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98:赌局

天才狂小姐 98:赌局

    整个双城,一共十八家宗庙,为了配合她城建,不得已,合并了两家宗庙,还剩十六家宗庙,派出兵力寻人事小,顶多就是浪费一点人力。可真要叫她挨家挨户着去搜,肯定会恼到民心。

    辛思律喝着香茶,悠闲自在的坐在椅子里,舒坦之极。

    就在这个时候,张总管匆匆忙忙跑来,“大小姐,二小姐求见。”

    “莫梅?”莫兰拧眉说,“我哪有闲工夫和她瞎折腾?”

    张总管跑到莫兰身边,掩嘴一句,“二小姐是想来密报!”

    “密报?”莫兰抬眸,吩咐,“把她叫进来。”

    “是!”

    张总管匆匆忙忙跑了出去,又急急忙忙把莫梅带了进来。

    辛思律看见莫梅就气恼,“你来这儿干嘛?”

    莫梅看见辛思律,身子一哆嗦,有股想要退却的意思,可是低头一想,她都已经踏出了第一步了,再踏出第二步,又有何妨?

    莫梅噗通一下,跪在莫兰跟前,昂头说,“南城景园街的静香寺的方丈,是辛思律的远侄表亲,昨晚我听见消息,他曾去过静香寺,还带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辛思律捏紧拳头,咬牙一句,“莫梅,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莫梅把头一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已经受够了被你欺辱的日子!”莫梅从怀里掏出一份休书,往辛思律脚跟狠狠一扔,说道,“我莫梅的确不如大姐那般能干,没这能力掌管这么大的地皮,商业。不过,我会成为当今史上第一个,休夫之女!辛爷,这份休书,您好好收着吧!”

    “该死的!”辛思律气急万分,刷拉一下起身,一掌高高抬起,当头就想猛击莫梅头盖骨。

    卢岺火速奔了过去,一掌一抓,“辛爷,你想当着九皇妃的面行凶?”

    辛思律反手一扭,后退三步,身后,侍卫雷夜冲上前去,和卢岺正面交锋,两人为了抢莫梅,一人抓着莫梅肩头,把她像衣服一样乱拉。疼得莫梅嗷嗷直叫。

    辛思律火气一大,“九皇妃,这可是我的妻子,你想抓我妻子作何?”

    莫兰冷笑,“没看见你脚跟边躺着一封休书么!辛爷!你已经被我二妹给休了呢!我二妹,就是自由之身了!”

    “荒唐,自古以来,只有男人休弃女子,哪有女子休弃丈夫的道理?这份休书,我是不会认的!她要想和我离异,让她回京后,叫她父亲来跟我谈判!九皇妃,把你手下撤下去,我要带着妻子回京了。”

    莫兰冷着脸,“我若不应呢?”

    辛思律眯眼,“你是想让我跟皇上提一提,当年我给你下药,是谁救你出我辛府的,是吧?”

    因为爱面子,所以辛思律至今都对那日被人踩折了双臂之事,只字未提。如今,他是没辙到只能搬出陈年往事来要挟她了。

    莫兰静默三秒,不慌,也不急躁,反而,辛思律满头大汗,脸色紧绷。

    边上,雷夜和卢岺还在颤抖,莫梅被他们夹在正中间,被扯得快支离破碎了。

    好半晌,莫兰终于吭气,“要不!咱们玩个游戏?”

    辛思律心头一堵。为什么,他每次听见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有股不详的预感。

    不想上当,不能上当,他一直这样告诫自己。可是实在没辙!他竟然主动跳进了陷阱,“什么游戏?”

    莫兰轻笑,“让我,和你家侍卫打一场,她若能把我打趴下,我家二妹,你随便带走。太子良媛被绑之事,我绝不深究。如何?”

    “就这样?”辛思律抽着嘴角,冷声问。

    “不然你还想怎样?”

    辛思律沉默片刻后,心头堵堵的说,“我要你,把自己衣服全部脱光了,在双城街上,走上一圈。”

    “啊!是要我裸奔啊!”莫兰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开怀了起来。

    莫兰笑得越畅快,辛思律表情就越僵硬,心头那堵堵的感觉,越来越哽。

    莫兰自嘲一句后,大方说,“成!你所有条件,我都答应!不过,相对的,辛爷您压上的赌注,也得和我一样大才行!”

    “你想要什么?你说!”

    “我要你马上带着贺家二小姐回京,回京后,切腹,自尽。”

    辛思律当下眯眼。

    堵得这么大?

    一个堵上一生的尊严,另一个,堵上自己的性命?

    雷夜听了之后,退回辛思律身边,跪下说道,“辛爷,属下不能担负您的性命!这个玩笑,开不得的!”

    辛思律愁眉,“你没自信?”

