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0:这书,千万不能看!

天才狂小姐 100:这书,千万不能看!

    秦思凯当下起身,撩开腿脚衣摆,华丽丽的单膝跪地,叩首一句,“秦家上上下下一共二十八人口,我不能因为一份契纸,而把他们的性命,也全压在这个上面。九皇妃,在下愿意自挖双目,换您一句恩赐!就当,我从没看过这份文件!若您不放心,您可以斩下我的双手,毒哑我嗓子,再不济,您大可以现在就杀人灭口。”

    莫兰一拖腮子,不急不躁,门外,走进来一名男子,那男子笔直往莫兰身旁的主位上,潇洒一坐,吭气,“要动手么?我早就想电死他了!”

    秦思凯听见男人声音,抬眸,看见那男子的装束,瞬间抽吸,脸色灰白,“九皇妃!您身边这位公子的打扮,好……。耳熟!”

    “耳熟?”莫兰微笑,“怎么个耳熟法?”

    “在下也只是听闻,听闻北寒的寒王,终日穿着一身皮衣……。”秦思凯用力深呼吸,吭气,“九皇妃您想独立货币制度,这个制度一出来,就代表了你和皇上的关系,正式决裂!您让我担当您新货币的庄行,就是再逼我选边站!这个谋反的大罪,可是得诛九族的!”

    “这还不简单?你就叫你的九族,全选我这边站。”

    秦思凯愁眉苦脸,“这工程,太过浩大了!您不知道,我家老头子原本对我就很有意见,我说要把庄行大本营搬来这里,老头子死都不应。只是搬个大本营,我都要和他软磨硬泡,更何况您还要让我爹他,陪您一块儿造反?这比登天,还要难。”

    莫兰轻声说,“我之前就说过,如果你不乐意和我做这笔生意,我可以去找其他人。”

    秦思凯禁不住苦笑,“不是我瞎说,没有一个钱庄,会答应和你玩这么大游戏的!”

    莫兰从兜里掏出一个黑盒子,“自然,我有两手准备!第一步,给你来软的,你若能真心真意归顺了我,肯定是好的!我们俩,知心知底。倘若你软的不吃,那我只能对你来硬的。”莫兰拿着小盒子,走去秦思凯身边,蹲在他身旁,和他平时,“知道这个是啥玩意儿不?”

    秦思凯摇头,“这是啥?”

    莫兰打开黑盒子,秦思凯凑头一看,惊呆了,“面粉?”

    莫兰笑了,“是啊!这个,就是‘面粉’!”

    秦思凯又呆了,“九皇妃,您拿这面粉想干嘛?”

    “想给你爹爹吃!想给你吃!”

    “吃了,会有啥后果?”秦思凯眨眼说,“你还想要我和我爹爹为您办事的话,你这个,应该不是剧毒吧?”

    “当然不是,这个面粉,可是个极好,极好的东西!”莫兰拿小指头,沾了一点点,递给他,诱哄着说,“想不想尝尝看?”

    秦思凯瞪着眼前的小指头,心里揪疼。他真的,好奇心太旺了。真心太旺了!仗着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他知道自己肯定不会被毒死,一咬牙,张嘴,含下她小指头。

    瞬间。

    闭眸——

    撕——

    深深一呼吸,好半晌,秦思凯睁开双眸,惊恐问,“这是什么东西?吃了这么舒服?脑子里全是白光!”

    莫兰把盒子盖好,回到座位里,笑说,“这是个能让人上瘾的东西。偶尔吃一小口,绝对没有任何后遗症,可是吃多了,就再也戒不掉了!对于瘾君子来说,我这面粉,的确是个极好的东西。可是对于身家清白的钱庄少庄主,这玩意儿,完全可以毁掉你,毁掉你一家子!秦少庄主,我再次,诚恳的邀请你,归顺了我!想方设法,劝你九族一同归顺了我!若不然,我会把你关在我房里,每天喂你这东西!喂到你再也离不开它为止!同一时间,我会派人找到你父亲,跟他进宝,送他这个好宝贝,等他上瘾之后,再钓他上钩。”

    秦思凯越听,心头越发寒,想起刚才那一小口的滋味。当真是个能让人极度上瘾的好货色!如果刚才他没尝过,或许他对她这句威胁,还不放在心上。可就因为尝过,所以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他可以无视自身安危,可是他爹爹,若真被这类似面粉的玩意儿给搞成了傀儡,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秦思凯低头,严谨一句,“容我考虑三日!”

