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六百七十六章 逆天行事

神藏 第六百七十六章 逆天行事

    “这地方不错,是个风水绝佳之处……”

    往城东方向开了十多公里之后,在方逸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山麓,抬眼往山上望去,方逸看到山顶紫云环绕,雾气蒸腾,忍不住开口赞了一句,这里和蓝莲的那栋别墅是一个方向,但位置却是一南一北,蓝莲的房子要更靠近外围一些。

    “哦?这里的风水好在哪里?”

    听到方逸的赞叹声,坐在旁边的余宣笑了起来,自己这个学生虽然在古玩的专业知识上还有些欠缺,但所学杂驳,居然连风水堪舆这些东西都懂。

    “山水城林浑然一体,前山后湖龙盘虎踞,这山中怕是有不少的帝王墓葬啊!”

    方逸看着那山顶的雾霭随口说道,相师堪舆风水望气有三看,一看形二看色三看味,顶级的风水师在这三看结合之下,才能做到寻龙点穴,妙在一心。

    《穴决》有云:“远看则有,近看则无,侧看则露,正看模糊,皆善状太极之微妙也。”此之谓于形,山形地貌在风水之中的重要性自然是不必多言,如果在一大凶之地点下穴葬,那怕是子孙万代都不得安宁。

    看形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没有练出望气之术的相师方士们,可以通过观察所看地点的云彩形状,从而进行风水堪舆寻龙点穴,但真正懂得望气之术的相师,却是可以看到地表蒸腾而出的气运,两者之间的区别可谓是天差地远。

    而风水之中的看色,就是看气的色彩,这是望气之术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古代懂得望气之术的大将或者是军事,往往会在大战之前登高远望,很多人从望气之中,基本就能断定战役的成败。

    如果看到云底部大而前面呈细长形,那么两军对垒将必战,看到云青白色而前面稍低,就能取得战争的胜利,看到云前面赤而稍仰起,则是会打败仗,传说诸葛亮就是深精望气之术,从而百战难得一败。

    至于风水之中的望气色彩,则是要更加丰富一些,通常金黄色为大吉之气,主富贵发达,此之颜色大多用于阳宅,而非是下葬死人的阴宅。

    像是方逸所曾去过的故宫就是如此,整个故宫的上空都有一层金黄的颜色,虽然和那黄色的琉璃瓦不无关系,但更多却是那千年帝王之气所造就出来的。

    紫色同样为吉气,主宅中人功名及第,春风得意,如若为官,则官运亨通,加官进爵,不过和金黄色不同,紫色同样可应用于阴宅,有此颜色的墓地,可保得子嗣飞黄腾达,万事皆春。

    淡红色就要稍微差一点了,只能称作是平安健康之宅,久居家人子嗣可能会有发达的机会,古时候很多小康人家大多都是这种风水,这也是比较常见的一种风水。

    而当红色变为赤色的时候,这气运也就因为阳极太盛,使得运势急转直下了,一般不是主家会发生火灾,就是宅内有重病不治之人,这样的阳宅和阴宅都为不详之气。

    当所望之气呈黑色中略带灰色,则是阴气盛极、丁财两败的态势,一般宅中之人会疾病缠绕,久治不愈,不过这种色彩在常人之中很少见,大多都是常在阴阳两地行走的阴人宅中得见。

    所谓的阴人,用民间老百姓的说法,就是给阎王爷办事的活人,这种人在表面上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但实际上却是能游走阴阳两界,只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他们阴气沾染得了多了,往往都是不得善终的。

    至于白色如薄雾的颜色,则是宅邸为阴煞缠绕,如果是阳宅必招飞来横祸,而阴宅的话,怕是子嗣不旺或者是每一代都会有横死之人。

    在望气中还有一种颜色,那就是紫黑色,不管是阴宅还是阳宅,如果出现这种色彩,恐怕牢狱官司和破财死伤的事情,已然是近在咫尺了,而且极难化解。

    而此刻方逸所看到了山顶紫气,就是大吉之气,死人葬于此处,可保子孙后代福泽深厚,活人居住在这里,则是能延年益寿,金陵之所以能成为六朝古都,引得帝王将相建都于此,钟山风水可谓是重中之重。

    “哪儿来的紫气,我怎么看不到啊?”

    余宣虽然知道钟山的风水绝佳,也稍懂风水堪舆之术,但他并不懂得望气之术,抬头向山顶上看了半天,有些无奈的收回了眼神,在余宣眼中,那山顶处除了树木就是白云,恐怕戴个墨镜都看不出紫色来。

    “老师,您还是吃古玩这行饭吧,要是连望气之术都懂了,那些风水相师们也就没饭吃了……”

    听到余宣的话后,方逸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望气之术在风水师中也属于难得一见的秘术,并且需要从小修习一种特殊的功法,从而开启民间所谓的阴阳眼,才能看到这世间不同的色彩。

    不过不管是望气之术还是平时的六识感应,方逸通常都是将其给关闭掉的,打个比方,以方逸现在的耳力,就算是虫爬蚁动他都能清晰的听到,如果开启六识的话,那身边的噪音简直就像是轰炸机一般在他耳边轰鸣了。

