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六百二十章 水很深

神藏 第六百二十章 水很深

    “我刚睡得迷迷糊糊的,哪里注意到逸哥儿的眼色了?”胖子闻言一脸的委屈,合着自个儿刚才是白白做了次恶人。

    “胖子,司元杰既然现在和咱们在一起,那就要当成自己人来看待,以后不要再有这种想法了……”方逸知道胖子心里还是有个远近亲疏的,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方逸只是点到为止,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知道了,方逸,你放心吧,以后司元杰就是我亲弟弟还不行嘛……”胖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旁人的话他未必会听,但方逸说出来的话,却是要比胖子他老爹的话还要好使。

    “逸哥儿,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看到胖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三炮出言岔开了话题,眼睛向车窗外四处瞄着,嘴中说道:“方逸,你既然算出了司元杰的下落,为什么不告诉刘哥呢?让他跟咱们一起去不好吗?”

    “告诉他?我怎么告诉?”

    方逸闻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难不成我告诉他贫道掐指一算,算出了司元杰在城东向北五十公里处吗?你说刘哥会不会相信我的话?”

    “我要是刘哥,肯定……把你当成神经病了……”

    方逸的话让三炮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和胖子方逸是打小就结识的,也知道方逸师父的本领,所以并不排斥方逸那些超出常人理解范畴的能力,但要是换做个普通人,就没有那么容易接受了。

    “那不就得了,还是咱们自己先去找,等找到了司元杰之后再通知刘哥吧……”

    方逸驾驶着车往城东方向开去,他的方向感很强,虽然是第一次来到凤凰城,但通过洒在车窗上的阳光,方逸就能分辨出东南西北来,这个本领是他从小就在山林中学会的。

    凤凰城内的交通还是不错的,但一出了城,道路就变得差了起来,好好的公路上被拉煤的大车压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路上的车辆很多,基本上都是拉满了煤炭的货车。

    那么多的车再加上路况不好,车速根本就提不起来,开着个四五十公里时速的方逸,将车子慢悠悠的跟在一辆半挂车的后面,但就在经过一段上坡路的时候,车前发生的事情却是让方逸他们惊呆了。

    “无量天尊,那是干什么的呀?”

    为了防止大车滑坡,刻意和前车拉开了一段距离的反应,忽然发现从坡道旁窜出来了几道矫健的身影,有两个身影三下五除二的就爬到了半挂车上,而下面还有三个人,则是推着一辆平板车跟在了半挂车的后面。

    “我靠,这是抢煤的啊?”

    当爬上车的那两个人取下了背后的铁锹之后,后面车子里的方逸等人顿时都明白了过来,敢情他们是借着陡坡行驶缓慢的时机,从那车上来偷煤的,说偷或许有些不合适,因为这根本就是在明抢的。

    爬车的这几个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动作那是十分的谙熟,一铲铲的往下铲着煤,而推着板车跟在后面的人配合的也很好,那些煤大多都扔在了车里,只有少数的一些碎煤洒落到了马路上,这整个就和在货场卸车差不多了。

    在车子上辛勤劳动的当口,挥动着铁锹的那哥们居然还有闲心咧开嘴冲着方逸他们几个笑了笑,那一张堪比包青天的煤黑子脸上,一口雪白的牙齿尤其醒目。

    “哥们,牛逼!”

    坐在前排的胖子冲着那人翘了个大拇指,侧脸看向了方逸,说道:“这里的警察也不管这事儿吗?按照那哥们的速度,等到车子上了坡,我看他们能装满这一板车的煤……”

    胖子估算的不错,这个上坡差不多有三百多米的样子,装了几十吨煤炭的半挂车根本就提不起来速度,吭哧吭哧的像老牛拉车一般,等上到坡顶的时候,跟在下面的那辆板车已经装的是都往上冒尖了。

    “走啦,哥们!”

