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8:歌舞竞赛

天才狂小姐 108:歌舞竞赛

    莫兰挑嘴儿笑说,“你们手里的那颗宝石,虽然很大颗,可是你们不会切割,所以只能原封不动的把它镶嵌在木棍头上,当权杖。我说的,没错吧?”

    金发夫妇纷纷挪了下坐姿,像是被她说中了心事似地。他们路易先生手里的宝石,虽然很大颗,可是形状十分的难看,镶嵌在金棍子的顶端,看上去就跟打狗棒差不多。

    莫兰伸手,从何君王妃耳朵上,摘下了耳环,说道,“我手里的这颗钻石,并不是原石,而是切割出来的精制品,不信的话,你们可以看看,两颗宝石,是不是一摸一样。”

    金发夫妇接过宝石,仔细一看,撕拉一声,“竟然真的是切割出来的呢!”

    金发夫妇和莫兰之间的对话,翻译官全然不动的翻译给皇上和何君王夫妇听。

    何君王妃听见后,当下就问,“很稀奇么?拿把刀子过来切了不就行了?”

    莫兰轻声解释,“君王妃若是能拿刀子把它切开,这对耳环,我直接送给你。”

    一句话,何君王妃咬着下唇,再也不支声了。说得越多,就越显得自己无知呢!

    “区区切割术而已,它的价值还不足以和我们的宝石相提并论。”金发男子比划了下手势,告诉莫兰,他们路易先生权杖上的宝石,几乎有手掌心这么大。

    莫兰笑着说,“那开采术呢?”

    一说,金发夫妇再次深深惊呆了,“什……什么意思?”

    “听不懂么?那我解释一句,我可以提供给你开采钻石的开采术。”

    “啊……。”一道华丽的抽吸声,抽得那对金发夫妇,久久不能言语。

    莫兰一摸下颚,说,“嗯,感觉我的赌资,太大了!你们路易先生权杖上的那颗宝石,和我的开采术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我看,这个赌资还是免了吧,你们根本拿不出追加金来!”

    “等等!等等!”金发男子起身,说道,“请务必给我们一次机会。”

    莫兰腻着那名金发男子,轻问,“如果你做不了主,那你退位,让个能做主的人,坐下和我说话。”

    金发男子和他妻子相视一眼,瞳孔收缩,闪烁不停。

    金发男子身后,一名棕发男子,敲敲他们肩头,示意他们起来。

    金发夫妇急忙起身让位,棕发男子一落座,坐姿格外贵气,虽然他穿着仆人的装束,却依然无法掩盖住他英气逼人的贵族容颜。

    男子轻声一笑,介绍道,“我是路易三世。”

    也就是路易先生的孙子,而且还是拥有继承权的皇子。

    路易三世眯眼问,“莫兰小姐,您是怎么猜到,我才是正主儿?”

    莫兰小手一指路易三世腰间的一根长棍,说道,“那根铁棍子,应该只有皇族的人,才配拥有。”

    路易三世万分惊愕,他解下长棍,惊问,“你知道这玩意儿?”

    莫兰哼笑,“你说呢?”

    路易三世脸色一落,“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这玩意儿是啥!这东西才问世没多久,就连我的子民,也都没见识过它的威力,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这个问题嘛——我不告诉你。”莫兰耍赖式一笑。

    路易三世静默了片刻后,说,“原来你在耍我!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东西是啥!故意跟我装神秘!”对,应该就是这样子的。路易三世越想就越确定,他差一点被莫兰那丫头瞎蒙的演技给欺骗了。

    莫兰刷拉起身,对着皇上说道,“皇上,儿臣先行告退了。”

    “你们事情都谈妥了?”

    “谈的差不多了。”

    上官琪正哼哧,“那你先行退下吧!”

    “是。”

    莫兰扭头离开,路易三世急忙追上脚步,说道,“等等!莫兰小姐,请稍等片刻。”

    “还有何事?”

    “之前您说的那个钻石开采术。”

    莫兰昂头一句,“就当我没提过咯,反正这项技术,你们根本拿不出相同的追加金当赌资。”

    “不!我有!”路易三世扯着莫兰的手,直接扯她去门外交谈,屋内就留下那对金发夫妇应付皇上和何君王他们。

    路易三世掏出铁棍递给莫兰,说道,“我可以提供给你这项技术。”

    莫兰看着那根小铁棍,笑了,“免了,我不需要。”

    “不!您只要听完我的解说,您一定会爱上它的。”路易三世扬开古往今来无往不利的自信微笑,他把铁棍子一折,把一颗小指头粗细的小铁物件,塞进铁棍的管道里,合上铁棍后,按下铁棍屁股后一个按钮,食指伸进把手处的圈圈孔内,准备按下机关。

    莫兰把他的手往下一压,制止他扣下扳机,“成了,你不用跟我详细解释这是啥玩意儿。”

    “不用行动跟你说明,你如何爱上它?”

