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1:秦府

天才狂小姐 101:秦府

    工作交代完,行李打包好,莫兰跟着秦思凯,去了京城秦家山庄。

    进山庄前,莫兰换了一身行头,身上的衣服,换成了小丫头的服饰。

    秦思凯拧眉问,“你干嘛穿成这样?”

    “当你丫鬟咯。”

    秦思凯眼睛一亮,“是通房丫鬟吗?”

    莫兰一愣,眨眼,抽着额角问,“你是不是没被我男人教训,所以皮痒了是吧?”

    秦思凯赔笑一句,“呵呵,我开玩笑的!您老千万别当真,千万别和那位公子乱说我坏话!我可纯洁得狠!”

    莫兰一翻白眼,拿脚一踹,“少废话,进门!”

    秦思凯带着两个丫鬟,进了秦家宅邸。

    一进门,总管屁颠屁颠跑来拍马屁说,“少庄主,您可总算回来了!您再不回来,老爷又要下通缉令了呢!”

    秦思凯瘪嘴,“他老,又发什么疯?”

    “发什么疯?”远处,跑来一个中气十足的老头子,走到秦思凯面前,撩起袖子就吼,“我让你给我找个儿媳回来。你找了多少年了?你自己给我说说看!你是不是要等我死了以后,才给我生孙子?”

    秦思凯耸肩,“我这不是没找着意中人嘛!”

    “娶妻生子,需要什么意中人?你随便挑个女人,把事办完不就成了?以后你若碰上自己喜欢的女人,再把她娶回来当小妾啊!”秦龙元的粗嗓门,吼得连府外的人都听见了。

    秦思凯嘟嘴一句,“可是人家看上的女人,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三妻四妾了啊!”

    秦龙元一喷气,“你怎么还想着那只河东狮?你呀你,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不用脑子想想!那个女人,手腕这么高,竟然能够管理整个城镇建设。你把她娶回来,是想叫她霸占我们秦家财产是吧?”

    “爹,你不要这么说嘛!人家可会赚钱了,她若喜欢管理家,那我就交给她管理嘛,以后,她主外,我管账,夫妇一唱一和,多棒?”

    “呸呸呸!这么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口?”秦龙元吐气说,“我反正不喜欢那女人,我要一个软弱一点的媳妇,不要太精明,只要能带的出去就成!最关键的,还是要会‘生’!”

    秦思凯瘪嘴,“爹,这事,咱们日后再议吧!”

    “什么?又拖日后再议?老子还有多少个日后让你荒废?你这臭小子!真的是太不把我这老头子放在眼里了!今个儿,我若不给你执行一下家法,老子我就倒过来喊你爹!来人!”秦龙元一声吆喝。

    秦思凯揉着眉心,苦恼摇头。他老爹的性子,就这德行。看看看看,连个儿媳,他老爹都要动到家法。要他老爹答应挪钱庄?开玩笑!这可是神级任务!几乎是达不成的吧!

    就在总管猫腰着身子,走到秦龙元身后,“老爷,您消消气!少爷他肯定会顺了您的心,尽快给您找个好儿媳的!”

    “你甭替那死小子说好话,老子我纵容了他好多年了!老赵,把鞭子给我拿过来,我今个儿,非要抽他五百下才肯罢休!”

    总管为难,脸扭曲得不像话,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拿鞭子。

    就在这个时候,秦思凯身边的小女娃,万分有礼的走到秦龙元身边,小脚轻轻一曲,行了个丫头礼,“秦老爷。”

    秦龙元视线一丢,看了那女娃一眼后,眨眼问,“你是谁?不像是我府里的丫头。”

    女娃弱声弱气的说,“我是少庄主买回来的小丫头。”

    秦龙元眯眼一句,“不可能!我那儿子,从来不用丫鬟,只用小厮!”秦龙元瞥向秦思凯身后还有一个女人,拧眉问,“她也是新收的丫鬟?”