    看到马上就要到坡顶了,车上卸煤的人手脚麻利的跳了下来,冲着方逸来了个飞吻,然后跟着那几个拉煤的人飞快的从坡道两边跑掉了,前后还不到一分钟就没了踪影。

    “怪事年年有,今儿特别多啊……”

    看着那些快速消失了的人影,胖子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要不是看见那满地的煤砟子,方逸他们真的会怀疑自己刚才所看到的是不是幻觉,青天白日之下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干这个活的,肯定不是他们一家……”

    方逸从倒车镜里看到,在坡道的最下端,又有几道身影跟上了一辆大车,很显然这个坡道已然是成为了某些人发财致富的地方了。

    不过像这样的坡道,方逸他们走了二十多公里也就遇到了这么一处,由于前面有大车压着速度,一直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们才跑出了六七十里路。

    看到前面跟了一路的半挂车开到了一个饭店的门口,三炮开口说道:“方逸,吃点东西吧,吃完了换我来开车……”

    “没事,还是我开吧……”

    方逸打了下方向,将车子停在了半挂车的旁边,在这路两旁三四百米的国道边上,是一处饭店扎堆的地方,三四百米的距离上足有数十家饭店,不少大车都停在这里吃饭,各家饭店的生意都很是不错。

    “方逸,那两个人就是咱们前面车的司机……”走进饭店找了张桌子坐下来后,胖子用胳膊肘碰了下方逸,在他们前面那张桌子上坐着的两个人,正是刚才从半挂车上下来的。

    “我去问问他们知不知道刚才的事情……”

    方逸一个没拉住,胖子就窜到了前面那桌上,他原本就是自来熟的性子,厚着脸皮给那两人散了一圈烟之后,已然是挨着那两个人坐了下来。

    “我说两位哥哥,刚才我们这一路可是一直都跟在你们车后面的……”

    胖子先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接下来却是话题一转就扯到了那个坡道的事情,“两位大哥,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们一下,在前面过那个上坡道的时候,可是有四五个人在偷你们车上的煤啊……”

    虽然胖子这话说的有点马后炮,但出门在外谁愿意招惹麻烦事呢,现在能告诉那两人,胖子已经算是很厚道的了,要不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会管别人的闲事。

    “小兄弟,多谢你了……”听到胖子的话,那两人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不过还是礼貌性的谢了一声胖子。

    “嗯?两位大哥,你们知道这事儿?”那两人不意外,胖子却是意外了,他原本以为半挂车的司机并不知道发生在他们车后的事情呢,但现在看来,显然是自己想错了。

    “我们在这条道上跑了七八年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事儿呢?”

    那个身材敦实的中年司机闻言笑了起来,用手指了指周围那些吃饭的人,开口说道:“在这里吃饭的都是跑车的人,你问问他们谁不知道这件事。”

    “大哥,你们既然知道,为什么不下来制止呢?”胖子有些摸不清头脑了,那一板车煤最少也有好几百斤,这换成钱就是好几百块钱呢,白白损失掉难道他们不心疼吗?

    “制止?怎么制止?下去告诉他们不要偷煤?”

    中年司机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偷煤的都是附近村子里的人,他们都是本地的地头蛇,你要是敢下车,他们就敢打你一顿,那煤一样给你拉走……”

    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适用的,还有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些人靠着煤矿,那就只能吃煤炭了。

    最初的时候,这些村子里用的并不是这种笨办法,而是直接设卡收费,想从他们村子附近国道经过的煤车,就必须交钱才能过去,靠着这项收入,很多村子早几年就已经进入到了小康社会。

    不过这种行为,在前几年的时候被定义成了车费路霸,公安系统很是打击了一批人,连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都抓进去了不少,遏制住了这种不正之风。

    但上有政策下面也是有对策的,设卡收钱行不通了,国道周围的村子就换了种方法,他们不要钱了,而是直接要煤,这些人先是在自家的村子里建了煤场,然后就组织人在国道上偷煤。

