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94:神一般的存在

天才狂小姐 94:神一般的存在

    马车外,突然一声巨响,“叮——”

    难道又有刺客不成?

    丁璐瞪眼,说道,“小主你趴下,我出去背战。”

    “你也小心。”

    “嗯。”

    丁璐打开车门扑了出去,摇声大喊,“卢家小弟,发生什么事了?”

    卢岺愁眉吼道,“我年纪比你大,你也喊我小弟?你好意思么?”

    “这节骨眼上,你还计较这个?”

    卢岺哼哧,“方才看烟火的时候,因为没警觉,所以被射了一箭,好在只是破了莫大姐的耳垂,不然我真得提头见我大哥去了!这次又有人放暗箭,不过被我一掌震碎了!”

    丁璐听了,傻眼,“什么?这也能行?”射过来的飞箭,速度有多快?一般人,肉眼根本无法掌控的吧?

    卢岺骄傲一句,“我的本事,可不比你家寒王差!”

    “屁!我家寒王可是一等一的!”

    这时,车门突然打开,车内,某女黑着脸说话,“你们俩个,声音再响一点,说得所有刺客都听见为止!”寒王寒王乱叫个什么德行!

    莫兰一说完,丁璐卢岺脸色惨白。

    “糟了!”丁璐立马捂嘴,白了卢岺几眼,“都怪你!差点就说露馅了!”

    莫兰翻白眼,“除了放冷箭之外,还有其他的刺客么?”

    “咻咻咻——”莫兰那话刚说完,就见四周飞来无数只短箭。

    “啊——”

    “啊——”

    那些飞箭,并没有射向莫兰,而是射向她身旁的贴身侍卫身上。

    莫兰站在车旁,眼看着自己的侍卫军,一个接着一个中箭身亡。放冷箭的刺客,却始终躲在暗处森林里,诡异游移,叫人摸不准他们的方位。甚至不知道有多少个刺客!

    这些侍卫军,都是她亲自去军营里挑选出来的爱将!都是她的子民,是她的财产,犹如是她的儿女一般!

    要她眼睁睁看着这些侍卫被人暗杀,她的心情,糟糕透顶。

    那些刺客到底想干什么?不以暗杀她为目的,只杀她周围的护卫军?

    “妈的!”莫兰低声一句问丁璐,“有能耐把他们一个不漏的全部抓起来么?”

    “让平宁师兄,用蛊!”

    “一招毙命?”

    丁璐摇头,“蛊虽毒,却永远无法一招毙命!最少拖尸七天!”

    “你这废话,就不要拿出来显摆了!还有其他方法么?”

    “叫穆原师哥带队围剿。”

    “要是漏了一个没抓住,怎么办?你就不能想一些我想不出来的法子么?”

    丁璐为难得要死,“你都想不出来,我有什么法子?”

    轰隆隆——

    天空想起了闷雷声。

    淅淅沥沥的小雨,越渐密麻。

    卢岺打掉一枚冷箭,救下其中一名侍卫,回头说道,“莫大姐,咱们突围吧!”

    “突围?怎么突围?我们撤退,他们前进!我们追击,他们游击!没看见他们都穿着黑衣服在林子乱晃么?你想带队进林子围剿?我还不乐意让你白白送死呢!”雨水打在莫兰脸上,湿了整个身子。

    卢岺摇头,“莫大姐,我的意思是,我马上带你飞走!我保证,我的轻功,他们无人能追上!”

    莫兰冷脸一句,“你要我丢下这么对将士,独自逃离?你开什么玩笑?”

    身侧,那些禁卫军拱手一句,“九皇妃!您先走吧!您不要管我们了!”

    “是啊!九皇妃,您先走吧!我们为你挡箭!”

    莫兰白了他们一眼,“不要给我装英雄!都给我想法子,把那些刺客给解决了!我不要看着你们死,我也不要独自一个人逃走!”

    禁卫军们,眼睛红得火热辛辣,眼底里的泪花,混在雨水里,模糊不清,“有九皇妃这句话,就足够了!兄弟们,咱们和他们拼了!”

    “对!咱们拼了!反正都是一死,还不如豁出去,和他们一决胜负!”

    “上!兄弟们!”

    “冲啊!”

    莫兰气到抓狂了,“喂!你们!”

    厅厅厅——

    树林里不断传来刀剑碰撞的声音。

    冷箭却还是有人在放。

    还有冷箭放出来,意思不就是,她的人马,占了下方?

    气死人了!难道真要叫她把私家军掏出来吗?如果这次是试探的话,她把私家军一掏出来,那皇上就会知道她有谋反的企图!她和九皇,都难道谴责!

