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寿礼(上)

神藏 第六百七十三章 寿礼(上)

    “丧心病狂啊!”余宣的脸色十分沉重,任是谁听到这种凶残之极的案子,心情总是不会好的,尤其是这样的案子居然还发生在自己身边人的身上。

    “可不是,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没人性的。”

    刘家喜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涉案的人员,已经有三十二人了,恐怕这是建国以来涉案人数最多,死亡人数也能排的上是前几位的案子,现在公安部已经派驻工作组下来指导工作了。”

    随着一个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这个特大杀人骗保案的脉络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团伙的首脑是以尤氏兄弟和吴二宝等人为主体,下面呈网状发展团伙成员。

    涉案的地点不仅是在晋省,现在已经延伸到了内蒙和疆省等地,甚至像是更加偏僻的贵省也有他们犯下的案子,而且由煤矿发展到了各种金属矿,那些卷宗里记载的东西简直是耸人听闻。

    更为恶劣的是,在尤龙和吴二宝定下了“投名状”的规矩之后,这个团伙成员几乎人人手上都有命案,尤其是那十多个女性成员,由于无法在井下实施杀人行为,就改成了在生活中寻找杀人上交“投名状”。

    如此一来,又有不少鲜活的无辜生命受到了残害,在已经查明的五十八个死亡的人里面,就有十二人是因为交“投名状”而死的,这其中的死者并不全是社会上的流浪汉,也有好几个正常人。

    像是前年冀省一直未侦破的出租车司机被杀案件,就是尤龙团伙的成员犯下的,而凶手竟然是一位五十二岁的中老年妇女,她是在下车的时候递给了出租车司机一瓶含有剧毒的饮料,从而导致了司机的死亡。

    那件案子之所以一直没能侦破,就是因为无法掌握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当时的侦破方向都集中在了死亡出租车司机的社会关系上,但谁都没能想到,那无辜生命的逝去,仅仅是为了一份“投名状”而已。

    “这些人都该枪毙!”卫铭城愤怒的说了一句,他虽然在部队里任职,平时也会处理一些突发事件,但像这样凶残恶劣的案子却也是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的。

    “要是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团伙要被判处死刑的人数,恐怕要占绝大多数的……”

    听到卫铭城的话后,刘家喜点了点头,法不责众这句话,并不能应用到这个案子里,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而且按照国家的法律规定,杀人罪是最为严重的,只要查明了事实,估计这个团伙成员没几个能活得了的。

    “刘哥,大过年的,咱们不说这些了……”

    看到众人的面色都有些沉重,方逸笑着岔开了话题,开口说道:“回头我陪刘哥您到中山陵这些地方转转去,再给嫂子他们买些东西回去。”

    “不用,不用,方逸,你陪柏小姐就行的……”刘家喜连忙摆了摆手,从刚才的谈话里他也能听出来,方逸的女朋友像是从京城过来的,估计这两人平时也是聚少离多的。

    “逸哥,我和胖哥陪我叔去就行!”司元杰自告奋勇的说道,刘家喜的到来,司元杰无疑是最高兴的,这人没了亲人之后,总是会更加珍惜家乡人的这一份情谊。

    “那也行,晚上咱们一起吃饭!”方逸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自己这边的确有事,老师从家里赶来自己要陪着,而且还要帮柏初夏挑选送给外公的礼物,确实是走不开——

    “小子,行啊,有股子尿性!”

    在送走刘家喜和胖子等人之后,方逸刚回到屋子里,卫铭城就对他翘了下大拇指,卫铭城虽然有那么一点出身世家的傲气,但为人却是直来直去的,方逸在这个案子里的作为,已经赢得了卫铭城的尊重。

    “卫哥,我就是敲敲边鼓,事情还都是警察做的。”方逸并不居功,笑了笑说道:“给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咱们还是先看看吧……”

    昨儿回到家里,方逸就整理一下郑板桥的字画,这次从彭斌那里得到的这批字画里面,还就是以郑板桥的作品最多,一共是三幅字和两幅画,而且都是郑板桥壮年时期的精品之作。

    说起来也巧,在年前的时候,方逸和老师重点就是在修复这几幅字画,并且在修复完后由孙连达亲自进行了裱糊,所以要是拿出去送礼的话,只需要再购买个礼盒放进去就可以了。

    “初夏,画是两幅,你挑一幅吧……”方逸走到收藏室,将郑板桥的几幅字画都给拿了出来,然后在餐桌上铺上了一层软布,这才将郑板桥的两幅画给摊开了。

    “你小子,可真舍得。”

    看到那两幅画,一旁的余宣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要知道,这两幅画一幅名为《竹石图》,一幅叫做《兰花图》,均是郑板桥最为著名的代表画作,在市场上基本上是一画难求的。

    尤其是那副《竹石图》,上面还题着郑板桥最为著名的那首“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的诗句,而且是郑板桥手书,愈发使得这幅画显得弥足珍贵了。

    “哎,方逸,这是郑板桥画的吗?”

