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5:洞房花烛也能借?

天才狂小姐 105:洞房花烛也能借?

    丁璐把莫兰护在身后,冷眼盯着上官瑞。

    上官瑞狰狞一句,“死奴才,给我让开!”

    丁璐气急万分,“老娘才唔唔——”

    身后,莫兰急忙伸手,捂住丁璐拿张破嘴,避免她说出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来。

    “太子,您还是请回吧!这事若传到皇上耳朵里,您我都得受罪。”

    “我本来就在活受罪,每次想起你和九弟同进同出,我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兰儿......”

    上官瑞话音还没落下,只听屋外传来太监焦急一声叫唤,“五皇驾到。”

    上官瑞耳根子一竖,扭头看向门外。

    房门碰动一声被人打开,门口处,站着上官翼,和他形影不离的胖妞,另外,上官翼身旁还站着九弟上官霆。

    上官霆噘着邪气的笑意,大摇大摆的走到莫兰身侧,昂首挺胸一句,“哎呀二哥,真是太巧了,五哥刚好从御书房里出来,我就邀他来我这儿喝上来杯!”上官霆牵着莫兰的手,入座,倒酒,边倒酒边说,“五哥二哥,别傻站着,赶紧来坐呀!多喝几杯再走也不迟!”

    偌大的屋内,气场越渐越冷,上官瑞眯眼看向五弟。上官翼则拧着眉头,瞪着二哥,他们俩,一句话也没说。

    沉默了许久,上官瑞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今日太高兴了,宫宴上喝了不少酒,上了兴头,头有点晕。我就不陪五弟九弟喝酒聊天了。”

    上官霆立马起身,拱手说,“那......九弟恭送二哥了!”

    上官瑞抿着极度不悦的唇角,一甩袍子,愤愤离去,离去前,和五弟插肩而过的时候,又和他深深对视了一眼。

    太子离开了,上官翼绷着脸说道,“哼,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不过也好,至少我来了,没让二哥做那些糊涂事!”上官翼甩头,对着肥妞说,“走了。”

    肥妞支吾一句,“就这么走了?不是说有白兰地喝么?老娘好多年没碰这玩意儿了!老娘的酒瘾犯了呢!”

    “你傻呀!一看就知道这是谎话!”

    肥妞一听,当下气大了,“你一看就知道是谎话,那你还来这儿干嘛?你存心在玩我么?老娘不开心了!老娘今天就睡在这儿了!老娘不走了!”那肥妞,果断甩开上官翼的手,笔直走向床榻,踢掉鞋子爬了上去。

    上官霆傻傻的看着那肥妞,惊愕的问,“五哥,您什么时候这般大肚,竟然容忍贴身丫鬟这般大呼小叫?”

    上官翼立马喷口水,“你管不着!”扔完这句,上官翼屁颠屁颠跟去床榻,准备钻进去抓人,“死丫头,给我滚出来,回家!”

    “不回去!老娘喝不着白兰地,老娘就睡死在这里!哇——这是什么?”肥妞一声尖叫。

    上官翼一惊,立马踢了鞋子,溜进床内问,“怎么了?”

    上官翼一进床榻,上官霆忽然想起了什么,红着脸,倏地起身说,“五哥!别!别进去!里面有......”

    晚了!

    上官翼扑腾一下飞出床榻,鞋子都顾不得穿。憋着一张红脸,怒吼,“他妈的,哪来的禁书?”他要吐了。

    上官霆尴尬的撇过头,假装不知情似地,干咳嗽。

    莫兰优雅的坐在椅子里,优雅的喝着水酒,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上官翼狠狠扫了他们俩一眼后,又回头,走到床榻边,吼了句,“死丫头,给我出来!”

    “不出来不出来!你丫的别吵,老娘正看得起劲呢!”

    “该死的!那破书,还不赶紧给我扔了!”

    肥妞刷拉一下,从床帐内露出一颗肥溜溜的脑袋,气鼓鼓的说,“你懂不懂艺术?”

