”

    周云姜红听见王绿茵那句话后,心头又是一恼,两人侧头,对身后所有女眷说道,“大家都听见了吧!你们几个,挨个上去给我赏她一花!每人!一花!”

    姜红跟进,“谁要是不听话,就是和咱们姐妹作对!你们可要好生记着,如今太子府里,是咱们姐妹在掌事!”

    这般一说,身后女眷,挨个直起腰板,纷纷走到王绿茵面前,每人抬起手掌,赏王绿茵五个巴掌,每人五下,才不一会儿,王绿茵的嘴角,被打得血肉模糊。

    王绿茵被打得腿都软了,眼泪都是不知不觉掉下来的,头发散乱不堪,那模样,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被轮番暴打完后,王绿茵的贴身丫鬟才得以自由,那丫鬟扶住王绿茵,哭喊一句,“小姐,她们太过分了!小姐,我这就去告诉太子!”

    丫鬟匆匆匆跑走了。

    周云姜红依旧不担心,她们拱在莫兰身边问,“然后呢?然后我们该怎么做?”

    莫兰掏掏耳朵,“不需要我教了吧?”

    太子上官瑞匆匆跑来,他身边,还跟着王绿茵的贴身丫鬟,那贴身丫鬟焦急万分的跑回王绿茵身边,扶着她家大小姐哭诉,“太子您看!我家大小姐被她们毒打成这样!”

    上官瑞一看王绿茵的脸蛋,吓了好大一跳。

    从来没见过这么肿的猪脸。

    上官瑞眯眼问,“什么情况?”

    周云姜红对视一眼,脑子转悠了好几百下,看莫兰依旧不吭声,两人贼眼一闪,点头做了暗示。

    周云跪下说道,“是王良娣自己打自己的。”

    姜红也跟着说道,“对!是王良娣自己打自己的,把脸打中以后,就赖到我们头上!不信的话,太子可以问问其余采女。”

    王绿茵一听,差点气疼到噎气,因为嘴巴太肿,不能说话,她身边的丫鬟急忙大喊,“胡说胡说!你们有谁见过,有人自己打自己嘴巴打成这样的?”

    周云姜红哼笑,“她若不把自己打成这样,她哪来的话柄数落咱们姐妹俩?”

    “就是!太子,您若不信,您去问问其他姬妾。看看她们是怎么说的?”

    上官瑞还没开口问,就听那些女眷纷纷上报,“启禀太子爷,周良娣说得没错,咱们谁都没有动手,都是王良娣自己把自己打成这样,她想拿这个借口,把咱们姐妹们,统统撵出太子府!”

    “臣妾也能作证!”

    “臣妾也可以作证!”

    一句高过一句。上官瑞听着就想发笑。

    这个王绿茵,终于吃到苦头了吧!那么多女人,竟然没一个肯站出来帮她说话!连他自己也丝毫不觉得她受了委屈,反而心头盛世畅快。

    上官瑞就算明知道王绿茵是真的被这群女人们集体欺负的,不过他就是无条件信任了她们,他昂声一句,“好了!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毕竟王良娣她这般自虐,也吃够了苦头!走吧,酒菜都凉了,本太子没这耐心等你们疯完!”

    说完,上官瑞一甩手,头一不回的就这么走了。

    王绿茵和她丫鬟,傻傻的站在原地,愣是回不了神。

    那种被抛弃的滋味,别提有多酸楚。比她被一群女人痛殴,还要叫她伤心万倍。

    莫兰笑得利索,能进后宫的这些女人,的确都是个成精的娃,她只是带了个头而已,接下来的戏码,她们一点就透,瞧她们配合的多么天衣无缝。莫兰走在最前面,路过王绿茵面前,冷漠的说了句,“接下来第二堂课,你们都看明白了没有?第二堂课的课名,叫,众叛亲离!那些不得人心的贱女人,总有一天会得到这样凄惨的下场!如果你们不想和某某某一样悲惨,日后记得要多多行善,姐妹之间,总要有几个真心交好的!大家都明白了没有?”

    周云姜红身后,一群采女纷纷曲腿笑说,“是!莫姑姑训育的是!我们都记住了!”

    这些采女一口一句莫姑姑,可都是诚心着喊的。

    王绿茵气得嘴皮子直抽动,一口气噎不上来,直接昏死了过去。贴身丫鬟又哭又喊,可惜府里没人愿意帮她。王良娣摆明了被冷落了,还有谁敢出手相救啊?

