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9:突发事件!

天才狂小姐 109:突发事件!

    那金发女子被莫兰说得两腿一软,直接扑坐进椅子里,僵硬着脖子,看向路易三世,“路易先生,她说得那些舞曲儿,我怎么都没听说过?”

    金发女子的丈夫,咬着牙关,轻问,“路易先生,现在怎么办?虽然我们抢了局平局回来,可我们还是处于下方。如果我们再支不出招来的话,那我们就得……。”

    路易三世一摊掌心,说道,“没事。我来。”

    路易三世起身,对着皇上,直接用生涩的中文,说,“第三场,就直接比wu吧!”

    上官琪正拧眉问,“你想比什么舞?伦巴?还是恰恰?”上官琪正问得有点开怀,总觉得,不管他选什么舞,他都会输。

    路易三世纠正着说,“是比武!武术的武!”

    怪不得路易三世要用中文来说,他就是想找比赛的漏洞。知道用舞蹈,无法取胜,所以他只能走另一条路。

    金发女子见上官琪正不吱声,调笑一句,“听闻龙华乃泱泱武学帝国,我们这些三脚猫功夫,皇帝陛下肯定不屑于我们比试来着。我们虽然不想自取其辱,可是不和你们比试一番的话,总觉得心有不甘。说不定,只是个噱头什么的,根本不足为惧……”

    上官琪正脸色一凛,怒火染在当头,明知是激将法,可他就是心甘情愿的上当了!

    不管怎么说,轮武术,他们龙华,随便挑个人出来,都能把这些外国佬一脚踩死!何必非要忍了他们的挑衅?

    上官琪正把头一昂,冷哼一声,自负着说,“成,你想怎么比,就怎么比!”轮武术,那些外国佬,根本不可能赢他们的。“你想和谁比?”

    路易三世扭头,盯着莫兰猛瞧,瞧了老半天后,他摇手一指莫兰身侧的男子,上官霆。

    上官霆萌萌一眨眼,笑容灿烂了起来,轻声问莫兰,“爱妃,他是不是看我很好欺负来着?”

    “谁叫你长着一张欠虐的脸?”莫兰优雅的落了座,对于比武这种事,超没兴趣。

    莫兰一坐下,上官霆昂首挺胸,轻声问,“路易先生打算怎么比武?”

    路易三世一听上官霆那口流利的文莱语,甚是惊恐,“你!你怎么会说我们的方言?”

    “这有什么稀奇的?我们龙华翻译官,不止五六个呢!多我一个,不算多。”

    金发女子立马起身,凑头对路易三世说,“路易先生,我听说,这位皇帝陛下有个儿子,古今通外。估计说的就是这小子!先生若是想和他比试,恐怕占不了上风!”

    路易三世拧巴着眉头,苦思中。

    就在这时,上官琪正吭声说道,“九儿,你不懂武术,不必应战,让老五出马吧!”

    上官翼被点名,百般不情愿的起身。

    金发男子立马起身,凑头对着路易三世说,“路易先生,这位是那皇帝陛下武功最高的一个儿子,您绝对不能和他对战。”

    这般一说,路易三世立马对着皇上,说道,“皇上,您不是说了,我想和谁比武,就挑谁么?您可不能出尔反尔。”

    上官琪正抿了抿唇,有些不悦,却无奈一句,“那好吧。九儿,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可仔细着点儿!”

    “是,父皇。”上官霆扭头问,“路易先生,您还没说呢,您打算如何比试?”

    路易三世拍了三下手掌,轻声说道,“咱们就玩,击剑。如何?”

    “啊,击剑啊!”上官霆笑容愈演愈烈,“路易先生,您真的是太会挑人了。刚巧,击剑这玩意儿……。我不会!”

    “……。”怎么听他说话,这般矛盾啊?

    要说击剑这东西,一般来说,大家都不会吧!

    莫兰揉了揉眉心,对身旁这贱男,真心无语透顶。他那恶作剧少年的坏脾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沉稳点啊?

    路易三世的仆从,抬着两个大盒子上场,盒子上,上了封条。

    封条撕开,里面躺着两只形状怪异的佩剑。

    因为进宫不能带武器原则,所以这佩剑,只能封在盒子里,让礼部的人帮忙保管。

    佩剑呈上后,路易三世率先取出一只佩剑,宝贝的拿着方巾,擦拭着上面的灰尘。

    另一枚佩剑,递到上官霆手边。

    上官霆抓着佩剑,左右观看了许久。

    “爱妃,这玩意儿,你会不会?”

    “知道规矩,但不会使。”

    “哦,那就行了,你把规矩教给我就成。”

    “现在才教,你觉得来得及么?”

    “放心,本王,是天才!”