    卫铭城凑到那两幅画旁边,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指着《竹石图》题诗下面的题跋,说道:“郑板桥的名字不是三个子吗?这上面的题款是两个字呀,方逸你可别拿假画来糊弄我们,我爷爷鉴赏字画的水平很高的。”

    卫铭城此话一出,站在桌旁的几人,脸上顿时露出了愕然的神色,尤其是余宣,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那位也精通琴棋书画的老友,居然生出了个对此一窍不通的儿子来。

    “卫铭城,你能把嘴巴给闭上吗?”

    方逸还没说话,柏初夏已经快要被自己表哥给气死了,她原本以为外公喜爱郑板桥的作品,家里人都懂得一二呢,但听到表哥的话,柏初夏才知道自己实在是高估了他。

    “怎么?我说错了吗?”

    看到身边几人脸上的神色,卫铭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挠了挠头,说道:“我很小就去部队了,爷爷过寿也不用我准备礼物,所以我对这些真的不是很了解……”

    这事儿其实也不怪卫铭城,他常年在部队里呆着,爷爷过寿的时候也就是回来磕个头,根本就不需要送什么礼物,只是今年心血来潮才琢磨着给爷爷淘弄个把玩的玉石物件。

    柏初夏也拿自己这表哥没什么办法,当下指着《竹石图》上面的字说道:“卫铭城,郑燮就是郑板桥,他姓郑名燮,板桥只是他的号,你不懂别乱说话!”

    “哦,原来这个字读燮啊,这人也真是的,取这么个生僻字,要是螃蟹的蟹我不就认识了吗?”听到表妹的话,卫铭城撇了撇嘴,他刚才瞅了半天也没认出那个字来,下意识的就认为这画是假的了。

    “我懒得和你说了。”柏初夏转过头,对方逸说道:“方逸,就这幅画吧,多少钱?我回头打给你……”

    柏初夏帮父母找了很长时间的郑板桥作品,对郑板桥作品的价格自然也很了解,她知道像这么大并且具有代表性的《竹石图》,对外价格最少是在百万以上的。

    柏初夏自己自然是买不起的,不过家里还有老爸老妈做坚强后盾呢,这画虽然是贵了一点,但对于柏家来说也不是什么负担不起的价格。

    “钱就算了,你不是让我和你一起去给老爷子拜寿吗?这画就算是我的寿礼吧。”

    方逸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幅画算咱们两个送给老爷子的吧,老爷子这一辈子历经风雨打,但却正如这竹石一般傲然挺立,和这幅《竹石图》正是相得益彰,相信你外公会喜欢的……”

    昨儿拿出这两幅画比较的时候,方逸其实就选定了《竹石图》,原因很简单,柏初夏的外公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一辈子所受的磨难不知道有多少,这幅图中那立根破岩中的劲竹,正能寓意老爷子的高贵品格。

    “那……好吧,就算是咱们俩送的。”

    柏初夏不是那种扭捏的女孩,想了一下之后就点头同意了下来,虽然和方逸从小生长的环境不同,但两人有一点却是很相似,那就是对金钱都没什么概念。

    “哎,方逸,你们的寿礼有了,那……那我的呢……”看到表妹选好了东西,卫铭城有些着急了,这是他头一年给爷爷送寿礼,虽然之前也搞到了一块寿山石,但总感觉不是那么如意。

    看到表哥那一脸渴求的样子,柏初夏不由笑了起来,转头对方逸说道:“方逸,你还有雕刻出来的作品吗?给我哥一个吧。”

    “行啊,前几天没事雕了几个物件,有个寿星的把玩件,倒是挺适合的。”方逸闻言点了点头,起身进屋拿出了一个手把件,说道:“这东西还没抛光,不过时间也来得及,等会送过去打磨一下就好了。”

    “这个好,这个好!”当卫铭城看到方逸手上的那个玉石寿星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个手把件虽然不大,但却是将寿星公笑容可掬的神态完全体现了出来,而且在他的肩膀拐杖处,那挂着的两枚寿桃也是十分的引人注目,卫铭城相信爷爷一定会喜欢的。

    “那个,老弟,这东西要多少钱啊?”

    卫铭城和方逸可没有表妹那样的交情,而且以他的品行,也是不会白拿这件寿星把玩件的,不过这一声老弟喊出口,却是显露出了卫铭城的心虚,甭看他是卫家人,但卫铭城的手上还真没多少钱。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