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大案(上)

神藏 第六百二十八章 大案(上)

    “徐工,找个车把那个叫吴二宝的给送出山吧……”

    在吴二宝等人离开之后,梁大平对徐工说道:“这会天色晚了,你交代下司机,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别这件事还没解决又出了事情,另外让司机在外面等一天,顺便把死者的哥哥给接过来……”

    “我晓得的,你放心吧……”徐工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老板,这次要赔多少钱?”

    “按照事故标准来赔偿吧,回头我给财务打个招呼,马上就过年了,别再折腾事了……”梁大平叹了口气,他也没想到在年前居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所以梁大平也想快刀斩乱麻的给解决掉,否则这个年怕是都过不素净。Ω

    “好,我明白了,老板,我先安排那人出山吧……”

    徐工点了点头出了房间,出了这样的事情,作为主管矿上安全工作的一把手,徐工也是要承担一些责任的,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把后续问题给解决好。

    “方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走,咱们去小食堂先吃点东西吧……”回过头来,梁大平看向方逸,说道:“几位别嫌招待不周,等明儿出山了,我请几位好好品尝一下咱们晋省的美食……”

    就算今儿方逸他们不来,梁大平也是准备到城里去的,毕竟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正是他跑关系的时候,别看梁大平身家雄厚,但方方面面他都要走访到,甭管遗漏了哪一家,那明年一准会被找麻烦的。

    看到徐工走了出去,房间里就剩下他们几个人之后,方逸忽然开口说道:“梁老板,吃东西不急,不过你处理这件事的方式,我有些不赞同……”

    “嗯?方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方逸的话,梁大平眉头一挑,从一个生意人的角度而言,在矿工自己操作不当出现意外伤亡之后,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换成个黑心的煤老板,怕是连死者家属都不会通知,直接扔煤炉子给火化完事。

    “我的意思是,梁老板你应该报警,而不是私下里赔钱……”方逸开口说道。

    “报警?”

    梁大平闻言嘴角撇了一下,看了一眼方逸,耐住了性子说道:“方先生,按理说死了人我是应该报警的,不过这次死亡是意外造成的,不算事故,如果报警的话,我的损失会很大的……”

    梁大平处理这一类的事情多了,他知道只要报了警,各级安全部门立马会闻风而来,别管是意外还是事故,自己这煤矿先就要进行安全自检,别说年前了,怕是年后都甭想开工。

    且不说这些天停产整顿的损失,就算是事故原因搞清楚了,煤矿的责任不大,那梁大平也要真金白银的给各级部门上点供,光是这些钱,估计就远远过对那死者家属的补偿了。

    俗话说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也是很多私人煤矿宁愿赔钱也不愿意走官的原因,梁大平也是如此,明明只需要花费几万块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他没必要上赶着往里面砸个百十万啊。

    方逸看着一脸激动的梁大平,缓缓的说道:“梁老板,如果那个死者,不是死于意外或者是事故,而是因为别的原因死亡的呢?”

    “别的原因?什么原因啊?”

    梁大平闻言怔住了,一时半会居然没有反应过来,他可是亲眼见到了那人头上的伤势,这明明就是被石头给砸出来的嘛,话说在地底几百米的深处,坑道里的确是经过会脱落下来一些大石的,以前也不是没生过这种意外。

    “他的后脑,有钝器打击的痕迹……”

    方逸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想要抓住尤氏兄弟和吴二宝这些人,方逸需要梁大平的配合,所以在屋内没有其他人只会,方逸将自己的现给说了出来。

    “什么?那……那人是被打死的?”听到方逸的话,梁大平只感觉一丝凉气从心里油然而生,在这炉火烧的很旺的屋子里,他竟然有种全身冷的感觉。

    梁大平当初从一个下井挖煤的穷小子,奋斗到了现在的亿万身家,可以说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但从方逸口中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他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这并非是梁大平胆子干煤矿这行当,谁手上都不会太干净的,梁大平抢下这连山煤矿,那也是付出过血的代价,这些年见多了因为矿难而死的人,按理说死上这么一个人,梁大平是不会如此震惊的。

    但梁大平当年也是从井下挖煤过来的,他深知在地底几百米人心的那种紧张和惶恐不安的感觉,所以在工作的时候,矿工们往往都会将身边的同伴作为一种依靠,就算是只能听到同伴的声音,都能慰藉到他们那孤寂的心。

    所以遇到有人在井底杀害自己的同伴的事情,梁大平真是从心底寒,他并不是怕死人,而是害怕那下手杀人的凶犯,这究竟需要多狠的心,才能对同伴下如此毒手呢?