    “不!属下只是担心……。万一!万一要是输了怎么办?”

    “不会输的!”雷夜这般一说,辛思律反而更加肯定,“你绝对不会输的!我相信你!”

    “爷!”雷夜急得捏紧拳头。

    辛思律低头一劝,“莫兰她根本就没有功夫,她身上有几斤几两肉,你还不清楚么?你随便一捏,就能轻轻松松把她给捏死!”

    另一边,丁璐也急着问,“莫小主,您堵得太大了!要是万一你输了,怎么办?”

    莫兰撇头,说道,“输了,顶多就是裸奔一周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还不算大条?丁璐又一次深深无语了。

    莫兰急着说道,“静香寺那边,你赶紧派人去抓人,那些牢子里出来的混混,正好被我剃了光头,很容易混在和尚堆里。你叫人把整个静香寺统统围起来,所有和尚,一律通抓!日后受审确认无辜了,再放出来!不反抗的,不许粗暴,反抗的,允许当场击毙!”

    丁璐纠结,“那这儿?”

    “这儿就交给卢二弟!”

    “我不放心。”

    莫兰当下眯眼,“你家男人呢?”

    突如其来的一句,丁璐恍然没反应过来,老实巴交的回了句,“昨日京城来信,让他回京。今天天没亮,他就动身了。”

    “哦,是嘛,那等他回来以后,你跟他说,我兜里,藏着一堆的宝贝要送给他来着!”

    “啥宝贝?”丁璐嘴贱这么一问,问完,她就后悔了。

    莫兰贼笑一句,“是一堆能让女人乖乖听话的超好玩的宝贝,保准深更半夜,尖叫惊魂!”

    丁璐瞬间凉了整个心田,一吞恐惧的口水,急忙低头说道,“九皇妃,您别生气,我马上带兵围剿静香寺。”说完,丁璐拔腿飞走。

    莫兰终于心情舒畅多了。

    一回头,辛思律也给雷夜洗了脑子,看那侍卫笔直的站在辛思律身侧,静候命令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吧?

    辛思律冷笑一句,“可以开始了么?”

    莫兰卷起手腕袖子,说道,“当然!不过,事先申明一下,各自的兵器,是不能限制的!你可以用刀,我可以用棍!”

    辛思律拧眉,“你让我侍卫用刀,你却用棍?”

    莫兰冲卢岺钩钩食指,卢岺立马去了耳室,把她的黑色长棍,拿了过来,塞进莫兰手里后,抓着莫梅的肩膀,把她带去一边,远离战场。

    辛思律眯眼,“这个就是你的警棍?之前在大舞台那儿,你给我和提督看的那棍子?”

    莫兰点头,“是哦!”

    辛思律当下笑了,“你还真够自信,自己研制的棍子,能够和刀剑火拼?”辛思律眯眼问,“我记得,你那棍子上有个按钮,可以按下去的!你是不是在棍子里藏了什么暗器?按下开关就能射出银针什么的?”

    莫兰抬手,按下按钮,给他看,“挪!我按了!射出什么银针了没?”

    辛思律摸着下巴,苦思。

    奇怪,和当初一样,按下按钮,始终未见有何反应。

    难道,这个按钮真的只是为了锻炼拇指肌肉?

    “哼,就算有暗器,我也不怕你!”辛思律回眸,骄傲着说,“雷夜,把那女人给我压在地上,踩烂她也无所谓!”

    雷夜拱手说,“是!”

    雷夜提着佩刀,站在莫兰跟前,死死盯着她。

    莫兰手里捏着黑色长棍,也是死死的瞪着他。

    这一瞪,瞪了将近半个时辰。因为事关主子的性命,雷夜不敢贸然动手。

    场面气氛如此紧绷,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打破僵局。

    另一边,丁璐带着警卫赶去静香寺缉拿罪犯,因为道路畅通,马车急奔,赶过去,也只用了短短半个时辰而已。

    赶到现场后,丁璐叫人封锁了整个寺庙,不许香客进,只许香客出。待寺内香客差不多都走光之后再行动手。

    寺庙内,光头黑狼正躲在地窖里喝着水酒,翘着二郎腿,色眯眯的丢着花生米,丢在三位良媛脑袋上。

    黑狼一吐口水,骂了句,“他妈的,老子活这么大,还没清规戒律成这德行!要不是那老和尚不允许,老子早就把你们三个轮流上个百回。”

    边上,一个小碎碎说,“老大,她们可是太子的良媛呢,这事要是闹出去,我怕,我有一百颗脑袋还不够皇上砍的!”

    黑狼破骂,“你他妈的胆子这么小也敢在我身边混?滚一边去!”

    边上,另一个小弟跑来哄道,“说真心话,老大,这位辛大爷,到底可不可信啊?”