    “是的,我们俩,是表姐妹。”女娃轻声一句,“老爷,少庄主只是可怜我们无父无母,又被恶霸欺压,差点就被卖入青楼。少庄主把我们买下来后,就想遣我们离开,是我们自己非要跟着少庄主回来。准备一辈子都服侍他!”

    秦龙元喷气,“你们俩要是真又能耐,直接给我爬上他的床,老爷我现在就允诺你们小妾的位分!一辈子保你们吃喝不愁!”

    这话,莫兰当真惊讶了。

    怎么听上去,这位秦思凯同志,真的是个纯情到极致的处男?至今为止,竟然连一个丫头都没这本事勾引到他?爬上他的床?

    秦龙元眨眼一句,“切!和你废了几句话,竟然忘记要抽鞭子了!老赵,你还傻愣着干嘛?还不快给我去拿鞭子来!”

    “老爷?您真要打?”

    秦龙元喷气吼,“老子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他!让他给我涨涨记性!”

    莫兰当下,从兜里掏出一个小东西,哄到,“秦老爷别生气,我这儿有个好宝贝要送给您当见面礼!”

    一个小木盒子。

    秦龙元眼睛一眨,接过小木盒子,掀开盒盖,低头一看,“这是什么东西?”

    长长的,细细的,长如中指那般,细如女人小指头那般。

    秦龙元掏出一根,拿出来一看,看见白色的纸张中间,竟然挤着一堆的干草。

    秦龙元眼睛一亮,立马把这玩意儿放鼻尖嗅嗅。

    一嗅——

    “嘿!这是烟草!竟然被卷在白纸里?好精妙的手工啊!这个怎么使。”秦龙元好奇着问。

    莫兰又从兜里掏出另一个物件,说道,“老爷,您把这头塞嘴里,我给您点火,火一着,你就吸。”

    “好好!”秦龙元乐呵呵的把烟草的一头塞嘴里,眼看着莫兰掏出那个小铁盒,吧嗒一声,小铁盒的盒盖打开,拇指般火焰倏溜冒了出来,火舌咬上烟草,燃出一丝红烟。

    出于老烟枪的本能反应,用力一抽。

    撕拉——

    秦龙元闭眸享受了好久,才把胸口那团气,用力吐了出来,吐完,一个字赞到,“妙!真的是太妙了!妙极了!这么方便的烟草,我还头一次见!”

    秦思凯傻傻的眨眼。别说他老爹头一次见,他也是头一次见呢!之前,莫兰动身进京前就问过他,他爹爹平日里有些什么嗜好,例如,喝茶,听戏什么的。秦思凯直截了当告诉他,他老爹,平日里就喜欢赚钱和抽烟。

    没想到,莫兰竟然随身携带了这么个宝贝,给他爹爹献宝!

    莫兰把打火机铁盖子吧嗒一声合上,塞回兜里,然后把装有香烟的小木盒,递给秦龙元,说道,“老爷,这是少庄主路过烟草店的时候,收罗回来的顶级宝贝!数量不多,也就十只,您省着点抽!”

    秦龙元乐滋滋的把小木盒接下,塞在心口,满心欢喜着说,“还算这小子有良心!啊!对了,你兜里那个火折子,怎么是铁质的?没见里面藏着燃纸,它是怎么烧出来的?”

    莫兰甜甜一笑,“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小道具,密不外传!”

    秦龙元眉头一拧巴,“老爷我不跟你讨要,我就看看!你再打来玩玩?”

    莫兰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吧嗒一下,打火那姿势,帅到爆!那手势,光看着就是个欣赏!

    秦龙元一下子,心肝被她俘虏了去,口水一馋,说,“真是个好东西。”

    莫兰把盒盖一收,又塞回了兜里。

    秦龙元盯着她兜处,口水直流,哄着说,“呵呵,小女娃,你出身何处呀?”