    莫兰兴趣缺缺着说,“我对这个,真没兴趣。不过我感兴趣的是,你们几个,来龙华,当真是为了挑战三少的歌舞团?”

    路易三世眼睛一阵闪烁,“啊……是……。是啊。”

    莫兰噘着一抹自负的笑意,说道,“成,既然你们这般有诚意的来挑战三少歌舞团,那就好好准备准备。只要你们能赢了我,开采钻石的技术,我可以无条件提供给你们!还附带赠送你们切割术!”

    路易三世听了,眼睛一亮,急问,“真的么?”

    “当然。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

    路易三世狂喜一顿,喜完,他表情一阵凝结,“那如果我们输了的话,您想要啥?”这丫头竟然对他手里这根铁棍子没兴趣,这丫头真傻。路易三世心里是这般想的!既然这丫头不要这铁棍的技术配方,那她想要啥东西类?

    莫兰耸肩一句,“若我赢了你,你就跟皇上说,你要去我城镇住几天,玩几天。”

    “什么?这么简单?”路易三世惊讶极了,“这个,能算赌资么?”

    “只要我觉得它有价值,那它就值!”她的自由,比什么都值钱啊!只要她早回乡一天,她的城建,就能光速进行,时代就等于是被她推进了上百年。

    路易三世口水一吸,乐滋滋着说,“好好好!咱们可得一言为定哦!赌局,我来设,你能应付得了我,就算你赢!”

    “给我三天时间准备一下。”

    “嗯嗯!”

    这次四方会谈,圆满结束,会谈中至关重要的,就是这次歌舞比赛。

    皇上为了迎合文莱小皇子的提议,特地为他办了次晚宴,邀请了文武百官以及他们的夫人一块儿出席,桌宴,从朝殿大门口,一路排到皇宫大门口。

    其实能看到歌宴的,也就三品以上的重臣,其余的,都是过来凑人数,看热闹,摆排场的。

    身为皇上,最喜欢的就是面子。感觉观众越多,就越有面子似地。

    这次宫宴,皇太后也出席了,还有皇后娘娘以及四大嫔妃。

    自然,大大小小所有皇子也一同出席宫宴。

    上官霆坐在莫兰身侧,眼睛一扫周围这阵仗,调笑一句,“爱妃,十年难得一见的盛宴,没想到因你而促成了呢!”

    莫兰哼哧,“就这么点观众,还叫十年难得一见的盛宴!你也太小家子气了!”

    上官霆当下傻了。他不是被莫兰那夸张的胃口给吓着,而是被她那句小家子气的话,给骂傻的!

    想他堂堂九尺男儿,竟然被一个女人骂小家子气,这是何等的丢人啊!

    上官霆沉默三刻后,吐气一句,“爱妃,有时候我觉得你比男人还男人。真怀疑你是不是投错胎了。”

    “哼,过奖。”莫兰厚着脸皮,脸不红心不跳的接下他那句嘲讽似地调侃。

    上官霆无奈摇头,苦笑着说,“你这头野马,我到今天都还没能给你找到一条合适的缰绳,看样子,我这辈子是无法骑在你背上驾驭你的了。”

    莫兰赏了他一个白眼,懒得吭声,和他废话。

    上官霆昂头轻问,“爱妃,这次的比赛,你有把握否?”

    莫兰无聊应道,“随便玩玩,没当真过。”

    “啊!那可不行,爱妃,你还不知道吧,皇上利用你和路易三世之间的歌舞竞赛,私下做了个赌注。”

    莫兰拧眉,“什么赌注?”

    “所有国民终身通行证令。”

    莫兰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上官霆的眸光,特鄙视,“说得那么斯文干嘛,不就是想光明正大入侵他国领土嘛!”

    上官霆笑容一裂,“文宪上,自然不能写得如此露骨呀!更何况,这个要求,是文莱国率先提出来的,是他们想到用这个法子光明正大入侵我国领土,皇上就趁机反击了回去。所以丫头,这次你若是输了,皇上就只能大开港口,让那些文莱人,挨个搬迁来我们国都。当然,你若赢了的话,皇上就好找借口,安排一批军队,踩破他们的领土了。”

    莫兰摸着下颚,眯缝着眼,“总觉得你们这群人,全都是不安好心的野狼份子。”

    “爱妃,彼此彼此,你又何必说别人呢!”上官霆调侃得上瘾了,嘴巴越说越贱,“呵呵,现在爱妃打算如何应付这次歌舞比赛啊?”