    就在莫兰难以抉择之际,轰隆隆的闷雷声,越来越响。

    突然——

    夸嚓——

    闪电巨响,吓坏了方圆数百里所有人,包括莫兰,和她的禁卫军,以及那些刺客。

    刀剑碰撞声,离奇的消失了。

    夸嚓——

    又是一道闪电巨响。

    丁璐把莫兰往马车里一推,说道,“莫小主,你坐着,我要驾车,带你先走!”

    莫兰从车里挤出来,“我说了,我不走!”

    丁璐抽着嘴巴,“我说你能不能别意气用事?你在这里,纯粹拖我后退!”

    “我离开了,我的将士就能活下来了么?”

    “你!”

    莫兰吐着怒气,愤愤然,“我的侍卫们,也都知道这是背水一战,我若走了,那他们连最后一丝生存的欲望都没有了!与其如此,还不如让我留守在他们后方,让他们给我记着,有个人,需要他们保护!他们绝对不能轻易送命!还有这笔账,我也要亲眼见证,亲眼目睹,牢牢记在心里,日后,我一定要好好和他们算算,连滚!带利!”

    “很好!这句话!我爱听!”车顶上,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听见声音,莫兰惊讶抬头,看见来人,更是惊傻,“你!你怎么回来了?”

    那个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是从异世穿越过来的神奇男子,有必要非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登场么?害得她一次又一次小鹿乱撞。看看守在她周围的那些侍卫,也全闪着崇拜的眸光仰望他威武身形。

    厚实披风围在肩头,随风乱飘,沉默寡言的薄唇,永远埋没在衣领之下,闪着精光的眸子,迸射出阵阵嗜血杀气。

    丁璐惊讶抬头,欢喜大叫,“寒王!”

    卢岺嘴巴一抽,“完了!露陷了!还不如一开始就叫穆原带兵出来围剿呢!”

    车顶上,上官慕鸿解开披风,往莫兰身上轻轻一挂,说道,“那些刺客,我来料理,你把自己裹个严实。”

    莫兰眨眼,“你想干嘛?”刚问完,只听头上一阵闷雷声,莫兰心头一凸,“你该不会是想……。”

    “赶紧,我不能放跑任何一个刺客!”

    上官慕鸿这般一说,丁璐脸色惨白,深深一吸气,立马抓着卢岺手掌说,“快快快!咱们先撤!”

    “啊?啊?干嘛?莫大姐还没……”

    “别废话了!别废话了!赶紧撤啊!再不撤,咱们都得遭殃了!”丁璐说完,拔腿就跑,像是见了鬼似地,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把她毕生所有绝学全都使了出来。

    卢岺虽然还是很奇怪,不过丁璐劝他撤,那他就撤吧,反正上官慕鸿出现了,总觉得天神降临了似地,一切都有他担待着,他也不怕莫大姐会被人欺负。卢岺一追就追上丁璐,路过她身侧的时候,还顺带把她捞在肩头,带着她飞。

    一里,两里,一瞬间飞出十里之外。

    “我的人还在林子里呢!”莫兰急说一句。

    上官慕鸿应和,“放心,我保证,死不了的!”

    好吧!估计又是他经过多次试验的结果!莫兰放心躲回车内,用披风把自己裹成圆球,缩在马车里,关上车门,等着某件大事发生。

    马车外,雨水依旧淅淅沥沥着下。

    林子外有人在喊,“九皇妃果真密谋造反,咱们撤!”

    还有人在喊,“该死的,不许逃,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还想逃?没门!兄弟们,给我追!”

    就在这个时候。

    匡——

    天空一道精光闪电,直劈莫兰马车车顶,车顶上站着的男子,高高抬起一只手,手臂接住了天雷闪电,手心里集中着无数电球,亮得刺眼。

    随后。又是一瞬间,雨水传播着所有电球。

    兹兹兹——

    兹兹兹——

    “啊——”

    “啊——”所有人类以及飞禽走兽的惨叫声,同一时间,喊得撕心裂肺。

    三分钟过后,马车车门被人打开,车外,上官慕鸿轻声一句,“娘子!你没事吧?”

    莫兰把头冒了披风,拧着眉头问,“搞定了?”

    “嗯!搞定了!”

    莫兰小心翼翼的拿手指触摸马车地板,看看还有没有电流,摸了一把,发现无碍,便放放心心的把披风还了回去。

    喘着粗气,小心翼翼下了马车,偷瞄四周。

    乖乖,路上掉下来一堆的鸟儿,估计,林子里还有更多更多。这些鸟儿,羽毛全部被烧焦了。

    上官慕鸿一吹口哨,“咻——”

    好半晌,穆原带着私家军急匆匆赶了过来,“爷,您叫我?”

