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9章 红颜祸水

夜天子 第29章 红颜祸水

    “你这个臭丫头,还不给我下来!”

    一向厚脸皮的夏老爹此时已是老脸发红,有些无地自容了:“这个臭丫头简直是……,真是从小惯坏了她啊!”

    夏老爹很是自责,可惜现在后悔也晚了,尽管他此时是如此的愤怒,甚至还是难向女儿说一句重话,只好把满腔怒气发泄在几个儿子身上。

    他扭过头,冲着几个儿子大声吼起来:“你们几个混账东西,还愣在那儿干什么,还不上去把莹莹给我带下来!”

    夏家几兄弟迟疑了一下,纷纷看向夏老大,夏老大讪讪地道:“爹……”

    夏老爹大怒,道:“混账,连你也不听老子的吩咐了?”

    夏老大无奈,只得翻身下马。

    亭上,夏莹莹听见父亲的吼声,紧紧偎在叶小天的怀里,紧张地道:“小天哥!”

    叶小天轻抚着她的削肩,目光看向远处,李玄成的身影刚刚消失在灯火阑珊处,顾三爷正率人紧紧追去,叶小天在莹莹耳边低声道:“去吧,别违拗你爹的意思,老人家现在快气疯了。”

    莹莹牵住他的衣角,依依地道:“人家才刚见到你,又要分开么?”

    叶小天对她耳语道:“乖,我是要李国舅知难而退,现在李国舅已经滚蛋了。剩下的事咱一步步来,如果把你爹气的失去理智,对你我可大为不利。你放心吧,我明天就去和你爹好好谈谈。”

    莹莹担心地道:“镇远侯府防卫森严,你进得去吗?”

    叶小天轻笑道:“傻丫头,你以为令尊如今还能再回镇远候府吗?”

    “嗯!”

    莹莹对叶小天可谓言听计从,她依依不舍地又看了叶小天一眼,咬着嘴唇,轻轻向楼阶走去。

    天上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太阳妹妹攥着一双小拳头。激动地杵在胸前,兴奋地对展凝儿道:“凝儿姐姐,小天哥哥好厉害,人家看得都感动了,什么国舅啊,不堪一击,小天哥只是略施小计……”

    太阳妹妹转过脸儿来,有些吃惊地道:“凝儿姐姐,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

    凝儿慌忙扭过头。轻轻仰起脸儿来,用掌背在脸上轻轻拭了一下,再回过头来,向太阳妹妹微微笑了一下:“雪花迷了眼睛……”

    “真是这样吗?”太阳妹妹眨了眨眼,但她很聪明地没有说出来。

    ……

    “把这臭丫头给我带走!”

    夏老爹一见女儿被带下小亭,马上瞪了她一眼,连话也懒得跟她多说,马上喝道:“咱们走!”

    夏老爹恨恨地拨马就走,众目睽睽之下。他只觉自己的老脸全都丢光了。夏老二壮起胆子问道:“爹,咱们去哪儿啊,回镇远侯府?”

    “呃……”夏老爹猛地勒住了坐骑,去镇远侯府?他跟顾三爷可没那交情。住在镇远侯府,人家看的是国舅爷的面子,他现在还有脸去镇远侯府么?

    夏老爹越想越气,又狠狠瞪了儿子一眼。骂道:“不懂事的东西,去镇远侯府做什么?走,找家客栈去!”

    人群中。蒯鹏见夏老爹一家人要离开,马上向两个混混努了努嘴儿,那两个混混会意,向他轻轻一点头,立即尾随夏老爹一家人离去。

    ……

    李玄成一俟离开人群稠密处,马上奋力一鞭,策马狂奔起来。

    风扑在他的脸上,火烧般的感觉才减轻了一些。他没有想到叶小天竟然会用如此惊世骇俗的手段向世人宣示他与莹莹的关系,不用等到明天,这浪漫的一幕就会被满城百姓津津乐道地传开了。

    他还能怎么样,他还能继续追求莹莹吗?没有可能了,即便夏家同意,甚至莹莹本人回心转意,他也会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莹莹如果喜欢的是他,而被叶小天抢走,人们会赞叶小天本事,是称许他是精诚所至,会用一切溢美之辞褒扬他的壮举。可同样的事发生在他身上,人们只会认为他是以势压人,是强抢民女,这……就是身为上位者的悲哀。

    尤其是他的身份地位是靠裙带关系得来的,来得如此容易,却又如此显赫,既为自命清高者所不耻,又为世人所眼红,简直就是拉仇恨的神器,君不见就连那些戏曲话本儿里头,国舅爷清一色都是反派、丑角?

    他可以想像得到,如果他还不收手,将有多少难听的话儿等着他。如果这件事传进他爹或者他姐姐耳中会怎么样?做国丈的父亲和做太后的姐姐会容许一个与其他男人纠缠不清当众示爱的女子嫁进门?那些专门靠搬弄唇舌、告状骂人为生的清流言官们会放过这个机会?

    李玄成越想越气,他一鞭紧似一鞭,抽得那马风驰电掣起来。

    “快,你们快跟上!”