    “成!这三日,你就睡我屋里吧!我家男人,会陪你三日的!”

    “啊?”秦思凯惊恐的看着上官慕鸿,整个人都在发抖,“听传闻说,北寒的寒王,不能碰,一碰就死!您让他和我住一个屋?”

    莫兰笑眯眯的一拍上官慕鸿肩头,说,“我把他交给你。”

    上官慕鸿侧头,问,“闲来无事,能电着玩么?我能保证,他不会死。”

    莫兰脸一黑,“骚年,别乱吃醋!”

    上官慕鸿一个起身,直接摘下手套,说,“我就是讨厌他一口一句小兰宝宝!放心吧,三日后,我会还你个健健康康的秦少庄主,这三日里,他该怎么过,由我做主。”这丫的,喊了几次小兰宝宝,他就给他电几次!

    秦思凯惊恐起身,后退三步,眼看着上官慕鸿那只摘下皮手套的手快要摸到自己脸上前一公分,秦思凯立马绷紧身子急吼,“不用三日了!不用三日了!三个时辰都不用!我这就给您答复!我答应!我答应您了!九皇妃,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啥都没意见!”

    莫兰瞬间惊讶,“你就这么屈服了?刚才你还说,你宁愿自挖双目呢!你的骨气呢?”

    秦思凯忍着鸡皮疙瘩说,“听传闻说,再怎么有骨气的人,在北寒寒王徒手之下,照样会被折磨成软骨!”再说,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为了要叫他归顺才折磨他的,而是因为吃醋!因为他一直调戏他的心头肉!知不知道,男人一旦吃起醋来,那报复劲,可猛了!秦思凯一看就知道,这位很有可能是北寒寒王的男人,绝对会因为他之前那几百句小兰宝宝,而活活折磨死他的!要他和他,关在一个屋子里,大眼瞪小眼待三天?他绝对受不起啊!

    莫兰一听秦思凯那话,特不甘心,想她软磨硬泡这么久,他都摆出一副自己很有骨气的姿态,到了上官慕鸿面前,就软得跟只小猫似地!大话不敢乱支吾!不就是电疗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莫兰腻了重新带回手套的上官慕鸿一眼后,回头,冷淡一句,“既然你答应归顺了我,那你明日就去跟你父亲说,先把大本营,搬到我这儿来!等你们一家人在这里生根落地后,我再跟你们说详细计划!”

    秦思凯苦恼,“九皇妃,您这第一步计划,就已经深深难倒我了!您要我怎么劝我爹爹挪驾啊?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莫兰又是一拖腮子,“你就没一点办法?”

    “没!真没!”

    莫兰一吐气,说,“好吧,反正就快要到年底了,我提早去京城,去你秦家山庄走一趟,劝劝你爹试试。”

    “嘿嘿,好好。”秦思凯贼溜一笑。

    边上,上官慕鸿一板脸,“同去。”

    莫兰一听,呆了,“你去凑什么热闹?给我留下,把我大哥给我找出来!”

    一说,上官慕鸿耳根子一竖,急忙应和,“嗯!我一定尽快把他找出来!找出来之后就让他给我看看病,等我病一好,我们就可以……。”

    “闭嘴!”这丫的,不是惜字如金的么!怎么关键时候,非要这般啰嗦?

