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6章 赏花灯

夜天子 第26章 赏花灯

    从正月十四到正月十六,是赏灯的好日子。每年这个时候,能工巧匠们就云集金陵城中,售卖自己精心制作出来的各种花灯。

    十四这天开始试灯,十五这天就是最热闹的灯会,这几天城门是不关的,任由百姓出入,通宵达旦地行乐。

    十五这天上午,展凝儿和太阳妹妹正在驿馆里放风筝,这也是南方过上元时的一种常见的活动。

    不远处小亭下,正有一位滞留在驿馆过年的官员让歌姬为他唱着曲儿,那曲儿挺应景的,唱的正是一首“风筝曲”:风筝儿,要紧是千尺线,忒轻薄,忒飘荡,不怕你走上天。一丝丝,一段段,拿住你在身边缠。不是我不放手,放手时你就一去不回还,听着了你的风声也,我自会凑你的高低和近远。

    展凝儿扯着风筝听曲想人,不觉就想到了叶小天身上,如果叶小天就是那高高飞在天上的纸鸢,她这里扯一扯丝线,就能决定让他飞的更高,还是离自己更近,那该多好啊。

    展凝儿想着,忽然心有所感,扭头一看,正看见叶小天和汤显祖匆匆向外走去,展凝儿连忙唤道:“叶小天,你去哪里?”

    叶小天向她扬了扬手,高声道:“我跟汤兄去找泓愃他们打马吊。”

    展凝儿扬声道:“今晚观灯,你回来吗?”

    叶小天已经快走出院落了,他只是远远地向凝儿扬了扬手。既没说回来,也没说不回来。展凝儿蹙眉自语道:“他这几天怎么迷上打马吊了,每天都很早离开。很晚回来……”

    展凝儿忽然想到有一天叶小天回来时一瘸一拐的,袍子膝部还有明显的擦蹭过的泥痕,总觉得叶小天去打马吊的说法有些不尽不实,他又想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或许真如叶小天所说,那是和蒯鹏嬉闹时摔了一下吧。

    ……

    镇远侯府,滴翠楼。

    李玄成捧着一口匣子兴冲冲地走到楼下。李玄成精于雕刻,他在这一行上浸淫多年。又经名师指点过,俨然已经有了大师的水准。今日他用一块冰种翡翠雕了一个弥勒佛像,小小的佛像三分温润、七分冰凉,给人一种冰清玉莹的感觉。

    李玄成觉得这次雕刻发挥的极好。那玉料也是上品,是以一俟雕刻完成,便迫不及待地赶来向夏莹莹来献宝了,他想把这枚玉佛当作礼物送给莹莹。

    李玄成赶到滴翠楼下,赫然看见夏老爷子正大马金刀地坐在楼下厅中喝茶,李玄成连忙站住脚步,毕恭毕敬地道:“老爷子。”

    “哦?是国舅爷啊,快!快请坐!”夏老爷子一见是李玄成,忙要站起身来。李玄成赶紧上前两步,殷勤地道:“老爷子,您坐着就好。不要多礼。”

    “好!好好!”夏老爷子坐下,看了李玄成一眼,笑眯眯地道:“国舅爷今晚去看灯么?”

    李玄成颔首道:“有此打算,玄成还想邀请莹莹姑娘一同去赏灯。”

    夏老爷子看了看他手里捧着的小匣子,嘿了一声道:“那丫头啊,还跟老夫我呕气呢。这丫头。真是被老夫给宠坏了。”

    夏老爷子捋着大胡子叹了口气,道:“老夫也不瞒你。老夫对国舅爷你,是非常满意的。家世好、人品好、相貌堂堂,对我家莹莹更是一往情深。不过,你总要哄得她回心转意才成,老夫儿子一群,闺女就这一个,不瞒你说,夏家三代以来,也就这么一位姑娘,实在不想逼她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

    “晚辈明白,晚辈明白!”一听夏老爷子这样公开表态,李玄成又惊又喜,信心十足地道:“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老爷子,您就放心吧,玄成一定会用我的诚意感化莹莹姑娘的!”

    滴翠楼三楼,莹莹的闺房外,两个膀大腰圆的女仆昂首挺胸,负手而立。看这光景,莹莹是被禁足软禁了,夏老爷子生怕她又逃出去与叶小天幽会,所以门外都使人看得紧紧的。

    莹莹坐在梳妆台前,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恨恨地扮了个鬼脸,她把镜中的自己当成了她爹。想让一向乐观的莹莹姑娘发愁伤心,那可难得很,从小到大,她还没有什么心愿不曾达成过,她又怎么可能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

    一束光影突然出现在墙上,晃来晃去的,渐渐向铜镜上移动过来,莹莹急忙用手遮了一下眼睛,挡住了镜上的反光,随即便欢喜地跑向阳台。三楼外有个阳台,站在这儿可以俯瞰整个镇远侯府。