    “……”莫兰朝他不停翻白眼,真想懒得鸟他,“你坐下,听我说细则。”

    “好。”上官霆笑着一落座,仔细聆听。

    莫兰一边说,还一边做几个示范动作给上官霆看。

    对岸,路易三世心头越来越纠结。他为什么非要选上官霆比试,理由不外乎一个,因为上官霆是莫兰的夫婿,他在嫉妒!他吃醋!

    就像此刻,他看见莫兰和上官霆耳语时那亲密的模样,他的心田就酸得直冒醋儿。

    虽然很想在比赛场上,让上官霆败倒在自己脚下,但是身为皇室,一比一的对决,一定要光明正大,公平公正才行。基于这个信念,路易三世解下腰间的那根铁棍,放在了餐桌上。

    上官霆从莫兰那儿得到了击剑的规则后,带着佩刀上场了。

    两人握着佩刀,相互敬礼。

    路易三世看见上官霆那标准的绅士礼,抿唇一句讥讽,“感觉我的对手,不是你。”

    上官霆头一歪,“不是我?那是谁?”

    “是你身后的女人!”路易三世讥笑道,“你在我眼里,就跟废材没两样。”

    上官霆眯眼一笑,“是嘛!一个从来都没玩过击剑的人,就算在他知道细则之后,估计也不会耍得淋漓尽致!路易先生,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吧?”

    路易三世昂头轻笑,笑容里对上官霆的话不可置否。

    上官霆冷声又说,“那今个儿,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一个从没玩过击剑的人,在知道击剑规矩后,瞬间就能把你秒在地上!”

    话落,剑尖猛地突进,那力道,生猛得吓人。

    路易三世赶紧挥刀甩开,找了时机,立马架住对方的攻势。

    上官霆压着他的佩刀,脸蛋贴近他的身躯,咬牙笑说,“忘了告诉你,皇帝陛下的诸多儿子中,不只是老五上官翼,武功高强!皇帝还有个儿子,排行老九,一直忍辱负重,不敢招摇过市自己的本事!即使自己懂武,却不能告诉所有人,自己会武功!很不凑巧,路易先生,此时此刻站在您面前的,刚好是皇帝陛下,排行第九个儿子!”

    路易三世眼珠子越瞪越大。他明了了,他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稚嫩的毛头小子,是个绝对不好惹的家伙!既对他们文化十分精通,又对他们的习性十分了解,再加上他也有一身武艺!就算他从没玩过佩剑,只要他听过一次细则,他也一定能把佩剑,耍得叫人叹为观止!

    如果今日让上官翼上场,他一定会嫌这击剑规则繁琐,犯规的举动,一定比比皆是!独独上官霆出马,绝对能叫这些文莱使节,无可挑剔。

    路易三日明显占了下风。

    文莱两位使节,纠结的捏紧了双手。

    就在大家的眸光,全被舞剑的两位吸引过去的时候。

    莫兰不经意间瞧见那名金发男子,捡起被路易三世搁在桌上的铁棍,偷偷摸摸把铁棍折成两半,塞了个东西送进铁管里,然后按下铁棍屁股后的按钮,那铁棍的棍头,对准了上官霆。

    莫兰倏地起身大叫,“上官霆,回来!”

    上官霆一个激灵,一脚踢开路易三世后,后退了数步。

    他搞不清楚状况,在场所有人都搞不清楚状况。

    只见那金发男子,把棍子口对准了路易三世,按下按钮。

    “碰——”

    “啊——”一声巨响引来在场所有女眷,集体捂儿尖叫!

    路易三世惊讶的摸着胸口流出的鲜血,无声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杀我?”

    金发男子开完这一枪后,拔高嗓门大叫,“皇帝陛下杀人啦!皇帝陛下竟然敢开枪射杀我们皇子!你们好大的胆子!我们回国后,一定要告诉我们的国王,让国王为我们的皇子做主!”

    胡说!

    路易三世捂着胸口的伤口,单膝跪地,口吐一口鲜血。

    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他的伤,是被自己人打伤的!可是,金发男子身后那群奴仆,都默不吭声的站在金发夫妇背后,摆明他们只听这对使节说话。

    上官翼已经带兵包围住那些文莱使节,长枪的枪头对准了这群外国佬。

    金发夫妇并肩站立,脸色丝毫未见惊恐,他们俩昂着头,依然坚持一句,“皇帝陛下,您太过分了,明知道自己比武即将落败,就使出这等贱招来!暗杀了我们的皇子,好保住你们稳赢的局势!这件事,等我回国后,我一定要禀明国王知晓!”

