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6:打点后路

天才狂小姐 106:打点后路

    莫兰冷笑一句,拱手说道,“既然皇太后忙着喂鸟,那皇孙改日再来见您。”

    说罢,一甩头,莫兰领着丁璐准备要走。

    刷拉一下,两名带刀侍卫,拦住了她的去路。

    皇太后终于吭声了,“的确,和传言的一样,人小,脾气倒是不小!本宫只是晾了你一会会儿,你就这般不给颜面掉头就走?”

    莫兰回头一句,“我的时间,贵如血钻,皇太后您难道不知道?在我封地,那些想要预约见我的人,最起码要等上七天!皇奶奶召见我,想和我闲聊,我自然愿意给您面子,可若想把我的时间浪费在遛鸟上,那恕皇孙无法奉陪。”

    皇太后表情未变,依旧忙着找虫,“时隔一年,你身上那股叛逆味道,越来越浓了。昨日,本宫未去朝前接你和九孙儿,所以没看见你在朝前那英姿煞爽的风态,可是本宫也有耳闻,听说你竟然,当众打了自己亲生爹爹两巴掌?可有此事?”

    莫兰耸肩,“没错。”

    皇太后终于肯把眸子投向莫兰,“这么个不孝女,老天爷怎能容你?”

    “如果我爹爹,对我娘好,对我好,对我妹好,我会把他捧到天上,就算自己千仓百孔,也不会让他受半点伤害!可惜,我理想中的父亲,永远是理想中的。老天爷没落雷劈我,就是因为这个!”

    “怕就怕,就算老天爷落雷劈你,也有人帮你顶着!好让你更加无法无天的四处逍遥,不把皇后放在眼里,不把岳贵妃放在眼里,不把本宫放在眼里,甚至不把太子皇上,放在眼里。”

    “太后您想说什么?能直截了当的说明白么?皇孙愚钝。”

    “愚钝?”皇太后哼笑,“全天下,就属你这丫头最聪明了,你还敢说自己愚钝?吾儿的十七弟,究竟是不是南宫羽三?究竟是不是你的靠山?这个问题,至今为止还没有个定论!只不过,丫头,本宫今个儿要告诉你的是,上官慕鸿他是不是南宫羽三这个结论,要么,让那三少亲自出面澄清身份,要么,皇上他自己做判断,皇上说是,那就一定是,皇上说不是,那才不是。你可明白?”

    明白?怎么不明白?

    皇太后的意思不就是说,她是谋臣,还是忠臣,都是皇上一句话而已。皇太后就是想叫她,安分点,不要太嚣张,不然,直接在她脑门上,叩个逆臣的头衔。

    莫兰禁不住一道轻笑。

    皇太后眯眼,冷声一句,“你笑什么?”

    莫兰吐气,说道,“太后刚才那话,说错了。”

    “哦?哪里说错了?你给本宫纠正一下!”

    莫兰一昂头,叽歪一句,“我家三少的身份,他想出面澄清就澄清,他不想出面,你们谁也找不着他人!至于上官慕鸿究竟是不是三少,皇上说是,百姓说不是!皇上说不是,百姓说是!当两者的意见,出现矛盾的时候,史官,就得死了。”

    皇太后一听这话,心头狠狠一落。

    或许旁人根本听不懂莫兰说那话的意思,但是皇太后如何听不出来莫兰那言下之意?

    这是要改朝换代的意思!

    皇上的言论,都要被史官记录在案,以便日后子子孙孙,都知道自己的祖父的决定,是最最正确的,就算皇上冤枉莫兰是逆臣,那皇上也是正确的。但如果,皇上的史官被搞死,史官改成莫兰的人,那么,百姓的权威,比皇上的权威,更大更强。后代的子子孙孙都会知道,皇上,是个昏君。

    有权利逼史官改写历史的,只有当今圣上,莫兰这丫头说要改写历史,这不就是要改朝换代的意思么!