    秦思凯答应归顺后,莫兰赶紧把年前的工作交代完,然后包袱收拾收拾,准备动身,进京。

    虽说等把工作交代完立马动身,可她这工作,一交代,就要交代整整半个多月。眼看就要十月中旬了,赶到京城还得十天半个月,这日子一天天,过的可真快。

    卜恪和钱忠文率先一步回京了,因为他们讨要配方无果,只能回京后,等皇上亲自跟莫兰开口。刺史大人辛爷,说要再他家夫人做完月子后再回京,这借口,卜恪无从挑剔。

    三位良媛哭着说要跟刺史大人一块儿回京,卜恪二话不说,直接叫了马车,把她们三个强行拖上车子。他可没这小命,让她们三个留在这里再被人绑架!有一次,就够他受的了。

    贺歌鸣坐月子,直接窝在娘家坐的,她一边朝姐姐哭诉自己生孩子那惨痛经历,一边在她爹爹耳根子边,劝他不要顺了那九皇妃的心,一定要叫人把她的医馆给她给拆除了!叫那个敢剖她肚子的男人,死出来,给她磕头谢罪。谁知,爹爹和姐姐大哥二哥他们,鸟都不鸟她一下,对于莫兰的事,他们闭口,只字不提,他们还说,为了不让贺家重蹈唐家的覆辙,贺家老爷子决定,要把贺歌鸣,软禁在家里,不让她再跟辛思律回京,因为年底了,莫兰要进京的,他们要避免贺歌鸣和莫兰面对面接触的机会!正好,借着给她坐月子为借口,直接把她压在房里,不让她出门半步。

    穆原正好松了一大口气,闲来无事,撕下人皮面具,舒舒服服的窝在莫兰身边,让辛思律的贴身侍卫雷夜,急得四处乱找人去呗。

    穆原一时无聊,去了次莫兰书房,挖她的宝贝书籍看。其实他也是她的终极书迷粉丝,她的每本小说,他都要看个八百来回才肯罢休。

    莫兰写的书,都是简体字,一开始的时候,他看不适应,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她的简体写法。穆原站在书架前,小手一抓,贼贱的拿了本黄色封面的书籍。

    那书籍上的书名,深深吸引了他:“主上仆下:保镖大人请别动!”

    这般丰富内涵的书名,不看一下内容,就太对不起自己身为忠实书迷粉丝的头衔了!

    穆原又贼贱的翻开书籍第一页。

    我类乖乖——

    竟然是图画书!

    他第一次看见这种小说书,一瞬间,穆原深深的被这本小说迷上了!看看里面的小人,画得何其俊俏!

    嗯!感觉这个帅哥的模样,和他长得有点像哦!开场画面也那般熟悉,地板上躺着两个男人,一个昏了,一个死了,某个帅哥进了屋子,把死人拖走,然后顶着人皮面具登场。

    看完这一幕后,穆原眼睛一亮。果断明白了,这本书,九皇妃是专门为他画的嘛!男主人公,分明就是他穆原同志!

    嗯!这就一定要看下去了!

    穆原拿着书籍,走到书桌旁,妥妥的坐下,还给自己倒了杯茶,准备一边喝茶,一边看书。

    第二页翻动,故事剧情推进,小说里的穆原同志的爱妻,正在难产中,穆原同志却没有去那医院陪妻子,而是抓着他贴身侍卫的手腕,一路拖着走回宾馆,关上房门。

    穆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香茶,好奇着小说里的穆原同志,不陪老婆待产,带着侍卫回房,是想干嘛?那贱手就这样,继续往下翻书。

    一翻——

    一看!

    噗——

    嘴里茶水瞬间喷飞!飞出三丈远!

    “咳咳咳——”穆原一边拍着胸口,一边继续翻书,眼珠子瞪得特大。

    “不会吧!”穆原惨叫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平宁听见咳嗽声,走过来,靠在门口轻问,“怎么了?”

    穆原抬头,瞬间脸红,赶紧合上书本,结巴着说,“没……。没啥!”

    平宁一听就来劲了,“肯定有啥的!来来来,赶紧告诉我这个好兄弟,和我一块儿分享秘密!”

    “哪有什么秘密!你别瞎说!”穆原一边说,一边把书本合上,假装十分自然的把书本,塞进心口。

    平宁叫了句,“喂!这是莫小主的书,你塞自己兜里,想干嘛?”

    穆原萌萌抬眸,“这是小主送我的书啊,我塞自己兜里,很正常啊!”