    余宣只是学了风水堪舆的一些皮毛,听到方逸的话后也没生气,当下笑道:“风水相师属于玄学一脉,我倒是认识这一脉的一位大师,等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好,有机会老师帮着引荐一下!”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他对于玄学两个字并不陌生,因为在现如今对各种学问的归类中,但凡是无法用言语解释的一些事物,都被归类到了玄学之中,像是方逸所学的诸如符箓之类的道术,也都被归于到了玄学的范畴里去了。

    “那家伙常年都在港台呆着,等他回国再说吧。”

    余宣笑着说道:“风水玄学在咱们国内是要被当成封建迷信来打击的,但是在港台就没这些忌讳,你知道那老家伙帮人看一次风水要收多少钱吗?”

    “估计得几十万吧?”

    方逸不确定的猜了个数字,他曾经听老道士说过,在建国之前老道士帮人看风水,一次最少也要五根小黄鱼,也就是金条,放在现如今的话,那最少也是十万起步的价格。

    “几十万?你也太小看他了……”

    余宣摇了摇头,说道;“我给你说个事你就明白了,港岛有个大佬在琼省圈了块地,准备开发旅游业,但在施工的过程中总是出事故,后来请我那朋友一看,才知道有大问题……”

    “嗯?老师,你说的是亚龙湾那边吧?”方逸闻言一愣,连忙说道:“那里是有个高人布下的风水局,我以前去的时候见过,布局的人是有真本事的……”

    方逸上次和满军他们去过琼省,在路经亚龙湾的时候,他远远看到有一处地方煞气极重,但走进之后才发现那里居然被人布下了一处风水局,将煞气尽数镇压在了下面,其布局之巧妙,就是方逸也颇为佩服。

    “那当然了,你知不知道,港岛的那位大佬之前为什么一直不顺吗?”谈到这些事情,余宣脸上露出了八卦的笑容,他也是普通人,提到风水玄学,心里也是有种神秘的感觉。

    “知道啊,那里煞气冲天,以前不知道死过多少人,要是不镇压的话,死几个人恐怕都是轻的……”

    方逸笑着随口答道,那处风水局中的煞气虽然被镇压住了,但懂得望气之术的人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如果换成方逸布置这个风水局,效果其实比那人还要好上几分的。

    “你小子还真懂啊?”余宣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方逸,他显然没想到方逸真的知道答案。

    余宣也是听老友说起,才知道那处地方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的时候,是日军修建的一处军港基地,为了保密,在军港修建完成之后,参与工程的八千民工全部被残忍的杀害掉了,并且在旁边挖了一个万人坑,将被屠杀的民工都葬于坑中。

    不过然日军在潜龙入海之处染血还不到一年,美军就在菲律宾登陆,大规模歼杀日军十万人,日军血染太平洋,所以在龙脉之地上动土浸血,都是风水之大忌,日军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我当然懂啊……”

    听到余宣所说的万人坑,方逸不由笑道:“那人是不是在万人坑上修建了七根“定魂柱”?然后又在海湾里建造了一个“乾坤柱”?而那周围的建筑,都不能超过“乾坤柱”的?”

    “你小子,就是不在古玩这行混,也是饿不着啊!”

    余宣一脸惊诧的看着方逸,他发现自己以前还是小看这个学生了,方逸岂止只是雕刻工艺大师,就凭他在风水堪舆上的学问,到了港台地区恐怕也是大师级的人物了。

    “现在寻龙点穴看风水,可是赚不到几个钱了。”

    方逸闻言笑了笑,现如今科技昌明,鬼神之说在社会中早就不盛行了,也只有一些年龄大的人才会相信,再加上很多城市都修建了公墓,如此一来这行当的饭碗就更加难端了。

    “赚不到钱的都是没本事的人……”余宣摇了摇头,说道:“我那朋友仅是做这个风水局,就整整赚了五千万,我玩了一辈子的收藏,还不如他这一次赚得多呢……”

    余宣话中倒是没有什么妒忌的语气,只是有些感慨,他曾经和那位朋友去一次港岛,发现他朋友所到之处,尽是港岛的豪富巨贾们所接待的,吃穿用度都是奢华之极。

    甚至连华人富豪榜前几位的那几人,在面对他朋友的时候,都是一口一个老师称呼着,余宣也是借着这个机会认识的郑家人,不过在郑家那位老爷子的眼里,余宣的地位可远远不如他的朋友。

    “五千万,不贵!”想到自己在琼省所见的那个风水局,方逸淡淡的摇了摇头。

    “五千万还不贵啊?”

    要不是方逸在开着车,余宣恨不得在他头上来那么一下子,这年头普通人的月工资在八九百一千多,百万富翁在一些城市里就是很有钱的人了,看个风水五千万,这已然是不可想象的价格了。

    “老师,你那朋友今年多大?”方逸不答反问道。

    “今年应该有七十岁了吧,他比我要大几岁。”余宣有些奇怪的看向方逸,他不是很明白方逸的意思。

    “那五千万,最少买了他十年的阳寿!”