    “皇奶奶若无其他要是,皇孙得先行离开了,皇上那边,还等着我这儿媳,给他敬媳妇茶呢!”莫兰匆匆哧溜了一句后,把肩头用力顶开侍卫的佩刀,昂着头,大摇大摆的就这么走了。

    这下子,皇太后并没有出声拦阻她,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不稍片刻,某个衣服狼藉的男子,怒气冲冲的跑来吼,“皇奶奶!皇奶奶!我家兰儿妹子来了没啊?您怎么不早点叫我起来!真是的,昨日朝宴不让我参加也就罢了,为什么到了今天,还要把我幽禁在屋里?我都快被关得身上长虱子了。”

    皇太后气恼着吼,“你这蠢孙,你和老九的矛盾闹这么大,我哪敢让你出去?你呀,还是给我乖乖留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上官霆和钡徍之间的矛盾,原本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上次地震,上官霆拆了钡徍的老窝,钡徍气得在她慈宁宫里闹腾了大半年!昨日朝宴,原本她也要去参加的,还不是因为她要牵制着这蠢皇孙,所以连她也没去朝宴接上官霆和莫兰。

    钡徍一听皇太后还要监禁他,当下惨叫!“皇奶奶,您就饶了我吧,让我出去走几日,又不会要了您老人家的命——咳咳——皇奶奶您就可怜可怜我吧!皇奶奶——”

    皇太后懒得搭理,甩头走人,把那蠢孙挡在侍卫身后,叫了一群太监丫鬟,看死他。

    当天夜里,上官琪正看着书桌上摆着的金色奏章,心里苦思。

    这份奏章,是莫兰进贡的,里面,有炼钢技术。

    这项技术对于上官琪正来说,的确挺重要的。因为之前建造堤坝的时候,很多钢类材料,都是莫兰那边提供的,他被莫兰那丫头,敲诈了不少银两。

    炼钢术在手,就表示能为他将来的城建,节省不少开支。

    上官琪正苦恼的是,莫兰脑子里还有很多技术,她不乐意完完本本的贡献出来,甚至有的,就算他出钱跟她买,她也不乐意供给。

    而且,岳贵妃今个儿过来参了那丫头一本,说那丫头,有谋逆的意思,该杀。

    皇太后也刚才过来参了那丫头一本,也说那丫头,叛逆味很强,该灭了她。

    这一点,不需要她们说,他心里清楚的狠。

    那头脱了缰绳的野马,他觉得自己根本没这能力掌控。可他又何其不甘心,一旦扼杀了那娃,就等于了扼杀了巨大的财富。

    当天夜里,上官琪正把老五叫了过来,询问他的意见。

    相对于太子太过感情用事,老五他应该能够给他一个很好的提议。

    老五说,那丫头顶多就是个女人罢了,掀不出什么大风浪来,就算她背后有老九和上官慕鸿撑腰,照样是一摊扶不上墙的烂泥。

    老五这么一说,上官琪正的心又动摇了,觉得老五说的没错,一个女人而已,他何必苦恼成这样?

    之后,上官琪正又把北郡洲刺史辛思律给叫了过来,询问他上次刺探莫兰封地的结果。

    辛思律因为妻子难产的缘故,一直蹲在莫兰封地的医馆里养伤,抽不开身回京,他带着一家老小回京,也才六日不到。

    辛思律急忙进宫面圣,说了一堆的废话,重点内容,其实上官琪正早就知道了。

    那禁刀令,南郡洲提督大人卜恪,早在回京之时就提到过。

    辛思律对着皇上说,莫兰那丫头,搞了一堆的警棍在街上乱晃,没有佩刀在外,那些歹徒,倒也少了许多,打家劫舍的劫匪什么的,也少了许许多多,这个对她国家内部的治安,十分有效。可是呢,对外,她的士兵,拿着警棍出来打仗,不是一下子就被人砍死了?辛思律说叫皇上不要忌惮那丫头,就当她是个废材不就成了?