    “方先生,您能确定,那人是死于他杀吗?”一阵血气涌上了梁大平的面孔,害怕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愤怒,如果方逸所言是真的话,梁大平恨不得能将那几个人给活埋掉。

    干了这么多年的煤矿,在方逸点破了那人的死因之后,梁大平自然一下子就想到了他们杀人的动机,无非就是想利用死人从煤矿上骗到一笔钱,而要是没有方逸这句话,那几天之后这些人就能得逞了。

    “确定,不仅后脑有钝器打击的痕迹,右眉骨上也有一处……”方逸点了点头,他刚才检查的很认真,旁人看不出来的东西,放在方逸眼中却是无可遁形。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我要宰了这几个王八蛋!”梁大平再也无法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也顾不得在方逸等人面前装斯文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就要往外走。

    “哎,我说梁老板,你可别冲动……”方逸一把拉住了要往外冲的梁大平,开口说道:“梁老板,事儿可不能按你说的办,要不然你可是也犯法了……”

    方逸之所以等徐工找人送吴二宝出山再说出来这件事,就是想看看究竟是谁扮演死者家属来到煤矿,到时候就能将他们给一网打尽了,否则现在出手,一准会打草惊蛇被外面的人给跑掉的。

    “奶奶的,不宰了他们,我也要先打他们一顿啊,哎,方先生,你倒是放开我啊……”

    梁大平使劲的挣了一下,却是有些意外的现自己居然挣不脱方逸的手,要知道,梁大平从十来岁就下井挖煤,虽然现在当老板了,但那身子骨可不是一般的结实,他要是使起蛮劲来,就是三五个人也甭想拉得住他。

    “梁老板,你先忍忍,如果打草惊蛇那就麻烦了……”

    方逸哪里敢放手,只是开口说道:“我有个干警察的朋友,就是追着这件事过来的,咱们还是先给他打个电话吧,到时候咱们来个瓮中捉鳖,那会你想怎么出气都行……”

    “警察来了我还能动手吗?”

    听到方逸的话,梁大平悻悻的松开了身上的力道,反正不管他怎么用劲,方逸的那只右手就像是个钳子一般,让梁大平连挪动下脚步都办不到。

    “胖子,用三炮的手机给刘哥打电话……”方逸对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的手机临时交给了刘家喜使用,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

    “哎,等等,你确定那人是死于他杀而不是意外?”梁大平拦住了胖子,很认真的看向方逸,如果方逸判断错误的话,那对他而言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到时候怕是连这个年关都过不好。

    “梁老板,我很确定!”

    方逸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打个电话给金陵的蓝董,问问她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吧,你打吧,我……我信你!”

    听方逸提到金陵蓝莲,梁大平的面色不由缓和了下来,要知道,之前他和蓝莲通电话的时候,那个能量惊人的女强人,可是满口给方逸打了包票,仅凭这一点,也足够梁大平信方逸一次了。

    “逸哥儿,电话通了,你来和刘哥说吧……”

    胖子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之后,就将手机递到了方逸面前,别看他平时那张嘴挺能说的,但是涉及到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时,胖子讲话就不怎么利索了。

    “刘哥,我是方逸……”

    接过手机之后,方逸开门见山的说道:“找到尤氏兄弟的下落了,而且我也见到了吴二宝,不过尤小乐已经死了,经过我的初步鉴定,他是被人用钝器击打脑袋导致死亡的……”

    “什……什么?”

    守在旅馆里刚和吴小军喝了两杯的刘家喜,一听方逸的话,猛地打了个激灵,身上的酒意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不过方逸这几句话里的信息量太大,刘家喜一时半会还没消化完。

    “刘哥,我们在连山煤矿,你通知下古局长一起过来吧……”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吴二宝出山去接人了,你们最好不要开警车,省的被他们碰到打草惊蛇了……”

    “方逸,让他们把刑侦队的法医给带过来!”

    梁大平在话筒旁边补充了一句,对于方逸的话,梁大平始终还是抱以三分怀疑态度的,而且只有法医给出的鉴定结论,才能让他的煤矿摆脱麻烦。

    “他娘的,这可是一件大案啊!”拿着胖子手机的刘家喜,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一时间只感觉头皮麻,浑身像是触了电一般,全身的细胞都兴奋了起来。(未完待续。)8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