    方逸闻言叹了口气,说道:“风水堪舆一道,做的都是泄露天机,行的是逆天改命的事情,有损阴德,你朋友布下了那样的风水局,就算是一时能遮掩天机,但最终还是要折损寿命的……”

    方逸占卜问卦和风水堪舆的本事,是得自老道士真传的,他不敢说在国内无人可比,但方逸要是真干这一行,恐怕那些所谓的大师给他提鞋都不配。

    但方逸从来都没有用风水相师的能力去赚钱的主要原因,就是干这一行,往往都是在逆天行事,就算方逸是道家正统传承,泄露的天机多了也是会遭受天谴的,老道士曾经对其千叮万嘱,让方逸不得以此为生。

    “方逸,你……你说的是真的?”听到方逸的话,余宣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当然是真的,老师,你那老朋友最近这些年,应该是深居简出了吧?”

    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其实破解那处万人坑的煞气,最好的办法是用经文将其给化解掉,如此不但不会折损阳寿,甚至还能增加阴德,只是一来那里的煞气实在是太重,二来余宣的朋友也没有化解煞气的手段,所以只能将其给镇压住了。

    不过方逸知道在那个地方的附近海湾处,兴建了一处很大的寺庙,这个寺庙的兴建恐怕也是那位风水大师提议的,用寺庙的佛法消弭万人坑的戾气,这也是他能想得到的最好办法了。

    “是,这有好几年时间了,他一直都没有再帮人看风水!”

    听方逸这么一说,余宣也反应过来了,自从他的那位老朋友帮人在琼省布下了风水局之后,好像就一直都没怎么出过门,而且在提及那五千万酬金的时候,那位老友脸上好像也没有什么欢愉的神色。

    “方逸,你能帮到他吗?”余宣和那位老友虽然行业不同,但认识了几十年,可谓是相交莫逆,此时听到老友要减寿十年,忍不住向方逸问了一句。

    “帮不了,老师,这种事情旁人是帮不了的,他如果能多行善事,或许还可以弥补一下。”

    方逸缓缓的摇了摇头,从老师话中他能听出来,那人应该只是精通风水的玄门中人,而非是像自己这样的修道之人,如果他是修道之人的话,方逸倒是能指点他一些规避灾祸的法门。

    修道之人追求的是长生大道,这违背了自然规律的发展,原本也是逆天行事,不过修道之人还在天地法则之中,对天地法则的了解要远超于常人,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又能得到护佑,像是泄露天机这样的事情,并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寿命。

    不过方逸此时修为尚浅,他曾经听师父说过,修道之人不畏天谴,但却是最怕因果,而帮人占卜问卦和寻龙点穴或者是逆天改命,这些都是将别人身上的因果转嫁到自己身上的事情。

    修为浅薄的时候,因果关系并不是很重要,也不会体现出来,但是在修为达到炼神反虚的境界之上以后,这些因果关系就会出现,再想往上晋级突破的时候,往往轻则晋级失败,重则甚至会走火入魔性命不保。

    所以修道之人大多都隐居在深山之中,就是为了不沾染凡尘俗世的因果关系,像是方逸这样下山历练,到了某种境界之后也是要斩断因果的,否则将会大道无期。

    “方逸,等这次回去之后,你一定要跟我去见见我那朋友!”

    听到方逸的话后,余宣一脸恳求的说道,就算方逸帮不到自己那位老友,相信也是能提出一些建议的,对于自己的这个学生,余宣有种莫名的信心。

    其实余宣曾经和孙连达讨论过方逸的事情,在他看来,方逸能孤身一人从野人山走出来,并且斩杀了那不像是地球生物的巨蚺,这绝非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在余宣眼里,方逸身上早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了。

    不过以前余宣没有和方逸深谈过这些事情,直到今天无意中提起,余宣才发现方逸在玄学上的造诣,怕是要比他已经表现出来的那些能力更加的精深博大,或许这才是方逸真正的本事。

    “行,老师,我也想见见这位前辈!”

    方逸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在现如今的社会里,不但是道法式微了,就连玄学往往也被归纳到封建迷信的范畴之中,真正有本事的人已经是极为少见的了。

    “回去我就给他打个电话约一下,咱们尽早去。”要不是已经快到地方,余宣恨不得连卫家那位老爷子的寿宴都不参加了,相比之下,显然是他朋友的事情要更加重要一些。

    “老师,不差这几天的。”

    看到老师心急火燎的样子,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在古玩鉴赏上余宣是专家不假,但他真的不懂玄门中的事情,有些事做了之后,就必须要承担其后果的。

    “嗯?卫哥在前面接咱们了。”

    方逸正说着话,看到在前面的岔路口处停着一辆吉普车,而卫铭城正在站在车头处东张西望着,之前和柏初夏通过电话,方逸知道老爷子所住的那条路和金陵疗养院是一个方向,普通车辆是无法进入的。

    “老师,回头就不要提那些事了,咱们要去的这一家子,可都是唯物主义者啊。”在卫铭城身边停下车子的时候,方逸和余宣交代了一句,他现在可不是道士了,别到时候再被人当成了个小神棍——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