    上官翼又憋了张红脸,气到爆,“这叫艺术?这他妈的也叫艺术?死女人,老子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赶紧把书给我扔了,下来,咱们回家!”

    “我说不就不!你能怎么着?”

    上官翼二话不说,直接上了塌,床帐反正已经落了幕,他也不管三七二十,直接开打。

    “啊——非礼啊——强奸啊——有人耍流氓啊——”

    “你喊啊!喊得再大声也没人来救你!”

    “你这个暴力男!唔唔唔唔——”

    “该死的,你还说!”

    “说又怎么了!老娘没脸没皮——唔唔唔——”

    床在噶兹噶兹乱动,上官霆抓着后脑皮子,坐在莫兰对面,接过她递过来的酒杯,慢慢斟酌,“五哥他在干嘛?”

    莫兰耸肩,“男人被气到爆的时候,是绝对没有理智的!就跟野兽一样,专凭本能‘办事’。”

    “可这是我的行宫,我的床啊!”上官霆喝着水酒,嘴里特苦涩,“我身上的催情药,貌似又出来了!爱妃你说,会不会,是五哥他给我下的药,还故意在我床上演这出戏,让我难受?”

    莫兰又给他倒了杯酒,“照你这丰富的想象力,你也可以写小说了。”

    “哈哈,本王的确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不过爱妃,你能想想法子么?我这儿,难受死了!我的床还被人给玷污了!我心里特憋屈!”

    莫兰冷漠的丢给他三个字,“忍着吧。”

    “.......”无情,真他妈无情。

    最后,荒唐的夜晚,留给了上官翼和肥妞,上官霆牵着莫兰的手,恩恩爱爱的出了行宫,去了御花园,身后,一堆太监宫女随行。寸步不离,他们俩任何交谈的话,太监宫女们,必须得一字不漏的听在耳朵里才行。

    “爱妃,本王听说,五哥身边那娃,和你是熟识?”上官霆喝着美酒,赏着美月,优雅轻问。

    这个疑问,其实是肯定句。

    莫兰心中叽咕,这小子到底派了哪个密探在她身边?总觉得她身边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都知道似地。

    “的确认识,不过交情不深。”

    “哦?是这样的么?可为什么本王就是觉得你们俩之间,有股神似感?”

    “感你妹!”莫兰哼哧一句,“你有时间三八我的家事,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事。”

    “本王的堤坝已经竣工了,本王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琐事要烦心的。”

    “上次那几个刺客,你是如何处置的?”莫兰忽然想起自己之前被上官琪正派来的刺客行刺之事,她把刺客丢给了上官霆后,不闻不问了。

    上官霆叹气着说,“这世上,还是有一些忠臣的!宁愿死也不肯背叛主子!被我严刑拷打的不成人形了,还是咬牙受着!我佩服他们,只能赐他们一人一杯毒酒。”

    “愚忠的人,最让我头疼。交给你也好,省的我拿这些人没辙!哼,嘴贱问了你这一句,听见了心就烦!”莫兰自言自语着说话,坐在某颗滑石上,翘着二郎腿,手撑在后背,仰着头,看着那尊圆月。那坐姿,别提有多闲散。

    上官霆看着有些痴迷,红扑扑的脸蛋,越来越红扑扑了。越是喜欢那丫头,他就越对自己这份心,迷茫。越是迷茫,他就越想不通。为了让自己必须想通,所以他不能动心。

    一咬牙,上官霆闭上双目,扭过脸蛋。

    莫兰吭声说,“听甄御绒说,你早前也在计划着建立学堂和医院?”

    上官霆嗯了句,“我没你这般强硬的手腕,所以计划,被那些朝臣竣滞了很久。”其实说到底,他的朝官,并不是他的,仍然是皇上的!所以他无法像莫兰那般随心所欲着干。皇上承认的城建,他可以动工,皇上看不上的学堂和医馆,上官霆想操办,真心困难。“本王听说,上次南郡洲提督回到封地后,大刀阔斧效仿你的交通管制,而且还设立了个廉政公署。皇上对那廉政公署,十分满意!这提案,提督说是他自己想出来的,皇上就赏了他黄金千两,加封三千户候。”

    上官霆见莫兰没个反应,奇怪一句,“我说你,有时候大肚起来,令人叹为观止!人家抢了你的功劳,你却不跟他计较?”