    莫兰领着一群女眷,跟着走去宴客厅,这一路上,周云姜红一直不停问莫兰问题,问题无外乎是问,如果王绿茵的亲爷找她们爹爹麻烦怎么办?毕竟王绿茵的后台,十分强势。莫兰一边走一边跟她们支招,告诉她们如何如何,周云姜红越听越受教,越听就越崇拜,两只小手缠在莫兰手臂上,把她当天仙一样拱着。

    进了歌宴厅,莫兰坐上高位的时候,她真的无语到了极点,因为她的位置,竟然是太子妃的宝座。她就被安排在太子爷身边。反之,周云姜红则在她和太子左右两边下面一排。

    周云姜红竟然连一点意见都没有,她们还觉得,位置一点都没排错。

    王绿茵因为受了伤,太子命他安安静静在家养伤,不许她出来参加晚宴,其实他是不想看见这贱女,惹自己心烦。

    如果可以的话,上官瑞想遣走所有女眷,让他单独和莫兰一起。

    这次赴宴,莫兰带了临别礼过来,算是报答太子一直帮她和宫外传递消息的酬劳。

    可是,礼物她带来了,送也送上桌了,可那太子一点好奇心都没有,随手把那礼物往桌上一放。而他的眼睛,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她的侧容,他那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得场内所有女眷都知道,太子爷对莫兰,是多么情有独钟。

    莫兰明知身旁燃着一股炽热的视线,她却爱理不理的,一副兴趣缺缺,无谓是想装傻,让他明白,她的心,不在他身上。

    突然。

    莫兰身子一颤,神情惊讶的看向上官瑞。

    上官瑞始终那副深沉的表情,盯着莫兰,看见她和自己对视后,他的眼神更加幽深了。

    莫兰无奈一吐气,轻声一句,“太子,你或许不知道,我身边的这个丫头,十分厉害,她一枚银针,直接叫人昏睡过去!她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非礼她!

    这位太子爷,竟然借着桌子的死角,死死抓着她的小手不放。

    上官瑞瞥了丁璐一眼,看见她也正无趣的打着哈欠,困乏的盯着那些歌姬。

    上官瑞回眸,轻声一句,“别拒绝我!你知道,我已经有这个权利,可以让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多么动人的一句表白啊!可惜——

    “我和你,不适合。”

    上官瑞眼神一个受伤,急问,“给我个理由!如果你敢说我不如九弟,我会生气的。”

    莫兰深吸一口气,说道,“理由只有一个!你是太子,你是皇上立的太子!你没这个本事忤逆自己的父皇!”

    “可是九弟他也没这本事啊!你何必非要选他不选我?”

    “因为我随时可以背叛你九弟。而我却无法割舍掉我与你之间的友谊。”

    多么奉承的一句话,这么说,他的心情应该会好了吧?

    的确,上官瑞听见莫兰这句话后,心情的确好了很多。至少他知道一件事,莫兰嫁给他九弟,并不是因为他不如九弟优秀,也并不是因为她更喜欢九弟。而是因为莫兰很讨厌上官霆,她可以为了自己的事业,随时随地抛弃他,伤害他。

    可是,说了这么多,他依然无法扭转她的决定么?

    “你何必如此辛苦呢?你想要的东西,日后我登基为帝,我完全可以允诺你更多!”

    “时间不等人,而且,你的承诺未必能够如此轻松兑现。”莫兰简单补充一句,“最重要的一点,你的后宫佳丽三千,是我最最不能容忍的!你可以对我独宠,可我无法容忍这么多女人,因为我,而守活寡,老死宫中。”

    上官瑞脸色一僵。他就知道这丫头会拿这件事说事,老早之前,钡徍那小子就在他耳根子边叽咕,莫兰她讨厌三妻四妾,所以钡徍也没机会娶她为妻。

    上官瑞轻声问,“如果……。如果九弟他迎娶姬妾,你又如何做?”

    莫兰大方一句,“随便他咯。”

    上官瑞一眨眼,他听懂了。一句随便他,说清了她对九弟的心,到底冷淡到何种地步。她和九弟的婚姻,完全是政治联姻,在她心里,不作数。

    好吧!既然这丫头这般坚持,那他也无话可说了。

    只是……。他依旧不甘心啊!

    上官瑞大掌捏得更紧一分。

    莫兰眉头拧成死结,“太子!”她真的要叫了!

    上官瑞轻哄一句,“我不劝你了,你想和九弟成亲,我也遂你!但是今天晚上,你得留下来。”

    活了将近四十多个年头,她要是听不懂这话,那她就是傻蛋了。

    莫兰摇头,“晚上我要回宫,皇上的命令。”

    上官琪正就是生怕她和上官瑞发生关系,这才给她下了这道命令。

    上官瑞焦急一句,“你放心,我不说,她们(府里女眷)也不说。皇上和九弟,他们不会知道的。宫里我会叫人帮你打点好,皇上会以为你已经回去了。所以今晚……”

    这是多么强烈的暗示,多么浓郁的求欢之举。

    莫兰抽了好几十次的手了,怎么抽都抽不回来,手背上那热辣辣的触感,真叫人难受。

    “不行。”莫兰毫不含糊,一口回绝。

    上官瑞拧眉急说,“你都快要嫁人了,你就不能让我……。”

    “不行。”莫兰简单两个字,直接打断上官瑞的话。

    上官瑞气得眼珠子直凸,他死死拽着莫兰的手,就是不肯放,他宁愿她拉巴嗓门大叫,喊他非礼她,他也无所谓。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