    莫兰一鼻子哼气,“随便玩玩,从没当真过!”

    “……”如果说,之前那句话,是她闲来无事,随口说着玩的。那么这次这句话,听得出来,她的口吻带着任何人都无法模仿的嚣张。她随便玩玩就能保证自己赢得妥妥当当,她要是当真起来,老天爷也得输得心服口服的地步!

    这般嚣张的女人,恐怕这世上,也就只有她莫兰了。

    文莱使节,那对金发夫妇,携手走到皇上身边,轻声说道,“皇帝陛下,我们夫妇,先为诸位表演第一支舞蹈。届时,希望莫兰小姐能够让她的歌舞团,临摹我们歌舞七分相,就记她一分。”

    上官琪正点头应和,“成。”他都不用去询问莫兰的意见,直接替她应下了。如果这么简单的事,她都办不到,那么后面的内容,她要如何应付?

    那对夫妇走到广场正中央,随着一名女仆拉起三弦小提琴后,那对夫妇相拥踏步,旋转着跳舞。

    上官霆侧头问,“这舞,名叫慢三。以前在文莱那边,慢三是禁止被跳的低贱舞曲,后来路易一世夺取皇位后,慢三渐渐被皇族人拱贵族舞曲的宝座。文莱人每次宫廷聚会,他们都会跳慢三。”

    莫兰歪着头,依然面无表情,磕着那双气死人的死鱼眼,连眨眼的功夫都省了。别人见了她,说不定还以为她在睁着眼睛睡觉中。

    一曲舞毕,金发夫妇谢礼,下场入席,等着莫兰上场。

    皇上身边,皇太后和皇后纷纷泄气一句,“男女跳舞,为何要搂得这般严实?这多丢人啊?谁乐意学那种下贱的舞蹈?”

    “就是说。”

    上官琪正摆正姿势,拧巴着眉头,等着莫兰站在他面前,上官琪正忍不住,急问,“丫头,你这次,只把你那对双胞胎姐妹带进宫来?没多带其他人么?”

    莫兰老实回话,“除了双乔在京城,其他人,都在外地巡演,没法进宫。”

    “那这场舞,你打算叫谁出场?人家可是一男一女跳的舞蹈。”

    莫兰随口一句,“皇上不必担心,正好,前几日,我闲来无聊,调教了一批宫女太监侍卫,他们可以应付。”

    “可以应付?”听见这么不靠谱的一句话,上官琪正心眼都抖了。这次的舞蹈比赛,可以说,他们处于被动,因为来者是客,他们总要让着那些外来民族,这才能体现出龙华帝国泱泱大国的风度啊!

    上官琪正慌着心眼,甩手一句,“那你就去应付着吧。丫头,你可别忘了,你若输了比赛,丽朝的版图,你就别想动它。你和何君王的谈判,也会随之失效。”

    其实这个威胁,对莫兰来说,根本不算威胁。虽然少了稀有金属,影响她城建速度,不过这也没有至关重要到非它不可的地步。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她的自由!她若输了,她估计还得被皇上软禁个小半年才放她回封地吧。

    莫兰回到座位,拿着筷子,敲敲杯子。

    不远处,双乔一人提着一把小提琴,前来觐见。

    双乔身后,跟着一男一女,都是皇上派去莫兰身边,监视她和上官霆行房的太监和宫女。

    莫兰又拿筷子敲了一下杯子。

    厅——

    一声脆响,双乔两人纷纷抬起手里的小提琴,学着刚才三弦提琴师,拉出同样的旋律。

    与此同时,那对太监宫女,学着金发夫妇的舞姿,翩翩起舞。

    舞蹈一起,周围哗然而出。

    “一样的?”

    “竟然是一样的!我以为他们只能学个四成像呢!没想到,歌曲一字未差,舞步一步未错!”

    那些朝臣们的惊叹声,此起彼伏。

    路易三世他们几个,也是万分惊讶,不过他们早就有心理准备。毕竟,南宫羽三歌舞团的名声,如此响亮,如果这么简单的舞步都无法复制,那他的歌舞团,就可以去吃屎了。

    再说了,三少竟然连三弦小提琴都能复制出来,甚至改良成四弦小提琴,他复制一支舞蹈,根本就不在话下的嘛!