    莫兰突然嘲弄一笑,“功劳,是虚的。成就,才是真真的。我把功劳记在他头上,回头,他的成就,就归我所有了。”

    “啊!爱妃,你这句话,本王爱听极了。”

    上官霆一边笑着说,一边偷偷瞄向身后那些太监和丫鬟,看他们表情自然,没有丝毫惊讶,上官霆知道,这些蠢蛋们,根本就听不懂莫兰这句话的意思。

    莫兰的意思是说,总有一天,等她一统天下的时候,廉政公署,就是提督大人为她打工创建的部门,她不需要再费心费力推广,只要按部就班照着提督大人铺好的路,实施下去就行。莫兰要的,不是功劳两个字,而是实际的成就。要论野心,提督大人哪里及得上莫兰一半。

    滴答——

    一滴雨水滴在莫兰脸上,莫兰眨眼,起身,去了凉亭下,和上官霆并肩而站,“你还有其他行宫么?快下雨了!”

    上官霆昂首一句,“没了,我的行宫,就这一个。”

    莫兰侧头吩咐太监一句,“你去屋里听听,五爷走了没有。”

    太监匆匆忙忙一去一回,雨水越来越密集,太监回复说,“还吵着呢!”

    上官霆哼哧,“他们又在吵什么?”

    那太监歪着脑袋回复,“听五爷吼,说那死女人怎么也不肯把书交出来。抱在胸口当宝一样,连床在摇,她还在看......”

    “噗噗——”上官霆憋着一口气,笑得特乐呵,“那女娃也太可爱了!床在摇,她还在看?”

    莫兰长长一叹。她二姐的性子,不管走到哪里,永远都是这德行。亏那五爷受得了她那又懒又馋又势利眼脾气还特倔特暴躁的蠢蛋二姐。

    “看样子,他们俩还有的折腾了,咱们就在这儿躲雨得了。”莫兰回头一看,凉亭外站着的那堆太监丫鬟们,全被雨水淋湿了,这么冷的天.......“我说你们几个,要么回去躲雨,要么进凉亭躲雨,别站在雨水里,会感冒的。”

    太监和丫鬟们,眼神动容的弯腰曲腿,“奴才不敢。”

    “奴婢不敢。”

    为首的太监,上前一句,“九皇妃,您的好意,奴才们心领了。这凉亭小,哪能挤得下这么多人。”

    “那就遣散一批人回去躲雨,留下一批人,进凉亭躲雨。”

    太监摇头,“奴才哪敢啊!皇上千叮万嘱,一定要奴才尽心尽力服侍好您!九皇妃,您就甭担心咱们这些命贱的奴才了。您安心赏月即可。”

    莫兰无奈摇头,懒得搭理这些奴性深根的蠢货。

    不稍片刻,只听一声巨响。

    兹——

    “嗯——”凉亭外,站在雨水里的丫鬟奴才,全部倒地不起,有的口吐白沫,有的全身痉挛。

    莫兰拧眉。

    上官霆眼睛放大,“有刺客?”什么样的刺客,这般能干,一口气,一瞬间,把这么多人全部放倒?

    黑暗中,踏着雨水而来的某货,一边忙着带上皮手套,一边走进凉亭。

    上官霆哑然一句,“原来是皇叔。”

    上官慕鸿二话不说,解下披风,往莫兰身上用力一围,“天寒,小心着凉。”说完,又二话不说,扭头离开。

    莫兰干巴着眼,呈无语状。

    上官霆又是一道苦笑,“不会吧,皇叔他这么大手笔?一下子搞晕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给你送件披风?