    上官慕鸿指指林子,“赶紧进去收身,趁他们都还没醒,把那些刺客全部抓起来!”

    莫兰眨眼说,“记得把他们藏在嘴巴的毒药给我抠出来!捆绑的时候把他们牙齿都给我用布塞满!不能让他们自尽!”

    “是!”

    穆原带着兵马进了林子收尸。

    卢岺带着丁璐又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苦恼一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就听见一声巨响,总觉得你们这里被天雷劈了似地!”

    丁璐一模冷汗,“唉!有个轻功好的人在身边,真是万幸中的万幸!”

    卢岺眨眼,“能解释得明白点么?我脑子愚笨!怎么一眨眼,啥事都摆平了呢?”

    “对于像你这种愚笨的人,解释得再明白,你也不懂的!”丁璐跑到莫兰身边,急切一句,“莫小主,你可安好?”

    “除了被雷声吓到之外,其他的倒也没啥!”

    上官慕鸿拿起披风一角,说道,“早前发现干脂肪防电能力,还不如橡胶。所以前阵子,我把披风的材质,都改成了橡胶质地,这层皮里面裹着的,不是干脂肪,而是三叶的眼泪。”

    平宁听了,一声感概,“爷威武!爷预见高!”

    莫兰一抹冷汗,“你的攻击,当真太奔放了!一个大招下来,也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全电晕了再说!”

    “是老天爷在帮我,你没看见么?”

    莫兰挑眉,抬头看着还在打着闷雷的黑色天空,无奈苦笑。

    当真是老天爷在帮她的忙啊,如果不下雨打雷,说不定他也没这能耐放这么大的大招。

    上官慕鸿把莫兰横打一捞,说道,“奔波了几天几夜都没睡,我累死了!咱们回府吧!”说完,他拔腿飞奔。

    躺在上官慕鸿怀里,被他公主抱的莫兰,傻傻的干瞪眼,“你不是说你几天几夜都没睡么?”

    “嗯。”上官慕鸿简单应了句。

    莫兰抽嘴,“那你还抱着我跑?你就不知道要去坐马车?”

    “马车慢!”

    “……。”好吧好吧!他力气大,行了吧!

    上官慕鸿一回家,衣服也不脱,澡也不洗,直接倒在床上睡趴,搞得莫兰床铺全被他给弄湿了。

    不过也难怪,他为了赶回来救她,又是连续两天两夜没睡觉,跑死了两匹千里马后最后索性直接用腿飞!终于赶在关键时刻,来她身边!

    如果他赶不及回来,那他究竟有多自责?

    九哥,他救不了,还亲手上他归西。难道要他连自己的女人也救不活?

    好在,上官霆堤坝庆功宴,挑的良辰吉日,给他有充分的时间赶回家!上官慕鸿也料定了,他四哥会在上官霆堤坝的庆功宴上动手!因为四哥他不只是要试探莫兰,他还要试探他的九儿!

    “呼呼——”

    莫兰站在边上,擦着刚刚沐浴出来还湿漉漉的头发,听着床上的打呼声,歪头,苦恼!

    总不能让他就这么湿漉漉的睡觉吧?要是他感冒了怎么办?

    得想法子给他擦身子,换衣服。

    可是这家伙电力这么强,她无从下手啊!

    啊!忘记了!她可以先穿上他的衣服,然后再脱他的!

    莫兰跑去衣柜,捣鼓了一阵,穿上某男宽松皮衣,扭扭捏捏的走去床榻,准备脱衣。

    那丫的已经睡死了,不管她怎么折腾他,他连一点反应都没的!

    这衣服难穿,更难脱,而且还不透气!热得冒汗,汗水直接锁在皮衣里!特难受!

    嘿咻嘿咻,好不容易把他身上衣服全部拔光。

    乖乖!

    非礼勿视的地方,为什么那么结实强壮?害得她都舍不得移开目光。

    莫兰往上一瞅,瞅见他还在呼呼大睡,贼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二话不说,上塌,拉下床帐。

    事实证明,男人这种东西,的确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算他睡死了,照样能嗨个一百回。

    第二天一早,莫兰换好衣服出了莫府。

    府外迎接她的,除了一堆文秘之外,还有那个钱庄大少爷,那大少爷一屁股把所有人给挤了开来,蹭到莫兰身边讨好说话,“小兰宝宝,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头号宠男,你总不能让我一直住在你的宾馆里啊!”