    黑狼自信一笑,“如今我和他,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再说,这位辛爷竟然在这寺庙里私藏军火,看样子,他也不是什么好料。”

    “既然如此,老大干嘛还要与虎谋皮?”

    “哟呵,还懂这成语!学过几年书啊你!你个傻缺真他妈傻缺,你也不仔细数数这个寺庙里的人数!整整两千多个和尚呢!你再给老子数数,那位九皇妃的全城兵力一共多少?”黑狼伸出五根手指头,“五千,才只有五千,那丫头也不会出动全城兵力过来缉拿咱们的!嘿嘿,就算她派了军队过来,咱也不怕!那些蠢蛋手里握着的是棍子,咱们手里握着的,可是军刀啊!哈哈哈——”

    说到这儿,寺庙老道急急忙忙下了地下室,说道,“他们来了。”

    黑狼一听,眼珠子一瞪,“啥?这么快?辛大爷不是说了么,无人密保,他们起码得花三天才能找到咱!他妈的,出了什么问题了?”

    老道板着脸说,“行了,别废话了!反正事情已经拆穿,干脆冲出双城,占山为王了!”

    黑狼哼声一笑,“得!兄弟们,赶紧给我抄家伙!把那些傻缺,全部砍死!叫他们见识见识,到底棍子强悍,还是军刀厉害!嘿嘿嘿!”

    这座寺庙,原本就是辛思律的秘密基地,里面的寺僧,几近两千,再加上黑狼的部下,两千五百人不到,各个手拿军刀。

    而丁璐只带了一千军队,围堵寺庙。

    雷夜和莫兰依旧面对面站着,一动不动,又磨蹭了将近半个时辰。

    屋外,匆匆跑来的狮子,站在门口摇声大喊,“小主!他们已经动手了!那些僧贼,都有藏匿兵器,意图反抗!”

    莫兰注意力刷的一下子,被狮子吸引了过去,“意图反抗?动了刀子了?”

    狮子确定一句,“对!动刀子了!”

    “很好!那就一个不留的给我通杀!啊——还是别那么残忍,能活捉就劲量活捉!”

    莫兰这句话刚说完,雷夜眼一眯,高手一抬,准备趁莫兰最分心的时候,一次性击垮她。

    莫兰瞬间回神,伸出长棍,一挡当头,怒骂,“妈的!你真会挑时间!”

    雷夜眯眼,二话不说,抬出空闲的左掌,准备给她肩头来一次狠的。他的刀刃,仍然抵在莫兰手里黑棍上。

    就在他掌心即将击落的那瞬间。

    突然——

    兹兹兹——

    “啊——”

    雷夜全身痉挛着倒在了地上。

    莫兰咬着激荡的牙齿,高高抬手,狠狠落下长棍,猛打他后背,“叫你偷袭!叫你偷袭!老娘叫你偷袭!”

    辛思律瞪大瞳孔,不敢置信,“怎么回事?只是被打了几棍子而已,雷夜?你怎么?”

    兹兹兹——

    “爷!啊——那个棍子上有东西!”

    “哪有东西?我没看见有暗器飞出来啊!”

    莫兰冷笑说,“那棍子里,的确没暗器,因为这跟棍子本身,就是暗器!”

    狮子抓着一只刚刚飞来的信鸽,忙说,“小主,僧贼全部抓起来了!”

    莫兰把脚踩在雷夜背上,高傲着问,“敌我方损伤多少?”

    狮子骄傲一笑,“敌方两千五百兵力,细数昏死过去,我方一千兵力,毫发无伤!听说那黑狼醒来后,看见自己的人马全部被抓,当场吓傻了!还被吓到尿失禁呢!”

    辛思律猛地后退,“什么?不可能!不可能!”

    莫兰捏着长棍,往雷夜屁股后用力一桶,按下按钮,兹兹兹——

    “有没有向我这样子,好好虐一虐那些欠扁的家伙?”

    狮子又是骄傲一笑,“有!怎么没有!估计那些人,被电昏了都还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招!”

    莫兰拿脚轻轻一踹昏迷的雷夜,回到座位里,翘腿一坐,把棍子往桌上一搁,说道,“辛爷!你可愿赌服输?”

    辛思律猛地坐在椅子里,一吞口水,久久未能回神。

    他输了!他留存在双城里最后一点势力,竟然在短短两个时辰内,全部被歼灭了?而且,对方竟然还毫发无伤?

    他和莫兰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辛思律吐气,狼狈轻声问,“你手里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

    莫兰好心说,“啊!这玩意儿的名字嘛!叫……。电击棍!按下按钮,里面就会发出类似雷电一样的东西,把人麻晕。之前我在大舞台那儿给你们看的那根棍子里,没有蓄电,所以,就算你按了按钮,也不会伤了自己!但是我手里的这根,和我分发给警卫的那些巡逻电击棍里,都是充了十足十的电力!那些刀具,都是铁器,铁器最容易导电,一点刀具碰到我的棍子,被电击到的话,整条手臂都会被震麻!这就是为了我颁布了禁刀令,照样能把城市治安,控制得这般井然有序的理由之一!怎样?这电击棍,辛爷喜欢么?喜欢的话,我就把他送给你,给你当陪葬品!”