    相对那些文武百官的惊叹,路易三世倒是十分镇定。

    莫兰起身,鹤立鸡群,独立在桌宴前,对着路易三世,说道,“接下来,就是我来出题了!你们能复制我的舞姬四成像,我也记你们一分,反之,我就扣你们一分!如何?”

    路易三世一点头,“请便。”路易三世虽然没有来过龙华,但是那对金发夫妇,也就是文莱使节,他们俩年轻的时候,来过龙华一次,看过这里的歌舞,他们看过之后,对这里歌舞的评价只有四个字,低调,古板,不就是划划手,划划腿嘛,要模仿八成都不成问题。

    不料,只听莫兰用力敲了茶杯两下。

    那对拉小提琴的双胞胎,并没有停手,反而加快了歌曲的节奏,把原本的音律,变得更加轻快了些。

    紧接着,那对太监宫女,跳的舞姿,越来越复杂繁琐,转得圈子越来越叫人眼花,女人还有弯腰,叉腿,倒挂在男人肩头旋转整整一圈的高难度动作。

    别说那些文武百官看得何其惊呆了,就连路易三世和那对金发夫妇,也看得口水直吞。

    这……这是什么舞蹈?如此夸张啊!

    莫兰笑着解释一句,“两位使节大人,我的华尔兹,你们能模仿几分?”说着那句话,莫兰挑衅似地冲那对夫妇钩钩食指。

    路易三世惨白着脸,看向那对金发夫妇。

    那对夫妇,果断摇头,“跳不了。”

    “跳不了。”

    根本就跳不了的!这种舞蹈,没有十天半个月的训练,根本就跳不成。

    原本华尔兹的基础,就是在慢三之上,想学华尔兹,必须得先学习慢三。刚巧,她无聊教出了一对专门喜欢跳华尔兹的监童玉女,刚好派上用场了。慢三对监童玉女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而华尔兹对金发夫妇来说,完全就是天极的任务。

    路易三世一边拍手,一边起身,说道,“三少的歌舞团的势力,的确不容小觑!本人深感佩服。”

    有了路易三世这句奉承话,皇上笑容越渐开怀,笑得何其骄傲。

    路易三世轻笑着说,“那么接下来,就是歌舞了。”路易三世一拍手,金发夫妇带着身后六名仆从一块儿站在舞台正中。路易三世说道,“接下来这支歌舞,没有任何乐器。歌舞的名字,叫踢踏舞!照老规矩,如果莫兰小姐的歌舞团,能够模仿得了我五成,我就记你一分。莫兰小姐,您可得记住,踢踏舞最重要的,就是节奏。您可别叫人,给我滥竽充数哦!”

    “放心,我会叫我的舞姬们,全力以赴的。”

    说完,路易三世又拍拍手掌。

    “踏踏——”两声剧烈的脚步声,当做回应似地。

    踢踏舞表演,正式开始。

    上官霆眯眼,歪着头,盯着那些人脚下的鞋子,说道,“丫头,那些人的鞋子,为什么我看着这么眼熟?我都快分不清,到底是你偷了他们的鞋子,还是他们偷了你的鞋子?”上官霆想问的是,为什么莫兰那丫头,能够做出和文莱人一摸一样的鞋子?拒他所知,这种鞋子的发明,那些文莱人也是最近才搞出来的吧!

    莫兰乐呵一笑,“他们是始祖,这点,我承认。”

    上官霆无语一句,“你还能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不?”

    “你想听有关鞋子的故事?”

    “说来听听也无妨,只要不妨碍你比赛。”

    莫兰兴致大好,给他说了个笑话,“很久以前,有个国王,个头矮小,于是他就发明了一双高跟鞋……”

    上官霆笑眯眯的看着莫兰,身子坐得笔直笔直,和莫兰有说有笑,听着她的故事,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这一幕幕,全部落入坐在皇上不远处的太子眼里。

    上官瑞独自酌酒,嘴里苦涩异常。

    身侧,上官翼劝了太子一句,“二哥,人家都已经和老九成亲一年了,你又何苦……”这般自虐?

    上官翼的话还没说完,上官瑞白了他一眼,哼道,“老九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帮着他说话?是不是连你也想巴巴的往他封地里跑?和他称兄道弟一同统领封地?”