    上官琪正怒不可抑,猛地一下,拍在龙椅扶手上,“你们这些金毛,说话不算话也就罢了,竟然还敢给朕使出这样的贱招来!来人,把他们都给朕绑起来!朕要叫亲卫队,亲自押解他们回国,面见他们的国王。”

    上官琪正威吓的话,金发夫妇丝毫没放在心上。

    金发男子昂着头,骄傲一句,“国王陛下绝对不会相信你们的话的!你省省吧!”

    上官瑞走到父亲身边,凑头一句,“皇上,那使节说得一点也没错!非我族人,其心必异。他们的国王,只会相信自己臣民的话!如果路易三世性命不保,那这次的外战,估计不可避免了。”

    上官琪正捏紧了手掌心,怒气滔天,“既然如此,那就索性把他们全部给我关押起来。”

    “可是这样一来,外战战火迸发,战争的引线,归咎在我们头上了!届时,百姓他们一定会对我们皇室有所怨言!”上官瑞又进言一句。

    上官琪正一听,真心是左右为难了。

    就在这个时候,上官琪正突然看见,莫兰那丫头竟然跑去路易三世身边,扶着他即将倒下的身躯,替他捂着他心口的伤口。

    莫兰嘴巴一张一合,好似在和路易三世说话。众人全都在好奇,莫兰和路易三世,在说什么话!

    路易三世气若游丝的躺在莫兰怀里,嘴角却扬着特幸福的微笑,他说,“至少……。至少在我临死前,我可以跟我心爱的女人告白了。”

    莫兰黑着一张脸,说,“小伙子,我和你才见面没多少时间。”

    “可是我对你一见钟情啊!”

    “你有这时间和我告白,还不如省点力气,等我救你。”

    “这是枪伤,而且还伤在心口,肯定没救了!很抱歉,莫兰小姐,我无法活着帮你们澄清这次事故!如果这次我们国家过来入侵你们,莫兰小姐千万不要记恨我!”

    莫兰抓下他那只想摸她脸蛋的贼手,说道,“放心,等我属下拿来医药箱,我给你开刀取子弹。”

    “呵呵,如果您连这样的我都能救活,那我发誓,我一定要把你娶回家。”

    这句话,一字不漏的被上官霆听在耳朵里,他笑着自我调侃一句,“这小子,真把我当假的了?”

    “你闭嘴!”莫兰嫌弃的骂了他一句。回头,面向身后,又吼,“李太医还没来么?”

    太监立马回话,“来了来了!马上就来!”

    果真,不稍片刻,李太医带着十多名学徒追了过来,手里抱着的医药箱,自然是莫兰之前送给他的,一整套工具,李太医把它当宝贝一样,走到哪儿,抱到哪儿,这次回京,没想到竟然有用得着它的一天。还有他带过来的那些学徒,都是O型血的。他带他们过来,只是为了当人形输血点滴瓶。

    莫兰打开医药箱,拿着手术刀,盯着李太医数十秒。

    李太医看见莫兰竟然把手术刀递给自己,他也盯着莫兰数十秒。

    最后,李太医败阵,急忙吭声问,“九皇妃,您把刀子给我干嘛?”

    莫兰喷嗤,“你是医生啊!”

    “可我不会动手术啊!”

    莫兰拧眉继续喷嗤,“我也不会啊!”

    “不可能的吧!您都教给我那么多医学知识,您还说您不会?您这是要叫我笑掉大牙吗?”

    莫兰又喷了口水,“我只知道理论知识,我没有一丁点的实际本领。我开了医馆,叫百姓们捐赠遗体,还有拿那些死刑犯当试验品,叫那些大夫练手,可我从来没有参与过他们任何实验!我也从没碰过刀子!你之前看见过的,我光是扎个血管,就要花上十多分钟呢!”

    理论和实践,终究是有很大区别的!

    李太医听完,当下叫惨了,“可我也不会呀!咋办?”

    莫兰眉角一抽,“你在我医馆大半年,我这般放任,由着你偷师,你他妈的都给我学了些什么鬼东西?”

    李太医捂着心口说,“哎哟喂呀,九皇妃!下官人老眼花了,剖个尸体都把它的肚肠割了个稀巴烂,您让我剖活人?您还不如直接要了我老命!”

    莫兰一揉太阳穴,“那你老实说,你身后那群学徒,哪个会?”

    一说,李太医身后所有学徒,全数跪在地上,把脑袋往地面上直撞,嘴里讨饶着喊,“九皇妃,您饶了咱们吧!咱们背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啊!”

    “吐——”莫兰粗鲁的吐了他们所有人一口口水,“都是他妈的一群废物。”

    而在这个时候,前方,那对金发夫妇,无情的看着路易三世,金发女子叽咕一句,“他们在干嘛?不会是想救他吧?”

    金发男子轻笑说,“这么重的伤,根本不可能救得活!”