    莫兰小手一搁心口,脸蛋微红,神情半带满足,半带骄傲,半带羞涩,半带埋怨,说不出心里此时此刻是啥滋味。

    上官霆拿着玉扇不停扇风,大冬天的,还扇得如此用力?那货一边扇风,一边说,“这么厚实的披风,你披着不嫌热么?”

    莫兰奇怪一句,“怎么,你很热么?”

    上官霆用力点头,“很热,真想把衣服脱光光。”

    莫兰忘记了,这丫的身上,还沾着媚药呢!难怪一直喊热。

    上官霆哭声一叹:“哎.......谁叫我教养好.......当众脱衣服什么的,那些野兽行为,本王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莫兰忍不住一道喷笑。她听得出来,上官霆说的那话,口吻惹酸溜,也不知道,他在嫉妒五爷那豪放的性子呢?还是在吃味他皇叔那无厘头的行径?

    这天晚上,莫兰和上官霆就像是罚站一样,在凉亭里蹲了一休。若不是上官慕鸿给她送的披风,估计她果断染上风寒。上官霆也正好因为媚药作祟,一点都不觉得寒冷,两人算是安然无恙的度过了一整宿。

    那些丫鬟和太监们醒来的时候,一边打着喷嚏,一边流着鼻涕,看见莫兰和上官霆背靠背的睡在凉亭内,心里惊呼自己失职,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太监总管害怕皇上怪罪,就把自己无故昏过去的缘由,归结在被雨水侵寒的头上,急急忙忙遣散了这些丫鬟奴才们,封了口后,换了另一批人过来服侍。

    醒来后,莫兰回到行宫梳洗更衣,上官霆率先一步出了行宫,说是要去议政厅见皇上议政。

    莫兰悠哉悠哉的打点自己,顺带吃着早餐。

    早餐还没开动,太监突然来报,“九皇妃,贵妃娘娘求见。”

    莫兰挑眉,起身,迎门。

    岳缘等太监替她推开房门,摇晃着金钗,踏入房门槛。

    莫兰拱手行礼,“臣女见过岳贵妃。”

    岳缘冷眼腻着莫兰,轻声一句,“昨日,太子可有找你?”

    “有。”

    “他来找你,有何要事?”

    “恭贺弟妹,新婚回朝。”

    昨夜太子过来闹新房的时候,小道消息,都传了个遍,岳缘知道是太子过来骚扰莫兰,而莫兰只字未有埋怨。

    岳缘一道轻哼,“的确是个识时务的丫头,难怪太子这般着迷于你。”岳缘吐气一句,“可惜,为时已晚,就算你再怎么有母仪风范,你是九儿的妻子,这个事实,这辈子都无法改变了!所以.......”

    “所以?”莫兰拧着眉头,冷漠问。

    “所以,本宫希望你离太子远点,不要再勾引他了。明白了么?”

    这个母亲,挺会责难人的!估计她永远都不会觉得是她宝贝儿子做错了事。

    屋外,还有那么多太监丫鬟,光明正大偷听她们俩谈话,岳缘过来说这些话,不就是为了圆她儿子名声?故意指责莫兰的不是,让下人们放风谣传。

    她的退让,引来岳贵妃蛮狠进击,还越来越耍大牌!

    莫兰本不想和她斤斤计较的,可心里总觉得特他妈不爽。

    莫兰冷笑,“贵妃娘娘,您说,我应不应该给你点面子,顺着你的话往下说?”

    岳缘眯着眼,“难道?我说错了?”

    莫兰昂着头,抱着胸,站姿有点嚣张了,“如果我温驯一点的话,我会回答你‘是,我知道了,日后我会注意分寸’之类!可惜,岳贵妃你也应该清楚,我这头烈马,谁也驯服不了!岳贵妃你是个聪明人,和我硬碰硬的,会是什么下场,你还不清楚么?”

    莫兰说的,就是当今皇后。

    上次皇后过来闹事,被莫兰反整了一次。整得那皇后整整一个月都不肯出她寝宫接见任何嫔妃。

    岳缘突然笑了,“傻丫头,你可知道,我和皇后的区别?”

