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六百八十五章 方逸是谁?

神藏 第六百八十五章 方逸是谁?

    “没事……”方逸回过头对柏初夏笑了笑,他的目光清澈,哪里有一丝像是喝醉酒的样子。

    “那就好,我先去见外公了啊……”

    柏初夏对着方逸笑了笑,她原本就是个性格爽直的女孩,眼下遮遮掩掩的原本就不为柏初夏所不喜,刚才又喝了几杯红酒,借着酒劲柏初夏也不再掩饰和方逸相识的了。

    看到柏初夏和方逸说话的样子,卫铭国等人均是愣了一下,除了卫铭城之外,他们甚至连方逸和柏初夏认识的事情也不知道,试想一位柏卫两家的天之骄女,怎么可能认识一个做古玩买卖的小商人呢?

    “方先生,你认识柏小姐?”

    等到柏初夏离开之后,一旁的蒋南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说起来他和柏初夏在京城的时候还是有一面之缘的,但刚才柏初夏就像是没认出他来一般,搞得蒋南都没好意思上前主动答话。

    所以要说这些人里面刺激最大的,还真是非蒋南莫属,因为柏初夏把他当成了路人,而把方逸当成了朋友,而且那拍后背的动作,往往只有比较熟悉的男女朋友才能做出来的。

    “认识,去年认识的。”方逸根本就不屑于撒谎,当即点了点头。

    “那……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呀?”

    蒋南虽然少年老成,比很多成年人都稳重得多,但此刻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因为柏初夏不管是家世相貌还是人品,都太符合他的择偶标准了,眼下看到方逸和柏初夏熟识,蒋南这心里不由有些酸溜溜的。

    “男女朋友关系啊……”方逸笑着看了一眼蒋南,说道:“初夏是个挺优秀的女孩,男人应该都会喜欢的,我也是如此……”

    方逸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感觉周围变得静寂了下来,还没出屋的众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了方逸,他们没想到今儿除了喝酒之外一直都很低调的方逸,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咳咳,那啥,苗条淑女君子好逑,初夏要不是我表妹,我都想去追她啦,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感受到周围尴尬的气氛,卫铭城连忙打起了哈哈,虽然交往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在蒋南和方逸之间,卫铭城是更倾向于选择方逸的,因为和方逸在一起的时候,卫铭城感觉非常的放松,不像是和蒋南说话还要带着那种大家族的面具。

    “六弟,怎么说话呢,初夏能是那种随便被人追的女孩吗?”

    卫铭城的三嫂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在她心里,柏初夏已经是内定了的堂弟媳妇了,突然出来方逸这么一个人物,卫三嫂自然是要向着自家人说话了。

    “三嫂,这事儿,得看初夏的意思。”卫铭城嘿嘿一笑,也没再多说什么了,他犯不着因为方逸和三嫂去吵一架。

    “看什么初夏的意思?”

    喝的晕晕乎乎的卫铭凯这会站了起来,一只手搭在了方逸的肩膀上,大声嚷嚷道:“方逸是我的哥们,是我卫老三的兄弟,他怎么就不能追初夏了?要……要我看,他和表妹正合适……”

    “卫老三,你……你喝多了少在这里耍酒疯……”

    听见自家老公的话,卫铭凯的媳妇脸都差点变绿了,刚才自己还训斥卫铭城乱说话呢,现在居然连老公都旗帜鲜明的支持起了方逸,这到底谁才是他妻弟呢。

    “一边去,男人说话,女人嚷嚷什么?”

    卫铭凯冲着老婆瞪起了眼睛,他本来也不是怕老婆的主,这会儿喝了酒,说话更是不管不顾起来,“兄弟,你和初夏还……还不认识吧?三……三哥等会给你介绍,三哥从小最疼初夏,她最听三哥的话……”

    卫铭凯的胡言乱语让众人算是明白过来了,敢情卫老三是真的喝多了,他压根就没听到前面说的话,只是听到自己媳妇的话后开始耍起了酒疯。

    “三哥,你喝晚汤,喝点汤舒服一点……”看到卫老三一脸力挺自己的样子,方逸有点哭笑不得,如果自己要是和初夏在一起了,敢情只有卫老三这么一个喝醉了的酒鬼才会看好他们两个。

    “喝什么汤啊,男人就得喝酒!”

    卫老三一把推开方逸递过来的汤碗,指着自己老婆说道:“兄弟,你别怕她,这娘们要是敢吓唬我,我收拾她,还……还翻了天了,我们卫家什么时候轮到老娘们做主了?”

    “卫老三!”

    卫铭凯的老婆听到老公的话,恨的牙齿都快要碎了,不过她也知道卫铭凯起飙来的性子,倒是没敢这会去攒他的火气,但心里已经在琢磨等卫铭凯酒醒之后怎么收拾他了。

    而卫铭城等人也是被卫铭凯的话给吓呆了,他们平时见到的三哥,都是对老婆很温柔体贴的,难得今儿虎躯一震,展现了卫家老爷们的风采,要不是三嫂在这里,卫铭城差点鼓起掌来了。

    “闹腾什么呢?爷爷喊你们了,怎么耽误那么久?”