    别看一车偷个几百斤不算多,一个半挂车上几十吨煤少个几百斤也不起眼,但架不住量大啊,一辆车几百斤,十辆车就是好几吨了,那一百辆一千辆车的煤,一天就可以堆满他们半个煤场。

    最先抢占了国道的村子发现,这要比设卡收费竟然还赚钱,而且就算是被警察抓住了,一板车煤的价钱也不够拘留判刑的,最多只是带到派出所罚上几百块钱,这对于他们的收入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于是国道上适合偷煤的坡道,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各个村子为了抢占有利地形,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发生一场火拼,抢到了坡道的村子吃香喝辣,没抢到的却是只能吃糠咽菜了。

    公路只是来钱的一方面,另外还有铁路和河道运输,均是被各种势力争抢的目标。

    所以在最近几年,凤凰城周围的那些村子选举村干部,就是以他们能不能带领村民占领国道铁路运河为标准,敢打能拼的那些人,往往是最受老百姓拥护的基层干部。

    “我靠,这样也行啊?”

    司机的话听得胖子是目瞪口呆,就连旁边竖着耳朵的方逸和三炮也是跟着涨了见识,古人所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真的是很有道理,这要是坐在家里,哪里能知道外面还有这种事情。

    “大哥,那你们损失的煤怎么算呢?”

    胖子消化了一会那个司机的话,又开口问道:“一次几百斤可能不多,但你们一两天就要跑一趟吧?这长年累月的累积下来,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吧?”

    “小兄弟,你是外地来的吧?”中年司机打量了一下胖子。

    “是啊,我们哥几个听说最近煤炭形势好,就想着过来看看,有机会就倒腾一笔煤卖到我们那边去……”在古玩市场磨练了半年多,胖子的瞎话那是随口就来,说的旁边的方逸和三炮都差点相信他的话了。

    “你们这样子来贩煤,估计能赔死……”

    听到胖子的话,那司机不由笑了起来,接过胖子又递过去的一根烟,说道:“不管这煤被偷多少,我们搞运输的是不会赔钱的,因为我们只出车出人拿个运输费,车上的货不是我们的,这个损失是由煤老板来承担的……”

    “那自己的煤被偷了,煤老板能愿意?”胖子追问道,话说那煤老板也不是傻子吧,平白无故的丢那么多煤,他们能乐意吗?

    “当然不愿意了,可是他们不愿意又能有什么办法?”

    中年司机笑着拍了拍方逸的肩膀,说道:“他们也想过办法,当年那些车费路霸就是被他们给打击下去的,但想要杜绝偷煤的事情,他们却是没那么大的能耐了……”

    在晋省,煤老板绝对是很有能量的一个群体,就是说黑白两道通吃都不为过,但他们再强势,面对老百姓的汪洋攻势也是无可奈何的,他们总不能让护矿队的人拿着枪跟在车子上去干押解的活啊。

    “那煤老板们不是要赔死了呀!”胖子撇了撇嘴,都说煤老板财大气粗,但就这么看,煤炭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他们赔?开什么玩笑啊,谁赔他们也赔不了……”

    胖子的话引来了周围的一阵哄笑,一个正往嘴里扒拉着面条的司机说道:“小兄弟,就你这样的也来贩煤,不怕把你老爹赚的家底给赔光掉吗?要我说,你还是赶紧回去找点别的生意做算了……”

    “我说错了吗?”胖子被众人笑得一脸的莫名其妙,整天被人这么往外偷煤,怎么能不赔钱呢。

    “小伙子,这里面的水可是深着呢……”

    和胖子坐在一桌的那个老司机比划了个抽烟的动作,胖子这点还是很有眼色的,连忙一根烟递了过去,想了想干脆又把剩下的大半包烟塞在了那个老司机的上衣口袋里。(未完待续。)。

    a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