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指路明灯

神藏 第二百六十七章 指路明灯

    可是司元杰心里又极不甘心,他出生在八十年代,虽然没上完高中,但也算是接受了现代化的教育,知道外面的天地很广阔,所以司元杰不想像爷爷或者是父母那样在农村种一辈子地,然后再娶个农村的女孩就这么平淡的过下去。

    而且在司元杰的内心深处,他也很害怕再回到埋葬着爷爷和父母的村子里,虽然同村的村民们对他都很好,但是司元杰呆在那里,会感觉到自己像是一个孤儿。

    “不……我,我不回去……”

    司元杰攥紧了拳头,眼中隐隐含着一丝泪光,低声吼道:“我爸妈死了,爷爷也死了,在这个世上,我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我不要回去,就算是死,我也死在外面……”

    从出生一直到初中,司元杰过的都很幸福,有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有村子里的小伙伴,还有从小就勤练不缀的武术,这让司元杰的童年和少年时光,充满了欢声笑语。

    但是人总是要长大的,在司元杰初三的时候,他的奶奶生了一场重病,将家里的积蓄全部花完还欠了很多外债之后,司元杰的奶奶还是去世了,这让十来岁的司元杰,第一次接触到了生死离别。

    为了还账,司元杰的父母只能远下粤省打工,这一去就是三年的时间,有粤省的八卦掌同门照应,司元杰的父母在三年的时间里,将他们家亏欠的债务算是都还清了。

    但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司元杰上高一的时候,他返乡的父母却是出了车祸,司元杰和爷爷两人只能带着他们的骨灰回到了村子,一向坚强的司老爷子,却是也承受不住这种接连丧妻和丧子的悲痛,最终是病倒了。

    因为要照顾爷爷的病,司元杰就没在上学了,不过病重的老爷子也就是撑了一年多,还是撒手归去了,从清中期传下来的司家,现在就只剩下了司元杰一根独苗。

    老爷子病重的时候,司元杰又欠下了近万块钱的外债,他知道如果自己继续在农村种地的话,就算是再过个三五年,也无法还上这笔钱,加上司元杰在家里经常会想念父母爷爷,于是这才一咬牙决定外出闯荡江湖的。

    可是外面的世界,远比司元杰想象的残酷,在火车站被骗的身无分文,去卖东西又差点被强抢,如果不是从小练武心志坚毅,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话,此刻恐怕早就崩溃掉了。

    “哎,小子,你嚷嚷什么啊……”听见司元杰的喊声,胖子开口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比你还要惨的人多了,又不是你一个,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我没有说自己惨!”司元杰咬了咬牙,说道:“我只是在说事实,家里没有亲人了,我不想再回去,我的这种心情,你们是体会不到的……”

    “我是体会不到,不过有人能体会得到……”

    胖子瞥了一眼方逸,说道:“要是论身世,逸哥儿比你可惨多了,你家人去世,好歹都是你成年长大后的事情,逸哥儿从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是被他师父抚养长大的……”

    胖子知道方逸并不忌讳别人谈起他的身世,他们刚到金陵立足的时候,胖子原本还想着是不是帮方逸去打打广告,看看是否能找回他的父母。

    不过方逸却是没同意,他在道观生活了十多年,如果当初遗弃他的人要出现的话,那早就出现了,既然没出现,那也就没有寻找的必要了。

    “什么?方哥没有父母?”

    听到胖子的话,司元杰顿时愣住了,方逸在他面前,一直都是脸带微笑的,从方逸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愁苦,司元杰私下里甚至还在猜测,方逸肯定出身于一个有修养的家庭呢。

    “嗯,我从小跟着师父长大的,师父仙逝之后,我才下山入世的……”方逸笑了笑,对司元杰说道:“咱们俩都算是没有亲人的孤儿了,司元杰,你要是没地方去的话,可愿意跟我们在一起做点小生意吗?”