    莫兰懒洋洋一句,“你不就是想说,你是皇上心里的宠妃嘛!先前,巫毒之术那次,皇后之所以被我恶整,是因为皇上不乐意偏袒她,皇上偏袒了我!但如果是您和我杠上的话,皇上一定会偏袒自己的爱妃。是这个意思么?”

    岳贵妃没有吭声,不过她那自信的表情,已经证明了她的心思。

    莫兰吐气说,“或许岳贵妃您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摆好你和我的位分问题!你一直以为,我这个从一品的皇妃,与你这正一品贵妃,相差一个等级,我的地位,就永远比你矮上一筹,对你哈腰点头都是理所当然的。可你别忘了,我是封地的藩王!我和皇上之间,拥有政事交涉的权利。而你,只是区区一个妃子,没有政治地位的废物女人!”

    岳贵妃嘴角一抽,心头凸鄂不已,“你这个丫头,当真是拿了鸡毛当令箭使?”

    “错了!我只是想告诉您,贵妃娘娘,日后来找我说话,客气,礼貌,为人处世,都给我他妈的客观一点!别给我乱扣屎盆子!要不然,老娘心情一个不爽,直接甩你两巴掌!”

    见识过她曾经二话不说直接甩自己老爹那两巴掌,岳贵妃知道,莫兰是个言出必行的粗暴女。

    岳贵妃当下被吼得后退一大步,气得把手揪在心口直喘气,“你!你!好!你有种!本宫倒要看看,谁会笑到最后!”

    一甩头,岳贵妃气冲冲的甩动衣袖,愤愤离去。

    岳贵妃一走,太监急急忙忙扑进房里,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说话,“九皇妃,老奴发誓,刚才您和岳贵妃的对话,皇上不问,老奴绝对只字不提。您大可放心。”

    莫兰奇怪,“干嘛跟我说这些?皇上派你来监视我,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呗。”

    那太监直摇头,“老奴跟了那么多个主子,您是老奴见过,对下人,最平易敬人的好主子。别人都说您暴力,可在老奴眼里,您就是个和蔼的慈母!老奴没有伺候您之前,就一直向往着能去您的国度,当您的臣民。可惜,老奴生不逢时。”太监笑着嘀咕,“反正皇上只是要求咱们监视您和九皇合房之事,其余的,咱们都充耳不闻。您老大可放心,奴才身后那些小子丫头,和老奴一样,对您,可崇拜着呢!”

    莫兰随性一笑,拍拍他肩头,说了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敢问老大爷贵姓?”

    “哎哟,奴才不敢称贵!老奴命贱,老奴名叫魏延。”

    “魏总管,你若有时间,带我去个地方吧。”

    “九皇妃想去哪儿,您尽管吩咐。”

    “王爷的墓园。”

    魏延拧眉,为难一句,“皇上吩咐了,除了皇上和太子,其余人,都不能祭拜九王爷。”

    “还有这破规矩?”莫兰暗恼一句。

    魏延点头,轻声说,“说到底,皇上还不是因为忌惮十七王爷。九皇妃,您就先忍忍吧,等皇上把十七王爷给抓住了,您就好祭拜他老人家了。”

    真够让人倒胃口,这才大清早,食欲都他们搞没了。

    莫兰丢下早餐,出了房门,准备前往御书房,半路却被太监拦截,说是皇太后要接见她,约她在御花园相见。

    到了御花园,莫兰看见那老太婆正忙着喂太监手里的鸟儿虫吃,上前三步,礼道,“太后。”

    老太婆的年纪,其实也就六十多岁,因为宫廷里的女人,普遍早婚早生,再加上宫里的燕窝补品,滋滋润润,保养得那老太婆,头发都没有白一根。

    皇太后喂了一条虫后,又忙着在花草上找小虫,乐得自在,对于莫兰的请安,聪耳不闻。

    这叫摆谱!

    宫里的女人,哪个不会做这种事?

    ------题外话------

    啥都没写就被贴黄条?笑死人了,如果不过,正好有借口请假一周,整天搓麻将去也!咔咔咔——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