    远处,还有另一座府邸,那府中同样有一处三层的小楼。楼上正有一匹白布垂挂下来,布上画着一副画。画上面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男孩正撅起嘴巴去亲女孩的脸蛋,女孩头上有两个朝天小辫子儿,扭着手指,憨态可掬。

    莹莹“咭儿”地一声笑了出来,她赶紧捂住嘴巴,心虚地回头看看,然后再向那座楼上看去,那画被人卷起来了,露出了下面的第二幅画,画上的小女孩被关在笼子里,抓着笼栏可怜兮兮,小男孩拿着宝剑,正要扑过去救女孩。笼子前面站着几个挺胸腆肚的大汉。

    莹莹看着那画,笑容越来越甜,她伏在栏上,双手扶着俏脸,笑靥如花。

    叶小天一直无法突破侯府的重重防御,但是叶小天又岂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当他偶然听说旁边这座府邸是柳君央的表妹家时,他就想到了一个特殊的办法。

    叶小天先用钱买通了侯府负责买菜的厨子,问清了莹莹的居处,然后借了柳君央表妹的这座绣楼。用一面小镜子和莹莹取得了联系。

    但是这么远的距离,喊话写字都不方便,而且容易引起镇远侯府的人警觉。所以叶小天改用画画,先用镜子通知莹莹,那迅速把画展示给她看,那画如果被人无意中看见,却也未必就能明白它的意思。

    柳君央表妹的绣楼里,地面上铺了一整匹的白皮,柳君央举着一杆蘸了墨的墩布。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有气无力地冲叶小天的背影喊:“哎!我说。下一幅要画什么呀?”

    莹莹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双手撑在栏杆上,托着尖尖的下巴,迷人的眼睫毛轻轻眨动着。痴迷满足的望着远处那座绣楼,突然,她看到了一副很怪异的画面,莹莹蓦然张大眼睛,仔细看了起来。

    “嗯?小天哥这是……什么意思呀?”

    莹莹蹙起眉头,费解地自语道。

    ※※※※※※※※※※※※※※※※※※※※※※※※※

    上元佳节夜,满城闹元宵。

    天空挂着一轮明丽的圆月。

    长街上人来人往,笑语欢声。

    大街上车水马龙,许多人家门口和大街两边都挂着各式各样的花灯。绚丽缤纷。舞龙队、舞狮队在长街上经过,引得百姓兴致勃勃地跟随围观着,许多人提着花灯。喜气洋洋地行走在大街上,提灯观灯,猜着字谜。

    镇远侯府此时也是张灯结彩,夏老爷子和顾三爷就在院子里徘徬赏灯,以他们的年纪和身份自然不会去街头游逛,而李玄成却直挺挺地站在滴翠楼下。他已经等了许久。

    “出去出去,都给我出去!”楼上传来一声娇斥。然后是重重的关门声,片刻之后,夏大和夏二从楼上下来,讪讪地对李玄成道:“国舅爷,我那小妹她……咳!实在对不住了。”

    李玄成心头升起一抹恼意,他身为国舅,几时被一个女子如此冷落过?他为了讨莹莹欢心,一再低声下气委屈求全,可莹莹却是变本加厉,上回赠给她的玉佛被她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今夜邀她观灯又被她再次拒绝,李玄成脾气再好也难免着恼。

    他长长地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风度十足地微笑道:“无妨,既然莹莹姑娘不喜欢出去,那李某也就不出门了吧,呵呵,咱们几人就在这楼下饮宴庆上元,如何?”

    夏家几兄弟都是好酒之人,尤其是他们觉得妹子慢待了国舅,心里过意不去,马上响应起来,李玄成便吩咐人备桌酒席送来。

    滴翠楼上,莹莹系着一袭仙鹤纹的披风,站在楼头,眺首远望着。远处锣鼓喧天,站在楼上放眼望去,只见万千家灯火楼台,十数里云烟世界。满城灯火,箫鼓声声。

    莹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心道:“小天哥哥最后那幅画上也有明月,还有一个怪怪的篮子,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金陵大街上,展凝儿怏怏地与太阳妹妹、还有华云飞和毛问智一起走着,路边有各种各样的花灯,她却依旧兴致缺缺。直到晚上,叶小天都没有回来,凝儿对马吊真是深恶痛绝了。

    忽然,前边的人群骚动起来,紧接着,太阳妹妹也惊跳起来,大声叫道:“啊!快看,好大的一盏灯啊!凝儿姐姐,你快看!”

    展凝儿诧然顺着太阳妹妹所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一架巨大的莲花灯,正从空中冉冉飞过,或许这灯是采用了孔明灯的原理,它居然是飘浮在空中的,在巨灯下方,似乎还有一个吊篮一样的东西,那里边居然载的有人。

    巨灯飞的并不算高,只比城头高出两丈有余,当它从城头飞过的时候,城头的灯光映着那巨灯下方的吊篮,展凝儿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她看到了站在吊篮里的那个人,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可她绝不会看错,那是叶小天,一定是叶小天。

    :还有一天双倍本年双倍就结束了,求最后的双倍月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