    莫兰说完,辛思律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笑得何其开怀畅乐。

    “好!好!我服输了!”辛思律深呼一口气,轻声说,“我算是对你心服口服!我也承认,自己的确没这个能力拥有你!从一开始,我就有眼无珠,把你从我掌心给溜走了!不过没关系!我无法得到你,可我却能让自己,在你生命里,好好的扎上一根刺!”

    辛思律捡起雷夜掉在地上的佩刀,果断往自己腹上狠狠插去。

    莫梅惊恐尖叫,“啊!”

    卢岺眼珠子瞬间凸了出来,“不要鲁莽啊!”

    可惜,为时已晚!

    那一刀的力度,他直接刺穿整个身躯,当下,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

    莫兰笑容一落,僵着嘴角,“刺史大人?您这一招,会不会太狠了?”

    辛思律哈哈大笑,忍着腹上剧烈的痛意,咬牙说话,“反正你早有密谋造反的意思。我先给你烧一把火,有什么关系!兰儿,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呢!”

    说完最后一句话后,辛思律侧倒在地,狂妄嗤笑着闭上了双目。

    这个男人,果真是个硬汉子。说到,做到。只是为人卑鄙了一点。就连自尽,他也要给她心里扎根针才肯罢休!

    身为北郡洲刺史,竟然死在她家里。

    这事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可比三位良媛被人绑架了,还要叫她难以解释!

    冷眼看着地上躺着两个男人,一昏,一死。

    莫兰坐回椅子里,苦恼至极。

    就在这个时候,某男回来了。

    上官慕鸿一脚踏进屋子,闻到血腥,冷声说,“出什么事了?”

    莫兰无力摊手,“我不想解释!”

    上官慕鸿蹲下身子,一抓辛思律脸蛋,仔细看了看他的脸,“很眼熟。”

    “你上次踩烂了他的两条手臂,他对你的印象,就只是很眼熟么?要是让他知道的话,他还得被你气死一回。”

    上官慕鸿拧眉说,“我想起来了!他就是上次给你下药的那个贱种?”一说完,上官慕鸿当下把剑狠狠拔出来,又深深插回去,在那尸体上,来来回回插了数百次。

    “大哥!您能安分点么?我已经头大到不行了!”

    “怎么了?”上官慕鸿问。

    “还能怎么了?他可是刺史大人啊!他死在我家里,你叫我怎么跟皇上交代?”

    刺史,顾名思义,就是刺探她封地军情的秘史!特派刺史一死,她的谋反罪,不就生生被定下了么!

    上官慕鸿挥手,“这有何难?找个人,代替他不就成了?”

    “代替?”莫兰白眼,“你说代替就代替?”

    上官慕鸿一挥手,穆原笑眯眯的抓着辛思律的脚裸,拖尸拖走。

    半盏茶时间不到,屋外,活生生的辛爷,重新站在莫兰跟前,摊手笑说,“莫小主!您看,您理想中的刺史大人,诞生了呢!”

    莫兰一瞧,瞬间,迷茫了,惊颤了,激动了,兴奋到不可自拔,“莫非?莫非!莫非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易容术?”

    上官慕鸿拧眉,“传说中的?”

    “是啊是啊!传说中的易容术啊!”莫兰走到穆原身边,讨好一句,“能让我摸摸不?”

    上官慕鸿气鼓鼓的一抓莫兰贼手,说,“摸我的。我的皮肤比他好!”

    “……。”这么不要脸的话,他也说得出口?莫兰眨眼问,“你?我能摸么?你想电死我?”

    上官慕鸿瞬间鼓了腮子,脸色更加抑郁了,“那你什么时候给我治病?”

    完了,这丫的又要扯到这个话题上去了!

    一甩头,莫兰立马吭声说,“狮子,赶紧叫人把这里的血迹擦干净。辛爷的尸体秘密处理掉!穆家师哥,从今个儿开始,你就是皇上身边贴心的北郡洲刺史大人了!以后,皇上喜欢听什么话,你就说什么话,皇上想知道什么消息,你就放风给他知道!明白了吗?”

    “明白!”

    一切的苦恼,迎刃而解。

    莫兰心情特别舒畅。

    三位良媛也被救了回来,幸运的是,三位良媛的清白,并没有被辱。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事低调处理,卜恪也答应,秘密处置逆贼,不上报给皇上知道。毕竟,这也事关他幺女的清白!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