    上官琪正越听越觉得有理。那个禁刀令,对内的治安,的确有效,可对外御敌,肯定很挫。

    这丫头的禁刀令,倒是让他真的放心不少。

    于是乎,岳贵妃和皇太后的奏本,被上官琪正压在了手边。

    皇上不乐意处置莫兰的无理,岳贵妃和皇太后就再也不敢去招惹那丫头了,免得到时候,丢了脸面,自己找罪受。

    入夜,莫兰站在床榻边,拧巴着眉头说,“你到底想干嘛?又不上床睡觉,也不让我上床睡觉?”

    上官霆一个劲的在床前走来又走去,说,“这床,你还敢睡?”

    “怎么了?”

    “我五弟用过了的!别说这床睡不了,就连这房间,我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说罢,上官霆摇头一句,“不行,得开开窗户,通通风。”

    莫兰一吐气,“你脑子有病,床铺和床帐,你一大清早就叫人换了三趟,你还叫了太医在屋里熏了艾草,你还嫌东嫌西的想干嘛?”

    “啧——我不是替你着想么!这么污秽的屋子,实在是叫人难以入睡啊!”

    莫兰喷了口水,“你不想睡就滚,老娘我要睡觉了!”

    莫兰上前准备脱鞋睡觉,上官霆横身一档,“不行,爱妃!你要是被玷污了身子咋办?本王听说,男人遗漏过‘宝物’的床铺,女人绝对不能睡,一不小心,就算是处女之身,也有怀孕的可能!本王不能让你有给我带绿帽子的机会。”

    莫兰脸一黑,“你个蠢货,床铺都换了三次了,还有遗精?你当我傻啊!滚一边去!”

    “爱妃!”上官霆一本正经着说。

    上官霆一说,丁璐紧张的抓着莫兰的衣角,扯着她回来,说,“莫小主,我觉得九爷说得挺有道理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看您还是……。”

    莫兰嘴巴一抽,暴脾气出来了,“你们他妈的都被石头给砸过了吗?就算床上他妈的还有鬼东西,老娘我也在安全期!滚滚滚!都给我滚出去!”

    莫兰抓着丁璐的手,用力扯去房门口,门口一开,把人往外一推,进了屋,抓着上官霆的手扯去门口,也把他往门外一丢,吼了句,“昨晚睡了凉亭,冻死我了,今天晚上我要舒舒服服睡上一觉,谁敢打扰我睡眠,我直接放火烧行宫!”莫兰从兜里,啪嚓一下,掏出打火机,威胁似地亮火给他们看。

    一群人,全绿了白脸,吓得后退三步远。

    独独上官霆,眼睛雪亮,急叫,“爱妃!本王绝对听你的,你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来来来,把这玩儿送给本王,本王罚站长廊五百年,本王也愿意!”

    莫兰楞了三秒。

    她貌似忘记了,她眼前这毛头小子,最喜欢的,不是女人,不是书籍,不是歌舞水酒,而是大千世界,所有稀罕宝贝。

    感觉,要让这位爱玩爱闹的九爷乖乖听话的法宝,就是这个呢!

    莫兰一挑眉,骄傲一笑,把打火机往他身上一抛,说道,“喏,送你了!”

    “哎呀,爱妃,你真的是太大方了!爱妃想要什么回礼?你说。”

    “早点处理完你的公事,早点请柬离京回乡!我可不想在这宫里浪费宝贵青春!”

    “放心,本王一定谨遵爱妃训诫,呵呵呵……”上官霆抱着打火机,窝去角落里开始研究起来,顾不得那些太监丫鬟们那同情眸光。身为九皇子,身为一家之主,被赶出睡房这种事,究竟有多丢人?如果今个儿换做是五爷上官翼,八成他会气到把屋檐都给掀翻。这世上,也就上官霆,能够这般豪放,这般坦然面对如此凶恶的妻子。

    上官霆请柬说要尽早回乡的奏章,果断被驳回了,上官琪正想过了,就一份炼钢文本,根本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他们两个想溜,没门。

    莫兰没的回乡,只好请奏说要去一次莫府,看看那个被她气病的爹爹。

    这个提议倒也不过分,皇上恩准了,不过得让老五陪行。

    莫兰领着上官翼和那肥妞上了路,上官翼独自一人骑着马车,莫兰和肥妞则妥妥的坐在马车里,大眼瞪小眼。

    肥妞磨叽一句,“我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接我回去?”