    “什么?我上次跟她要书,她都不肯送我!她凭什么只送你一个人啊?不成,我要去找她评评理!”说罢,平宁拔腿就走。

    穆原急大了,“喂喂喂!只是一本书而已,你用不着这样斤斤计较吧?”

    “怎么不用斤斤计较?”平宁越想越生气。

    刚巧这个时候,莫兰带着天秤来书房里拿书。

    平宁一见莫兰,急说,“莫小主,您太不公平了!”

    莫兰眨眼,问,“怎么了?”

    平宁指着穆原心口说,“凭什么你送他书?却不送我书?”

    一说,穆原脸又红了。这是谎话被当面拆穿的尴尬。

    莫兰挑眉,“我哪有送他书?你别乱说!”

    平宁依旧指着穆原心口,“就在他兜里藏着呢!”

    莫兰立马走到穆原跟前,摊手,“把书交出来!”

    穆原双手护住心口,“我拒绝!”

    莫兰拧眉,“该不会,你兜里的那本是……”

    “不是!肯定不是!”穆原矢口否认。

    否认?莫兰一脚踏入房中,去了书架,找自己的书,一找,果真没了。

    莫兰回头就喊,“我说你的手怎么这么贱的?非要挑这些书看?”

    穆原当下生气了,“莫小主!您太没天理了!您拿我当材料写书,你还不让我看?”

    莫兰哼笑,“哦?原来你喜欢看这书?那我借你看几天如何?”

    穆原鼓着腮子说,“什么叫借我几天?这书你直接送我,我要拿去烧掉!”

    天秤一惊,“小主的书,你怎么可以乱烧?知不知道小主手里的东西,值多少钱?”

    穆原气炸了,“管它多少钱呢!总之,拿我当材料写书,就是不行!”

    平宁哼气,“他娘的,老子想叫莫小主拿我当材料写书呢!你这么狗屎运,竟然还嫌弃?”

    天秤点头,“就是就是!你这狗屎运,你还嫌弃个屁!”

    穆原有苦难言,“你们懂个毛东西!你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书!”

    两个男人,同时三八一问,“什么书?”

    穆原憋着红脸喊,“禁书!”

    一听禁书两个字,两个男人同时三八闷笑笑了。

    “感觉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平宁笑得得瑟。

    天秤害羞低头,“感觉还是你沾了便宜。”

    “便宜你妹!”穆原调头想走。

    莫兰脸一黑,吼了句,“把他给我拦住!”

    平宁十分听话,横身一档,把人堵死在门口,房门死死关上,“想走?师哥!嘿嘿,咱俩貌似好久没交过手了呢!”

    而且门外还有卢家二弟,和丁家师妹候着呢。

    穆原软了肩头,哄了一句,“好师弟,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保管日后你被小主拿来当材料的时候,我不调侃你咯!”

    平宁骄傲一昂头,“老子还巴不得当小说男主呢!师哥,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把书给我交出来!”

    莫兰生气的走到他们两人中间,双手一叉腰,母老虎一句,“这可是我熬了九个晚上的时间画出来的。”

    穆原回头就生气,“我管你熬了几天几夜,总之这书不能存在这世上!”

    “妈的,你再不把书交出来,我闭关再画一大把油纸画,直接叫书报印刷了,给你公开出售!”莫兰河东狮吼一句。

    穆原脸色刷地一下,惨白,“不会吧!寒后,您太大手笔了!您不能这样折磨我啊!”

    莫兰立马好声好气说,“那就赶紧把书交出来!我跟你保证,除了固定读者给予欣赏之外,绝对不会给其他人看见。”

    穆原又涨红了脸,急着追问,“您要把我的书,贡献给谁看啊?”

    莫兰垂眸,皮笑肉不笑,“我二姐。”

    “……。”穆原无语,“您是要讨好您二姐么?”

    “对,在不久的将来,我势必要去讨好她的,所以总要提前找到素材!”

    穆原揉着眉心说,“您二姐的口味,真的是太……。”太重,太变态了!叫人太无语了。

    莫兰一拍穆原肩头,哄着他说,“这书,事关国运!”

    你妹!