    “怎么?住得不舒服么?”

    “倒也不是,你那宾馆舒服得一塌糊涂,洗澡扭个开关就能洗,上厕所也不用倒马桶,按个开关直接冲水。叫服务员,也不用跑去楼下喊店小二,直接在房里拉拉绳子就好!这么便捷的客栈,难怪当初客人挤爆房。”秦思凯搓着发痒的手掌,“如果你把酒店开往各个城镇,保准你能当上龙华第一女富豪!嘿嘿,有兴趣吗?我可以无条件资助你经费哦!到时候只要给我抽成就行!”

    听听,多会做生意的家伙。

    莫兰笑说,“你来我城市这么多天也应该明白吧,那些自来水,可都是从自来水厂里供给出来的。没有自来水厂,你那些水,从哪里搞?”

    “那就多建几个自来水厂嘛!”秦思凯哼哧着,“也不介意多投资一些。”

    莫兰笑说,“你说得真够轻巧。”一甩头,准备上车,懒得鸟他。

    秦思凯横身一挡,贼溜一句,“方案行不通么?”

    “对!行不通!自来水厂,是亏本的工艺!预计持续数十年,依然会亏本,维持自来水厂消耗的物质,光靠宾馆的收入,只是扯平而已!我没那么多精力,去外地发展那些亏本的工艺活!”

    “既然会亏本,那你造来干嘛?”

    “途我自己方便啊!”莫兰理所当然一句,“我就是喜欢抽水马桶和淋浴,所以费心费力建了这么大一座自来水厂,为了维持自来水厂开支平衡,所以才建了宾馆,为了维护宾馆收入,那就只能建个步行街作为观光景点,吸引顾客,让他们来宾馆消费。为了建设步行街,我必须得到改建房屋的权利,而这个权利,只能去跟皇上讨要!”

    秦思凯一抓后脑,“不会吧?”怎么觉得他眼前站着的某娃,当这个藩王的初始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过着拥有抽水马桶和淋浴的小日子才这般忙碌来着?

    莫兰一拍秦思凯的肩头,劝了他一句,“我脑子里的确有很多很多赚钱的计划,可是我一个人,实在忙乎不过来。改日,我写本计划书给你,你自己去鼓捣,我只要抽你五成的股份就行。”

    “你只是出一份计划书,就要抽掉我五成?感觉有点……”

    “有点什么?觉得很亏么?你要是觉得亏,那我找别人!”

    “不亏不亏!”秦思凯立马转了口风,讨好一句,“要不这样,咱们再加一条,你就要求我今晚侍寝,我给你六成股份都成。”

    莫兰忍着坏脾气,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爬上我的床?”

    “人家不是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坚信,只要我们有了肉体关系,我和你之间的契约,就能稳固如泰山。如果我们有了孩子的话,那我们的关系,就更坚固了。”

    莫兰都还来不及吭声,身后,丁璐狠狠翘起中指,“死远点!骚货!”说完,丁璐直接把莫兰小腰狠狠一抬,直接把她抗上马车,塞进马车,自己也顺带钻进马车,关门前又给他翘起中指,“别妄想碰她一根头发,不然我直接阉了你!”

    “啊……。好凶的婆娘!”秦思凯嘴里说得颤颤抖,嘴皮子却笑得格外开怀,丝毫没把丁璐那威胁的话,放在心上。自己叫了辆马车,跟在她屁股后面,继续实行跟屁虫计划,他坚信,总有一天,她会被他坚持的毅力所感动的。

    当天下午三点,远东那边传来消息,听说上官霆派军捉拿刺客,正挨家挨户调查中,光是他驻军队里,已经抓了十三名余党,当场绞首歼灭,连刑堂未设。甄御绒被处罚紧闭十日。这十日内,上官霆会架空他权利,把他带来的亲信,全数调离他身边,留来的,都是上官霆自己的人马。等甄御绒被放出来后,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丁璐一整天都魂不守舍,老是发呆,眉心处那纠结的滋味,旁人看着都替她难受。

    “好师妹?你怎么了?怎么愁眉苦脸成这样?”平宁蹭在丁璐身边探口风。

    丁璐只甩给他一个白眼,默不吭声。

    平宁知道,要从他丁璐妹子嘴里探听风声,八成是不可能的。丁璐那丫头的嘴巴,比石头还结实。

    平宁穆原蹭到莫兰身后问,“莫小主!咱们师妹怎么了?愁眉苦脸的,一整个下午都是这般闷闷不乐!”

    莫兰瞥了丁璐一眼,一张口,“思春。”

    丁璐当下跳脚,“你瞎说!我哪有思春!我根本没有对那混球思春好不好!”