    就在卫三嫂不知道该怎么下台的时候,卫铭军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不满的在屋子里扫了一眼之后,脸上却也是露出了惊诧的神色,“老三真喝多了?今年有乐子看了……”

    卫铭军所说的乐子,卫家的人都明白,那就是老爷子定的规矩,酒不可以不喝,必须喝尽兴,但又不能喝醉,谁喝醉了谁挨揍。

    这个规矩不单单是应用在卫铭军兄弟的身上,早些年就连他们的父执辈都挨过拐杖敲,只是这几年儿女大了,卫老爷子才给他们留了脸面,不在用拐杖教训了。

    “行了,快走吧,爷爷等着你们去拜寿呢……”卫铭军不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事,当下又催促了一句,老爷子今儿精气神很不错,难得儿孙满堂的让他高兴一下。

    “好,先去拜寿,别的事儿回头再说……”卫铭国带头走了出去,旁人也纷纷跟在了他的身后,卫三嫂则是和蒋南架住了卫铭凯,也往老爷子所住的屋子走去。

    老爷子所住的房间,是个中间堂屋两边卧室的套间,老爷子住一间卧室,另外一间卧室则是由保健医生住在里面的,在两个卧室的中间,是一个很宽敞的大客厅,客厅的正中间摆着一副山水泼墨画,卫老爷子就坐在那幅画下面的沙上,看着鱼贯进入到屋子里的孙子们。

    虽然年事已高,老人的身形显得有些佝偻,但卫老爷子的骨架很宽,依稀还是能看出来当年的虎将风采,尤其是和那一双看似浑浊的眼睛对视上之后,整个人好像就被老爷子看穿了一般,再也没有什么秘密了。

    此时卫铭军的父执辈应该已经祝完了寿,分别坐在屋子两边的沙上,,但最中间的位置却是只有老爷子一个人,就连柏初夏也只是站在老爷子身侧,大概有那么两米多远的样子,而在老爷子身前四五米的地面上,放着两个软垫,显然是给人跪拜所用的。

    “爷爷,孙儿铭军携曾孙还有媳妇,给您老人家磕头拜寿了,祝您老身体健康,事事如意,爷爷,这是一枚玉如意,是我给您老人家的寿礼……”

    进到屋里之后,卫铭军就招呼了自己的妻子还有那个十来岁长得虎头虎脑的儿子,走到卫老爷子身前的地方跪拜了下去,至于方逸等人则是都等在了门边处,这拜寿也是要按顺序来的。

    卫老爷子虽然是个在战火中熏陶出来的虎将,但他却是出身书香门第之家的,所以卫家讲究天地君亲师的说法,跪拜长辈是天经地义,刚才就是卫铭军等人的父亲,也每人都给老爷子磕了三个头。

    “好,铭军,以后要戒骄戒躁……”对于自己的长子长孙,老爷子还是很看重的,摆了摆手,柏初夏走过来接过卫铭军拿过来的礼物,放在了老爷子的身边。

    “嗯,这东西是玳瑁做的吧?”

    老爷子用左手拿起了一个放大镜,对着那枚如意看了一眼,用手指着卫铭军说道:“你看看这花纹,这哪里是玉如意,明明是玳瑁如意,我说你啊,以后得好好的学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是,爷爷,以后我一定认真研究研究……”

    虽然被爷爷批评了几句,但卫铭军脸上却满是笑意,其实他何尝会分不清玉石和玳瑁的区别?只是故意说错了逗老爷子高兴一下,让他给指正错误罢了。

    卫铭军之后,卫铭国也上前拜了寿,不过他送的东西老爷子就没拿起来看了,只是让柏初夏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那桌子上已经摆了不少东西了,余宣带来的那个寿桃也赫然在列。

    “爷……爷爷,孙……孙子铭凯给……给您老拜寿了!”

    下面上前拜寿的人,自然就是卫老三了,大着舌头拉着媳妇和孩子,卫老三跪在地上出了砰的一声,却是他有点眼花没看清楚地上的软垫,直接就跪在地板上了。

    “嗯?你这臭小子这……这是喝多了?”

    卫老爷子有些好笑的看着卫铭凯,侧过头对卫铭凯的父亲说道:“少见啊,这小兔崽子还能喝多?他这酒量,可是连徐司令也喝不过他的呀……”

    “徐……徐司令?两个他都喝不过我!”卫铭凯大着舌头说道:“爷爷,我今儿认识一兄弟,那酒量要比我大多了,要不回头我给您介绍介绍,让他陪您喝一顿?”