    “小女家住吉平。”

    “啊!震区啊!”秦龙元点头一句,“可怜的娃,你爹妈是不是都被震死了?”

    莫兰点头,“是的!”

    秦龙元大手一捞莫兰后背,却小心翼翼着没碰到她,哄着说,“来来来,咱们进屋说话,最近天寒,外面风大,小心着凉了!您是个小姑娘,可感染不得伤寒的!老赵,赶紧给我端杯好茶来,给我家小娃暖暖身子!”

    总管一眨眼,嘴贱想问,鞭子,还要不要拿类?

    好在,总管是个识趣儿的人,不会说这种讨骂的话!

    瞧瞧老爷那德行,得了个宝贝,连自己儿子都甩在一边不管不问了。

    莫兰被秦龙元拱上宝座,秦龙元又是叫人给她送茶,又是叫人给她送糕点水果。

    边上,丁璐看着那水果糕点,无语到了极点!

    她家小主,就算身无分文,不管她走到哪里,都能当上贵人的坐上嘉宾!瞧瞧她,才进秦府多久?连一个时辰都不到,这茶点糕果,果断送到她嘴边,就差亲手喂给她吃了。

    秦龙元笑说一句,“小丫头你今年几岁了?”

    “十七!年后十八了。”

    “哦!年纪正好,那你可有许了人家?”

    “当然……。没有。”

    秦龙元咧嘴大笑,“那好那好!今个儿,老爷子我就做主了。思凯,你和小丫头,择日完婚了吧!让她当正妻也行!只要你喜欢!”

    秦思凯笑得开怀,很想点头答应,可是不行。摸摸鼻子,秦思凯挑眉说,“爹,您别这样,总得先问问人家小姑娘的意见嘛!”

    秦龙元瘪嘴,想说。这还需要问啥意见?他们秦家,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啊!连朝官见了他们,也得弯着腰说话!

    秦龙元侧头问,“丫头,你怎么说?”

    莫兰小手一抓身旁丁璐的手掌,说话,“我和表姐,相爱以久,许诺对方,永生不嫁,相守以沫。老爷,您可得帮我们姐妹俩,保密才行!”

    莫兰一说,丁璐嘴巴一张,鸡皮疙瘩瞬间冒起。

    秦龙元也把嘴巴一张,傻成呆瓜,“你们!你们俩姐妹?你们俩姐妹,竟然!”

    “秦老爷,爱情这东西,是不分男女的,不分年龄的,不分位分的。我的心,只属于我表姐一人,所以,我和秦少庄主,是不可能的。”

    “啊……”秦龙元失落一句。这么好的小姑娘,没想到竟然是朵‘百合花’。

    在这个保守的年代,女女相爱,肯定不容世俗所接收,不过没关系,只要秦老爷子帮她们保密,她们不会被人扔鸡蛋滴。

    屋外,匆匆跑来一名少女,欢快叫着,“是表哥回来了么?表哥!表哥!”

    秦思凯一听那声音,眉头拧成死结,也不应声,更不吭气。

    “表哥!你也太坏了,自己一个人出门,也不肯带上我?”少女乐滋滋的跑到秦思凯身边,直接抓着他的手臂说话,脸蛋红润有光泽。一抬头,少女对秦龙元说,“舅舅,我和表哥的婚事,什么时候能办呀?”

    莫兰一听,眨眼惊呆。

    这般开放的女人,莫兰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这个年代的女人,不是都很矜持么?这女人的矜持呢?哪去了?

    秦龙元笑呵一句,“鹿儿,你表哥他还不想成亲呢!”

    “舅舅,表哥说不想,你就放任不管了么?”

    秦思凯冷冷瞄了她一眼,想抽手,可那女人缠得厉害。

    黄鹿娇笑一句,“舅舅,我娘早就已经看好了良辰吉日,要不,就今年年底吧!”