    莫兰抿唇说,“你看我有这闲工夫么?”

    “那你他妈的把我丢在那暴力男身边到底想干嘛?”

    “我说二姐,你不是没脑子呀。五爷他兵权在握,你懂不懂。”

    “他握天泉老娘也不关心!”

    “二姐!”莫兰委曲求全着叫了她一句。

    哪知那肥妞蹬鼻子上脸,拽成什么德行,“老娘特不乐意帮你。”

    莫兰脸一落,额角抽搐,“你到底想怎样?”

    肥妞双手叉腰,“我要绝对自由!我要一堆零嘴,要几十桶美酒,然后再来五百份漫画,我要宅家里五百年!”

    莫兰一揉太阳穴,“你怎么走到哪,宅到哪?你身上都发霉了你知不知道!”

    “瞎说!我现在已经每天都洗澡了的!不信你闻闻。”那肥妞竟然掏出咯吱窝出来,想给她闻。

    莫兰立马伸出脚丫子,踩住她胸口,不停往外推,“别过来,死肥婆!”

    相对莫兰那工作狂的性子,她家二姐,完全就是个超级宅女,一台电脑,一堆保质期超长的零食,一只抽水马桶,能让她耗五年时间不出家门半步。

    五爷走到哪儿,都要把这肥妞带到哪儿,可她偏偏不乐意出家门,每次出家门的时候,都要和五爷打个老半天,每次,她都落败。独独那次拘捕上官慕鸿,五爷偷偷出门没带上她,她就觉得奇怪,偷偷摸摸跟在屁股后面跟了过来,顺带瓦解了两人的战争,免了他俩谁谁受伤。

    “二姐,五爷这边,你最好就是把他拉来我这边。”

    肥妞一挥手,“不可能!他是个孝子!”

    莫兰抿唇,“那你想法子啊!你的脑子长来干嘛的!”

    肥妞骄傲一句,“我的脑子,除了用来享受吃喝拉撒睡的欲望感之外,还有意淫功能,我每天晚上都要淫虐那畜生一百回才睡觉!”

    莫兰一揉眉心,实在无语,“算了,就当我没和你说过话!你继续吃!继续吃!吃死你我也管不着!”

    说完那句话,刚好莫府到了,莫兰急急忙忙下了马车,表情特难看。

    匆匆进了莫府,匆匆忙忙赶到父亲房门前,等着下人帮忙通报。

    那下人,进了屋子,说了句,“老爷,大小姐来了。”

    这句话刚说完,就听屋内传来一阵爆喝声,“叫她滚!叫她给我滚出去!我莫府不欢迎这个不孝女!咳咳咳——呕——”

    “老爷!老爷您注意点身子啊!”这是唐嫣的声音。

    下人急忙出了房门说,“大小姐,老爷不待见您!”

    莫兰一甩手,冷冰冰的一句,“滚开!”

    “是是是!”下人急忙后退三步。

    要知道,他家大小姐的臭脾气,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谁敢与她作对?

    莫兰一抬脚,用力一踹。

    房门碰动一声被人踢开,进了屋,昂声一句,“除了我爹之外,闲杂人等,都给我离开!”

    三两个丫鬟,赶紧匆匆出了房门,唐嫣却叉着腰,怒气冲冲的跑到莫兰面前,指着她鼻子怒骂,“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不孝女,竟然对爹爹这般态度!你存心想气死他是不是?”