    莫兰扬着慈母般微笑,继续哄,“我知道,你的担子十分沉重。不过没关系,只要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你妹!

    “来吧,把书拿出来还我!以后别手贱乱翻我的书,知道了么!”听听她口气,多软多善良啊。

    过分!太过分了!穆原憋着气,万分纠结万分疙瘩的从兜里掏出书。

    莫兰小手一抓,穆原死死不肯放手。

    莫兰用力扯,他还是不肯放手。

    无奈,莫兰继续皮笑肉不笑的轻哄,“放心吧,我保证,以后我把这些书,锁在保险箱里,没人能看见的了!”

    这么说,穆原照样不肯松手,可想而知,他的内心究竟是有多挣扎。

    莫兰笑容倏地一落,说,“啊,我忘了告诉你!就算你抢走这本书也没关系,反正,我早就拿你和平宁的,画了两本了!内容丰富精彩,主题明确,引人入胜,堪称佳作!你若再不放手,我现在就把书拿出来,给大家看上一百遍!”

    一说,穆原眼睛倏地放大,立马松手,跪地求饶,“莫小主饶命!”他的一世英名啊!

    平宁却激动的大叫,“真的么?也有我的戏份么?尊敬的寒后大人,赶紧拿出来给大伙儿们欣赏一番吧!看看我的英姿,究竟有多煞爽!”

    穆原惊恐抬眸,呵斥一句,“别傻了,蠢货!拿出来给大家一欣赏,你的贞操,彻底没了!”

    平宁帅气的一撩肩头长发,说,“怎么可能!人家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偏偏俊公子,武功卓越,面容俊朗迷人,一笑百媚生,勾得所有女人芳心大乱的那种!就算是禁书,那我也一定威武神猛,勾得那些女人对我欲罢不能!”

    穆原无奈摇头,“我不想和你多废话。你死远点去。”

    莫兰走去书架,从书架上,拿下来四本书,叠着放好,拿了个包裹,把书包好,背在身上。

    平宁屁颠屁颠挤到莫兰身边问,“莫小主,就是这几本书里,有我?”

    莫兰点头,“啊,是啊!”

    “能给我看看么?”平宁急着追问。

    “同求!”天秤挤吧着问。

    莫兰猫腻一笑,“免得你等会儿和穆家师哥一样跪在地上向我哭求。这书,你还是别看了!”莫兰包袱裹裹着说,“天秤,去那边挑剧本出来,回去叫姐妹们好好练练,练好了我就来巡检!”

    “哦哦!”天秤跑去书架挑剧本,挑了几本后,回头追问,“小主,我能当主人公不?要不,你也给我写一本呗!”

    穆原斥了句,“傻蛋!别傻了行不!我都说了,那不是什么好书啊!”

    平宁胳膊一挂穆原肩头,“师哥,你不知道,一个人的求知欲,是永远也填不平的。你若不肯老实交代,那禁书里究竟是啥内容。哥几个,永远都会好奇到老死!”

    穆原瞬间恍然大悟,“难怪我刚才手贱,会翻开那本书。真心戳瞎了我的狗眼!唉!看样子,以后还是少三八为妙!少三八为妙啊!”

    那天晚上,穆原盯着人皮面具回到宾馆的时候,看见雷夜,浑身鸡皮疙瘩猛掉一地。

    雷夜惊问,“爷,你怎么了?这几天一直怪怪的,今天更怪了。”

    穆原看他伸出手来,立马惊恐问,“你干嘛?”

    雷夜低头,轻声说,“想量量您体温,看看是不是发热了。”

    “你才发热了!你全家都发热了!你给我滚远点,别碰我!”穆原嫌弃的拍拍袖子。

    雷夜万分受伤,又是深深低头,失落一句,“属下这就出去。爷您有事就唤我,属下就在门外候着!”说完,雷夜沉默的出了房间,替他关上房门。

    穆原傻傻眨眼,看见雷夜那失落的背影,心头沉甸甸地,久久无法释怀。

    吐血,肯定是看了那本书之后,留下的后遗症!对一个保镖,瞎起什么同情心啊!真是的!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