    顾三爷岁数大了,只能骑太平马,根本追不上李国舅,眼见国舅疯了似的策马狂奔,生怕他出点什么意外,自己可不好向太后交待,赶紧吩咐几个家丁道:“你们快追上去护住国舅爷,国舅爷要是出了事情,我扒你们的皮!”

    李玄成越跑越快,虽说这条路上行人稀少,却也不是毫无人迹,前方巷口突然就闪出一个人来,李玄成急忙一提马缰,那马微微一侧,紧贴着那人的身子窜了过去。

    那人被马身一擦,卟嗵一声摔在地上,紧接着一阵巨痛,却是那马的后蹄踩在他的腿上,痛得他“哎哟”一声,像只虾子似的蜷缩起来。他惨叫着骂道:“你……给我站住!你他娘的,半夜三更,城中驰马,你赶着投胎去啊?”

    后边又有几骑快马飞驰而来,马上的骑士高声呼喊道:“国舅爷,国舅爷,您慢着些,等等我们啊!”

    地上那人抱着大腿,痛得满头大汗,骤然一听那几名骑士高喊“国舅爷”。吓得他激灵一下,登时就住了嘴。国舅爷?那是他这等小民只在戏台上才能见到的角色,他一介小小屁民,哪里还敢再骂。

    顾三爷紧赶慢赶地回到侯府,两胯都被马鞍磨得火辣辣的痛,他让人扶着下了马,气喘吁吁地问道:“国舅爷回来了么?”

    听说李玄成回了府邸,顾三爷这才放下心来,赶紧赶过去,李玄成此时已经回到滴翠楼下。厅中杯盘狼籍,残羹剩菜尚未收拾,李玄成独自据于席上,正在自斟自饮,看他脸色通红,怕是有了七八分醉意了。

    顾三爷暗暗叹了口气,缓步走进厅去,在李玄成身边坐下,先为李玄成斟了杯酒。清咳一声道:“国舅爷,天涯何处无芳草,以国舅爷的人品、身份,何必为了一个蛮夷女子苦恼呢?”

    李玄成喷了口酒气。醉醺醺地道:“我……我李某人是何等身份,岂会因为一个女子而颓丧?三爷你……你多虑了。只是那叶小天如此目中无人,羞辱本国舅,我心中实是忿恨难平啊!”

    顾三爷听出他有些言不由衷。他若真的忘情于莹莹姑娘,又何必如此在意叶小天和夏莹莹今夜的举动?又岂会借酒浇愁?不过难得有个理由转移话题,顾三爷忙就坡下驴。道:“国舅,这叶小天究竟是什么人呐?”

    李玄成道:“此人不过是贵州一方小吏,区区一个典史,不知因何缘故,赶来金陵待参……”

    李玄成对叶小天所知有限,如果不是因为莹莹对叶小天有情,所以关注过一下,连这些情况他也不会了解。可他只说了两句,忽然又想到叶小天既然如此卑微,莹莹姑娘却为了他而弃自己如敝履,岂不显得自己更加不堪?那不屑的话儿便再也说不下去。

    顾三爷目光闪动,轻笑道:“原来如此,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还是待参的官……”

    顾三爷脸上露出一抹轻蔑的神色:“这样一个人物,国舅爷您要整治他,还不是像碾死一只蚂蚁般容易,您是高高在上的贵人,何必为了一只蝼蚁动怒呢?”

    李玄成虽然愤怒已极,且有了七八分醉意,可他的理智尚在。大明帝国对外戚一向控制的很严格,虽然他们能尽享荣华富贵,能在一定程度上对皇帝产生一些影响,可是就连大明的皇帝都要受到百官的约束,更不要说外戚了。

    李国舅自幼就受做太后的姐姐教诲,从不敢张扬跋扈,越雷池一步,此时一听顾三爷这话,不安地道:“三爷,晚辈虽为国舅,却也无权干涉朝廷命官的事啊,况且这只是我的个人私怨,很容易遭人诟病……”

    顾三爷呵呵一笑,附耳对李玄成低语了几句,李玄成双眼亮了一亮,犹疑地道:“此计可行么?”

    顾三爷抚须微笑道:“国舅爷,不是老夫夸口,若他是个五品知府,可能这事也有些难度,可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官,谁会为了他拂了国舅爷的面子呢?”

    “嗯……”

    李玄成想了想,思索地道:“三爷,此人着实可恼,若不予以惩诫,晚辈难消此恨。晚辈这就修书一封,遣人送回京城,争取把他留在南京城,之后的事情,可要麻烦三爷了!”

    顾三爷欣然道:“国舅放心,只要你能把他留在南京城,老夫就能把他打落尘埃,再也不能翻身!”

    :元月一号,新年到,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夜天子至此已经发书半年了,恰也刚过一百万字,更难得的是,他还休持着处男之身,啊!小天幽怨地看着平安夜狂欢的那些淫们,然后很愤怒地瞪着笔者……

    今天一号,新一年七天双倍的开启,大家有保底月票投下来吧,当作送关关的大红包^^(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