    “哦~”

    “哎呀~”

    平宁穆原笑得开怀了,“好师妹,你这欲盖弥彰的味道,浓得呛鼻啊!”

    “嘿嘿,好妹子,跟哥们说说,你思春的对象是谁类?”

    丁璐鼓着腮子,一甩头,又丢两个白眼给他们。她就是不承认,他们能拿她怎么着!

    平宁又跑去莫兰身后蹭话,“莫小主?我家师妹给谁调戏了?您说出他狗命,我去教训教训他,喂他一缸子蛊去!”

    莫兰一听,来劲了,放下笔和尺,回头问,“给我看看你的蛊,我就跟你说他名字。”

    丁璐一听,急大了,“你们怎么可以拿我的事做交易?我不许你们拿我的事谈判!都滚!滚滚滚!”

    平宁穆原被丁璐一手一个胸膛,直接推着走。

    穆原一抓丁璐小手,笑得贼溜,“师妹,你就满足一下你两个师哥的好奇心嘛!”

    “就是啊!你有了意中人,是好事呢!师哥们替你高兴还来不及!你何必这般遮遮掩掩的?”

    “我都说了,我没有对他上心!他要死要活,不关我的事!”丁璐拉巴嗓子用力吼。

    突然,莫兰插嘴一句,“啊,我本来还想拿那十名刺客去跟上官霆,把那谁谁谁,换出来的!”

    一说,丁璐刷的一下回头,问,“能么?能换么?”

    莫兰瘪嘴闷笑,笑得也有点三八了。

    平宁穆原一听,相视几眼后,揪着眉头讨论,“师妹意中人,‘要死要活’的处境?”

    “而且还在九皇手里?”

    “怎么听上去有点像是……。”

    “禁军首领甄御绒?”平宁穆原最后异口同声,说出了答案。

    丁璐身子一颤,浑身起寒,脸红到耳根子处,红得头顶生烟。“你们滚!都给我滚!不要晃在我眼前!”

    平宁穆原哈哈大笑三声后,飞着跑走。再不走,估计他们家师妹要拿飞镖乱扔了。

    两个三八一走,丁璐急忙追问,“莫小主,您刚说的,可是真的?可以和上官霆换人质么?”

    莫兰点头,“是啊!反正那些刺客在我手里,我也没用。还不如把他丢给上官霆。不过……。我不能保证那些刺客对上官霆有利用价值!说不定,九爷他不乐意换。”

    丁璐急着说,“我去试试!”说完,她调头就走。

    莫兰干瞪眼,连句叮嘱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那丫头就这么屁颠屁颠飞走了?

    还说没动心?切!鬼信!

    丁璐匆匆忙忙赶往远东,到那儿已经是深更半夜。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看她眼睛浮肿,感觉像是熬了一夜没睡觉似地。

    回来后,丁璐比之前更加沉默寡言了,看她那沉闷不乐的样子,莫兰特苦恼,“要不要跟我说说,咋滴了?”

    丁璐跨着肩头说,“他被九爷软禁了。”

    “这我知道。还有别的么?”

    “我去跟九爷换人质,九爷乐得点头,让我把甄御绒带走,可是我去见他,跟他提起这事的时候,他拒绝了我。”

    “啥意思?”

    “那狗蛋说,如果我能背叛寒王跟他走,那他会考虑我的提议。我说,我永远不可能背叛寒王,他就拿这句话,赶我走……。”

    莫兰听完,笑说,“是条汉子。想忠色两全!”

    丁璐鼓着腮子,说,“我跟他说,他之前已经背叛了他主子一次,为什么就不能背叛个彻彻底底!”

    “哦?那他怎么回答?”

    丁璐一懵,红着脸,瞬间把话吞回肚子里。

    甄御绒回答她一句,“第一次背叛,只是为了得到你而已。而且还能维持两方平衡,免了一次战火。我何乐而不为!可要我再度叛主,那我算个什么东西?我对主上如此不忠,我对你的情谊,你又能相信几分?”

    一句话,把丁璐说得再无话可说。只能默默打道回府。

    莫兰无语,“你就这样子回来了?”

    丁璐反问,“不然呢?”

    莫兰朝她翻了白眼,说道,“真是没用!你去,把那些刺客给我打包带上,我去跟那小子说。”

    丁璐拧眉,嘟着嘴嘀咕,“我都劝服不了他,你去了,又有什么用。”丁璐嘴里嘀咕,不过她心头还是挺开心的,乐滋滋的,听话的跑去打包,把那些刺客挨个装上马车。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