    方逸修道,心性一向都是很淡然的,他对父母当年遗弃自己的行为都是漠然以对,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对别人的疾苦产生什么同情心的。

    不过对司元杰这个人,方逸却是有些另眼相看的,不但因为司元杰年纪轻轻的竟然能晋级炼精化气的境界,而且司元杰的品行非常敦厚,在近乎山穷水尽的时候,也没有依仗着自己一身的修为去胡作非为。

    所以方逸这才生出了拉司元杰一把的心思,道家信缘份,不管老道士当年是不是胡言乱语,自己和八卦掌的传人总是有些渊源的,伸一把手也算是江湖救急了。

    “可……可我不会做生意啊……”

    听到方逸的话后,司元杰眼中露出一丝希冀的光芒,不过紧接着就低下头去,说道:“我除了会功夫之外就只会种地了,没有学过做生意……”

    “哎,谁学过做生意啊……”

    胖子也感觉司元杰很对自己的脾性,当下开口说道:“实话告诉你,我前几天刚被那个姓吴的王八蛋骗了七八万块钱,做生意这种事情不是学的,是吃亏吃出来的……”

    “嗯?那个人骗了你那么多钱?”

    司元杰脸上露出了愤慨的神色,当年他们家只不过欠了五万块钱,父母就要出去打工还账了,没想到那吴天宝竟然如此可恶,一下子就骗了胖哥七八万。

    “胖哥,爷爷不让我和普通人动武,但是没有说不让我打坏人!”司元杰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胖哥,咱们明天去找那个吴天宝,如果他不还钱的话,我……我就动手收拾他!”

    对于自己的功夫,司元杰还是很有自信的,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功夫就已经超过了父亲,而就在父母出车祸身亡之前,爷爷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所以那什么吴天宝,根本就没被司元杰放在眼里。

    “哎,你这话我爱听,我早就说要修理一下吴天宝那个王八蛋了,你方哥不同意啊……”

    一听司元杰的话,胖子顿时乐了,虽然方逸今儿不知道怎么忽悠回来了十万块钱,但胖子还是很乐意用拳头让吴天宝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胖子,少教那些没用的东西……”

    方逸没好气的瞪了胖子一眼,对司元杰说道:“现在的社会和以前的江湖不一样,不是谁的拳头大就是谁有道理,而是要看谁的脑袋好用,如果被人骗了,你就要用脑子去想,如何才能骗回来……”

    说实话,方逸教导人的方法,比胖子也强不了多少,道门教义虽然相对恬淡,但也没有教人要以德报怨的,按照方逸的理解,那就是哪里吃的亏,就在哪里找回来,他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被人骗了要报警的概念。

    而且方逸传自老道士的派系里,也没有什么不能对普通人动手的门规,要真是有人敢对方逸动手,那他有的是阴招让对方吃不了的兜着走,前儿在全聚德遇到的周虎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再骗回来?”司元杰的脑袋瓜有些混乱,一脸不解的说道;“可……可是爷爷说过,骗人是不对的,我们习武之人,就要心怀坦荡光明正大才对……”

    “你爷爷说的没错,骗人是不对的,但是你爷爷的意思其实是说,骗好人是不对的……”

    方逸笑眯眯的说道:“咱们习武之人,出手没个轻重,很容易把人给打死的,你动手去打坏人,是教训坏人的办法,而用脑子去骗坏人,同样是在教训他,最终的目地其实是一样一样的……”

    方逸从小跟着老道士学艺,可不仅仅是在修习道家心法,老道士的那一套歪理邪论,也尽数被他继承下来了,那就是大丈夫行事,自当以德报德以怨抱怨,要是遇到搞不定的,那晚上就去砸他家玻璃,总之是不能吃亏的。

    “你……你说的好像有道理啊……”听着方逸的谆谆教诲,涉世不深的司元杰,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只是司元杰并不知道,他出道遇见的这第一个指路明灯,却是方逸这个同样是初入社会的菜鸟,他所灌输给司元杰的理论,也未必就是对的——

    ps:周一,求!(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