    这句话,说得人多膈应!上官瑞还在记恨上次老五突然出现,坏了他的好事!如果那日老五不出现,或许他根本不把老九放在眼里,继续实行强行计划。

    对于二哥那句埋怨,上官翼不做任何解释,他深沉的看了二哥一眼后,回头,默不吭声的喝起了闷酒。

    一曲踢踏舞毕,皇太后禁不住一声惊叹,“谁编排的舞蹈,这般新颖好看!本宫甚是喜爱。”

    路易三世欢喜的起身,点头一句,“多谢皇太后陛下抬爱。”

    皇太后回头对着莫兰说,“丫头,这舞蹈,你可有把握临摹?”

    莫兰起身说道,“踢踏舞原本就是自创性舞蹈,没有规定的舞步,要我整曲临摹,得花十天时间……。”

    皇后听了,哼哧一笑,“说得好像你也精通这舞曲似地。”

    皇后从始至终都没看好这娃,不管莫兰说啥,她都有的好挑剔。她可不管皇上和文莱国有些什么赌注,她也不管君王兄和皇上之间有些什么暗桩,她只知道要这死丫头难堪就成。

    谁料,莫兰应和一声,“我看,临摹就不必了,我也让人来一场踢踏舞。不作比赛,只为欣赏。”

    皇后听了,嘴角一抽,“啥?你竟然真会……。”不可能吧!

    莫兰拿筷子,敲敲茶杯。

    厅厅——

    继两声脆响而来的,是优雅的小提琴声。

    “greenlight'srighthere。”

    “身边——身边——”

    大乔独奏小提琴,小乔独唱韵味悠长的歌声。

    一句唱完,小提琴声突然爆裂开来,更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踢踏舞步声。

    一群宫女,整整十五人,后面一排侍卫,整整十五人,他们脚上各个穿着高跟鞋,一边跳,一边登场。

    演员到齐,场面瞬间迸发。

    “期待着一个幸运和一个冲击,多么奇妙的际遇——”

    “翻越过前面山顶和层层白云,绿光在那里——”

    如此劲烈的歌舞,在宫廷里,算是第一次出演。

    看得全场朝官全掉了下巴。

    坐在里舞台最远的朝官,实在控制不住,直接离了宴席,跑到舞台最后面,站着看戏。

    如此好看的歌舞,他们要是错过了,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唱完第一遍歌曲后,第二遍歌曲,直接用英文唱。好让文莱国的人也能听懂歌词大意。

    路易三世惊恐的看着那群奇装异服的宫女侍卫,拳头捏得死紧。

    他不是在惊恐自己即将落败,而是在惊恐,他面对的那个只知道敲茶杯的孤高女王,究竟是谁啊?

    为什么?这踢踏舞也是他们宫廷乐师编排没多久的独家舞曲,为什么这丫头也会?

    他更加不知道,小提琴配合着踢踏舞步,还能演唱出如此激荡人心,震撼心灵的超级舞曲。

    “触电般不可思议像一个奇迹,划过我的生命里——”

    “不同于任何意义你就是绿光,如此的唯一!”

    “踏踏——”

    舞曲结束,舞姬们纷纷鞠躬退场,一刻不做停留,双乔也拿着各自的小提琴,回到莫兰身后待命。

    上官琪正笑容越渐深邃,对着路易三世说,“路易先生,你看这舞曲,和你的,应该差不多吧!”

    路易三世紧抿着唇角,默不作声。

    金发女子咬着羽毛扇子,起身说道,“皇帝陛下说得没错,这舞曲,和我们的踢踏舞,的确没差多少,各自都有各自的风味。所以我看,这一局,大家就打个平手吧!”

    金发女子竟然能说出这般不要脸皮的话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管是歌舞的华丽程度,还是歌曲的好听度,莫大小姐编排的舞蹈,绝对占了上风。打平手三个字,她是怎么说出口的?

    上官琪正虽然心里也急切着想压死这些外国人,可是他又不能像个女人一样,如此小家子气,免得被那些外国人落口舌,想了下,上官琪正回头问莫兰,“莫丫头,你怎么说?”

    莫兰无所谓耸肩一句,“随便他们咯,他们说打平就打平吧!反正我这边,多的是闲人。”

    “什么意思?”上官琪正拧眉问。

    “闲来无事,就教了那些闲人们很多舞曲儿,你们想看什么,应有尽有,慢三慢四华尔兹,伦巴恰恰,探戈儿,桑巴,斗牛,牛仔,应有尽有……。啊!忘了,还有芭蕾!芭蕾忘了教了,不过没关系,我家小乔正好会!”莫兰冲着路易三世,杨出一抹特自信的微笑,“你们想见三少,估计是指望不上了!你们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呢!”

    坐在莫兰身侧,上官霆揉着眉心说了句,“您还真是……。随便玩玩,随便应付。你的随便,也真的太厉害了。”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