    “别胡言乱语……”看到儿子失态,卫铭凯的父亲连忙呵斥了他一句。

    “行了,别吓唬他,我这六个孙子里面,可就这小子没挨过揍……”

    看着卫铭凯醉态可鞠的样子,老爷子眼中满是笑意,其实说起来他是最喜欢这个最能喝酒的孙子的,曾经想好好培养他一下,但卫铭凯志不在军队,老爷子也是只能作罢了。

    “嘿,不就是挨下揍嘛,爷爷,来吧……”

    卫铭凯这会感觉天老大爷爷老二他就是老三了,那里还知道畏惧,当下梗着脖子把脑袋伸到了爷爷的面前,那模样倒是像引颈就义一般,看的屋里的人都是抿嘴直笑。

    “臭小子,你爷爷我活这么多年,除了小鬼子,你是第一个找揍的……”老爷子也被孙子逗的哈哈大笑,拿起身边的拐杖轻轻的在卫铭凯的头上敲了一下,根本就没使多大的力气。

    “爷爷偏心眼,去年把我脑袋还打了个包呢……”卫铭城不服气的大声嚷嚷了起来。

    “你小子今年没喝够,过来,再让爷爷敲一下……”老爷子的一句话就让卫铭城缩起了脑袋,他可没有没事找揍的习惯。

    “好了,今年给爷爷拿了什么礼物啊?”老爷子虽然年逾九十了,但眼不花耳不聋,思维非常的清晰,但是从外表上看,也就像七十多岁的老人一般。

    “画,郑板桥的《兰花图》!”卫铭凯刚露出得意的表情,立马又拉长了脸,他却是想到方逸拿来的居然是郑板桥的《竹石图》,今儿这风头,他显然是压不过方逸了。

    “《兰花图》?嗯,我这虽然有一幅了,但你小子也算是有心了……”卫老爷子冲着柏初夏说道:“打开,我看看是郑板桥哪个时期的画。”

    老爷子喜欢郑板桥作品的事情,果然不是谣传,下面还有两个孙子等着拜寿呢,他就让柏初夏将画摊在了桌子上,拿着放大镜仔细的看了起来,不过看了大概一两分钟之后,卫老爷子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铭凯,你这画从哪里来的?”老爷子转头看向了站在那里都有些打摆子的孙子。

    “买……买来的啊,别人还……还不愿意卖呢,我拿钱砸来的!”卫铭凯随口答了一句,他今儿是真喝多了,要是放在往日,卫铭凯无论如何是不敢这么回话的。

    “你被人骗了,这是幅赝品,年份大概到是民国年间的,绝对不是郑板桥的画。”老爷子看向了旁边的余宣,说道:“小余,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过来看看吧。”

    “是,老爷子,我来看看……”余宣虽然是古玩杂项的专家,但对字画也有些研究的,当下站起身接过老爷子手里的放大镜,对着那幅画仔细的察看了起来。

    “老子真是好眼力!”

    几分钟后,余宣抬起了头,指着画上的一处地方说道:“这里不对,这个地方画的也不对,很明显是在模仿郑板桥的风格,虽然模仿的很像,但绝对不是板桥的真迹……”

    “我靠,那孙子竟然敢骗我?我……我回去宰了他!”

    听到余宣的话,卫铭凯顿时恼怒了起来,借着酒劲骂了一句,只不过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就挨了老爷子的一拐杖,这次可是实实在在敲上去了,顿时把卫铭凯的酒劲给敲醒了一半。

    “古玩买卖,愿打愿挨,考究的就是个眼力,你自己打了眼,还有脸去找别人?”卫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了孙子一眼,他倒不是因为孙子买了赝品生气,而是气他输不起。

    老爷子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经常会进京开会,当时他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大栅栏琉璃厂等地,那种地摊淘宝的感受带给了老爷子极大的欢愉,刚才和余宣聊天的时候听闻金陵古玩市场重新开业,要不是年岁大了,老爷子都想过去逛逛。

    “是,爷爷,我错了……”卫铭凯被拐杖敲醒了之后,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这会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做了什么事,当下耷拉个脑袋再也不敢说话了。

    买到幅赝品,并没有影响到老爷子的心情,接下来卫铭朗等人也依次给老爷子拜了寿,对于他们的礼物老爷子都没怎么在意,直到卫铭城送上了那个玉雕寿星把件后,老爷子才拿着放大镜看了一会。

    “这东西不错,是苏工,而且还是大师级的,你小子的那点津贴够买这东西的?”

    将寿星把件拿在手里,老爷子调侃了小孙子一句,在他的这些孙自立,老爷子最看重的是卫铭军,最喜欢的是卫铭凯,但最器重的却是卫铭城,因为他和当年的自己很像,如果到了战场上,那绝对是一员虎将。

    “三万块钱买的,都是我的津贴!”卫铭城回答的理直气壮,他的确把这钱给方逸了。

    “三万买的?你糊弄爷爷是吧?”老爷子脸一绷,没好气的说道:“你爷爷我这辈子的钱大部分都花在古玩上面了,你是觉得我不知道这东西的价格?”

    卫老爷子拿着放大镜仔细看着,嘴里说道:“这玉石籽料的价格涨的很快,去年我让人买了一块还不如这个的,就花了两万,再加上这大师级的工艺,这个寿星把件没有十五六万,你根本就买不来,咦,方逸?方逸是谁?我怎么没听过这名字?”

    卫老爷子除了字画之外,最喜欢的就是玉器,所以国内的玉雕大师他基本上都知道,但看到那寿星上题跋的方逸二字时,眼睛忍不住看向了余宣,这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着余宣说的。(未完待续。)8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