    莫兰冷眼一瞪,唐嫣还想怒骂的话,顿时僵在半空中。

    那道冰冷残虐的视线,唐嫣吓得整个人都发颤了。“我!我!我才不怕你!我我!我就是不怕你!怎么着!有……有本事!你吃了我啊!”

    唐嫣不知道,自己那结巴的语调,说出来多讨人发笑。

    莫兰忍着耐心,挥手一句,“趁我心情好,赶紧出去!”

    唐嫣深吸一口气,拔高嗓子吼,“老娘我啊——”

    丁璐忍不住了,上前小手一抓唐嫣头发,直接把她拽出房门,顺带自己也出了房门,替她家莫小主,关上房门。

    莫兰走到莫海峰床前,冰冷一句,“爹。”

    “我不要你叫我爹!你给我滚!咳咳——呕——”莫海峰直接呕血。

    看得出来,这绝对是被气到吐血的。

    莫兰也不嫌脏,坐在父亲床沿,幽幽一句,“爹在生我的气?气我那日,当众打了你两巴掌!”

    提起这件事,莫海峰上气不接下气,呼吸不稳,眼珠子暴突,明显有要嗝屁的征兆。

    莫海峰原本就是个爱面子的人,莫兰这般那般羞辱他,当他如此下不了台,这叫他日后,还怎么在京城里混下去?当天夜里,他就直接气到高烧,本夜直接呕血,今天已经第三天了,他整个人的元气,都快呕光了。

    莫兰依旧冷淡的坐在床沿,轻声说,“爹,我今个儿过来,不是来探望你的!是来跟你说件事儿。”

    “你想说什么就说,说完给我滚!马上滚!我就当,从来没生过你这女儿!”

    “我和你的感情如此淡泊,那两巴掌,已经明明白白告诉给皇上知道了!皇上知道后,你觉得,你对他的利用价值,还剩多少?”

    莫兰一说,莫海峰眼珠子瞪得更大更圆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在皇上眼里的利用价值,完全取决于我的对你的孝心还剩多少。如果我对你感情降为零,那皇上自然会把你当弃子一样,随处可丢。爹,你或许觉得,我打你那两巴掌,是大逆不孝,有违天道,可在我眼里,我那两巴掌,是为了挽救爹爹的生命,而打下去的。”

    “哈——”莫海峰好一阵嗤笑,“为了救我?才打的我?你哪来的脸皮,说出这句话?”

    莫兰睨视着床上的老头,轻声一句,“爹,你留在京城,迟早都是死!你可明白?”

    莫海峰喷笑,“你若不做那些谋逆之事,我又怎会被你拖累?”

    “问题是,那些谋逆之事,我是做定的!谁也阻止不了我!你,绝对会被拖累个彻彻底底!因为你是我爹!”

    莫海峰咬牙喷嗤,“你真的!你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莫兰吐气说,“谁让这个社会,让我看着如此不顺眼!爹,我打你两巴掌,打得很好,你生了病,在呕血,那就继续呕吧!呕到明天,我去跟皇上说,你命不久矣!然后就安安稳稳的死吧!”

    莫海峰嘴皮子一抽,没有生气,反而苦笑,“我的好女儿,当真巴巴的希望我早点死透呢,是吧?”

    莫兰起身,轻声说,“爹,就剩下最后一晚了,你若想不通,你就是死路一条,你若想通了,你还是死路一条。我走了。”

    莫兰转身欲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说,“啊,忘了跟你说了,四妹和五娘,我让卢岺接回老乡,户籍也牵过去了。你莫再牵挂!”

    说完,莫兰没能听见她爹爹回应,便急急忙忙出了房门,准备回宫。

    第二天一大清早,有人呈报,说莫太常卿身子欠安,有病毙的征兆。

    皇上听见这消息,心情特不好,急急忙忙派了太医去了次莫府,给莫海峰诊脉。太医回复说,莫海峰的身子,只能再撑一两天的光景了。皇上立马叫了太监,去给莫兰报告。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