    金发男子昂头,对着上官琪正说道,“皇帝陛下,我劝您,还是早点放咱们离开。”

    上官琪正眯眼说,“不可能!朕决不允许你们离开这个皇宫。”

    “恐怕,这个由不得你吧!”金发男子摇摇手里的铁棍,轻笑说,“刚才大家也都看见了,我们家皇子是如何受伤的。你们就不怕我手里的这个玩意儿?”

    这般一说,上官瑞立马横身挡在父亲面前,说道,“父皇小心,这个暗器很厉害。”

    满朝文武也都新颤颤的不停叫侍卫挡在自己身前,免得被它射中。

    上官翼身边的那群侍卫,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脚步有点不稳,有股想往后退的冲动。

    金发男子看见他们一个个摆出如此恐惧的表情,心情格外愉悦,“哈哈哈,害怕了吧!害怕的话,就赶紧给我让开!在我还没打定主意要大开杀戒之前。”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一个侍卫,慢吞吞的走到广场正中央,他就站在莫兰跟前三步,单膝跪地,对着上官琪正,隆重介绍自己,“皇上,南宫羽三,在此参上。”

    如此飘然的一句话,引来全场所有人的眸光,议论声,惊讶声,惊恐声,甚至隐隐有几道兴奋的尖叫声。

    金发夫妇也跟着在场所有,看向那名侍卫。

    上官琪正立马扒开挡住视线的太子,瞳孔放大,急声说,“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那侍卫,抬起脸蛋,扬起笑容,笑容和煦如风。好似,这世上能够在皇上面前笑出这种笑容的,也就只有南宫羽三一人了。

    看见那抹神一般的微笑,上官琪正不疑有他,很果断的相信了。

    “南宫羽三,你可总算露出你的庐山真面目了。只是,你能跟朕解释一下,你为何,要穿着朕侍卫的装束?”

    ‘南宫羽三’耸肩一句,“本来我只想安安分分当我的侍卫,为皇上尽忠职守也就罢了!可我也怕发生外战!身为龙华子民,若是居住的地区受到战火摧残,那我的安生日子,可就到头了!”

    “所以?”上官琪正歪头一句。

    “所以——”那侍卫杨唇一笑,起身,从兜里,裤脚管里,胸口里,甚至是裤裆处,掏出一堆乱七八糟的铁质物品,掉在地上。

    身后,莫兰眼睛雪亮,把路易三世丢在地上后,走到那侍卫身后,把手里的手术刀具往他手里一塞,命令式的一句,“去!把人给我救活了!救不活,你也给我去死!”说完那句话后,莫兰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铁质物件,开始组装。

    所有人都楞眼看着她动作,看得不明所以。等她把那些零散的物件全部组装完毕后,众人惊叹着想问,“这玩意儿是啥东西?有啥用?”

    众人七嘴八舌,问得底朝天,可惜,谁也无法给他们答案。

    莫兰拿着组装好的物件,走到金发男子跟前,挑衅冲他钩钩食指,“来吧,朝我开枪。”

    金发男子眼睛暴突,“啊?”

    “啊你妹啊!我叫你对我胸口开枪啊!就像你对你家路易先生那样,如果你看我不爽,就直接瞄准我的脑袋瓜子!只要你有种按下扳机,老娘我就硬吃你一枪!怎样?”

    金发女子挽住她老公的手臂,喷嗤一句,“真是个不要命的丫头!哼,你想死,我就成全你!”金发女子接过丈夫手里的铁棍,笔直的对准了莫兰的脑袋。

    上官瑞心头瞬间发慌,“丫头,你别犯傻!”

    莫兰摊手,示意所有人都闭嘴。莫兰冲那金发女子翻了翻白眼,“就凭你手里这根单官的枪口,没装子弹进去,也想崩我脑袋吗?”

    金发女子嘴巴一张,脸皮抽搐,“你!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什么玩意儿?最原始的枪支,打一枪,塞一颗子弹进去,不塞子弹就是个废物!就你这破玩意儿,也好意思在我面前炫耀!”莫兰碰的一下,跳上金发女子跟前的餐桌,一把抓住她的枪口子,用力贴着自己的心口,吼她,“来呀!开枪呀!证明我说的话,是假的咯!”

    “我……我——”金发女子心虚极了,她之前那装腔作势,完全被拆穿了。

    金发男子眼睛一闪,伸手,准备把莫兰推开,那双大掌正要碰到莫兰身上的瞬间,莫兰拿着自己手里的铁器,对准那丫的额头,“哼!小子,你要不要来猜猜,我手里的这东西,是啥玩意儿?”

    对啊!莫兰手里的那个东西,是啥啊?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想问。

    金发男子被那铁质物件顶住了额头,那瞬间,就算他不知道额头上的物件是啥,他都能清楚知道,他的小命,备受威胁啊!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