    秦龙元无奈一句,“呃——这个嘛——”说实在话,其实他不怎么喜欢让这外侄女嫁进秦家。一来,黄鹿这丫头的性子太毛躁了,不太适合秦家正夫人的位置。二来,他的大妹,野心磅礴,他的妹婿,也一直窥起着秦家的财产,所以一直缠着他,叫他撮合黄鹿和秦思凯两人。

    就在秦龙元不知如何回复黄鹿的时候,莫兰轻声说,“秦老爷!”

    秦龙元眨眼问,“啥事呀?小丫头!”秦龙元现在,看着莫兰,就好像看着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疼到骨子里的疼。

    莫兰忍着鸡皮疙瘩,讪笑一句,“三代近亲,是不能通婚的。”

    一听这话,秦龙元拧眉了,“嗯?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思虑了片刻后,秦龙元说,“若我没记错,我记得,九皇妃接管双城的时候,她好像颁布了新婚姻法,除了不许三妻四妾之外,还有一条,就是三代不能通婚?”秦龙元一甩头,忙问,“小丫头,你怎么也说三代近亲,不能通婚?”

    黄鹿眼珠子暴突,立马吼,“是啊!谁放的狗屁!谁说三代近亲不能通婚了?以前不都是这样子成婚的么!”

    莫兰轻声一句,“近亲通婚,日后生下来的孩子,会有缺陷!智障,天生耳聋,眼瞎,缺胳膊少腿,之类等等。老爷您要是不信,您出门去打听打听,近亲结婚,有多少人家生出来的孩子,身体有缺陷!”

    秦龙元一听,忙说,“有这种事?这么说来,我记得我的一个姑姑,好像就是近亲通婚,他们生下来的三个儿子,都是大舌头!耳朵也不好使!半聋子!啊——怪不得九皇妃会颁布这条宪法!”

    黄鹿一抽吸,忙说,“舅舅,肯定是您那姑姑前辈子造了孽,所以生的儿子都是大舌头!我和表哥肯定不会的,舅舅您放心好了!”

    秦龙元脸色一正,说,“不成不成!我可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秦家未来的骨肉啊!哪能让他不健康的被生下来?不成!不成!鹿儿,你回去跟你母亲说一声,你和表哥的婚事,还是算了吧!”

    黄鹿当下叫了,“舅舅!你怎么随便听别人说几句话就把我和表哥的婚事给推脱了呢?”一说完,黄鹿气鼓鼓的瞪向莫兰,叫道,“你是谁啊!你在秦家妖言惑众,想干嘛?我们秦家不欢迎你,赶紧给本小姐滚出去!赵管家,叫几个人过来,把她给我赶走!”

    边上,秦思凯无语一句,“我说表妹,你不会真把自己当成是秦家少夫人了吧?”

    黄鹿听了,眼睛一红,“表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啊!我可是一心向着你的,你怎么能这般残忍,说出这样的话来,伤我的心?”

    秦思凯无奈摇头,只能保持沉默。

    秦龙元劝了句,“鹿儿啊,你不是不知道!你表哥他根本就没有成婚的心思!而且正好,你和你表哥是近亲。所以我想……。”

    “不要!不要!我要嫁给表哥!我不管!舅舅你太过分了,宁愿听信外人的妖言,一句话就把我和表哥的婚事说吹?我要告诉我娘!我要让我娘跟我评评理!”说罢,黄鹿扭头就跑了出去。

    这丫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冒失的模样,当真叫秦龙元摇头至极。

    一回头,秦龙元看见莫兰安安分分的坐在椅子里,万分淑女的坐姿,越看就越觉得,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当他们秦家的少夫人!

    哎!可惜了,为什么这丫头非得是个小百合呢?

    秦思凯侧头问他爹,“父亲,姑母她原本就不太满意当初爷爷分配给她的财产。您现在又吹了我和鹿儿的婚事,姑母那边,肯定会更加记恨你的!而且姑父他还是御宝兰钱庄老庄主的弟弟。我怕,到时候会搞得御宝兰钱庄,和我们的福禄钱庄对立。”

    “不然呢?”秦龙元白眼反问,“如果你懂得牺牲自我,那你就把鹿儿娶回来呗!不过想也知道,鹿儿那丫头,肯定容不得你三妻四妾。那丫头的小心眼,比你姑母还小!你姑父在外面养了个野女人,你姑母连夜跑到那野女人家里,一把刀子把那女人的眼珠子给捅瞎!”

    莫兰眨眼,惊呆了。秦思凯的姑母,这么凶蛮?下手都不手软?

    秦龙元叹气说,“哎!本来还想早点歇息的。不用猜都知道,就算我上塌休息了,我那大妹肯定死也要把我从床上拖下来!”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不到,秦榴香带着宝贝女儿,怒气冲冲的跑过来,还没踏进门槛,就喊,“哪个贱种说的?近亲不能通婚?生了孩子没屁眼?那张吐不出象牙的狗嘴,老娘倒要看看她嘴里塞了多少堆粪!给我站出来说话!”

    秦榴香一吼完,身后,黄鹿小手一指莫兰,叽咕说,“她!就是她!就是她胡说八道来着!”

    秦榴香眼睛一横,气冲冲的走过去,二话不说,高高抬起手掌心,就想给她来个响亮的巴掌。

    眼看着秦榴香手掌高高落下之际,秦思凯瞬间扑了过去,妥妥的接住了秦榴香的手掌,说,“姑母,稍安勿躁。”

    秦榴香冷眼一甩,“怎么?她是你小妾不成?这么袒护她?难怪你看不上我家鹿儿了,是吧?”

    秦思凯轻笑一句,“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小妾,你都不能这样粗暴!想打人就打人?”

    “哼,我今天就非要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了!你给我让开,老娘我今天不甩她几个巴掌,老娘趴着出这门槛!我要让这小丫头知道知道,嘴贱的丫头,下场是个啥!”

    莫兰一眨眼,轻声问,“下场?下场是啥?该不会……你还想把我也弄瞎了眼睛,卖进窑子里去么?”

    秦榴香冷笑一把,“哼,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会有这样下场,还敢在我面前叫嚣?老娘好心,给你个机会,马上跪着滚过来,自己把嘴里的牙齿统统拔掉,老娘今天就饶了你!”

    莫兰一拖腮子,坐姿有点浮躁了,总感觉,身上那股淑女范儿,正一点一点的消失中。

    秦龙元瞧见莫兰那表情,眉头瞬间锁紧。有点不对劲啊,这个小丫头的身份,应该不是丫鬟这么简单吧?

    秦榴香双手一叉腰,叫,“磨蹭个什么劲?还不给我死过来拔牙?”

    丁璐奋力起身,撩起袖子准备揍死那死女人。莫兰跟着起身,一抬手,轻轻把丁璐压坐回去,自己则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秦榴香面前。

    秦榴香双手一抱,昂着头的模样,特像母夜叉。身材又那般魁梧,完全没把莫兰放在眼里。她就安安静静的等着莫兰跪在地上,把牙齿拔掉。

    就在秦榴香冷笑等待时,突然——

    “碰——”

    一拳头,狠狠揍在秦榴香鼻梁上,当下把她揍得鼻血四溢。

    “啊——”黄鹿尖叫,“娘!你没事吧!贱丫头,你竟然——啊——”

    “碰!”又是生猛一拳头,黄鹿的鼻梁也被莫兰一手给打断,鼻血喷满了整个手背。

    两个女人被打得眼泪直流,捂着鼻子怎么也吭不了声。

    秦龙元傻傻的站起身子,张着嘴巴,下唇不停哆嗦。

    秦思凯把头一歪,也彻底的被莫兰那两拳头,打得风中凌乱了。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